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化神期的戰力比真神強很多,但是畢竟無法掌控規則,所以這個世界並沒有排斥他吧?估計只只有元素之力晉升了真神的時候,才能夠真正的成爲一個神。


當然,裏面還有一個更爲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成神應該和渡劫有關吧?他剛剛將那些雷劫都趕走了,無法成神是不是和這個有關?

他不知道,但是有一點他明白,那就是神界已經沒有了。這是他的直覺,也是腦海中那些混沌元素告訴他的。

現在他的目標只有一個,找到黑暗聖子,問他到底該如何離開這個世界。

他不相信一個主動來到這個世界的人,會不知道離開這個世界的辦法。

同時,他還要找到光明聖子,問他五萬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神界消失了,爲什麼他無法飛昇到神界!


雖然他無法掌控規則,但是他的實力,卻足以破壞規則,所以他才說自己的實力比神還要強。留在這裏,會對這個世界造成等到的威脅,送到神界纔是最好的辦法!

他感受到奧宇城中那一羣正在昏迷的魔族和魔獸,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感情。而他現在一走,以後就再也沒有相遇的機會了。

大手一揮,治癒墨爾本思維斯的傷,讓他恢復如初後。調動天地靈氣,將那些魔族和魔獸的身體洗刷一下,特別是墨布,他還在墨布的身上留下了一點東西,算是這些日子以來,墨布的工錢吧!

“好了,我們該走了,去人界看看,看看魔族和人族的戰爭,我也要順便找黑暗聖子問一些東西。”

他站在墨爾本思維斯的身上,指着中央大陸,那條兩界通道所在的方向大喊一句,“出發。”

墨爾本思維斯原本還有些忌憚聖子,但是剛剛風愈那一揮手,不僅讓他身體恢復,更連帶着他的實力也完全恢復了。

這樣的事情,真的是一個尚未成神的半神能夠做到的麼?他不知道的,但是他自己絕對做不到。就算是聖子,也不一定能夠如此輕描淡寫的做到這一點吧?

正是這一點,讓他有了底氣去面對聖子。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他相信風愈一定會幫他擋住聖子,而聖子也只會找風愈而不會找他。

щщщ .Tтkan .¢○

他變回本體,發出一聲響亮的嚎叫,爽快的扇動自己的翅膀,朝着中央大陸快速進發。

速度之快,連他自己都吃驚了。

同時他還覺得,元素似乎是在幫他開路,讓他飛行的更加輕鬆起來。

風愈雖然還沒有成神,無法掌控規則,但是他能夠掌控靈氣,更能夠掌控元素之力。

晉升到化神期,已經能夠讓自己成爲一小片區域中的神,能夠隨心所欲的掌控區域中的靈氣。

而混沌元素,畢竟是所有元素的集合體,就如同元素的始主、元素的神,能夠對元素擁有絕對的掌控能力。

爲了了能夠讓墨爾本思維斯的速度更快一些,他同時運用這兩中剛剛得到的技能,幫墨爾本思維斯提升速度。

兩個人不知道越過了幾千萬裏的路程,終於到達連接通道。

在這裏,有不少魔族在看守,但是實力最強的不過是一個聖級,連他們兩個都感知不到。

看守的那個聖級,只覺得身邊一陣冷風吹過,什麼異樣都沒有。 人魔大戰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地上滿是破碎的肢體。人族和魔族的殘肢斷臂交雜在一起,已經分辨不出那些是人族,那些是魔族。

有些低沉的夕陽,似乎是在爲這些人族和魔族的遭遇而哀痛。他不忍再看到這樣的場景,想要將自己隱藏唉地平線下。

九級一下的人族與魔族,他們就像是不知道疲倦的怪物。哪怕經過了幾天幾夜連綿不絕的戰鬥,他們仍然精力充沛的衝向對方,似乎不把對方全部殺完不罷休。

他們拖動着傷殘的身體,完全沒有一絲疲憊,不斷的砍殺着。

在他們的身後,還有更多實力卑微的人在戰鬥,他們也必須拿起手中的武器,爲他們開出一條血路。

但是人族終歸是人族,哪怕有光明法師幫他們療傷,哪怕有光明法師幫他們削弱了魔族的實力,他們也難以戰勝魔族。

魔族就是天生的戰士,越戰越勇。而且他們釋放出血脈中的力量之後,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人族。若不是人族在數量上遠遠勝過魔族,他們早已經被屠戮一空。

現在,也不過是在苦苦堅持,堅守着最後的陣線,不放過一個惡魔。

半空之上,聖級的戰鬥已經到了衛生。魔族的聖級和人族不相上下,此時近乎同歸於盡。就算還有不少聖級還存活,也已經失去了戰鬥的能力,大多都已經半死不活。

幸運落到自己這一方陣營的聖級,能夠被自己這一方救援。但是倒黴一些的落到人羣中,不是被亂刀砍死,就是受傷過重,被踩踏致死,可以說他們是這場戰爭中死的最願望的。

神級、尊者和半神級的戰鬥,還在激烈的打鬥着。雙方的人數也已經隨着戰鬥越發的激烈而越來越少,此時已經不足之前的十分之一。特別是實力最弱的神級,已經即將和聖級一樣分出勝負了。

而半神級的戰鬥,現在還在持續着,死去的半神,現在不過只有一半。

他們的實力真的太強了,短時間裏面根本無法決出生死,哪怕再大上幾天幾夜,他們也難以決出勝負吧!

他們打得山崩地裂,山河破碎,大多數死去的人族和魔族,都是被他們的攻擊餘波所傷。

半神級的戰鬥,纔是左右這一個戰場的真正戰鬥。

若是有一個半神級能夠脫離敵人,便能夠對對方造成無比慘痛的傷亡。

人族很想這麼做,但是面對數量近乎是他們兩倍的魔族來說,他們已經有些吃力,更不要說分出一個人偷襲。


而魔族的半神遠遠超過人族,但是他們卻不屑於這麼做。他們從來不會關心弱者,弱者死了那就是他們的命。憑什麼要讓他們這些強者去幫他們?

就算這是聖子殿下的計劃,要殺光人族,但他們也不會去那麼做,起碼在殺完人族強者之前,他們不會這麼做。

因爲只有和人族強者之間的戰鬥纔是戰鬥,而對面弱者,那不是戰鬥,而是屠戮。

他們喜歡殺戮,但那是爲了戰鬥而殺戮,並不是爲殺戮而殺戮。他們是好戰的種族,是一個用實力證明自己的種族,能夠活下去,那就是證明了他們的實力,不能活下去,只能說明他們沒有那個實力。沒有實力的魔族,死了就死了。魔族千千萬,死了一個還有更多。

所以,魔族的半神根本不會去做那樣的事情,也讓人族的強者放心,更加專心的對付眼前的敵人。

在而蒼穹之上,那裏還散發着讓人恐懼的波動,讓人不知道勝負何時才能夠完全分出。

……

風愈和墨爾本思維斯剛剛從兩界通道出來,看到的是如同血獄一般的場景。真正的是血流成河,真正的如同人間地獄。

墨爾本思維斯還沒覺得有什麼,畢竟他是魔獸,而且還是在魔界的魔獸,對於這樣的場景早已經看慣了。

在黑暗聖子出現之前,這樣的戰爭在每一個區域都會發生,甚至還有區域與區域之間的大戰,死的魔族更多。

雖然還不及這裏慘烈,但也相差不多。


可是風愈不一樣,他畢竟沒有殺過多少人,更是沒有這麼殘忍的殺害一個人。看到這樣的場景,胃中一陣翻滾,想要吐出來。

他閉上了眼睛,平復腹中的騷亂。

嘆了一口氣,手一揮,附近的火元素迅速聚集到那些肢體上面,將那些肢體點燃。

無物不燃的火焰,將那些肢體點燃,將那血海蒸乾。

黑色的煙氣在空中瀰漫,如同一道狼煙。一種肉香在戰場中蔓延,讓人魔兩族都停止了戰鬥。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愣愣的看向狼煙,難道這一場戰爭已經結束了麼?

風愈突然愣在原地,因爲他的腦海之中,傳來一種興奮的心情。那種信心,讓他想要落淚。

那是靈魂上的羈絆,那是靈魂的共鳴。他看向自己的家鄉,在那裏似乎有一雙眼睛朝着他這裏望過來。

那是他的親人,那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一個親人,小蘭的視線。他們兩個人的靈魂,就像是連接在一起的一樣,能夠感覺到批次心中所想,感覺到對方的喜怒哀樂。

他們兩個心中都有些興奮,因爲終於能夠見面了,終於能夠見面了。

他們兩個分別了多久了?十年,百年,還是千年?他們不知道多久沒有見過賭坊,他們只知道,在這一刻他們終於再一次見面了。

在這一刻終於能夠感受到對方心中那濃濃的不捨,感受心中那久別重逢的喜悅。

一滴淚水衝風愈的眼角流下,滴在墨爾本思維斯的身上。

墨爾本思維斯不明白到底放生了什麼事情,能夠讓風愈留下眼淚。若不是風愈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估計他還會以爲風愈會在下一個瞬間暴走吧?

……

在魔獸森林裏面,小蘭看着風愈所在的地方,她能能夠感覺的到他的存在,能夠清楚的感受他的呼吸。

他們兩個人的呼吸已經協同起來,就像是一個人一樣。

在風愈眼角留下眼淚的瞬間,她的眼角也滴下一滴淚水。

不過沒有滴到地上,而是流入了她的嘴中,有點鹹,又有點甜。鹹的是淚水,甜的是心情。

美婦人和老者看到小蘭的樣子,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卻沒有第一時間釋放精神力,他們兩個想讓兩個人多一些私人相處的時間。若是真正的大戰發生了,他們兩個就沒有多少時間相處了。

而且他們相信,皇子殿下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來到這裏,畢竟小蘭在這裏。

……

風愈鬆了一口氣,小蘭還活着,並沒有死,這樣他終於可以輕鬆一點。


狐狸爸媽都是被他害死的,如果小蘭也死了的話,他就真的沒有臉去見狐狸爸媽。哪怕他再不想承認,他也是狐狸爸媽的兒子,是小蘭的親哥哥。

他也曾經想過要去找小蘭,但是他在魔獸森林裏面寸步難行。先是狼羣的追逐,然後又是進入到那個山谷裏面。

最後卻一直在修行,已經徹底忘記了小蘭的存在。如果不是今天感覺到小蘭的喜悅在自己的靈魂中,與自己共鳴,他真的會徹底的忘記小蘭,心中帶着遺憾的離開這個世界。

現在知道小蘭還活着,知道小蘭還活得神幸福,很好,他心中真正的鬆了一口氣。這樣他離開這個世界,就真的沒有什麼遺憾了!

而在他出現在這個世界的瞬間,兩個聖子都感覺到了他的氣息,臉色大變。

暗黑聖子根本沒有想到風愈真的能夠從雷劫之下活下來,還成功晉級到了化神期。

他也經歷過化神期,知道化神期的實力。如果風愈有某種強力的術法的話,他不一定能夠贏得了他。

因爲規則的力量,與化神期的力量相差根本無法相比。

他是神,能夠借用世界的規則去戰鬥。

但是化神期,卻能夠將自己身體附近的區域變成他們自己的地盤,他們就是那個區域裏面的神。

所以他和風愈的實力,可以說是半斤八兩。

“真的沒有想到,他居然能夠渡過化神劫。”說話的不是暗黑聖子,而是光明聖子,“想來,他就應該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唯一的阻礙了吧。”

“應該是啊!”暗黑聖子和光明聖子同時停手,“當初知道他是異世界的來客,我們就應該一起出手殺了他。可惜我小看他了,真的小看他了。原本以爲他無法度過那個劫,但是……真的是大意了,大意了啊!”

光明聖子嘆了一口氣,不過臉上卻是笑容,“不過現在也準備的差不多了,也是時候,讓‘我’真正的甦醒了!”

暗黑聖子悟出一口氣,臉上也滿是笑容的說道,“是啊,是時候讓‘我’甦醒,將這個世界變成‘我’的世界了!”

對於光明聖子和黑暗聖子此時的樣子,風愈知道兩個人之間真的有所聯繫,而且兩個人的氣質,此刻居然是如此的像是,就像是同一個人一樣。

風愈向着他們兩個所在的位置看去,他們兩個也朝着他看過來。

三人的視線像是越過了蒼穹,碰撞到一起。 風愈的出現,讓所有一直在關注兩個聖子戰鬥的神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一個陌生的神。

不,不應該是神,規則之力沒有在他的身邊圍繞,他並不是神。但而過不是神,爲什麼會讓兩個聖子的戰鬥停下來?如果不是神,爲什麼會讓他們覺得有一絲壓抑?如果不是神,風愈又是什麼?

他們不知道,他們很想知道。

“我很意外,沒有想到你真的能夠從那樣的雷劫之下活下來!”暗黑聖子很意外,真的很意外。他根本沒有想到風愈能夠從之前那種雷劫下活下來,“難道是因爲這個世界特殊的緣故嗎?”

“當初還以爲沒有我的幫助,你根本活不下來。 異種騎士團 ,真的讓我十分驚訝。”暗黑聖子一步一步的朝着風愈走去,“我現在再邀請你一次,要不要過來陪我,和我一起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風愈一步跨越空間,出現在暗黑聖子的身前,沉聲說道,“我之前就已經說過了,我並不想參與這個世界的事情,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都與我無關。我只想離開這個世界,無論是你的計劃,還是這個世界的存活,我都不關心。”

暗黑聖子並不意外他的回答,因爲之前他就已經被拒絕了一次。但是他還是不死心,再一次問道,“難道你真的就不願意幫我,不願意和我一起聯手?”

“雖然我們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並不代表着我們兩個人就要聯手。就算我真的要聯手,你會相信我麼?而且……”風愈看向光明聖子,眼睛一眯,嘴角出現一絲讓人尋味的笑容,“你還需要和我聯手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