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難怪君修仁說「從一開始你就輸了」。


君修然眼睛發紅,仇恨的盯著君修仁:「就算你要爭閣主,我也沒有怪過你!當年老閣主傳位給我而不是你,我也很意外,現在我才明白老閣主眼力之准,萬萬沒有想到,你竟勾結外人,對付同門,你這個奸賊!你這個吃裡爬外的狗畜生!」

君修然一向儒雅,能讓他破口大罵,是怒到極處了。

紀少的二嫁新妻 「君修然,勝利者是不受指責的,你再發泄,也沒有用的。」君修仁搖了搖頭道。

「君閣主,現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要麼你退位,要麼被我擊殺,請你理性選擇。」諸葛御風聲音淡淡。

「呵呵,真以為你們穩贏了么?」君修然道,儘管他的心已動搖了,臉上卻絲毫不露,而君修義則心跳如鼓。

「君修然,我玄劍門對血鋒閣有大用處,並不想多造殺戮,良禽擇木而棲,山南歸於一統是大勢所趨,修仁三位長老都是聰明人,懂得道理,你不識時務,負隅頑抗,真不要性命了么?」諸葛御風道。

「你既然知道良禽擇木而棲,那是否知道,雖千萬人吾往矣!」君修然昂首道。

君修仁雙目微微一合,知道事情再無可能挽回了。

「不可理喻,」諸葛御風道,「既然你執意尋死,本使也不介意,讓你看看我的實力!」

諸葛御風話音未落,只見金光流轉,一尊六丈長的法相金身從諸葛御風背後浮現。

那法相金身赫然是一頭蛟龍形狀,有如實質,蛟龍一出,空間波紋開裂,如水一般蕩漾,隱隱龍吟,直接響在每一個腦海中,聲音高亢,充滿威嚴。

「神光期!」君修義聲音發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法相境的巨頭,由兩種劃分法,按照靈力強弱,分為法相境一層到九層。

按照法相狀態,又分為千壽期、神光期、歸真期。

千壽期,是指剛剛進入法相境,有了千年的壽命,但法相一般也就三丈或者三丈以下,光芒不明顯,甚至沒有光芒。

神光期,是指法相凝練成形,有如金身,神光閃閃,也達到最大,一般有五六丈長。

歸真期,是指法相境的最後階段,返璞歸真,這時候法相獨有的特點會消失,都變小為類似嬰兒的實體,離靈嬰境只差最後一步。

血鋒閣五大老都是千壽期,而諸葛御風竟然是神光期,就算是幾個千壽期的巨頭圍攻,恐怕也奈何不了他。

「神光期,蛟龍形狀的法相金身,這蛟龍竟含有一絲空間之力,這樣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一般神光期,甚至歸真期的法相境修士,恐怕也奈何不了他!」

君修仁心中震撼,雖然早與諸葛御風勾結在一起,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諸葛御風真正的實力,與玄劍門合作的信心更是堅定了幾分。

「神光期又如何!我先斬了你!」

君修然鼓動全身靈力,與他身心相連的血鋒劍瞬間出現在諸葛御風頭頂,一道血色劍光呈尖錐形,直刺而下。

「太弱了!」

諸葛御風面無表情,空間波紋皺起,蛟龍法相如從異空間鑽出,龍嘴一張,竟將血鋒劍死死咬住。

血鋒劍無法掙脫,發出陣陣如哀鳴一般的劍吟,這件血鋒閣創派祖師留下的法寶,彷彿在哀嘆血鋒閣的命運。

君修然面如死灰。

撲通一聲,君修義跪倒在地,他已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勇氣。

不到十個呼吸之後。

看著血泊中君修然的屍體,其他四長老都神情默然。

「君閣主的元神我收走了,給我準備一間靜室,沒有特別的事不要打擾我,」諸葛御風掌中握著一個小小的綠色光團,那是君修然的元神,「閣主已死,血鋒閣意見統一,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本使多言了吧。」

其他四位長老心頭一緊,不用多說,諸葛御風是要把君修然的元神拿去煉化成器靈了,這種做法邪惡之極,早被自詡正道的七大宗禁忌了,傳出去整個山南都會震動。

雖然君修然本來就是要死的,但死前受這樣的折磨,四人與他同門多年,也心中不忍。

但這個時候,又有誰敢惹這位玄劍門特使不快呢。

「請特使放心,半年之後的七宗合併大會,我作為閣主,一定全力支持玄劍門的。」君修仁道。

諸葛御風點了點頭,離開了。

「正好是年會,本閣以及附屬家族的子弟都在,敲萬善鍾,我要立刻宣布,繼任閣主之位。」君修仁道。 舞清清聽到任健爸媽來了頓感不妙,立即質問媽媽是不是把她「賤賣了」。

媽媽趕緊解釋:「沒有沒有,你是爸媽的寶貝,怎麼可能把你賤賣?價格還不錯。」媽媽故意逗她。

「不會吧?媽媽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唯利是圖了?他們家是有錢,不過有錢怎麼了?您女兒現在也是不缺錢的人,好歹我現在也算是一正經富一代,您犯得著跟他們做交易?」舞清清急眼了不顧一切說了出來。

「你怎麼就富一代了?今天任健爸媽來說你這兩天要辦理什麼景天集團的股東入股手續?我是門外漢聽不懂,你是不是該跟我們好好解釋一下?現在,開免提了啊!」媽媽沒想到略施小計居然把丫頭的小秘密套出來了。

舞清清一聽趕緊捂嘴巴,老媽可真賊,居然把自己裝進去了:「媽媽,您慢慢聽我解釋,對,還有爸爸。其實吧這個事情說起來比較複雜,最終結果就是我幫了任健一個忙,然後他為了感謝我就轉讓了一成乾股給我,就這麼回事。」

爸爸媽媽瞬間石化,首先,景天集團多大勢力他們不是不了解,就連汝縣這樣的地方景天集團的勢力也延伸到了,一成乾股?等於什麼?幾輩子不用愁了?

「等會兒,你能幫什麼忙?你一小丫頭,別以為上了名校就真是鳳凰了,你還處在涅槃期,少給我們吃迷魂蛋。」爸爸立即打斷。

「爸爸,您果真高明。這不是我前期幫他們做了一個企劃案,挺好的一個,說了您也聽不懂然後中標了,然後這事兒就這麼成了。當然,不排除有私人感情在裡頭,既然任健爸媽都去咱家了,那給我一成乾股也沒什麼奇怪的您說是吧?」舞清清開始打太極。

不過聽到女兒把話題又扯到任健父母身上了,舞清清父母乾脆問:「孩子,你到底有么有答應要和任健在一起?他父母怎麼就跑咱們家提親來了?而且張口就要訂婚?」

舞清清無奈地嘆了口氣:「甭提了,都是任健搞的鬼,您二位也知道,他挺喜歡我的,然後不知怎麼的,他爸媽好像對我也挺滿意的。然後他們家就著急了,這跟我沒什麼關係呀。」

聽到女兒這麼解釋,兩位家長也就不再懷疑是女兒這邊失守了:「哦,我猜也是這樣。不過跟那小子在一塊你還是得多個心眼,小心為妙這個傢伙不老實呢。他爸媽帶了好些東西上門,什麼房產、地契、古玩字畫、金銀珠寶的,哪像是來提親的,倒像來買人的。」

舞清清哈哈大笑:「看來我還挺值錢,爸媽您二位要不抓緊時間趕緊給我生個妹妹吧,說不定比我還值錢呢。」

「去,死丫頭,這麼沒大沒小。我和你爸決定了,包括任健那台車,分文不動找個託管中心給他託管了,要是你倆將來沒戲,還給原封不動退回去。」媽媽說。

「這才是我的好媽媽呢。等我明天見了任健我問問他,幾個意思?我才多大,還沒享受美好的大學生活呢,就來這一手?感情想先入為主?」舞清清猜測。

「八成是。任健父母說了任健的事情讓他們二人很頭疼,他們怕再等二十年才能看到兒媳婦的苗兒。」媽媽說。

舞清清咬著手指說:「他們究竟什麼心態我不懂,不過媽媽,那些東西您要是喜歡什麼不妨先拿走,反正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正兒八經的白富美了以後再給他們添上就行了。」

「每個正經,話怎麼能這麼說?你還是好好學習求學上進的好。」媽媽叮囑道。

「知道,放心吧,學習永遠是我的第一要務。」

掛了電話,衛肖肖在一旁疑惑地問:「聽著意思,任健父母去你家提親了?」

「嗯。」舞清清點點頭。

「不容易,看來他們家是真的認真了。要不也不會讓老先生百忙之中抽空去你家。你可知,這位老先生一秒鐘都值好幾百萬呢。」衛肖肖老神在在地說。

「這麼說,我面兒挺大?」舞清清捧著臉調皮地問。

「必須大!地球一般大了!」

「去你的,你才地球一般大!」

小姐妹倆吵吵鬧鬧玩了會兒就各自分開回房睡覺。臨睡前舞清清心裡嘀咕:「明天一定要買一部手機!」

舞清清父母雖然聽到了女兒給出的解釋,但是兩人思來想去覺得這個理由漏洞太多,舞清清一定還有什麼事瞞著兩人。他們最擔心的就是舞清清是不是被任健脅迫了?或者說兩人之間達成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是說舞清清本人受到來自外界的什麼傷害了需要尋求任家這樣一棵大樹的庇護?無論如何,看任健父母的態度不像是假的,這孩子究竟發生了什麼?怎麼一下子讓人捉摸不透了?

雖然知道舞清清的手機壞道了,但是卡還能用啊等明天清清換個手機就可以打電話了不是?媽媽還是很貼心地發了一條簡訊過去:「親愛的女兒,爸爸媽媽希望你所獲得的每一分錢都是乾乾淨淨的,希望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無愧於心的,希望你選擇的每一條路都是慎重考慮過的,看到信息之後,請再考慮一下要不要跟爸爸媽媽說實話。」

任健剛剛和清清爸爸通過電話,他老爸就打來電話了:「小子,老子我能為你做的已經都做到了,兩個老傢伙已經儘力而為了,日後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千萬不要讓我們倆丟人。好好善待小舞,好好經營你倆的感情。」

任健突然聽到從爸爸嘴裡說出這麼肉麻的話不禁雞皮疙瘩滿地掉,可能任康聽說過,畢竟他比龍鳳胎可是大了點,但是在任健的腦海里爸爸和媽媽在他們兄弟姐妹面前還真的很少秀恩愛說肉麻話什麼的。

任健傻愣愣地問:「您真去了?」

「廢話,汗都出了好幾身,這T恤現在都成鹽鹼地了,板結了都。你小子,對得起誰?連個姑娘都搞不定還得你老子出馬。」爸爸抱怨。

「誰讓您這點優秀基因半點都不遺傳給我呢?再說,您也看到了他們家是一般人家嗎?人眼中無欲無求的,我拿什麼征服人家?」任健說出了大實話。任爸爸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任健的一句「無欲無求」就完全道出了真諦。

原本就是如此,無欲無求,人最難征服的就是沒有慾望的人,如果人有慾望,有貪慾,就很容易被人抓到軟肋,就很容易被征服,而舞清清的家庭,最難能可貴的,就是無欲無求。

雖然舞清清看似一個小財迷,可是她對金錢的執著,與其說是慾望,不如說是鬥志,她對每一分錢都視如珍寶,這是因為她對自己的付出和努力都倍加珍惜的緣故。

任爸爸問:「舞家給你來電話了沒?」

任健說:「您是蛔蟲?確實來過。」

「臭小子,怎麼跟你老子說話呢?」任爸爸聲音里沒有絲毫怒意。

「您有什麼話,趕緊說,說完了睡覺去。」任健還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吾乃大皇帝 「臭小子,老子可是為了你!不聽拉倒!」 「去把淵王叫來」奇想天成丟下一句話便轉身回宮殿。

其實吧蘇心優知道自己現在就是身不由己,必須要呆在極淵里,等自己能作主了才能出去見外面的人。

希望老公和孩子等等她,不要太早的離世,她也會爭取用最斷的時間讓極淵滿意之後出去。

剛才她問淵王有什麼辦法能最快練成極淵仙術,她說只要她能爬上這座塔的最高處拿到頂上下一任淵王的王冠那麼她的法術就低於現在的淵王。

站在這看不到頂大概有120層的高塔。

這個塔是飄浮著的,有點紙風箏,若不是有八條鐵鎖牽著早就飛走了。

為了見孩子和丈夫,她這次是拼不,不管裡面會遇到什麼危險她都要永往直前,絕不退縮!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對淵王說「母親,我決定了現在就進去。」

「去吧!」淵王心裡不想讓她進去,可一想到為了自己能早日自由,也就鼓勵她進去。

這娃可是活了千年的還有古循的上古神力怎麼說也不會有什麼事。

儘管裡面有奇珍異獸。

添兒可是為這位那麼小的小主感到擔心,但是淵王發話了,她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在為她門時衷心祝她平安歸來。

塔的青銅色大門緩緩地打開,入口一片光芒看不到裡面有什麼。

她獨自己走了進去,前腳剛踏進大門便合上。

她什麼都沒有帶,可以說是除了身上穿的這件淺綠色的羅衫裙別無他物。

首先考慮的是她會不會餓死?

以手擋住刺眼的光芒一路前行走去。

在走了大概十分鐘之後那種刺眼的光芒消失不見,放開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海域。

海鷗在的歡快叫聲在耳邊吃起。

海風拂過臉頰,海的味道撲鼻而來。

好舒服啊,她還以為進塔就是一片灰暗或是什麼地獄,沒想到是這麼好的環境。

她被送到了一個島嶼上,回頭年這個島很奇怪,沒有長椰子之類的熱帶水果植物,而滿山的金黃色石和各種顏色的玉石還有桂花樹和長滿了韭菜?

這情景讓她想起了山海經的第一篇,上面就是寫著:南方第一條山系之首是鵲山。

鵠山的首峰叫招搖山,它雄踞西海之濱

山上有很多桂樹,盛產黃金、玉石。

有一種草,它的樣子像韭菜但開著青色的花,名叫祝余,吃了就不會感到飢餓。

出於好奇心她走向島嶼中心。

一路走去只聞到桂花濃郁的香氣,講真的,她並不喜歡桂花這種味道,實在是太濃了,但是現在既然選擇了進來,再不喜歡她也會去面對的。

走了一段路之後,她蹲了下來看這黃金和玉石是不是真的。

撿起一塊金黃色石放在嘴裡輕輕的咬了下,一個牙齒印十分整齊的在那,看樣子是真金,因為沒有提煉過的黃金是軟的。

再看玉石,拿到陽光下看能看得到玉石清淅的紋路,還有天然的染然,看來這也是真的。

再看的就是這種開著青色的花長得像韭菜的草。

摘了一棵放在鼻間聞沒聞到韭菜的味道,反而聞到了海鮮的味道,你是烤魚,水煮蝦?

奇怪吧,一種植物竟然有海鮮味,在她理解為它是喝海水長大的所以就有股海鮮的味道。

如果這裡真的是山海經裡面,那麼這種草吃了就不會覺得餓。

摘了一小片下要進嘴時它就變成一隻椒鹽蝦,有點嚇人,不過一想吃一小塊應該是不會有問題吧。

先試試毒,如果一會沒有中毒現像再吃。

剝了蝦殼將蝦肉吃了下去。

那殼被她扔下地之後變成了一小截的葉子。

蝦放進嘴裡嚼她能感覺到是肉。

她又試著拿起一塊葉子,這回她心裡想的是燒雞,然後這葉子變成一隻香噴噴的燒雞?

難怪說這種叫祝余的草吃了不會感到肌餓,如果是只要她心裡想什麼,葉子就會變成什麼,那肯定吃得飽飽的。

自從來了這上古時代,她就沒好好吃過一頓飯,這下好了,可以好好地在餐頓。

她把所有想吃的東西,想喝的東西都在心裡想著,這種祝余草也是不停地變出她想吃的東西,不僅是形狀,連味道也變出來。

完美~

飽餐一頓之後她整個人都充滿了活力,精神飽滿。

也不知來到這裡第一步將要幹什麼,她就沒有目的的走著,見到小塊的金子就會撿起來揣兜里,還有玉石,她要小的像珠子的。

這裡除了桂花樹,滿山的金和玉。

大概是走了一個小時吧,實在是有點累了,便坐在一塊超大的金子上,看樣子是可以說達千金之重,真的很大,她可以躲著。

可惜了不能搬走,不然的話她可是會把這些金子都搬走,到時她可是發財了。

拿了一棵開了花的祝余刁在嘴裡,像地痞般以手作枕躲在金山上,腳極不淑女地塔在另一隻上面望著天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