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之前就想到了這種可能,但聽到夏魁這樣說,我還是忍不住害怕起來。


倒不是說怕死,而是不甘心就這樣死去。

可是我該哪裏去找我自己的身體呢,茫茫人海的,我連個方向都沒有。

夏魁看出了我的苦惱,他輕輕地拍了拍我肩膀說:放心,我師傅過段時間就回來了,他神通廣大,他應該有辦法的。

“希望吧。”我苦笑了一下說。

我們都受了不輕的傷,尤其是夏魁的,他傷得最重,差點就掛了,也幸好他的體魄夠好,不然換了別人,早當場就掛了。

我自己也好不到哪裏去,尤其是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慢慢地不受自己大腦控制,我就知道,我在這個身體裏面呆不了多久。

一連休息了差不多半個月,我們才恢復得差不多,因爲姥姥這樣的事情,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回家一趟,看看姥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爸媽他們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夏魁和夏迷知道了我這個想法,他們並沒有反對,他們甚至還說和我一起回去。

我沒有拒絕,一來我不想這麼虛僞,二來在這個時候,我也的確需要他們。

天一亮,我們就開車上路了,從夏魁住的這個地方到我老家還是有點距離的,因爲那晚吃了我姥姥的虧,他這次更加謹慎起來,準備了很多法器,只要不是遇到像我姥姥那種級別的殭屍,他都能降服。

大概開了有五個多小時的車吧,我們纔開始行到村子口,說來也奇怪,剛到村子口,車就不走了,我問了一句,啥情況,沒油了麼?夏迷就搖頭說,那不可能,剛纔才加了油的。

這時候夏魁的臉色就凝重起來,沉聲地說了一句:有點不對勁。

(本章完)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那麼多的!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帶我們去上官家,第二,我們自己從你的魂魄中,提取想要的信息!」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對於隠族古族的位置,即便是帝溟寒也不知道在何處,因此,她才會留下這個老者!對方若配合,自然是再好不過,不配合的話,那麼她也只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老者捂著丹田痛苦的說道。

「你的選擇!」墨九狸冷聲道。

「我,我帶你們去上官家!」老者聞言,微微一頓說道。

如果早知道今天來這裡,會落得這個下場,即便是少主的命令!他也絕對不會來的!這一次他們本來就是奉自家少主的命令,來接他的表弟去古族……

誰知那表少爺到了天羽城后,非得要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他們無奈只能留下來!之前來的紫衣男子和青衣男子,便是古族上官家少主的屬下……

是負責這一次來接那上官少主表弟的,而他則是負責一行人安全的長老,可是現在出來的30多人,卻只剩下他一人了,老者現在心裡後悔莫及,卻也沒了選擇……

如今他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即便上官家礙於面子不趕走他,他也活不了多久!可是,比起被這些人滅的魂飛魄散,他還是想要活著,因此,他才選擇帶墨九狸等人前往古族上官家……

想到這些人去了上官家之後,或許會被滅殺掉,老者的心裡有種扭曲的快,感!即便自己活著生不如死,只要這些人死了,他的仇也算報了,想到這裡,他倒是不排斥帶墨九狸等人前往了,甚至有些期待了……

一夜無話

翌日,天微亮,墨九狸等人就結賬離開了天羽城!來到天羽城外一處僻靜的森林,老者從懷裡拿出一個陣盤,墨九狸等人挑了挑眉……

倒是沒想到這老者如此的配合,不過看到老者眼中時不時閃過的恨意和算計,墨九狸大概也猜到了他的心思……

不過,對於她來說,這些都不重要,她的目的是上官家……

老者拿出陣盤后,直接揚手打開,一個簡單的傳送陣出現在幾人眼中,墨九狸見帝溟寒點點頭,率先走了進去……

月九黎等人也緊隨其後,加上老者一共15人,紛紛站了進去,隨即眾人眼前一花,再次睜眼的時候,他們已經置身在一處大宅中……

「什麼人?」墨九狸等人剛落地,就聽到一聲呵斥。

「古長老,你這是?」幾個護衛打扮的男子走過來,看著老者蒼白的臉色疑惑的問道。

「唉……少主在何處?」老者輕嘆一聲,看了眼墨九狸最終什麼都沒說的問道。

「少主在跟家主談事情,此刻應該在大廳!」那群護衛們警惕的看著墨九狸等人說道。

「帶我們去你家少主的院子!」不等老者說話,墨九狸直接說道。

「是……」老者跟幾個護衛打了聲招呼,直接帶著墨九狸等人,走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來到了一處小院…… 我皺了皺眉頭說:哪裏不對勁了?

夏魁就把車窗打開,把頭伸出窗外,鼻子深呼吸了幾下,然後喃喃地說了幾句,回過頭來對我說:你這裏的人是不是都很喜歡吃狗肉的?

雖然不明白夏魁爲什麼要這樣問,但看他臉色這麼凝重,我知道肯定有問題。

我搖頭說沒有,夏魁說你確定?我點點頭說確定,夏魁的臉色就更加地凝重起來,嘆了一口氣說,那看來你這個村子已經出事了。

我心裏一跳,開口問道:出事了?出什麼事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夏魁沉聲說:我們開車進來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不對勁了,這裏太安靜了。

我說:這大中午的,太陽這麼猛,他們在家裏休息吧。

夏魁搖頭說:不是這個原因,家裏休息也不會這麼安靜的,而且,還有一點,黃權,你沒感覺出來嗎,一條狗都沒有。

是啊!我猛地反應過來,在我們村子裏,幾乎每戶人家都有養狗,有些人家裏甚至同時養好幾條狗,像我們這種大搖大擺進來的,一般還沒走到村子口,就會被狗吠的!而現在我們都行進來了,還是一條狗都沒有看到,簡直反常啊!

“是啊,我們村子家家戶戶都養狗的……夏魁,那你的意思是?村子裏面已經出事了?”

夏魁先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沉聲說:我剛纔打開車窗,從空氣中聞到了濃重的狗血腥味,一般是一個地方宰殺了很多狗,纔會有這種味道。不過我也不敢說你們村子是不是已經出事了,你們平時有沒有哪個節日特別喜歡吃狗肉的?

聽到他這樣說,我已經可以確認,村子的狗一下子被殺了,肯定是有問題,我在這裏土生土長,二十幾年來,都沒有這種情況發生過,太反常了。

我的表情一下子就凝重起來,搖頭說:沒有這樣的節日,而且,我們這裏的人都比較喜歡狗,很少有人吃狗肉的。

這時候旁邊的夏迷就說: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我望向她,她眼睛眨了一下,低了下頭,然後又擡起來來,好像有點逃避我的樣子,眼神裏的異樣一閃而過,把我給看懵了。

“什麼可能?”我下意識地問。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夏迷望着前面村子說:你這村子來了不速之客,而且這個不速之客,而且還很可能不是人,不然的話,他不會把全村的狗都殺掉的。

夏魁也點點頭說:這個不速之客,來這個村子,怕是多半不懷好意!黃權,你要小心一點,很有可能是你的仇家找上門來了。

我沉默了下來,其實從一開始夏魁說不對勁的時候,我就想到這點,尤其是知道了姥姥被人練成殭屍之後,我就有想過,他們找不到我,會找上我家人……

現在看來他們真的是找上門來了!想到了這點,我心裏就憤怒到不行!

大家沉默了一下後,夏迷就說:那還進不進去?

夏魁望向我,問我的意見,我深呼吸一口說:進去!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

這次夏魁開車放緩了速度,大家在車裏面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很沉重。

因爲我家比較偏一點,進來村子後,開車還要行幾分鐘才能到,一路上看不到幾個人在外面,就算看到人,他們看到有車進來,也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而已,然後就進屋子去。

越走我的心就越沉重。

終於走到一半的時候看到了熟人,是我的三叔,他正匆匆地往我家方向走,臉上充滿了歡喜。

我趕緊讓夏魁到他旁邊,然後下車,攔住他說:三叔……大叔你好,能麻煩你一下嗎?

我三叔人挺好的,停了下來,笑着說:小夥子,你來找人的吧?

三叔爲人很好,小時候對我就很好,現在看到他,心裏激動到不行,但我不敢表現出來,強忍住激動,我讓自己語氣自然一點地說:是啊,請問你知道黃權的家怎麼走?

三叔就驚訝地說:喲,小夥子你是我們權兒朋友啊。

我點點頭說:是啊是啊,我是黃權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請問現在黃權的父母,最近過得還好嗎?

三叔本來挺歡喜的,聽到我這樣說,就馬上嘆了一口氣說:不是很好啊,權兒這娃兒失蹤了這麼久,他們整天以淚洗面,尤其是權兒他娘,差點就想死了,幸好我們攔住了她,唉。

聽到這話,我強忍不住,就只敢趕緊轉過頭去,不讓三叔看到我的眼淚,我深呼吸了一口,飛快地擦乾眼淚,擡起頭來,卻發現夏迷眼神充滿異樣地望着我,看到我看她,她又趕緊低下頭去。

我愣了一下,心裏有些道不明說不清的感覺,但我這個時候也沒有心情多想,擦乾淨眼淚之後,我趕緊又回過頭來,望着三叔說:三叔,那現在他們還好吧?

沒想到三叔卻是重新笑了出來,說:現在好了,自從權兒回來後,他們兩個就一下活過來了,現在啥病啥憂愁都沒有了,哈哈。

“什麼?!”

我頓時就失聲地叫了出來!

權兒回來了?三叔這話啥意思?

三叔被我的激

烈反應嚇了一跳,說:我說小夥子,你咋了,一乍一驚的,嚇死我了。

我慌亂地說了一句對不起,知道自己這樣很失態,想冷靜下來,卻發現,我已經控制不住我的情緒,我焦急地問他:三叔,你,你剛纔說的權兒已經回來了,是什麼意思啊?

三叔皺了一下眉頭,上下看我一眼,似乎在想我是什麼來路,可能是發現我不像是什麼壞人,笑着說:就是黃權回來了啊,是前兩天回來的。怎麼,你不是他朋友,你不知道?

我明明站在這裏,我已經好久都沒有回家了,那前兩天回來的到底是誰?

一瞬間,我陷入了沉思之後,連三叔叫了我幾句都不知道,最後還是夏迷從後面推了我一下,才把我驚醒:喂,你想啥呢,你三叔問你話。

我望了夏迷一眼,她眉頭也皺着,很顯然她也猜到前兩天回來的那個黃權,是另外一個人了,很有可能,就是我的仇家!想到了這點,我的心裏更加提了起來。

不敢囉嗦,我直接說:三叔,你上車吧,我載你去我家……不是,是去黃權家,剛好,剛好我也很久沒和黃權見面了。

三叔沒有拒絕我,點頭說好,就跟我一起上車了。

上車,我和夏魁對望了一眼,剛纔三叔的話他也聽到了,他現在知道了我的祕密,自然就想到前兩天回來的那個黃權有問題了。

而且,我從他的眼神裏面,看到了他的懷疑,很有可能,這個前兩天才回來的黃權,就是把全村的狗都殺掉的不速之客,更有可能是我的仇家!

我們三個都緊張起來。

很快就去到我家了,和平常的冷清不一樣,這次我家裏來了不少人,很熱鬧的樣子。

霸道男神送上門 三叔這時候就開懷大笑地說:哈哈,他們都這麼早過來了。

我就問:家裏做好事嗎,這麼多人在。

三叔點頭說:是呀,權兒外面賺到了錢了,說大夥吃飯呢,剛好你也是權兒朋友,一起來吃飯吧,哈哈。

還在外面賺到錢了? 太古吞噬訣 我倒要看看,這個黃權到底是何方神聖!

於是我就笑着點點頭,說:好啊,那多謝三叔了,剛好我也好久沒有看過黃權了,沒想到這傢伙回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夏魁這部車還是挺顯眼的,我們一出現,頓時就吸引了全部人的眼光,他們都看了過來。

這些很大一部分都是我的親戚,都是我從小就認識的人,我認識他們,他們卻都不認識我,現在甚至還有一個冒充我的人,在裏面,想到都不是滋味。

(本章完) 「是……」老者跟幾個護衛打了聲招呼,直接帶著墨九狸等人,走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來到了一處小院……

剛一走進來,墨九狸的眼神就是微微一閃,看向小院對面一座黑色的閣樓,看起來似乎像是藏寶庫或者牢房之類的……

「那是少主關押一些奴隸的地方!」老者解釋道。

墨九狸沒有說話,眼神卻是微微一冷,關押奴隸的地方,如果沒猜錯的話,上官澈就被關在裡面,或者曾經關在裡面過……

想到這裡,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和寶寶,帝溟寒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有我在,沒事,想去就去看看!」

「好,寶寶,我們過去看看!」墨九狸滿意的一笑,抱過寶寶轉身往閣樓走去。

老者嘴角動了動,最終卻是什麼都沒有說,而帝溟寒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如果不是因為她知道墨九狸懂陣法,現在這老者已經死了……

沒錯,雖然那座閣樓看著距離帝溟寒等人所在的地方很遠,彷彿隔著千米之遙,其實也不過就幾十米的距離,可是這幾十米的距離卻是極其危險,因為閣樓周圍不但布滿了毒物,還有著複雜的陣法……

別說是外人,就連他們上官家的人,除了少主之外,哪怕是家主也是極其小心,才能安全走過去的……

老者正是存了希望墨九狸被陣法滅殺的心思,才會故意不提醒的!只是,讓他震驚的時,那不知道滅殺了多少強者的陣法,在墨九狸母女面前如同擺設一般……

母女兩人一大一小,一高一矮,輕鬆的走到了閣樓門前!如果說以前這樣的陣法,對於墨九狸來說有些難度,可是對於現在只要沒事,每時每刻都在不斷領悟凌雲陣傳承的墨九狸來說,這些陣法就跟擺設沒區別……

「娘親,澈叔叔在裡面!」來到門口寶寶忽然感知到什麼的說道。

「嗯,我們進去!」墨九狸點頭道。

看了眼面前的鐵門,墨九狸眼神一變,一簇火焰直接簡單粗暴的丟了過去!看起來堅固無比的鐵門,瞬間化為空氣……

一股刺鼻的腥味從裡面傳來,寶寶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主人,我去吧!我認得上官公子!」雲夏說道。

「不必,他不一定在裡面,一起進去!」墨九狸說道。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說完牽著寶寶的手走了進去,帝溟寒等人距離墨九狸不過幾十米的距離,他們的實力又不低,因此將墨九狸母女的行為看的清清楚楚……

被稱為古長老的老者,心頭瞬間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為什麼他覺得帶回這些人,不帶無法為自己報仇,很有可能連累整個上官家啊……

隨即老者搖了搖頭,不可能的!他離開前,幾位太上長老已經出關了,那幾位太上長老,都是馬上要突破神級的強者,絕對不會怕了這幾人的……

只是現在這位古長老要是知道,他面前的帝溟寒和墨九狸,已經是神級強者,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很快我就看到了我爸,他臉上洋溢着開心的笑容,在來來回回地忙碌着。

看到他,我忍不住向他走了兩步,想到現在的情況,我又只好生生地停下來。

三叔走到我爸那,和我爸說了幾句話,然後轉過身來,指向我,我爸看到我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皺起了眉頭。看到他這樣子我就知道,他想起我了,想起我‘假裝’過他兒子。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走上來,望着我說:你真是黃權的朋友?

看着已經蒼老了很多的老夫,我很想上去抱住他,告訴我纔是他的兒子,但是我不能這樣做,我只能死死地忍着,手指顫抖,我就把手塞到口袋裏面,不讓他看見。

我鼓起笑容,笑着說:算是吧,他現在在哪裏?

父親笑着說:他在屋子裏面忙着,你們進來坐吧。

我和夏魁對望了一眼,然後我就點了點頭,笑着說:那麻煩了。

進來之後,我就看到一個人背對着我,背影很熟悉,不用看正臉我都知道,這個人就是冒充我的假黃權!

“權兒,你朋友來找你了。”

父親叫了一聲,假黃權就轉過身來了,長得果然是和我一模一樣,看着他,就像是照鏡子一樣!

他看到了我,並沒有驚訝,而是微笑起來,說了一句:你終於來了。

說完這句話,他就望向夏魁和夏迷,眯起了眼睛,眼神裏面閃過一些驚訝,似乎沒有想到我會帶人過來。

就算是早之前就有了準備,甚至已經見過兩次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但現在看到對方,我還是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不過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後,我的心理素質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快就恢復自然了,我笑了笑說:是啊,我來了,你不是想讓我來麼。照片是你拿走的吧?

我直入正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