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說葉雨晴跟她說過這事,她也給夏陌歆看過了,沒什麼事,就是最普通的過敏。


莫紀羽的葯雖然不如她親自煉的丹藥好用,但也確實是能治。

應該是沒事了才對。

而且,現在的夏陌歆還是自己一個人待待比較好。

這些事情,必須要讓她自己來做決定。

如果最後,她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的話,那她和莫紀羽也就只能這樣了。

只是希望莫紀羽能掙點氣,快點發現真相,然後在事態還可以挽回的狀況下把夏陌歆追回來。

不然哪怕是她和葉雨晴,也是愛莫能助了。

想到這裡離落瑤嘆了口氣,那邊葉雨晴正好拿著給夏陌歆點的飯菜走過來:「落落?怎麼啦?」

離落瑤抬眸:「沒什……么,你這是把陌歆當豬喂呢?」

也不怪她這樣說,葉雨晴此時手上拎著的袋子里,少說有七道菜和三盒飯。

這哪是要給夏陌歆吃啊。

葉雨晴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自己手上拎著的袋子上,自己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歪了下頭問道:「怎麼了?」

離落瑤眉梢半挑:「你這是想吃夜宵吧?」

葉雨晴雙手拎著袋子,淡黃色的眼睛眨了下:「不是啊。」

離落瑤挑了下眉:「你覺得,這些,陌歆吃得完嗎?」

葉雨晴嘆了口氣:「可是陌歆一天都沒吃東西啊。」

離落瑤一頓。

確實,在那種情況下陌歆估計是什麼都沒吃。

可是……

「那陌歆也吃不完這麼多。」

葉雨晴嘴角勾著:「那可我就把剩下的都吃完!」

離落瑤雙眸看著她:「還說你不是想吃夜宵。」

葉雨晴嘟著嘴巴:「不要緊的啦,我吃消食葯不就好了。」

離落瑤看著她靜默了一會兒,然後眉心微擰:「你還是不要賣萌了。」

葉雨晴不懂:「為什麼?」

離落瑤眸光移開:「丑。」

葉雨晴:「……」

她現在也覺得自己是在作孽。

她也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子不好看,可是,她是真的想教訓教訓莫紀羽!

這十一年來,她一直都在夏陌歆身邊。

知道莫紀羽對夏陌歆的影響有多大。

夏陌歆晚上偷偷起床,自己一個人哭的時候,她也沒少見過。

但又不能直接動手,就只能從視覺上崩壞一下他了…… 可是好像有點過頭了,她現在的樣貌,她自己都嫌棄……

離落瑤回頭看了眼:「雨晴?幹嘛呢?走啦。」

「哦!來啦!」葉雨晴急忙跟上:「等等我,落落。」

離落芊看著兩人的背影,雙腮鼓了鼓,就像是小孩被搶走了心愛的糖果。

何禹微走過來,歪著頭湊到她面前:「落芊?怎麼了?」

離落芊回過神來:「嗯?沒什麼。」

樂宇軒看著那兩個人的背影,倒是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和記憶重疊了,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畫面,但又好像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何禹微本來都邁開了步子,卻感覺有什麼不對的,回頭看了眼,才發現樂宇軒還站在原地,一副思索的樣子。

幾步跨過去,何禹微附身湊近他:「你又怎麼了?怎麼今天一個兩個的都愛發獃?」

樂宇軒「嗯?」了一聲:「沒什麼,就是感覺好像在哪裡看到過一樣的畫面。」

何禹微身形站直:「哦,正常的,有時候是會這樣,感覺某個場景或事物似曾相識。」

離落瑤走在走廊上,眸子瞄了一眼正在後面追著的離落芊,壓低了嗓音:「等會兒回去了,讓陌歆自己一個人待待。」

葉雨晴也不傻,猜到了其中的大概,嗓音壓低:「又是因為莫紀羽?」

離落瑤點頭:「嗯。」

葉雨晴眉心皺了下,小聲的嘟囔:「怎麼又是這個莫紀羽!所以說當初直接動手多好,為什麼非要來這個銀汐上學?!」

離落瑤眸子低了下:「陌歆還是放不下啊。」

葉雨晴是真的惱火:「我知道陌歆放不下,可是莫紀羽難道是傻的嗎?!那個冒牌貨比陌歆不知道差了多少。」

離落瑤嗓音清冽的好聽:「人在失而復得之後,理智是混亂的,他把那個冒牌貨看的很重要,這也證明陌歆在他心中很重要吧。」

葉雨晴氣的雙腮都是鼓鼓的,聲音不自覺的拔高:「可是,這也不能原諒……」

離落瑤瞄了眼身後:「好了,別說了。」

葉雨晴也瞄了眼身後,自覺的閉上了嘴巴,可是心裡還是氣的不得了。

離落芊全程都是用跑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愣了一會兒,離落就走了這麼遠的距離。

離落芊是到了離落瑤旁邊才開始走的:「你要去看夏陌歆嗎?」

離落瑤眸光直視著前方,絲毫不移:「不去。」

離落芊眉心擰了下:「那我幫你拿東西吧。」

離落瑤眸光移了下,眉心微擰的看著她。

離落芊歪了下頭,很是不理解他這是怎麼了:「怎麼了?」

離落瑤眉心微擰:「你,喜歡季洛辰?」

「哈?」離落芊著實是被這個問題給噎著了。

她不喜歡啊。

等等,為什麼,他會突然往這方面想啊?

不是吧?

難道他真的喜歡上季洛辰了?

emmm……

之前還覺得這一對挺好的,但現在知道眼前這個人有可能是自己姐姐之後。

離落芊莫名的,開始討厭季洛辰了?

離落芊愣在了原地,離落瑤卻不理她直接邁步走上了電梯。

上去之後,好不猶豫的按下了關門鍵。

葉雨晴還沉浸在對莫紀羽的憤怒之中:「哪怕不是故意的,我也忍不了!不管怎樣,他讓陌歆哭到眼紅,第二天……」 「第二天嗓子還啞了!就是不可饒恕!」

「而且,他現在才發現有什麼用,十一年的時間,哪怕是失而復得的喜悅造成的理智混亂,這個時間也太久了!」葉雨晴轉頭。

離落瑤身形半倚的靠在了電梯的牆上:「是久了,可是,陌歆還是喜歡他,不是嗎?」

葉雨晴頓了下:「哼!那他也過分了!」

離落瑤眸子抬著,雙眸凝望著電梯的天花板:「他確實是過分,但是陌歆也確實還是喜歡他,十一年來,從未改變。」

葉雨晴頓住了,雙眸低了下,拎著袋子的手都攥緊了點。

離落瑤湛藍色的雙眸里都能倒映得出天花板:「陌歆喜歡他,這是毋庸置疑的,我們只需要在陌歆需要的的時候出現,然後幫她就好了,其他的事情,讓她自己做選擇吧。」

「無論一個選擇有多麼的好,多麼的正確,但如果不是由當事人親自做出的選擇,那麼,它便毫無意義。」離落瑤眸光落在了葉雨晴身上,嗓音清淺:「因為,這不是屬於你的選擇,不該由你來判斷該如何選擇,無論你是誰。」

「叮——」電梯開了門。

「知道了」葉雨晴嘆了口氣,抬起長腿走出了電梯。

離落瑤也跟著走了出去。

「不過,落落。」葉雨晴側眸看了眼離落瑤:「你幹嘛要對離落芊那麼冷漠啊?」

離落瑤嗓音淡淡,眸光都是淺的:「沒有冷漠。」

葉雨晴挑了下眉:「沒有嗎?我怎麼覺得,你是在刻意疏遠離落芊呢?」

離落瑤指尖頓了下:「沒。」

葉雨晴嘆了口氣:「算了,你不要總是想著陌歆的事情,多關心關心自己的事,她的事兒,差不多就要開始了,你的呢?」

「落落,你從小就很聰明,但是你總是對自己太狠心了。」葉雨晴側眸:「偶爾善待一下自己比較好哦,不要太壓抑自己了,想做什麼就去做,我和陌歆都在呢,怕什麼?是吧,嘻嘻。」

離落瑤抬眸看了一眼,只看到葉雨晴轉頭對她笑著,只不過時間很短,只是一秒。

葉雨晴就轉身開了門。

「哦!對了。」葉雨晴手上還拿著房卡,轉過頭來說了句:「落落,如果你真的是在疏遠離落芊的話,那不得不說,你的演技真的很差,很明顯哦。」

說完,她就推開房門跨步走了進去。

離落瑤站在外面的走廊上,眉心微擰了下。

她的演技……真的很差嗎?

可是,她還是要疏遠她啊。

這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為了到時候,走的時候,不會有太多的牽挂。

只能這樣了。

只不過離落芊好像發現了什麼了,最近都和她走的很近。

離落瑤想了想,應該是蛇的事情吧。

她小時候也是這樣,一見到小蛇就怕,特別是那種細長細長的。

準確來說,離落瑤怕的蛇並不是小,而是,細。

一遇見那種細長細長的蛇,她就不行。

整個人都不敢動。

但是這個世界怕蛇的又不可能只有她一個,離落芊肯定也不會只因為這個就懷疑她。

所以,她到底是發現了什麼破綻啊?

總不能是因為她掉下懸崖時,她脫口而出的那句「落芊!」吧?

她記得她小時候不怎麼愛說話的呀…… 嗓音都這麼多年了,應該也有變化吧。

所以說,她到底是發現什麼了啊?!

離落瑤嘆了口氣,拿出房卡開了門。

一進到客廳,離落瑤就看到季洛辰坐在沙發上,客廳的長桌子上擺著慢慢的飯菜。

離落瑤一進去就呆了:「這,這什麼情況?」

季洛辰抬眸,在看到她手上拎著的袋子的時候,眉心輕輕的擰了下:「你去了餐廳?」

離落瑤走到沙發前坐下:「是啊,雨晴她們也在那裡,還有樂宇軒和莫紀羽,話說,你為什麼不跟他們一起去吃飯啊?你都不會餓的嗎?」

她和季洛辰這一天也就吃了早上的那些野果子,就沒吃什麼了。

她倒是不餓,但,季洛辰這個大少爺從小應該就是養尊處優的。

怎麼會忍受的了這種飢餓呢?

不正常啊。

季洛辰眉梢半挑:「是誰給你的感覺,我就有一定會餓?」

「因為我們今天都沒怎麼吃東西啊。」離落瑤眉心微擰:「你又是大少爺,怎麼會忍受得了這種飢餓呢?」

太不正常了。

季洛辰嘴角勾了下:「在你的認知里,大少爺就一定是養尊處優的嗎?我很好奇,你作為一個魔法師,就憑這樣的認知,到底是怎麼活在這個世界的?」

離落瑤吧東西放在了桌上,雙眸沉了沉:「我的認知是因為看過這樣的人才會產生這樣的認知,和我怎麼存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關係好嗎?」

季洛辰嘴角勾著,身形向前傾了點:「作為一個從小就被人寄予眾望的人,你覺得,我會是那種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嗎?」

所以,現在大少爺都是放養的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