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雖然不知道為何自己來了,蠻老兩人才能來。但是,只要能讓他們三個兄弟再次見面,帝天就覺得非常的完美了。


回到了自己房間里,帝天便拿出了破藥罐頭。「老頭,你說我兩年之內能提升到什麼境界啊?是不是能到玄皇境初期啊?」

十八子白了帝天一眼,一盆冷水直接潑了上去,「你這是好高騖遠,連玄王境中期都沒到。就想著玄皇境的事情。這樣下去的話,你的心境就會不穩,走火入魔的。」

「沒有那麼嚴重吧?我只是說說而已啊。」帝天聽到走火入魔,背上一陣冷汗便流了出來。

「哼!」低哼了一聲,繼續說道:「說說而已?你心裡不這麼想,會這麼說嗎?雖然我知道你的年齡還小,但是根基不打好,以後的路只會隨著垮掉的。明白了嗎?」

帝天連忙站起身子,看著十八子嘿嘿一笑,「我知道了,我以後絕對不會有這種念頭了。」

雙手環抱,上下打量了帝天一眼,這才牛氣哄哄的說道:「嗯,不錯,表現還可以。」

「卧槽。。」帝天滿臉黑線的看著他這幅模樣。心裡不知道鄙視了多少遍了。

回到了床邊,倒在床上邊睡去了。明天還去歷練了,今晚還是早睡吧。

翌日,清晨的鳥叫聲喚醒了帝天。雖說現在是冬季,但是偌大龍蟠森林裡可不缺什麼飛禽鳥類的。

揉了揉眼睛,這才爬了起來。

剛推開門,就看到蠻老三人走了過來。連忙走出來,笑著說道:「蠻老,鷹老,龍老。」

三人聞聲看來,朝著帝天一笑,算是回禮了。


「要走了嗎?」蠻老看到已經準備出發的帝天,那不舍的神情又流露了出來。

「嗯,是的。蠻老,我吃過早飯,就要出發了。」帝天沒有絲毫隱瞞的說了出來。雖然有著半夜離開的念頭,但是想想還是算了,辭離才是真正的離別。

鷹老拍了拍帝天的肩膀說道:「我們就在這裡等你,兩年後我們再好好聊。」

帝天點了點頭,「放心,我出來第一件事情就找你們。」

龍老在遠處看著帝天說道;「小子,雖然我們剛認識不久,但我也知道你這人真的不錯。可以打交道的。我老龍等你回來。」

ps:四更完畢,求花花,求支持!~ 帝天笑著回道:「嗯,謝謝龍老了。時間也不久,就兩年。兩年期限一到,我就會回來的。」

再次看了看三人,這才邁著沉重的步伐,朝著獸王境的地區走去。

看到帝天離開了,蠻老收回了目光,「好了,反正我們用神識也能看到他的。看你們一個個,都是什麼表啊。」說著還偷偷抹了把眼淚。

離開了房子以後,帝天就朝著自己選定的地方走去。「老頭,你說我們這兩年都要在歷練中渡過啊?會不會很無聊呢?」

「你問我啊?我哪知道,你自己覺得不無聊,我覺的無聊有用么?」十八子沒好氣的說道。丫的,你自己歷練無不無聊我哪裡知道。

「卧槽。。」帝天滿臉黑線的切斷了神識,繼續朝著前面走著。

來到了獸王境的區域,找到了一個獸王境中期的獸人,便朝著他的居住地走去了。

「吼~!」


一聲大吼,這獸人就站起了身子。看著帝天走進了自己的地盤,顯得極其不得願意。

「嘿。小爺來這裡是你的榮幸,你居然敢吼我。」帝天挽起袖子,看著眼前的獸人鄙視道。

似乎能聽懂帝天在說什麼一樣,直接朝著帝天撲了過來。

看到這獸人撲了過來,一個醉雲步便閃了開來。繞到其背後,縱身一躍,一道地決就拍了過去。

這獸人一個打挺,身子一震。轉了過來,跟帝天的地決拼了起來。

「砰!」

重重的打在獸人的身上,可惜效果不大。很顯然這獸人的防禦能力還算是不錯。兩眼瞪得滾圓,看著帝天。又朝著他撲了過來。

「丫的,皮真厚。」

看著衝來的獸人,帝天的天決暗暗的運轉了起來。右手帶著天決就衝過去了。

兩者又是一次猛烈的撞擊。這一次就不一樣了,獸人的身上已經裂開了口子,鮮血不斷的湧出。

看到這一幕,帝天就收手了。看著那獸人說道:「我只是來練手的,所以我就不傷害你的性命了。有緣再會。」也不知道能不能聽懂,反正說都說了。拱了拱手便離開了。

由於早就得到龍老命令的獸人,看到那人類男子真的沒有傷害自己的性命,便卧在了地上,恢復傷勢去了。

「中期的我打起來沒有什麼壓力,我去試試中期巔峰的。」帝天離開了之前的那個獸王境中期的獸人之後,便朝著中期巔峰的所在地走去。

來到了中期巔峰的所在地,便選定了一個獸人。

看到帝天走了進來,心裡雖然頗為的不樂意。不過已經被下了命令了,只好跟眼前的男子吼了起來。

「又來。。好吧,直接動手。」

看到跟之前一樣的舉動,帝天二話不說。運氣醉雲步,手中的地決瞬間掐動了起來。

「砰!」

那獸人還沒有發應過來,便被地決打在了身上。

在地上滾了兩圈,這才站起身子。臉上的怒火沒有絲毫遮攔的顯露了出來,「吼吼!~」

兩聲怒吼,然後就朝著帝天撲了過來。

天決再一次運轉了起來,便朝著那獸人撲了過去。

兩者再一次的撞擊到了一起。只不過這次的天決也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從外面看上去,那獸人的骨頭微微陷進去了一點,別的就看不到了。

微微愣了愣神,看到那獸人的受傷的地方。「沒想到中期巔峰的獸人的防禦力居然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啊。」嘴中小聲的嘀咕起來了。

只不過那獸人沒有去管帝天在幹啥了,又是朝著帝天撲了上來。

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那獸人直接撞到了帝天的身上。下一秒,他就像是個斷了線的風箏,在空中飄舞了起來。

「咳咳。。」雖然沒有多大的傷害,但是這被偷襲了,心裡肯定萬分的不爽了。雙掌都運起天決,醉雲步一施展,便沖了過去。

那獸人自然沒看到,帝天兩隻手都有天決,傻不愣登的又沖了上去。

「砰!」

這一次撞擊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帝天只是退了幾步。當看向獸人的時候,他已經在地上滾起來了。

滾了好幾圈,這才停了下來。雙眼瞪的滾圓,身上的鮮血也在不斷的冒出。如果不是有人下命令的話,他現在就去找帝天拚命了。

「得罪了。」拱了拱手,便朝著獸王境後期的地區走了過去。

帝天邊走邊問道:「現在中期巔峰都不是我的對手了,就是不知道後期的會不會讓我失望呢?」

「就憑你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和獸皇境初期的去打。」十八子直接說出了帝天真正的實力。

「不會吧?那我們還在這裡幹什麼?直接去房子後面打啊?」帝天說著就準備去房子的所在地。

十八子鬱悶起來了。真是夠傻的,就你現在的作戰經驗一點都不夠,還說去打獸皇境初期的獸人。「咳咳,我是逗你玩的,你的實力撐死獸王境後期巔峰。」

「卧槽,老頭,你玩我啊?」帝天有些無語的罵了起來。這不是明擺著戲耍帝天么?

兩人都沒有在說話了,帝天則是朝著獸王境後期的地區走了過去。

就這樣,開始在獸王境後期的區域內不斷的遊走,拼打著。

時間總是那麼的無情,轉眼間已經過去了半年。(雖然有點跳躍,但按照劇情只能這樣了。)


這半年的時間裡,帝天已經提升到了玄王境中期巔峰的修為了。至於實力現在完虐獸王境後期巔峰的沒有任何問題了。

又打傷一個獸王境後期巔峰的獸人之後,帝天就收手了。神識朝著十八子問道:「老頭啊,現在都過去了半年了,我的實力也到了玄王境中期巔峰了。我現在準備去獸皇境的區域去打,怎麼樣?」

「嗯,現在你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更好的進展了,只有去那裡才能繼續提升實力。」十八子這半年的時間基本上都沒出手,靈魂體都凝實了不少。

ps:一更送到,求花花,求支持!~ 得到了十八子的同意,帝天這才朝著獸皇境所在的區域走了過去。

「沒想到這小子的修為提升的夠快啊。」龍老這半年裡,基本上每天都要看看帝天的。

「是啊,半年前玄王境初期巔峰,半年後玄王境中期巔峰。這修為提升的確實夠快的。」蠻老滿臉笑容的說了起來。帝天的實力越強,他就越高興。至於原因,恐怕就他一個人知道了。


鷹老摸著下巴的長須說道:「現在那小子要去獸皇境的區域了,老龍你通知一下吧。我很期待一年半以後他會達到什麼境界呢?」

「哈哈。我去吩咐下,你們先聊著。」說著龍老就消失在了房間里,去吩咐下面的獸人去了。

來到了玄皇境的區域內,帝天就感覺到渾身的不自在。可能是這裡的獸人都不內斂氣息的,搞的他心裡壓力不少。

「老頭,給我找個差不多的。最好是剛提升到獸皇境初期的那種。」帝天在獸王境的區域還能感知下獸人的修為。但是到了這裡就不一樣了,根本無法探尋的。

萬一走到了一個獸皇境後期巔峰的地盤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聞言,十八子便用那恐怖的神識搜尋了起來。沒多久,便開口說道:「西南方,五百米。有一個剛提升到獸皇境的獸人,起碼不超過一個月的時間。」

順著十八子所說的方向看了過去。前方全是樹木,再遠點的帝天就看不到了。念及至此,帝天就朝著那裡走了過去。

沒多久,便來到了那個獸皇境獸人的地盤。

「吼吼!~」

這兩聲怒吼,震得帝天有點發矇。

「卧槽,吼那麼大聲幹啥?要不是小爺的實力還算不錯的話,豈不是被你吼死了?」帝天指著那個獸人就罵了起來。

那獸人根本不領情,什麼話都不說了。直接朝著帝天撞了過來。

「丫的,真當老子怕你不成?」帝天的醉雲步一轉,一步便走出了二十米的距離。這就是提升實力之後的效應。

手中的天決飛快的凝聚著,當來到到了獸人的面前。一道天決便拍了出去。

那獸人一個閃身,直接躲了過去。然後朝著帝天的腰部撞了過去。

「嘭!」

沒反應過來,直接被撞到了一邊去了。

畢竟這是第一次跟獸皇境的強者交手,起碼要有個適應的過程。


「嘖嘖。沒想到你這速度夠快的啊。」帝天揉著腰,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聽到了眼前男子的話,眼神里閃出一絲得意的神色。

「哼!」冷聲一聲,就知道這獸人驕傲了。趁著現在,醉雲步飛快的運轉了起來,雙手之上的天決也是凝聚了出來。

「啪!」

兩隻手都打在了獸人的身上,這一次可是非常之狠的。那獸人的骨頭當場就斷裂了數根。顫抖的站了起來,滿臉怒意的看著帝天。要不是他偷襲的話,自己怎麼可能受傷?

想到這裡,這獸人的怒意只增不減。直接化為了人形,「小子,剛剛是我不注意,你才偷襲得手的。現在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

帝天看著化為人性的獸人,有些愣神。雖然他知道只要獸人達到了獸宗境就可以化成人形的,不過一般的獸人都喜歡以本體戰鬥,因為那樣的防禦力會增強,不過攻擊力就會弱了。變成人形的話那就剛好相反了。

看來自己是真的把這獸人惹怒了,放棄了自己那變態的防禦力,以攻擊力來跟自己硬拼了。

「小子,受死吧。」獸人朝著帝天沖了過來,手中的光芒不斷地凝聚著。「萬毒掌。」

一道綠色光芒就朝著帝天飛了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