Download...

雪芙剛要開口就猶豫了,鳳傾城看出了她的顧慮,不過他心裡已經猜出了八九分,他那位皇兄什麼脾性他又不是不知道,「皇兄他讓你幫他做什麼?」這個鳳錫灝又搞什麼鬼,有我在,不會讓你傷害雪妹!


「你猜到了?」

「不難猜到!」鳳傾城沉著臉說,「他讓你做什麼?」

可雪芙下一句話著實讓他震驚,更多的是驚訝!

「他讓我幫你……護你周全!」 「他讓我幫你……護你周全!」

「他讓你保護我!?」鳳傾城聽后滿臉的難以置信,起身來回走,「怎麼可能,他他他……」

「知道你不相信,你的這位皇兄或許並不像你看到的那個樣子!」雪芙看了他一眼,問,「七哥,你有沒有聽說過你父皇臨終前曾留了三份遺詔?」

「知道!」鳳傾城說,心裡還奇怪她為何會知道,但一想雪妹什麼不知道啊,她那麼厲害!

「那你應該知道遺詔留給了誰吧!」雪芙抿了一口茶問道,鳳傾城聽后嘆了口氣,道:「看樣子你應該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瞞你了,我確實知道,但我只知其中兩份,一份在四哥那裡,一份在……」

「在南宮家,也就是那位右相大人南宮璟,是不是啊璟公子?」雪芙說著眼神已經看向身後的廂房了,鳳傾城循著她的眼神望去,廂房的門隨之打開,南宮璟站在門口,震驚地看著他們,尤其是看著雪芙!

「既然醒了,就過來坐吧!」雪芙淡定地喝著茶說,南宮璟看了一眼鳳傾城,收到鳳傾城放心的眼神后,才走過去!

「七王爺……聖女!」南宮璟拱手作揖,面對雪芙時,怎麼看怎麼怪!

「嗯,坐吧!」

南宮璟落座后,三人瞬間寂靜下來,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怪異的氣息,最後還是鳳傾城打破了這股寂靜,「既然大家說開了,那就好好聊吧!」

「聖女你到底……」

「第三份遺詔……」雪芙說著手上靈力翻轉,一個錦盒就出現在她的手上,而且鳳傾城不難看出,錦盒上還被人下了禁制,「在我這裡!」

兩人看后,不由震驚,那個可是先皇遺詔,怎麼會在她手裡?

「怎麼會在你這裡,難道先皇臨終前把最後一道遺詔交給了雪相?」

「不可能,雪相那個時候還在良城,在知道父皇快不行的時候,已經趕不回來了,等趕回來,父皇已經殯天了!」鳳傾城說到這裡,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難以置信的看著雪芙,「難道……」

雪芙見后微微一笑,算是默認了,鳳傾城知道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父皇竟然會把這關鍵的最後一道聖旨交給二哥?」

雪芙將錦盒放在石桌上,說:「事到如今,你們不用質疑這份遺詔的真假性,我已經看過了,確認是先皇遺詔無疑,為了防止有人偷盜,我一直貼身收著,而且在錦盒上下了禁制,只有我才能打開!」雪芙說完看向鳳傾城和南宮璟,起身說道,「我們這位皇帝陛下可是隱藏的夠深,在麗后的眼皮底下隱藏了這麼多年,還真是不太容易!」

「可這是為何?麗后可是他的親生母親!」南宮璟怎麼也想不明白,最後還是雪芙說了一句話,不僅讓南宮璟大驚失色,就連鳳傾城也是……

「你真的確定麗后是皇上的親生母親嗎?」

「雪妹你這話……是何意思?」

「聖女,這種話不可亂說!」

「哼,呵呵!」雪芙冷笑出聲,抬頭看看今晚的月亮,還真是又圓又亮,「七哥,我想你應該知道魔教的實力吧,魔教的情報網可不是擺設,自從我恢復記憶之後,就聯繫了王兄,在和鳳錫灝達成交易,他將遺詔交給我的時候,我就已經讓王兄幫我查了,原本我只是想鳳錫灝作為皇室子弟理當如此,我只當他不滿母親的所作所為,可我沒想到這一查還真的牽出了不少東西!」

鳳傾城聽后陷入一陣沉思,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雪芙看他這個反應,笑著問:「七哥可是想到了什麼?」

鳳傾城不確定地開口道:「我也是聽老一輩的宮人們說起的,當年麗妃有了身孕,可與她同時有孕的還有一個人,就是麗妃的貼身宮女燕兒,當時父皇醉酒,陰差陽錯就臨幸了燕兒,事後父皇很是懊惱,只是給了一個才人的位分,麗妃也沒有說什麼,而且自那夜之後父皇就不曾再找過她,巧的是燕兒和麗妃同時懷孕,燕兒又是她的貼身宮女,所以吃住都和麗妃一道,可生產之時,麗妃順利產下一名皇子,而燕兒卻產下一名死嬰,之後因為這件事燕兒被打入冷宮,第二天就發現已經自殺了,而且那夜之後,麗妃將宮裡的宮女太監全部換了,除了幾個貼身伺候的,父皇對這件事也沒有多過問,全權交由麗妃處置,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宮中傳言……」

「這件事皇上應該還不知道吧?」南宮璟看著雪芙問,雪芙只是一笑,說:「麗妃……還真是一個狠角色呢,不過鳳錫灝應該是察覺了,要不然也不會把這遺詔交給我而不交給麗妃!」

鳳傾城嘆了口氣,看向雪芙說:「雪妹,如今正是鳳國多事之秋,朝堂上的爭鬥已經逐漸擺到了明面上,還有邊疆戰事不斷,不過邊疆那邊不用擔心,雖是戰事不斷,但最近捷報連連,沒有大礙,現在最重要的是朝堂上的事,太后這幾日的動作可是越來越大了,我擔心……」 鳳傾城嘆了口氣,看向雪芙說:「雪妹,如今正是鳳國多事之秋,朝堂上的爭鬥已經逐漸擺到了明面上,還有邊疆戰事不斷,不過邊疆那邊不用擔心,雖是戰事不斷,但最近捷報連連,沒有大礙,現在最重要的是朝堂上的事,太后這幾日的動作可是越來越大了,我擔心……」

「不用擔心!」雪芙將遺詔收好,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收好之後,疑惑地看著鳳傾城,「七哥,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雪妹你問!」

「你……知道遺詔的內容嗎?」

鳳傾城聽后搖頭,說:「那倒不知,不過這也猜得出來吧,是我想的那樣吧?」雪芙沖著他點點頭,然後轉向南宮璟,問:「你呢,你知道嗎?」

「不知,這遺詔原本就是傳給我父親的,父親一直用錦盒密封,父親在戰場上陣亡后,就傳到了我手裡,至今還在我們南宮家祠堂的密室里放著,從未有人打開,不過……」

「不過什麼?」雪芙問。

「遺詔內容無非就是當年立儲人選,也就是鳳王爺,麗妃沒想到先皇會事先立好遺詔,當年被她篡改的那份只是一個幌子,不然難以讓她信服!」

雪芙聽他這一番話心裡倒是放心了不少!

看來南宮璟還不知道遺詔內容,若是讓他知道先皇選中的人是七哥,不知他會怎麼想?至於四哥,他呢,知不知道?一定是知道的吧,他如今可是對皇位一點興趣都沒有,所做的努力全都是為了七哥以後的順利登基!

鳳傾城最後還是不放心的提醒了雪芙一句:「總之,你小心鳳錫灝,我這個二哥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人!」

「知道了七哥!」

「右相大人也在啊!」敏妃的聲音突然傳來,三人望去,就看見敏妃抱著紫曜走過來,「王爺!」

「嗯,坐吧!」

「是!」敏妃說完后坐到雪芙身邊。

「微臣見過敏妃娘娘!」

「右相大人不必多禮,坐吧!」

「謝娘娘!」南宮璟應聲坐下。

「芙兒,你看看紫曜,不知道怎麼了,看上去無精打採的,下午的時候還好好的!」

雪芙聽后,看著敏妃的眼神有些不自然,畢竟失憶前的雪芙和現在的雪芙不一樣,接過紫曜后,打量了一會兒,摸摸她的肚子,才知道是怎麼回事,「無礙,就是晚膳吃的有些多了!」

「哦,原來是這樣,怪我沒注意!」敏妃滿是歉疚地看著雪芙說,還有些憐惜地摸著紫曜毛茸茸的貓腦袋!

「七嫂不必自責,是她自己貪吃而已!」

「芙兒你……」敏妃震驚地看著雪芙,雪芙也是一臉蒙,「怎麼了七嫂?」「哦,沒事,只是你第一次叫我七嫂,有些……不習慣而已!」

雪芙聽後手不禁扶額,眼神飄向旁邊的鳳傾城和南宮璟,這兩傢伙像是沒有看見似的,不予理睬,雪芙心裡罵了他們一通,然後看向敏妃,笑容燦爛,就像之前一樣!

「敏妃姐姐說笑了,你是七哥的妃子,我叫你七嫂也是應該的嘛!」

「好好好,叫什麼都好,我們芙兒開心就好!」敏妃笑著拍拍她的小臉,雪芙真的是看呆了,想起了她的姐姐南風柔,他們好長時間沒見了,自她離開南國恢復雲國公主身份,一直到現在,都沒再見過南風柔,也不知她如何了,之前聽千絕說和楚天成親了,如今……

「靈兒,看,這是二姐給你做的香囊,好看嗎?」

「靈兒,別這樣,受傷了怎麼辦?」

雪芙想著想著眼眶裡的淚水都在打轉了,「芙兒怎麼了?」敏妃看見后心疼道,忙拿手帕給她拭淚,「沒事,只是想起以前我也有個像七嫂這樣溫柔的姐姐!」

說出這話時,鳳傾城明顯一愣!

「哦,那她如今怎麼樣了?」

「應該過得很好吧!」

「七嫂也可以是你的姐姐啊!」

「嗯!」

兩人相視一笑,鳳傾城看到這一幕很是欣慰,看來芙兒她找到了很好的姐妹呢! 「喵喵~~」懷裡的紫曜雖無精打采,但還是像以前一樣,一見到好看的小哥哥就不行,這會兒倒是沖著南宮璟叫個不停!

「呦,璟公子,我們家紫曜這是喜歡上你了!」鳳傾城打趣地說,雪芙和敏妃皆是抿唇一笑,雪芙看著懷裡的貓,「好眼光啊紫曜,我們右相大人也算是這鳳國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了!」

「你……」

「怎麼,誇你還不樂意聽了?!」

南宮璟看著她這樣子,竟然紅了臉,稀奇啊!

「王爺,您最近胃口不好,晚膳也沒吃多少,我做了燕窩你吃些吧!」

「好!」

這兩人的感情倒是越來越好了啊,我很識趣的,還是不當電燈泡了!

「哦,那個,我去寺里轉轉,順便溜溜貓!」雪芙說著就起身準備走,卻看見南宮璟穩如泰山地坐在那,半點沒有要離開的樣子,氣急,一手抱著紫曜,一手拉著他的衣袖就往外走,「右相大人,你不是說你要去散步嗎,一起啊!」

「我何時說過……」

「閉嘴!」雪芙眼神警告,南宮璟認命似的閉上嘴,任由雪芙拉著他離開,鳳傾城和敏妃看著皆是無奈的笑笑!

雪芙拉著他出去,看著走遠了,才停下腳步,「男女授受不親,還請聖女自重!」南宮璟說完便拂開雪芙的手,雪芙抱著紫曜,好整以暇的看著他,看著他不自然的表情,雪芙不由覺得有些好笑,「右相大人,這會兒想著男女授受不親了,呵呵!」

雪芙說完慢悠悠的朝前走,南宮璟看著她的背影,表情似有猶豫,但最後還是跟了上去,因為心中對她的疑問很多,之前不清楚立場,互相看不順眼,如今挑明了,倒也沒什麼好顧忌了!

「紫曜很乖啊,難不難受,看你以後晚上還敢不敢吃那麼多東西,下來走走吧,乖哦!」雪芙說著便把紫曜放到地上,紫曜也是很乖,就跟在雪芙身邊,也不亂跑,偶爾雪芙停下,它便在周圍玩耍!

不過身邊南宮璟那欲言又止的樣子,讓雪芙有些不爽,最後實在忍不住了,「有什麼問題就問吧,趁著本宮……本小姐心情好!」

本宮?

南宮璟猜到她身份不一般,卻沒想到像「本宮」這樣的自稱都是習慣性的說出口。看來以前是宮裡的人,不過要看看是哪個宮的人了!

「聖女應該不是左相的女兒吧?」南宮璟開口第一句話就說准了,雪芙看著他想了一會兒,點頭,「那你是何人?」

「這個問題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時間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

「那你與魔教教主白無痕是何關係?」

「你猜!」

「聖女,不管你是何身份,但現在你已經是我鳳國的聖女了,有些話我還是要說的,魔教多年來與朝廷作對,一直都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尤其是魔教教主白無痕,更是個狠角色,他的手上染了我們朝廷多少人的鮮血,聖女還是盡量和魔教保持距離為好!」

南宮璟說了一大堆,雪芙卻是沒聽進去多少,但大致意思是聽懂了,她看著南宮璟,笑著問:「若我確實是魔教中人呢?你當如何?」

「我我……我……」

「去告發我?還是……幫我隱瞞?」雪芙看著他的反應,著實好笑,「好了,不為難你了!」

我竟然會擔心她,還真是奇怪!

「南宮璟,我問你,若是沒有先皇的那三道遺詔,在你的心裡,誰適合在那個位子?」

南宮璟聽后,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鳳王,鳳王是最合適的人選,而且鳳王是先帝生前最器重的皇子!」

「是嗎?」雪芙笑著問,南宮璟說:「當然,若不然先帝駕崩之前為何執意要立鳳王為儲君!」

是保護吧,對七哥的保護,有這樣一位鐵血手腕的哥哥為他保駕護航,日後登上帝位大臣們也不會有異議!不過先皇確有些低估七哥的手段了,鳳國的開國先祖,真的會是一個終日沉迷酒色的廢柴王爺?

「看來你是真的沒有看過遺詔!」

「你這話什麼意思?」南宮璟驚訝。

「哦,沒什麼,現在這樣就很好,有四哥在,朝堂會相對穩定一些!」

兩人並排走著,靈山寺晚上寂靜非常,景色也很美,因為位於鳳山附近,所以來往香客很多,晚上雖然閉寺,但寺內倒是燈火通明,大殿之上供奉的長明燈徹夜不滅!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南宮璟就起了,洗漱完畢后出了門,就看見院內一抹紅色身影,雪芙在練功,南宮璟從未想過,她的武功如此之高,變幻莫測,身影如同鬼魅,花月和落雪兩個在一旁看著,心裡不知有多開心!

鳳傾城一身白衣坐在輪椅上優哉游哉的喝著茶,精神抖擻,氣色看上去比之前好多了,這腿疾好了就是不一樣,不過他們昨晚商議過了,他痊癒的事還是不宜過早暴露與眾人面前,於他不利!

敏妃出來的時候,剛好看見南宮璟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雪芙,抿唇一笑,不過好似誤會了什麼!

「璟公子起了!」

「夫人好!」

在寺里還是不宜暴露身份,他們便都改了稱呼!

「呦,南宮璟你起了,過來坐吧!」

「謝公子!」

「相公,該用膳了!」敏妃紅著臉道,好像自從叫了相公以後,她就一直紅著臉,可能是還不習慣吧,倒是鳳傾城聽得很舒服!

「芙兒,用膳!」鳳傾城朝雪芙喊了一聲,雪芙這才慢慢收住靈力,花月和落雪便是急忙上前伺候她用膳!

「大小姐辛苦了!」

「小姐功力恢復的不錯!」

「那當然,不過這靈山寺還真是不錯,靠近鳳山,鳳山靈氣充沛,都已經蔓延到靈山寺了!」雪芙笑著說,邊說邊喝粥,不過那吃相倒讓南宮璟震驚!

「小姐,注意形象啊!」花月小聲提醒,雪芙倒是不在意,掃了眼在座的,說:「沒事,都是自己人,七嫂的手藝不錯啊!」

慧敏一聽心裡很是歡喜,說:「我好久沒有下廚了,還擔心你們吃不慣,芙兒早上練完功,多吃些補充體力!」說完又幫雪芙盛了一碗粥!

「嗯,謝謝七嫂!」雪芙笑著接過,她是真的很喜歡慧敏了,把她當姐姐,沒想到此時鳳傾城來了一句,「今天要開始禮佛了,芙兒可準備好了?」

「什麼?禮佛?」雪芙聽后大驚,顫顫巍巍地看著敏妃問,「七嫂,那個……禮佛都要做些什麼啊?」

「不多,也不難,無非就是參拜、誦經、抄錄經文之類的!」

誦經!抄經文!!!

一聽到這個,雪芙頭就大,好無聊,她可坐不住啊!

……

用完膳后,他們一行人一起到了正殿,此時寺里的早課剛剛開始,他們便一道了,聽著周圍誦經的聲音,雪芙就頭大,看了看旁邊,敏妃特別認真專註的誦經,鳳傾城也是認真,雪芙倒也奇怪,他以前那樣鬧騰,如今經歷了事情,倒是穩重了不少!

雪芙頭面向左邊,南宮璟也是如此,她無奈地抬頭看向前面的佛祖,嘆了一口氣,她看到了佛祖金身正朝著她慈祥的笑,心道:佛祖啊,能別看著我笑嗎,明知道我閑不住啊!

「唉!」這次的嘆息聲倒是大,旁邊南宮璟睜開眼看向她,不禁皺眉,小聲道:「聖女,誦經不可唉聲嘆氣,要專心,否則就是對佛祖的大不敬!」「呵呵呵!」雪芙無奈的笑笑,最後還是認真的誦經!

撒旦危情:總裁,我要離婚 早課結束后,主持向他們走來,敏妃小心地將鳳傾城扶上輪椅!

「各位施主,早課已結束,這幾日寺外來了不少難民,所以每日都有布施,老衲就不打擾各位了!」

「對了主持,這幾日我會抄錄《法華經》,抄錄的經文全部捐給寺里,為亡者也為生者祈福!」

「如此便多謝施主了,施主有心了!」

主持走後,他們便回到房間,敏妃專心的抄錄經文,雪芙自然也就跟著一起抄了,倒是南宮璟和鳳傾城,竟然出去了,說什麼視察民情,誰信?!

「怎麼,芙兒累了?」敏妃看著旁邊趴在桌子上的雪芙,微笑道,雪芙嘆了一口氣,「敏姐姐,好無聊啊!」雪芙看到旁邊窩著睡覺的紫曜,一把抱過去,紫曜一下子就醒了,看到是雪芙,不知有多開心,「喵喵~~~」

「紫曜也感覺到無聊是嗎?」

「喵喵~~」是啊是啊主銀!

「敏姐姐,我想出去玩!」

敏妃看著雪芙無精打采,便同意了,「那就出去玩吧,但要準時回來啊!」

「知道了,敏姐姐,我去了!」一聽到可以出去雪芙就開心,抱起紫曜就向外跑,差點撞上剛到門口的花月和落雪,「小姐去哪兒啊?」

「去玩,你們不用跟著我,等我回來!」聲音漸行漸遠,很快就沒了雪芙的身影!

「大小姐定是無聊了!」

「我就知道大小姐是閑不住的哈!」

說著兩人端著茶水點心就進去了……

此時南宮璟正推著鳳傾城走在後山的路上,來往行人倒不是很多,他們尋了一處涼亭休息!

「王爺出門都不帶隨從嗎?」南宮璟有些哀怨地看著他道,這一路上他推著他走,他一會嫌棄這兒一會又嫌棄那兒,南宮璟這樣的人都被他惹得火大! 鳳傾城聽后一笑,說:「七王府這半年來境況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半年不回來,府里還有人嗎?」這倒是真的,因為他這半年不回來,王府里的人走的走,散的散,就只剩下管家,幾個僕從,還有敏妃身邊幾個貼身的丫鬟,府里就沒什麼人了!

不過自從他回來,他身邊的暗衛倒是多了不少,鳳西涼擔心他的安全,就在他身邊增派了不少人,另外雪芙的身邊也是,鳳西涼還從府里撥了一批人給他,說什麼好歹是個王爺,偌大的府里下人不能少!

南宮璟看著如今一身白衣的鳳傾城,以前放浪不羈的風流王爺到如今心性沉穩的七王,真正的七王,讓人捉摸不透,現如今朝堂事物他能不插手就不插手,外界還有傳言說七王想過那種遠離朝堂、閑雲野鶴的生活,可如今想來怕是不能如願了,因為雪芙的出現,南宮璟雖不知他與雪芙是何關係,但就這兩日的情況來看,七王不可能再獨善其身,就算不是為了自己為了鳳王,也會為了雪芙而搏上一搏!

「喂,南宮璟,我問你一個問題啊!」

「王爺請問!」

「若是以後登上皇位的人不是四哥,你的忠心還會不會像對四哥一樣?」

這個問題問出來,南宮璟明顯遲疑了,因為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他自始至終都認為最後坐上皇位的一定是鳳西涼,而且鳳西涼的能力有目共睹,但實時變化無常,尤其是皇室,哪裡會順利!

龍游天下續寫原創 「這個……」南宮璟看著遠方思考著,半晌說,「無論以後是誰登上皇位,只要是賢明君主,我南宮璟定會擁護他!」

「那如果是我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