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只有二十歲出頭,但這種眼神,卻宛如經歷了許多生死的老辣之人,令那個警察不由的一個哆嗦。


最終,李渣灰先開了口:“李更新,你不要猖狂,警方已經鎖定了你的位置,你很快就會被抓住,如果你現在選擇自首,我會盡量幫你,爭取從輕發落。”

李更新彷彿聽了個笑話,道:“哈哈哈,自首?從輕發落?是我對警方辦案程序有誤解,還是你有呢?”

李渣灰愣了下:“你什麼意思?”

李更新伸了個懶腰,道:“對我們這類窮兇極惡的人,警方有另一種手段,我假設一下,只是假設,真的被你們抓住,我會被關在審訊室,經歷地獄般的折磨,然後拉去做活體解剖,遺體丟進焚屍爐,徹底從世界消失,是不是?”

李渣灰內心充滿了驚訝與震撼!因爲李更新說的,和那股勢力交代自己的流程一模一樣!

當然,戴上這層烏紗帽的他明白,在公衆面前要怎麼保持形象,他也很善於把情緒隱藏在虛僞的‘面具’之下。

他裝作很嚴肅,很官方的模樣:“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們警方是有嚴格紀律的,你說那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

李更新沒有理他,而是繼續說道:“你們都不好奇,我爲什麼可以在有眼線,並且被重重包圍的情況下,成功從肯德基店逃脫嗎?”

李渣灰倒抽了口涼氣,確實,這次抓捕行動屬於機密,而且那個眼線一直盯着目標,他從始至終都沒表現出特別的地方。

李渣灰心裏明白,李更新是被冤枉的,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不管被捕的事情是否走漏風聲,他的正常反應,該是配合警方協助調查,洗清嫌疑纔對。

他爲什麼會辦出異乎常人的舉動?

又爲什麼可以在警方精心設計的抓捕計劃中逃脫?

李渣灰強壯鎮靜,說:“不要以爲僥倖逃脫一次就很牛逼,這次,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李更新依然沒有理會,喃喃自語:“在步行街門口,那個爲懸賞金假裝哮喘的女人,應該也是你們刻意安排的吧?”

“只不過,你們沒有想到我不會上當,更令你們驚訝的是,我知道警方到來的準確時間,並且定下鬧鈴,對不對?”


李渣灰的內心不僅震驚,還升起了一股子最原始的恐懼!

如果只是李更新識破了那個騙子女,還不足以令他如此,最可怕的是,李更新知道警方到來的時間,精準到了分鐘,秒!

一個普通人,可以做出這事情嗎?

顯然不能!

超人?神?魔鬼?


這些詞彙出現在了李渣灰腦子裏,從小接受無神論的他,又怎會相信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他沒有說話,而是假裝平靜。

李更新繼續說:“難道你不好奇,爲什麼我可以在多於之前數倍,每個街道都被封鎖的市區逃脫出來嗎?”


爲抓捕李更新,本市區不僅出動了全部警力,還從鄰邊市區調來了百分之八十,把整個城市圍的像是個大鐵桶。

每個路口,甚至每個小巷,都有嚴格的把守,別說是一個人,就連一隻蒼蠅,如果是目標,都很難逃出去。

可是從剛纔黑客們獲取的大致位置,李更新已經離開了市區!

他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他會隱身不成?

李渣灰手心開始冒汗,但他的僞裝能力還不錯,依舊擺出一副很冷靜的表情。

李渣灰笑了笑:“你是在炫耀自己辦案手法高明嗎?李更新,我現在鄭重告訴你,如果你繼續執迷不悟,等待你的,將會是法律的嚴懲!”

李渣灰伸出食指,道:“還有,你不要以爲自己反偵察,反追捕能力高超,就如此猖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自古以來都是邪不壓正,總有一天,你會落在警方手中,迎接正義的審判!”

正義的審判?

李更新發出了一聲冷笑,不屑的說道:“我等着呢。”

這時,李渣灰戴着的隱形耳機內,響起了雞窩頭高興的聲音。

“捕捉到了!已經捕捉到了一個大概位置,在出市區的西邊,具體多遠還不清楚,但再給我一分鐘,只要一分鐘,我就可以完全破譯代碼!”

李渣灰嘴角微微上揚,一分鐘嗎?

只要再拖一分鐘,就可以得知李更新的具體位置,他會派數量上絕對優勢的警力,封鎖那個位置,把他抓捕。

那時,什麼都將結束。

他也可以回到那股勢力跟前,去領取自己的獎勵。

即便他知道,李更新是被冤枉的,也不影響他藉助這個冤魂,去往上爬,去實現自己的野心。

這,便是人性。

赤果果的人性!

李渣灰清了清嗓子,繼續拖延時間,他說:“我向你保證,這一天不會太遠。”

李更新哈哈大笑,然後猛然止住,他目露兇光:“你還是沒明白我剛纔那些話的含義。”

李渣灰很疑惑:“含義?什麼含義?”

李更新冷冰冰的說:“你們很幸運,卻又很不幸。”

李渣灰放慢語速,讓他對這句話作出解釋。

李更新一字一句回答:“幸運的是,你們惹到了我,遊戲可以變的更加複雜,更加有意思,不幸的是…”

李更新那雙冰冷的令人畏懼的眼睛,死死盯着李渣灰的雙眸,他嘴角上揚,露出了魔鬼的微笑。

“你們惹到了一個怪物。”

“一個你們惹不起的怪物。”

幾乎是在同時,雞窩頭那邊,傳來了一聲激動的喊叫。

“我攻破那個神祕黑客了!” “原本,我只是想隨便殺幾個權貴子弟玩玩,沒想到你們非要不知死活的來招惹我,既然如此。”

李更新伸出拇指,一百八十度旋轉朝下,頗具嘲諷的說道:“這之後,我在殺權貴子弟的同時,也會去殺警方,殺很多的警方。”

李更新露出魔鬼的微笑,用舌頭舔了下嘴脣:“正義的審判?或許吧,但希望你們可以分得清楚,誰纔是劊子手!”

李更新講完後,毫不猶豫的掛斷了直播。

下一秒鐘,李更新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他仰起頭,望着天花板,雙眸中的神采逐漸褪去,變的呆滯,空蕩。

結束了。

都結束了。

從現在開始,他要被全世界詛咒,要與全世界爲敵。

只要她可以平安,這一切的僞裝,一切的痛,都值得。

……

李渣灰開心的跑到雞窩頭身旁,拍着他的肩膀詢問:“鎖定具體位置了嗎?”

雞窩頭額頭上冒着汗珠,雙眼瞪的很大,盯着屏幕上一串不停變換的數字代碼發呆,沒有回答。

李渣灰意識到了些不對勁兒,變的冷靜下來,問:“怎麼了?”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卻仍保持着僥倖心理。

雞窩頭擡起雙眼,與他四目對視後,說:“在我找到那個IP的瞬間,又一次被黑客攻擊,代碼也變的混亂,但我努力想辦法克服時,兇手切斷了直播,線索全無,所以…所以…”

李渣灰眼前一黑,差點沒昏厥過去。

但是,多年的職場經驗,讓李渣灰沒有失態,他強行壓住內心的憤怒與失落,道:“所以沒找到,對嗎?”

雞窩頭‘嗯’了下,聲音很低。

李渣灰灑脫的笑了笑:“沒關係的,如果兇手這麼好抓,也不可能獨自一人犯下那麼多的案子,對吧?你剛纔說,一直有個黑客在幫助他?”

雞窩頭來了興致,他說:“沒錯,怎麼形容呢?那個黑客的技術,是我所不能比擬的,我開始以爲自己打敗了他,甚至在第二次失敗後,我還認爲自己有希望,現在冷靜下來後,我萌生了一種可怕的想法!”

李渣灰不明白什麼意思,讓他解釋。

雞窩頭把耳機摘下,嘆了口氣:“他的技術已經到了可以操控一切的地步,舉個例子,他要我在十秒鐘後找不到IP,就絕對不可能延遲到十點零一秒,而他被我攻破,其實是故意的,原因是…”

雞窩頭看向李渣灰和兇手視頻的屏幕,沉默片刻後,說:“爲了讓你拖延兇手,讓他不掛斷,講出那一番話。”

李渣灰內心極度震驚,他明白雞窩頭自尊心很強,能夠讓他講出這番話的人,實力的可怕,不難想象。

本以爲這個案子是升官的送分題,沒想到發展成這樣,如果再處理不好,他不敢想象那股勢力會怎樣對待自己。

……

本市的公安局局長辦公室內,一個頭發花白的男子,正用雙手撐着下顎,目不轉睛盯着電腦屏幕。

雖然那個兇手的直播已經結束,但他還在回味着剛纔的內容。

局長趙信,兢兢業業近三十年,從毛頭小子爬到這個位置,也有自己的一些手段,他眯着雙眼,喃喃自語:“與全世界人民宣戰嗎?”

“但我怎麼感覺,你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呢?”

“李更新,我真是越來越欣賞你了,老實講,我真希望你被抓住,坐在你面前,和你好好聊上幾句呢。”

叮鈴鈴。

他面前的電話機響了起來。

趙信拿起來,放在耳邊,問:“喂?是誰?”

那端,傳來了一個孩子的聲音:“爸爸,爸爸,你答應過我的,這個週末咱們去看馬戲團表演。”

趙信四十多歲纔有了這麼個兒子,十分寵愛。

原本前些日子要陪孩子,沒想到出了炸樓案件。

上面給出的證據充分,本以爲很快會抓到兇手,於是,他向孩子承諾這週末,沒想到又發生了意外。

趙信實在想不出用什麼理由去拒絕孩子了,他揉了揉眉心,道:“那好吧,明天上午,爸爸帶你去看,中午再去吃麥當勞,好不好?”

孩子開心的說:“好啊好啊,謝謝爸爸。”

那端,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老趙啊,這次可不能再放鴿子了啊,否則我都不知道怎麼勸孩子了。”

趙信笑了笑:“放心好啦,一定不會。”

掛斷電話後,趙信仰躺在椅子上,這些年來,爲了工作,他很少陪在孩子身邊,連他自己也感覺是個不稱職父親。

其實,對於這個案子,趙信在不在局裏都無所謂,因爲他也就是通過李渣灰的各種提議罷了。

趙信撥通了李渣灰的電話,交代他明天有什麼計劃,直接通知他就好,他要休息半天,然後,他站起身,把警帽帶上,走出了辦公室。

……

李更新放下了堅強後,任由內心深處的情緒決堤般涌現,他淚流滿面,至此,他愛的人開始恨他,全世界人開始恨他,他的世界裏,沒有半點的光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