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他們感應到了焰身上攜帶的標識牌,焰也掏出來給他們看了,但他們還是不放心。


因為這個惡魔太奇怪了,他居然沒有穿防護鎧甲!

「嗨,兄弟們別緊張,我叫焰,是大小姐忠實的跟班,少爺的好兄弟,你快去通報一聲。」

沒一會兒,焰就進了營地。

這個營地就建立在巨大骷髏頭的邊上,這裡其實很危險,看看嘶嘶作響的魔網,焰覺得隨時都會炸開。

但是走到門捷列夫他們那裡的時候,焰就知道了他們在這建立營地的底氣何來了。

一個存在感極其強烈的惡魔就站在大小姐的身後,沒人能忽視他的存在。

焰的瞳孔一縮,聖域! 那一場仗可謂是血流成河,但也就是那一場戰爭奠定了朱綬戰神的地位。再也沒有誰敢忽視這個年紀輕輕的將軍,他遠比那些只會紙上談兵的將帥要更加的深入民心。

「雖然經過這些年的休養,天門關已經逐漸恢復回來。但是當年的事情依舊還是在天門關人心裡的最痛。」顧寧解釋道。

這也就是宋離他們那些距離太遠的人不知道,天門關方圓三百里的人誰不知道這些事情?所以顧寧才會對宋離想要去天門關充滿了猶豫。

「天門關我肯定是要去的。」宋離道。

「阿離,你知道我不是不讓你去天門關,但是天門關那裡的形勢複雜,真要是在那裡出現一點意外。你讓我怎麼辦?」顧寧問道。

宋離回答不了,她不知道如果真的出現意外了,會怎麼樣。但是她不會因為天門關危險就改變自己的主意,不去天門關了。

顧寧知道自己肯定是拗不過宋離的,「阿離,這次去天門關。你還是打扮成男子吧。」

宋離有些奇怪,「你一向不是都不太喜歡我男裝打扮嗎?怎麼如今竟然還主動讓我做男裝打扮?」

顧寧嘆了口氣,「我入股不讓你做男裝打扮,到時候應該擔心的人就是我了。」

宋離心裡很是愧疚,她知道自己太任性了。而且幾乎是完全不顧顧寧的意願,一意孤行的想要前往天門關。

「顧寧,你是不是覺得我很不可理喻?」宋離問道。

「為什麼這麼說?」

顧寧從來都不覺得宋離做這些是不可理喻的,他只是擔心宋離。而且如今的阿離能凡事都跟自己商量,而不是像從前一樣自己將所有的決定都做了。這對於顧寧來說就已經能算作是一種進步了。雖然這中間還有不少的進步空間,但是顧寧知道宋離已經慢慢在改變了,這就已經夠了。

天門關距離京城三百多里,就算是坐馬車去至少也得需要二三天的時間。而一路上需要準備的東西更是不少。所以顧寧乾脆準備了三輛馬車,一輛給宋離跟自己乘坐,還有兩輛則是帶著隨身的用品。儘管宋離一直跟顧寧說準備的東西太多了。但是顧寧可不會這麼認為了。

「這些都是必須要的。」顧寧見宋離竟然打算將馬車裡面的東西取出來,連忙勸阻道。

宋離很是不解,「咱們去天門關也不過就是耽誤幾天的時間,哪裡就用得著這些東西了。更何況咱們只要帶夠了銀錢。到了天門關咱們缺什麼直接買不就是了。」總之宋離的理念很簡單,那就是完全沒有必須拖泥帶水的準備這些。難道偌大的天門關還會沒有這些嗎?

最後還是顧寧拗不過宋離,硬生生的砍掉了一輛馬車的貨物。而另一輛空出來的馬車,則留給隨行的丫鬟們坐。

一路上的風景不停地變化,而顧寧偶爾也會讓人停下馬車,帶著宋離在風景好的地方走一走。

「你瞧,那像不像是一朵牡丹花?」顧寧指給宋離看的是外號牡丹山的地方。這牡丹山因為從遠處看形似盛開的牡丹花,應此而得名。每年都會吸引不少的人去牡丹山上登高。

宋離一看,果然正如顧寧跟自己說的一般,那山的外形與盛開的牡丹花一般無二。

「沒想到還有這般巧奪天工的存在。」前世有很多景點都是人工造出來的,固然美輪美奐,但是看過了也就乏味的狠了。而這裡天然形成的風景實在是太多了。他們這一路走來,早已經是欣賞了無數的美景。

「再往前一百里就到了天門關了。」原來不知不覺他們已經離開京城近兩百里了。

「今晚現在前面的鎮上找個地方休息一晚吧!」宋離道。因為自己的任性連累了這麼多人,宋離自己的心裡也不是很好受。但是如果讓她不去天門關看江大竹她又做不到。所以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們休息好,這樣還能讓自己勉強少一些心中的愧疚。

縱然小鎮離了京城二百里了,可是依舊還是繁華熱鬧。大街上的叫賣聲更是絡繹不絕。

「悅來客棧」就是宋離他們今晚準備投宿的客棧了。

「掌柜的,二間上房。三間普通房間。」這些不用顧寧宋離去操心,自然會有人去做。

掌柜的連忙堆滿了笑容,「請問客官可還需要飯菜?」要知道只住店跟住店吃飯的價格那可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看這些人的穿著打扮,應該也不會那些對銀錢很在乎的人。這就是說這可是送上門的好生意啊。

「有雅間嗎?」顧寧問道。

「有。」掌柜的立馬回答道。

「那就撿些你們客棧的招牌菜送過來,速度快點兒。」顧寧道。

「好嘞,客官只管放心,我們一定會很快就準備好飯菜給客官您送過去的。」 全能王牌女神又暴富了 掌柜的連忙讓夥計去準備飯菜,又安排另一夥計帶著他們往客棧的房間去。

龍飛鳳仵 悅來客棧不僅是生意好,而且這房間也布置的不錯。清新淡雅,讓人一看就覺得很是舒服。

「看來這裡的掌柜也是個知情識趣的人。」宋離對一旁陪著自己看房間的顧寧說道。

顧寧見宋離對房間滿意心裡也高興,道:「難道你喜歡。」

「你這說的好像我很難伺候一樣,再說了我既然花錢了,那自然就應該要住讓自己心裡舒適的房間了。」在房間里轉了一圈的宋離,確定了自己就要這一間。

「我的房間就在你的隔壁,晚上有事就叫我。」顧寧囑咐道。

宋離知道顧寧這是因為關心自己所以才會這麼跟自己說的,她當然不會拒絕顧寧關心自己的好意了。道:「放心吧,再說了還有紅玫一直貼身照顧著我呢。」

自己不是嬌小姐,更何況還有紅玫貼身的照顧,想來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

「紅玫,一定要伺候好宋姑娘。」顧寧道。

一直在一旁當隱形人的紅玫,立馬道:「公子請放心,奴婢一定會盡心儘力的伺候公子的。」

因紅玫要貼身照顧宋離,所以也就不跟其他的丫鬟擠在一個屋裡了。而是在宋離住的房間外面搭張床,雖然是簡陋了一點。但是卻也要比跟四五個丫鬟擠在一個屋子裡更好。

尤其是當宋離對其他人說,讓紅玫晚上就睡在自己屋裡的時候。其他人羨慕的眼神讓紅玫第一次覺得當初自己被派來伺候少夫人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焰若無其事的樣子,目光隨意的從那個聖域身上掠過。

聖域大佬渾身都沒有穿戴任何鎧甲,裸露的皮膚上面布滿了詭異的魔紋,脖子上吊著一串獠牙項鏈。

焰意識到,這或許是一個非常古老的惡魔。

深淵裡面,新生代的惡魔都不喜歡這種魔紋,因為祛除很麻煩,而且效果不一定不得上好的魔動鎧甲。

「大小姐,大少爺,這位大人好。」

焰大大方方的走上去,一一問好。

門捷列夫看到焰,頓時高興起來,「哦,兄弟,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畢竟你是如此的陰險狡詐。」

他們都還帶著鎧甲,走起路晃晃作響,大小姐對焰卻是沒什麼好臉色,「怎麼回事,擅離職守?」

焰無語,這個大小姐還是這麼嚴厲。

明明有契約好么,他怎麼可能不「努力」作戰。

焰只好詳細的解釋了一遍自己悲慘的遭遇,先是被一個夢魘逼到了角落裡,後面好不容易掙脫,又被好幾個夢魘追殺,無奈之下,只好脫離了大部隊,這才逃得一條小命,不過又迷失在了廢墟裡面,千辛萬苦才找回來。

焰說得很平靜,不需要過的解釋細節,因為有契約存在,沒人會懷疑他的,全深淵都知道,他不會做有損伊萬家族的事情。

「這樣么,等下還有任務,先下去準備吧。」

大小姐聲音冷冷的,面罩下的表情,焰看不清。

不過焰估計,大小姐的心情肯定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糟糕。

上位者都喜歡這樣么?

真是無聊的權術把戲。

焰默默的退下,全程那個聖域都沒有吭聲,站在那就像是一座古老的雕塑。

門捷列夫看到自家老姐發飆,更是一句廢話都不敢說。

焰一個人在營地的角落坐了下來,營地人多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基本上不見了,他不在的這段時間,伊萬家族肯定損失不小。

一大幫子的奴隸就在不遠處維修機械,惡魔們則聚在一堆,時不時爆出驚呼聲。

焰心情正好著呢,想到自己居然在短時間之內能夠正面硬剛聖域,他就爽的飛起,雖然只有五秒鐘。

奴隸真是好東西啊,打上鋼印以後,一個個盡心儘力的貢獻著自己的智慧還有力量,惡魔們則有大把的時間揮霍。

焰走過去湊湊熱鬧,士兵們是在玩扳手腕的把戲。

中間放著張桌子,沒事的惡魔都圍了過來,一個個上來擂台戰,輸掉的就往桌子邊的簍子里丟魔晶,每次一百個。

贏的人可以拿走簍子裡面所有的魔晶,也可以選擇不走,等著掙更多的魔晶。

守擂者有隨時被人擊敗的風險,如果輸了,裡面所有的魔晶就是下一位得勝者的了。

按照焰的想法,應該是見好就收,利益最大化,否則被人車輪戰幾次,難免碰到力氣更大的。

結果出乎焰的意料,沒有一個贏家會收手,惡魔們的固執超乎了他的想象。

魔晶越來越多,都半簍子了,贏家換了一個又一個,沒人掙到哪怕一個魔晶。

「哈哈,還有誰!不服的站出來!」

一個渾身都是肌肉的巨魔連續戰勝了三個對手,沒一個對手能夠在他的手下堅持過一秒鐘,都是直接被他右手爆炸的肌肉一擼到底。

巨魔指著簍子囂張的喊道,「給老子丟錢!」

他又秒殺了一個對手。

一個身材不高背著巨弓的惡魔排開人群,走了進來,「我來!」

他一屁股坐到了巨魔對面。

焰一看,好傢夥,是個弓箭手!

周圍都響起一陣驚呼聲,這絕對是個強大的對手,巨魔也臉色嚴肅起來。

弓箭手的右手非常的巨大,甚至可以說是畸形,這是常年拉弓造成的,他的手腕還有胳膊處,肌肉高高的隆起,就像是腫瘤一樣,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弓箭手伸出手,「來吧!」

巨魔毫不示弱,冷哼一聲,兩人握住手。

開始!

巨魔率先發力,用力的往左邊壓去,想把弓箭手的手臂掰過去。

弓箭手卻是嘿嘿一笑,竟然還能說話,「就這隻能提兩顆魔晶的力氣,也敢出來裝逼?」

弓箭手慢慢的用力,巨魔臉色漲紅,他使出了吃奶的勁,但是手還是慢慢的往右邊倒去。

「啊!給我過去!」巨魔大吼一身,手臂上的肌肉猛的一鼓,渾身血管爆出!

弓箭手冷冷一笑,「打架我可能會怕你,但這可是掰手腕啊!」

弓箭手猛地加強了力道,巨魔的手臂再一次不可動搖的往右邊倒去。

焰看得有趣,很明顯巨魔要輸了,這個弓箭手根本沒有使出全力。

巨魔滿頭大汗,使出了全部的力氣,頂住!

忽然咔嚓一聲,巨魔的手臂居然被掰得脫臼了。

嘭!弓箭手一下把他的手壓到桌子上。

「給老子往裡面丟錢!」弓箭手坐在那囂張的說到。

巨魔悶哼一聲,自己把胳膊骨頭接了回去,丟下錢,默默的站了起來,讓出了連勝的寶座。

焰看得津津有味,力量,貪婪,囂張,這就是惡魔們最喜歡的日常元素。

弓箭手拍了拍桌子,大聲的說到,「快點來人!我還等著把這個簍子填滿魔晶呢!」

周圍一大群惡魔你看我,我看你,都是蠢蠢欲動。

但是看看巨魔那大腿粗的胳膊都被掰骨折了,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恐怕頂不住啊。

焰看到沒人敢下場,就說到,「我來試試。」

眾人趕緊讓開道路,果然還是有高手的!

但是眾人一看,居然是個羊角魔。

頓時有些惡魔就不爽起來,「小子,行不行啊。」

「別搗亂啊。」

「隨他吧,有錢任性,無所謂。」

焰卻是淡定的坐下,「試試吧。」

「哈哈,大家聽到沒,這個矮個子說試試。」一個惡魔稀奇的說到,像是聽到了最不可思議的話一樣。

大家也都笑了起來,「試個鬼,我賭一個魔晶,這個矮個子會在下一刻骨折。」

弓箭手呵呵一笑,無所謂的說到,「行啊,送錢的快點來吧。」

焰伸出手來,「掰手腕,我第一次玩,多多指教。」

「指教個屁啊,趕緊丟錢滾蛋!」

弓箭手不耐煩的伸出手來,握住焰的手,就往右邊壓下去,他要讓這個矮子骨折。

結果焰的手臂卻是紋絲不動,弓箭手抬起頭來,看著焰,心裡咯噔一下,完蛋,碰到大佬了。

邊上的惡魔卻是看著不爽了起來,「射賤的,怎麼回事,快點叫他滾蛋啊,你們磨磨唧唧的幹什麼。」

焰說到:「這個射箭的好噁心,你看他不僅握著人家的手不放,還直勾勾的盯著人家看。」

弓箭手這個時候已經臉色漲紅了,眾多惡魔哈哈大笑起來。

轉眼之間,弓箭手額頭上開始冒出汗水。

周圍的惡魔這時看出了不對勁,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