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他與林清相識真的不長,可是他們卻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


救命之恩……到生死與共。

在那片沙漠之下,林清明明抱住了他……把他摟在了懷裡……

姐姐……姐姐……

他還記得那懷抱的觸感……以及身上的香味……

如今,一切都煙消雲散了……

葉雲就像是一匹狼,一匹受了傷的獨狼,在嗚咽,在悲鳴,在****自己的傷口。

這裡的劇烈波動,早就引來了許多的人!

此刻,城頭上更是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修士。

滿城的修士,都在靜靜的看著。

人群前方,王安然看著葉雲,目光複雜。

葉雲的聲音太凄涼,太悲愴。

這時,葉雲身後的地方,人鬼的身影從白霧中出現。

一眼,他就看見葉雲與林清此時的慘狀。

待現林清死了之後,他的臉上先是不可置信,痛苦、最後卻突然轉換成了一絲快感!

人鬼來到葉雲身前。

楚狂與許鴻飛已經飛趕了過來,護住了葉雲身邊。

「你想幹什麼?」許鴻飛冷冷開口,盯著人鬼,目光不善。

人鬼呵呵一陣冷笑:「你放心,我不想殺這個小子了。沒想到已經有人為我報仇了。很好,我要看著這小子永久的痛苦下去。」

說完,人鬼在猖狂的笑聲中,入了城。

整個過程,葉雲都沒有看他一眼。

因為,此時的葉雲,已經恢復了沉默。

或者說……死寂。

他盯著林清的破碎的身體,眼神寂靜的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

隨後,他突然仰天噴出一口鮮血,暴血與狂化褪去所帶來的後遺症直接讓得本就失血過多的葉雲,情況更加糟糕。

葉雲眼前一黑,就那樣直接倒在了林清的屍體之上。

******

葉雲醒來的時候,躺在一個柔軟的床上。

對於怎麼來到這個陌生的屋子,以及這屋子當中有些什麼。

葉雲沒有在意,他面無表情的盯著屋頂,他現在所散出現的氣息,彷彿回到了九年前,那個夜晚,他被黃魁撿到的時候,如出一轍。

他的眼神,充滿了死氣,還有極度的冷漠。

林清死了。

葉雲知道,她是真的死了。

人死無法復生,就算是天尊,都做不到。

人死,如燈滅……

即使無數個輪迴之後,有一個與你一模一樣的花朵綻放。

可是,花蕊已經不一樣了……

葉雲從來不相信輪迴,不相信往生。每一個人的靈魂,都只有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

所謂的下一輩子,只是另一個人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葉雲才越的沉默,因為他知道,那個林清,永遠回不來了。

「我為什麼救不了她……明明當時只要再努力一點。」葉雲喃喃自語……

他腦海中,無天魔祖開口:「她的身體狀況,的確是沒救了,每一根骨頭都散了,**中,經脈盡碎,機能盡毀。就算有一百個你,一千個你,耗干精血,都不一定可以救回她。你們差了一個生命層次,除非你能夠踏入血丹,那還有一點點的可能。這一點,你比誰都清楚。」

葉雲沉默,無天魔祖說的這些,他自己何嘗不知道,只是他不想面對而已。

「我太弱了,如果我足夠強大,師姐就不會死了……」

「師姐她是為了我而死……我葉雲在此對天誓,這件事情絕不會這樣結束,那些人,不管是什麼樣的存在,不管有多麼大的勢力。我都要親手把他們殺光!」

(未完待續。) 許久,葉雲平復下來,他躺在床上,體內的傷正在默默修復。≧

如果,當時不是林清用生命為他當下了那道攻擊的絕大部分力量,而且他自己又是在暴血與狂化的雙重狀態之下。

他恐怕已經死了。

就算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他也身負重傷,必須要靜下心來調養。

他不知道的是,現在有關於他與林清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天玄了。

傳說中的青絕仙子,竟然在靈夢城身隕,整個天玄都震動。

聽說,青絕城城主林天奇,已經動身趕往靈夢城。他所過之處,山地翻覆,一片殘破。

恐怕,又將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此時,有敲門的聲音響起。

葉雲吐出一口氣,收起心中的思緒。

來人似乎知道葉雲清醒,沒等葉雲說話,直接便推門而入。

楚狂走到葉雲床邊,見到葉雲雙目無神的樣子,嘆了口氣:「林師姐的遺體……已經送往青絕城了。」

葉雲默默點了點頭。

楚狂繼續道:「那個刺殺你們的兇手,有眉目了。」

葉雲一下子把目光看過來,語氣寒冷得像是冰:「誰!?」

楚狂搖頭:「具體不清楚,但是是血殺的殺手無疑。」

「血殺!?那個組織?」

葉雲一怔,隨即想起,那是似乎是個殺手組織。

楚狂的臉色突然嚴肅下來:「你知道就好。那些殺手,全部都是沖你去的!甚至於,出現了化龍級別的高手!所以,這件事情,很不簡單,這樣我們教的化龍長老三日以來都在門外守著你,消息已經驚動宗門了。」

「三日?我已經昏迷三天了?」

「對,你傷得很重,但是恢復得卻很快。」說道這裡,楚狂看了一眼葉云:「長老說你醒了我才進來的。」

葉雲默然,隨後問道:「血殺有人要殺我?」

楚狂搖頭:「不是,血殺這個組織,一般來說不會無緣無故便動殺手。有人給了他們好處,想要借他們之手,殺掉你。」

「什麼樣的好處,能夠讓化龍境的修士親自出手!?」葉雲眼睛深處,閃過寒光。

「這也是我所憂慮的,最關鍵的還是給得起那樣的好處的人物,到底是誰?」

「你是說,有一個大人物想要除掉我?」

楚狂點頭:「恐怕是了,畢竟,你的天賦太過恐怖,有心人的確能夠知道關於你的消息。極刀教的敵人太多,所以不無這種可能。也或許,你曾經惹到過什麼大人物……」

楚狂這話似乎意有所指。

葉雲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說……徐天!」

楚狂沒有說話,但從眼神看來,他也是這麼想的。

想到徐天,葉雲就想到了徐光緒。

當初,正是因為此人,他才會想要動手除掉他。也正因為如此,他認識了林婉如。

「徐光緒……」葉雲聲音冰寒:「如果此事真與他們有關,我葉雲必定殺掉那兩人!」

「還有,人鬼,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他!」

提到人鬼,楚狂神色反而有些怪異,他說道:「人鬼已經被人狠狠收拾了一頓……」

「哦?」葉雲臉色漠然:「極刀教有化龍強者出手了?」

「沒有。」楚狂的神色更加怪異。

「那是誰幹的?」

楚狂目光在四周掃了一掃,似乎害怕被什麼人聽見一般,隨後才極其小心的說道:「女魔頭!」

「女魔頭?」葉雲想了想,卻毫無映象:「是誰?」

楚狂繼續道:「總之那是極刀教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我私底下都這麼叫她。」

看到楚狂臉上隱隱似乎有些恐懼,葉雲頓時有些好奇,什麼人,讓楚狂都如此害怕?

隨後楚狂突然說道:「此事還另有蹊蹺。」

他接著道:「靈夢城的陣法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那個關頭出事。怎麼看,都有些太巧合了!而且,靈夢城城主據說在靈夢之境異變期間,以閉關修鍊為由,概不接見四大宗門修士。」

「你是說……靈夢城城主也與此事有關?」

楚狂點頭,繼續道:「四大宗門已經有人去查了。」

「對了,極刀教那邊傳來消息,米老祖說要儘快帶你回極刀教。」

葉雲嘆了口氣,輕輕點頭。

得到葉雲的同意,楚狂直接一把抓住他,把他背到了背上。

剛一背好,楚狂就倒吸一口冷氣:「你的肉身怎麼如此重?恐怕兩千斤了!」

葉雲搖搖頭,楚狂也沒在意。快出了房間。

房門口,一個須潔白的老頭子站在那裡。

葉雲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一驚。

「你是……」

趙承運沒有在意葉雲的表現,因為他當初見到葉雲的時候,心中也是一樣的震驚。

趙承運咳嗽一聲:「葉師弟,老夫乃是此次執行長老趙承運。你稱呼我為趙師兄便可。」

楚狂在旁邊聽得嘴皮一抽一抽的,葉雲的輩分,的確是太大了。

葉雲自己也是一愣,隨後他搖了搖頭:「我還是稱呼你為趙長老吧。」

趙承運自然沒有異議,事實上要一個如此年幼的孩子叫他師兄,他心中也十分奇怪。

最後,趙承運正色:「事不宜遲,我們快些離開此城,因為血殺還有可能再度對你刺殺。而且,林天奇也來了,他現在很不穩定,最好不要見到他。」

說完,也不待葉雲他們回應,趙承運大袖一揮,葉雲與楚狂就被他帶著飛向天空。

葉雲心中默默思索,林天奇,他知道,那是林清的父親。

如果可以,葉雲真的不想避開他,想要真誠的向他道歉。不過,這不是他能決定的。

片刻功夫,葉雲與楚狂便已經

很快,城頭上就有極刀教的弟子在聚集。

在這裡,葉雲見到了一個熟人。

「葉雲。」

王安然站在葉雲面前,神色倒是沒有了往日那般飛揚。

因為,她當時就在城頭上,對於葉雲的遭遇,她很同情。

見到葉雲帶著冷漠的目光,平日里大大咧咧的王安然,也不知道怎麼了,最終什麼都說不出來。

「祝你早日康復……」

最終,丟下這樣一句話,王安然快消失在城頭。

葉雲一怔,卻突然感到背著他的楚狂明顯的身體一僵。

他抬頭看去,臉色也變了!

(未完待續。) 迎面走來一個穿著黑裙的絕色女子,她看起來瘦弱的身體背著一把巨刀。

令人奇怪的是,非但沒有減少她的美感,反而有一種異樣的味道。

不過,葉雲沒有欣賞的意思,因為那張臉,他太熟悉了。

「是你!」

那女子,竟然就是和他同住在一起的擁有幻想病的女子。

「岳亦筠,見過小師叔。」女子臉上泛著甜甜的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