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還沒有看見棘蜂,但毫無疑問,前方肯定有棘蜂群!


楊真頓時就停了下來。

「這……」

關小羽踩著飛刀,來到楊真身旁,緊張道:「前面也有棘蜂?」

這個問題,簡直就是廢話。

楊真開始有些莫名的緊張起來,他抬頭看了看天空。

透過荊棘藤條和巨大的樹葉,楊真看見了黑暗的天空,天空上方下著大雨,星空早已被烏雲給遮住,漆黑一片。

雖然還有兩個時辰才天亮,但楊真卻覺得,在天亮之前,或許他們根本就無法走出荊棘森林。

豆大的汗珠,從楊真的額頭流淌下來。

如果一個時辰內他們再走不出荊棘森林,那他們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該死的棘蜂,怎麼回事?」雖然沒有人回答,但關小羽也緊張起來,忍不住罵道,「為何當初咱們進來的時候,沒有看見這群棘蜂,而現在,卻到處都是這些棘蜂?」

楊真蹙起眉頭,想了想道:「我想,這些棘蜂起初肯定是躲藏在地底!等到荊棘靈果生長起來的時候,它們便飛了出來,開始收集營養液。」

如此解釋,便說得通了。

關小羽沒好氣的罵道:「媽了個巴子!那它們什麼時候會離開?」

楊真苦笑:「我想……不到天亮,它們是不會散去了!」

「天亮?」關小羽差點暴走,「這丫的不是把咱們往死里逼嗎?」

「唉!」楊真也很頭疼,「咱們是大意了!」

關小羽嗯了一聲:「早知如此,咱們呆在荊棘森林邊緣就可以,在那邊緣採摘了一些靈果,現在早就可以往回走了!」

楊真有些自責:「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讓你們深入這裡面,你們也不會跟著一起來。」

關小羽急忙擺手:「這也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那個熊秦天!若不是他咄咄逼人,咱們何必深入荊棘森林躲藏起來?」

是啊!

那時候,正因為看見了熊秦天等人,所以楊真才會提議,深入荊棘森林找個地方躲藏起來。

「誰都不能怪,楊真,你也別自責。」沉默了許久,吳雨晴突然開口了,「即便是沒有熊秦天,我想咱們自己也會深入荊棘森林,這是出於咱們的本性。一來,咱們自己會想要找個地方隱藏自己,二來,咱們的好奇心,也會讓咱們深入荊棘森林。」

吳雨晴的話,一點兒都沒有錯。

關小羽拍了拍楊真的肩膀:「所以,這事兒真不能怪!即便沒有你,我和雨晴兩個人,十有八九也會進入荊棘森林。」

楊真吸了口氣,儘力讓自己拋開這種負罪感,但是,他卻總覺得是自己犯了錯。

自從考核開始,他就一直扮演著將軍的成分,指揮著關小羽和吳雨晴。

雖然這整個過程都沒有犯錯,而且是在正常進行,但是……進入荊棘森林,這就是最大的錯誤!

有時候,一個小小的失誤,就能要了一個人的性命。

而現在,更是三個人的性命。

吳雨晴盯著楊真:「楊真,與其自責,倒不如現在想想辦法,咱們儘快走出去!」

是的!

雖然吳雨晴心裡很矛盾,但她也不想死在這裡。

所以,只有暫時讓楊真振作起來。

只有楊真和關小羽保住了性命,那她吳雨晴,也能保住性命。

聞言,楊真一愣。

是啊!

吳雨晴說得對!

與其繼續在這裡自責,倒不如儘快想辦法,走出荊棘森林!

這才是現在最大的問題!

楊真看了一眼二人,又往四周看了看。

剛才那個方向,是不能前行了。

而目前他們所在的這個方向的前方,似乎也傳來了嗡嗡的聲音,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只棘蜂。

至於其他方向……

想到此處,楊真忽然道:「行!那咱們就先想辦法離開荊棘森林!」

頓了一下,楊真指著前方,大聲道:「我,繼續往前方去查探!關兄,你往後面去查探!吳雨晴,你則繞一個方向去查探!總之,咱們三個人,分開查探,必須儘快找出一條出路!」

說到此處,楊真又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顆乒乓球大小的珠子,朗聲道:「關兄,這是你給我的子母傳音符,咱們三個人都有,人手一個,現在都拿出來握在手裡,一邊通話一邊查探!萬一哪個人遇到危險,咱們便能及時救援!萬一誰找到了出路,咱們就一起趕過去,如何?」

楊真的這一系列計劃,有頭有尾,把能夠想到的一切都想進去了。

關小羽和吳雨晴當即同意。

三人各自拿著關小羽的那顆子母傳音符,分三個方向,急速飛去。

楊真的方向,是正前方。

呼一聲。

楊真就已經往前飛了一兩千米。

空氣中的嗡嗡聲越來越大。

而這時,他也看見了前方的棘蜂群。

和最初看見的那個棘蜂群一模一樣,這整個森林中,都布滿了棘蜂……有的棘蜂在飛行,有的在吸取荊棘靈果的營養液,有的在尋找下一個目標。

這無數的棘蜂,成千上萬,比之剛才的那個棘蜂群,只多不少!

楊真倒吸一口涼氣,迅速將真氣注入手中的子母傳音符。

等聽到關小羽和吳雨晴的回應之後,楊真才說道:「我這裡不行!棘蜂太多了!出不去!」

關小羽那邊應道:「好,那你換個方向,現在我這邊還在查探。」

吳雨晴也道:「我也還在往前面飛,還不清楚狀況。」

楊真點點頭:「行,那我換一個方向!」

雖然距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左右的時間,但楊真已經徹徹底底的緊張起來。

沒有在原地多加停留,他立刻換了個方向,往前方飛去。

沒多久,關小羽那邊傳來了消息,說前方到處都是棘蜂,必須換一個方向。

。 傅源細微感應了一番,為首的那人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靈聖強者。

果然,北方地帶的水很深,隨意遇見一個小隊,都有靈聖強者作為領頭羊。

「真晦氣,鳥朝的那些人,明明已經重傷,卻不知道躲在了哪裏,找了這麼多天,也沒能找到。」

鳥朝,則是其餘三大皇朝對神羽皇朝的「尊稱。」

「大人稍安勿躁,咱們三大皇朝的人都在尋找他們,預計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找到他們。」一位半步靈聖諂媚笑道。

傅源聽到這話,只恨自己尋蹤定位的能力不強,一聽見神羽皇朝的人遭受重創,他心裏就格外高興。

幾人的交談還在繼續。

「聽說西北一帶,觸發一座殺陣,南雄為了保護仲羽,落得元氣大傷,要是可以殺了南雄,這一次來靈虛界也不算白來。」

「神羽皇朝的人最近都當了縮頭烏龜。」

南雄可是靈虛榜上的狠人。

傅源心中暗爽,沒想到自己臨時起意,也能傷及靈虛榜上的狠茬兒。

「聽說那株青蓮也沒神秘人帶走了,應該是某一路純血生靈乾的好事。」

傅源聽到這話,悄悄低下了頭。

姚嵐想笑,卻沒有笑出來。

不多久后,那一隊人馬走遠了。

傅源深呼吸一口氣說道:「沒想到現在的神羽皇朝淪落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一切的轉折,都是從南華之死開始的,南華身為天鵬戰體,無形之中承載着神羽皇朝的部分氣運,這人一死,對神羽皇朝的國運打擊是極大的。

至少短時間內,神羽皇朝找不到第二個可以媲美南華的年輕人。

傅源心裏合計了一番,說道:「既然神羽皇朝下場不好,又遭受到其餘三大皇朝的針對,我們就此離去,這裏靈聖太多,我們也插不上手。」

姚嵐嗯了一聲,量力而行,是永恆的真理。

隨即兩人開始後撤,結果一轉身,發生了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事。

回頭一看,正是方才的那一路人馬,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他們身後。

傅源和姚嵐兩人,直接當場風中凌亂。

幽冥皇朝的靈聖強者笑呵呵地看着傅源,說道:「看來小兄弟也和神羽皇朝有着深仇大恨啊。」

其身後的一眾半步靈聖與靈尊強者們笑的合不攏嘴。

傅源這才意識到,以往金蓮姐姐無形之中給自己幫了多少忙,姐姐陷入沉睡之後,他在靈聖強者眼皮底下根本就無處遁形。

苦哈哈的說道:「前輩真是明察秋毫啊。」

這位靈聖饒有興緻的打量了一眼傅源,細看之下,發現傅源的體質也有別於普通人,只是不清楚來歷。

不過既然是和神羽皇朝有仇的勢力,他也懶得去細究一些事。

意味深長的說道:「小傢伙,我們知道神羽皇朝的人藏在哪裏,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不知道你敢不敢要?」

一聽這話,傅源是有脾氣沒地方發,既然知道人家藏在哪裏,可他們又不敢輕易前去,毋庸置疑,那個地方屬於生命禁區。

至於神羽皇朝的人是如何進入那等生命禁區的,就不得而知。

傅源一臉苦澀道:「當然敢啊。」

靈聖在此,傅源真的硬氣不起來,更別說身邊還帶着一位姚嵐。

「好,有氣魄,這就帶你們前去。」

言罷,這位靈聖探出手抓住傅源與姚嵐的肩膀,率領眾人,當場橫渡虛空而去。

天地倒轉,傅源和姚嵐被帶到了一片湖泊外圍。

湖泊無邊無際,一眼看不到頭,中央之地,雲霧繚繞,疑似有瓊樓玉宇隱藏其中。

靈聖強者拍了拍傅源的肩膀說道:「小傢伙,這裏就是神羽皇朝的據點之一,只要你們可以打開門戶,我們立馬過來救援。」

傅源欲哭無淚,這地方一看就知道設下了重重場域,連靈聖強者都是如此忌憚,更別說他和姚嵐兩人了。

剛打算拒絕,這位靈聖強者便向傅源投來認可與威脅並存的眼神。

傅源只好硬著頭皮說道:「行,我對陣法一事,也有點造詣。」

靈聖強者哈哈笑道:「好嘞,只要你打開門戶,叔叔立馬就帶人過來救你們。」

言罷,這位靈聖打開空間法器,取出美酒,給傅源與姚嵐倒了兩杯壯行酒。

「喝了好上路,叔叔在這裏靜候佳音!」

傅源與姚嵐心情複雜到了極致,只好將酒水一飲而盡。

隨即和姚嵐朝着前方御風而去,等到漸漸甩遠了岸邊的眾人後,姚嵐才慘兮兮的說道:「大佬,這一次我們不會真的完了吧。」

傅源強忍住悲傷,鼓氣道:「不會,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定會有機會的。」

漸漸地,兩人深入,來到大霧瀰漫之地。

傅源開啟瞳力一看,湖心小島上,修建成片的殿宇,中央之地,還有一尊不死鳥矗立。

可是剛一臨近,傅源便感覺到了一股暴烈的氣息向他與姚嵐湧來。

數十道朱雀真羽劍爆射而至。

嘭!

傅源連忙施展聖靈護體,頂開了一輪猛攻。

此地,有一座完整的朱雀大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