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說現在時局緊迫,我們又身處危險的漩渦,可是在他身邊我莫名的安心,就算自己是個怪物也覺得無所謂,他不會嫌棄我的。


第二天,等我們洗漱好的時候,陳珂已經帶着齊玥在樓用餐了,而且還有一個人,是冷天翼。

我一下子就注意到齊玥盤子裏帶血的牛排,忍不住眉頭一皺,更好奇冷天翼爲什麼沒有覺得奇怪,反倒是他看着我的眼神變得十分不友善。

“吃完飯你就安靜的離開吧。”冷天傲走過去坐在冷天翼對面。

冷天翼渾身一震,擡起頭看着冷天傲,想要說什麼終究沒有說出口,隨即眼神黯淡下去點了點頭。

今天這氣氛實在太壓抑了,我一點胃口都沒有,尤其是看着齊玥吃着盤子裏的血牛排吃得到處都是,胃裏面就是一陣翻滾,強壓不下去喉頭的酸楚,我捂着嘴衝進了洗手間大吐特吐。

等我出去的時候冷天翼已經走了,我看了看冷天傲,“我們不去送送他麼?”

“不用,我們先去你師父那吧,等會還要去醫院,之後是公司。”

冷天翼一走,公司肯定會亂套,我知道天傲事情繁忙也只好乖乖的點了點頭。

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我總覺得齊玥看着我的眼神帶着莫名的仇視,就算不用看後視鏡也能感覺到他一直在看着我,那種感覺讓人渾身不自在。

每一次有什麼事情都來麻煩師父,覺得怪不好意思的,反倒是師父對於我們的到來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他還是不喜歡冷天傲。

只好我出馬給師父講來龍去脈了,聽完我們的請求之後,師父沉默不語,魯家明也是一臉沉重,像是心事重重。

“師父,我們做這一切不是爲了自己,而是形勢所逼,現在屍鬼發展壯大,我們身邊必須要籠絡一些人才是,而且師父也不希望他們被屍鬼控制做一些爲非作歹的事情吧。”冷天傲語氣誠懇,身上的戾氣被他恰到好處的收斂着。

師父還是沒說話,魯家明不客氣的嚷嚷起來,“你以爲祛除御鬼術那麼容易?上次救夢夢差點要了師父的命你知不知道?”

連我都不知道上次師父居然傷的這麼嚴重,我一臉歉疚的看着師父,“師父對不起……”

“不怪你們,是師父老了,不中用了。”師父擺了擺手,隨即轉過頭對着家明吩咐道,“去準備要用的東西吧。”

“不行,之前救夢夢就算了,這次又爲了不相干的人,我不同意!”魯家明一臉嚴肅。

“魯家明,你要以大局爲重,此事雖說和你們沒有關係,可一旦屍鬼發展壯大,不僅是你們,全人類都會有危險,你知道降屍的真身是誰麼?就是我們z國的末代皇帝,他的野心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冷天傲也是一臉嚴肅,現在他的語氣可不似之前那麼友善了。

我從來都沒想過將屍有這麼大來頭,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如果將屍真的是皇帝,那他的野心不就是路人皆知了?

萬人之上!!

說不定還是個屍鬼帝國!!

“好了,你們不用爭論了,家明去準備吧!”師父揚手,示意大家不用再說下去了。

恐怕師父這輩子也沒想過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我知道他的難過多半是在自責,自責自己不能做些什麼,有愧茅山第一百八十三代掌門人的位置。

魯家明則是擔心他的父親,亦或者他不想參合這些事情,有些事一旦咱染上就再也脫不開身了。

不過師父的話他家明不敢不聽,只好去做準備。

起壇要用黑狗血,家明剛剛把黑狗血端上來,齊玥就開始不淡定了,鼻息不斷的嗅着血腥的味道,口水不斷的往外冒,我真擔心他一下子發狂傷了我師父。

天傲好似看出我的擔心,上前把齊玥牽制住。

魯家明一見齊玥隱忍發狂的猙獰面孔,皺着沒有擔心說道,“這孩子太兇猛,給他解除了御鬼術恐怕沒人能夠降得了他,還是給他施法到夢夢的名下吧。”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爲師現在的法力恐怕不足以在解除御鬼術之後再施法了,如果可以的話,就先給他們施法在爲師的名下。”師父說完拿起桃木劍準備做法。 096 血孩子

這下所有人都沒話說了,爲了以防萬一,師父做法的時候我和冷天傲一直在旁邊守着。

隨着御鬼術的祛除,房間內不斷傳出慘叫,特別是祛除齊玥腦袋內的銀針之時,他發狂還把魯家明的腿給傷到了,最後被冷天傲摁在地上才確保整個儀式進行完畢。

“啊—-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魯家明拖着斷掉的腳往一邊挪,坐下後趕緊用繩子綁住大腿動脈。

我還是第一次清醒的看着師傅做法,才明白我們的要求對師父來說多麼難,最後進行到更換御鬼術的時候,師父竟然悶哼一聲,一口鮮血毫無預兆的噴出。

“師父,你怎麼樣?”我趕緊拿了毛巾給師父。

師父伸過來的手還沒有夠到毛巾就一個踉蹌朝着地上倒去,我趕緊把師父扶住,歉疚的心情讓我眼淚一下子就滾出眼瞼,“師父你沒事吧,別嚇我!”

“沒事……”

師父說話都有氣無力的,我趕緊扶着師父回房休息,“天傲,這裏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老公求你放過我 “師父……”

剛一轉身就聽見魯家明撕心裂肺的呼喊,我心頭一怔,回頭抱歉的看了一眼家明。

等扶師父回房間躺下之後,我趕緊畫了符水給師父喝下,隨即砰一聲跪在師父跟前。

“師父,對不起……”

“沒什麼,這是師父應該做的……只是師父老了,這樣的法術再做個一兩次,怕是就……”

“師父,你教我吧,以後由我來做就好了,我實在是沒想到這法術損耗這麼嚴重,就擅自把麻煩帶到你這裏來……”

我話還沒有說完,師父伸手搖了搖,嘆了口氣才道,“爲師正有此打算。”說完,師父指了指牆上的一幅畫,“畫的後面有個保險櫃,裏面有茅山祖傳祕籍,上茅的所有法術都在裏面。”

茅山上茅算的上是最高等級了,所修煉的技能可馭鬼請神,要是落到壞人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我趕緊給師父磕頭,“謝謝師父,徒兒一定不會辜負師父的期望,把茅山法術用在正道上,把茅山精神發揚光大!”

保險箱內不僅有祕籍,還有一些法器,想着以後會遇到的各種危險,法器還是要隨身攜帶才行,我得去弄個包了。

服侍師父睡下,我趕緊去看魯家明,恰巧碰見天傲和陳珂扶着魯家明出來。

“夢夢,我和陳珂先把家明送去醫院,齊玥還在屋裏沒醒來,你照顧着他,我一會回來接你。”冷天傲說着不顧家明的反對把他塞進車裏。

魯家明可是個人,大動脈受損,鮮血如柱,要是耽擱了治療出了什麼事,我該怎麼交代呀,趕緊點了點頭,“去吧,我在這等你。”

等到天傲他們一離開,整個四合院都安靜下來,我推開師父之前做法的房間,發現齊玥渾身是血倒在血泊中,緊閉着眼睛就像是個被拋棄的死孩子。

曾經患了肺結核的他,剛纔一掙扎,鮮血不斷的從他眼耳口鼻中流出來。

回想剛纔,我還有些於心不忍,希望我以後做法事不要再遇到這樣的情況了。

我走過去把他抱起來,小小的身子和頑戊之前差不多,比起頑戊不同的是這孩子抱在懷裏有種真真實實的感覺,只是因爲他身體太冰涼,讓人有些膽顫。

之前在師父這家明給我準備的有房間,我直接把他帶回我的房間休息了,打了一盆水準備給他擦洗身子,沒想到伸手到他眼角的時候,他突然睜開眼睛。

陰鷙的眼神看着我,下一秒嗖起身,騰空幾個空翻之後落在衣櫃頂上,齜牙咧嘴的看着我。

“齊玥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

這孩子太野了,御鬼術又契約在師父身上,我說的話他完全不聽,眼神四下看了一圈之後,沒有看見他媽媽,急躁的上躥下跳,三兩下就掏出屋子。

“齊玥!!”

我趕緊追上去,恰巧看見聶崢進門來,趕緊喝住他,“聶崢,幫我抓住那個孩子!!”

聶崢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不過他的御鬼術契約在我身上,我剛纔的語氣中可能添加了命令,身着西裝的他突然騰空而起,兩手齊齊逼出劍帶,在空中把齊玥來了個來回堵截。

“不要傷到他!”

“這個野孩子哪裏來的?”聶崢表情不善,也可能是對齊玥的震驚。

齊玥在空中不停的使用分化技能,我這纔看清楚,他手腕處伸出一條類似於黑色光線的東西,若是不仔細看還無法看出來。

那光線又細又軟,輕盈的攻擊非常靈活,而且威力極強,只是輕輕在牆上一掃,整道牆壁就像是被鋼絲砍下一條口子,而且裂口周圍都帶着燒焦的痕跡。

這技能明顯比我們這種單純攻擊的分化技能更技高一籌,我只能提醒聶崢要小心,同時自己也加入了戰鬥。

“媽咪,殺了這個孩子,頑戊不喜歡他!”

“頑戊你胡說什麼,他還是個孩子,而且剛剛從屍鬼的基地中逃出來,他可能有些害怕。”

“他纔不是害怕,真正的害怕是不會做無謂的反抗的。”

聽了頑戊的話,我突然想到這個孩子面對冷天傲的眼神,恐怕那纔是叫害怕。

如果他們兩個再打下去的話,房子都要被拆了,我趕緊加入戰鬥,總算是把齊玥給制服了。

“這孩子哪裏來的,怎麼這麼兇猛?”聶崢身上的衣服被劃破不少口子,慶幸的是沒有受傷。

“這孩子曾經被用來做實驗,已經被陸博士改造了。”我說完沉下臉,把鐵鏈末端的三棱梭移到齊玥的腦門心處,上前一步威脅說道,“齊玥,這裏沒有人會傷害你,可如果你再調皮的話,我只能戳穿你的腦袋讓你永遠安歇了。”陣司東圾。

孩子已經六歲,應該能聽懂我的話了吧?

我也不是故意要這麼說的,只是這個時候,還是先武力鎮壓,以後再慢慢感化他吧。

聶崢聽了我的話一臉嚴肅,看着齊玥一身是血眼神眯了眯,“我看這個還是還是直接殺了好了,如果以後和我們爲敵,不好辦。” 097 偷襲

“怎麼連你也找個說,他還是個孩子!”我無奈的搖搖頭,繼而問齊玥,“剛纔我的話你明白沒?你要是不聽話,他們都會殺了你!”

齊玥眼神一凝,兇狠一閃而過,可能是被我們給嚇到了,垂下視線點了點頭。

我知道他可能不是真心服軟,不過還是給他點時間吧。陣司臺亡。

聶崢無奈的搖搖頭,把齊玥身上的束縛解開,押着齊玥進了屋子,我把水端過來給他清理身上的污漬。

“你呀就是心太軟,早晚是個禍害。”聶崢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師父,“師父哪去了?”

我只好把剛纔發生的事情都給他講了,順便把冷天傲的計劃給他說了一下,沒想到他聽了之後放下茶杯拍手叫好,“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今天來本來是想找師父商量,沒想到碰見你了。”

“你也這麼想?”我揚頭,只見聶崢臉上早已沒有了之前紈絝的表情。

“恩,最近我身邊發現了不少屍鬼,不過都被我給解決了,可能是陸博士那邊在清理叛徒吧,我們這些解除了御鬼術的屍鬼,可能是他們的頭號目標。而且不除掉他們,我們永遠沒可能安心生活。”

“你有什麼具體的計策麼,說出來我也聽聽。”

“我的計策和冷天傲差不多,沒想到這次要和他聯盟,真是很煞風景呢。”他說着翹起二郎腿,眼神曖昧的在我身上掃來掃去。

我無奈的搖搖頭,這個人成天沒個正形。

和聶崢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快黑的時候冷天傲終於回來了,只見他面色凝重,我忍不住問道,“是不是家明出了什麼事了?”

“不是,是冷天翼跑了,居然和我玩調虎離山!”

冷天翼?之前不是說送他去法國的麼?

“他就這樣離開了,會去哪?”

“公司的錢被他提前轉走了一部分,都是國內的銀行取走的,他人現在還藏身在國內。”

“不好,柳氏地產和衡宇集團是世交,他不會去找柳霜霜的父親去了吧?要是柳霜霜把你的真實身份暴露,我們恐怕沒有安生的日子過了。”我突然想起以前,冷天翼對柳霜霜這個兒媳婦可是滿意的緊。

“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敢暴露,屍鬼這種事沒人敢亂說的,你放心我會盡快抓住他的。”冷天翼說完朝着齊玥走過去,看着我把齊玥收拾的乾乾淨淨,滿意的點了點頭。

聶崢在一旁冷哼一聲,“他能用這個身體多久?早晚得想辦法。”

感覺到冷天傲氣場有變,我趕緊解釋,“聶崢說要和我們合作,我覺得挺好的,以後你們兩個還是試着做朋友吧。”

“和他做朋友?沒可能,既然要合作的話,以後就得聽我的。”

“呵,我可是夢夢的守護神,聽你的?”聶崢不怕死的走到我身後環住我的肩膀,我趕緊把他撥開,“別鬧了你們,咱們趕緊想想以後怎麼辦吧,現在師父元氣大傷,以後就得靠我們自己了。”

“冷天翼逃走,我們暫時不能去泰國了,要不趁着將屍現在在泰國,我們去屍鬼基地如何?之前我只上了三層,還有兩層不知道是什麼,我有預感,那裏一定還有類似齊玥的試驗品。”

齊玥聽到基地兩個字渾身一顫,我趕緊把他拉到懷中。

聶崢倒是不嫌事大,站起身捏得手指咔嚓響,“這倒是個好主意,我倒是要看看陸博士那邊到底在研究些什麼,要是有可能的話最好是把我們自己再改造一下。”

他說着視線不由得落到齊玥身上,我知道,他是在羨慕齊玥身上的技能,那可是比我和他都還高一級的技能,能被合理應用的話,以後一定能成爲我們一大助力。

可我一想着之前變成屍鬼時候的那種痛苦,不由得渾身一縮,趕緊搖頭,“要做小白鼠你自己做吧,我這輩子不想再感受那種痛苦了。”

兩個大男人說幹就幹,他們本不要我跟着去的,但是我實在不放心,趕緊帶着法器鑽進了車裏,連帶齊玥也跟着來了。

不僅如此,陳珂聽見我們說要硬闖基地之後,飛速前往落月湖和我們匯合。

“天傲,我感覺我們太沖動了。”越靠近落月湖,我總有股不好的預感。

原本興致高昂的聶崢也不說話了,我知道,屍鬼的各種感官都比常人敏銳,他恐怕依稀感覺到什麼了。

冷天傲吱呀一聲把車剎下,然後轉過臉看着我,伸手覆在我臉上,“不把這裏的事情解決,我沒辦法和你安心去泰國,你要是害怕的話,在這裏等我,我會平安回來的。”

“夢夢不用怕,就算他死了還有我呢,我照顧你的後半生!”聶崢突然從後座伸上來一個腦袋。

我沒好氣的給了他一拳,“真拿你們兩個沒辦法,既然來了大家一起去吧,我好歹是個戰鬥力。”

我們一下車,陳珂也趕到了,一見到齊玥就把齊玥抱在懷中,那感覺就像是多年沒見了。

其實陳珂對我們來說是顆重要的棋子,我本來不想讓她去的,可是她非要去,說是對研究室裏面的一些東西好奇,沒辦法,只好讓她同行了。

昨天白天才被偷襲過,基地內的人肯定沒有料到我們今天晚上又來了。

悄悄的潛入水中,我們朝着湖中心遊過去。

不得不說這湖真是大,我感覺自己都快要溺亡了,這才抵達基地,從外面看裏面沒有一點燈火,有種人去樓空的感覺,我感覺用手戳了戳陳珂,“這裏平時晚上都是不點燈的麼?”

“這座基地採用全封閉式設計,裏面點燈外面根本看不出來。”

“而且,除了從一樓殺到頂樓,好像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到最上層了。”冷天傲補充道。

可是他的話剛說完,聶崢就伸出手裏的劍帶直達五樓,用末端的利尾鏘的一聲就穿透鋼板,下一秒他整個人就從水中飛了起來,直接吊着朝五樓飛去。

“該死的,你把我們給暴露了!!”我伸手去抓他,可是沒抓到。 098 屍體實驗

“你們從一樓進去難道就不會暴露了?倒不如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而且我們要找的東西,應該在上面吧。”

聶崢的聲音越來越小,他人已經飛身到了五樓了,冷天傲抓住我的手用力一騰空,我也跟着飛了起來。

他的左手拉着陳珂,陳珂懷裏抱着齊玥。

原本現在這個狀況理所應當,可我心頭卻有種怪怪的感覺,這算是無名醋麼?

等我們到的時候,聶崢已經在鋼板牆上鑿了個大骷髏,我們很順利的就從骷髏中進去了,原本全神戒備,沒想到進去之後只看見聶崢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悠閒的翹着二郎腿。陣司吉扛。

整個五樓是開放式設計,有辦公室休閒區域和臥室,裝潢算不上奢華,但是乾淨整潔,一件衣服也沒有,除了傢俱其他什麼都沒有,就像沒人在這裏住過似的。

絕世幻武 “這應該是將屍的房間。”冷天傲深呼吸一口,“確實還殘留着他的氣息。”

我終於鬆了口氣拍了拍胸脯,“還好,將屍現在在泰國,不然我們這樣闖進來就死翹翹了。”

說道這裏的時候我橫了聶崢一眼,可人家一點不以爲然,把腿放下後立起修長的身板,直接朝着房門走過去,拉開房門就走了出去。

“我們是不是不應該帶他來的?”我簡直要抓狂了,怎麼就忘記了這個男人的秉性呢,從第一次見他開始,他就天不怕地不怕的。

他一出去我們只好趕緊跟上,這基地的建築就像是個寶塔一樣,五樓的走廊可以看清下面幾層的所有動作,四樓就被隔成了很多間,幾個穿着白大褂的人不停進出某個房間,看樣子像是研究室。

陳珂對白大褂很敏感,直接快步跟在聶崢的後面下了樓。

我走在她身後,突然一雙溫暖的手把我拉住,“害怕麼?”

“有你在身邊,我什麼都不怕。”我回頭看着冷天傲的眼睛,突然心跳的好快,一瞬間所有的害怕全都煙消雲散,因爲我知道,他一定會保護好我的。

好在我們所有人都是屍鬼,身上的氣息不容易被發覺,而且這裏下層不允許到上層來,所以四樓的屍鬼少得可憐。

戰鬥力極強的聶崢和齊玥走在最前面,基本上悄無聲息就解決掉了幾個站崗的屍鬼,我們很順利的就來到研究室門口,可當我視線觸及門口那兩個黑衣人的時候,心頭一緊,“小心,那幾個屍鬼很厲害。”

不等我說話那兩個黑衣屍鬼已經發現我們了,其中一個迅速摁下牆上的警玲,霎時警報聲響起,劉珂就像是瘋了一樣朝着研究室撲過去。

“不好,他們會消滅數據!”

真是個瘋子,我趕緊追上去掩護她,冷天傲和聶崢則對付那兩個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是陸博士的專用保鏢,肯定是挑選屍鬼中的精英,和聶崢打的不相上下,而且警玲一響,下面的屍鬼全都朝着上面衝上來,很快整個四層就陷入了混亂之中。

我和陳珂倒是趁亂衝進了研究室大門,不過我們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裏面還有三個黑衣人在等着我們。

這一次終於看到陸博士本人了,匆匆一瞥那些黑衣人就衝了上來,我本想出手,可是齊玥小小的身子從我頭頂上一個空翻落在實驗室的臺子上,甩出手腕的黑色利器就和黑衣人打在一起。

研究員都是瘋子還是什麼的,面對那些陳珂渴望已久的東西,她甚至沒有多看齊玥一眼,直接朝着陸博士的研究臺撲過去。

不過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齊玥就像是一隻出籠猛獸,雙眼血紅,一邊進攻還一邊嘶吼,就像是在報仇似得。

陸博士恐怕不是屍鬼,見我們打起來了就想着從後門逃走,我趕緊追上去,沒想到那個狡猾的老狐狸直接朝着屍鬼最多的三樓跑去,我一下去就被屍鬼給圍了起來。

原本我可以直接用鐵索三棱梭將他一擊暴頭,可以想到他可能是個人,我就無論如何也下不去,只能把怒氣撒在圍攻上來的喪屍身上,紅着眼殺出一片血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