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隨著姜辰霸氣的吶喊,1999個飛在空中的魔鬼突然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胸口跌落了下去。


這一瞬間整個夢城都炸了,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說了一句話,倒數了三秒怎麼讓1999個魔鬼全部都倒了下去。

「這!這是怎麼會事兒!」

紅魔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胸口道!

「你們中毒了知道嗎?沒想到你們天不怕地不怕的魔族也會吃錯東西而拉肚子吧!」

「不!不可能!小小的毒藥怎麼能夠奈何我強大魔族的戰士。」

紅魔依舊不敢相通道!

「你知道你們中的是什麼毒嗎?是天下大陸最毒的劇毒紫藤草,而且這種毒最奇特的便是,如果你每天服用毒性便不會爆發,而如果每天晚上12點不服用不管你是哪路神仙都會暴斃而死,蒼天雷元帥早就知道了,你們清理神族以後肯定會來血洗人間的,他怎麼可能召喚這些惡魔在天下大陸生靈塗炭呢!所以從哪裡來的,給老子滾回哪裡吧!」

正說著這些痛苦的魔族戰士,挨個兒嘶吼著,身體開始扭曲,這來自地獄的咆哮,表達著他們對人間的不甘,這才出來幾個小時不到又要回到那漫長縹緲的冥河對岸了,不過好在殺了一群神族的人過了手癮。

很快這群魔族的戰士消失又變回成了人,而紅魔也變成了虛弱無力的蒼天雷元帥。

「爸爸!」

這一刻晚霞公主再也忍不住撲了上去,

「爸爸!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啊!」 而此刻整個夢城的百姓士兵們,也各自眼神淚眼朦朧的注視著城樓上的一切,因為他們感覺到他們人族的最後一個大英雄要離他們而去了。

「黑虎!黑虎你別丟下我們娘兩啊!」

此刻黑虎的老婆和孩子也緊緊的摟住了他,而姜辰正是看了黑虎的信,知道了他們下毒的事情。

「孩子爸爸!沒想到還能在死之前見你一次,爸爸是不是英雄?」

「是!爸爸!一直是小寶心目中的英雄!」

而2000虎,騎的家屬也陸續找到了蛻變回來虛弱的士兵,痛哭著,撕喊著。

「爸爸!我是晚霞啊!我是你女兒啊!你難道不要你的女兒了嗎?」

晚霞公主哭成了一個類人不停的搖晃著蒼天雷道!

「晚霞!爸爸不行了!爸爸是個罪人,爸爸為了勝利不惜和魔鬼達成了協議,爸爸是整個天下大陸的罪人啊!」

「爸爸!你不是!你是英雄!你是我們整個人族的英雄信仰!」

晚霞公主拚命的解釋著道!

「我不是英雄!他才是英雄!」

說著蒼天雷元帥指著一旁的姜辰道!

而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著姜辰,讓姜辰有些不好意思。

「我只是為了保護我自己的國家,我的子民我的親人,而他本來生活在一個無比富饒幸福的世界,有親人愛人豐富的醫療和無比的高科技娛樂等等,但是他卻拋下了所有來到這個戰亂的世界冒著生命危險拯救一群和他不相干的人,他才是英雄!」

蒼天雷的話讓所有人夢城人民全體都沉默了,的確姜天辰是他們所有人心目中的大英雄,就算現在讓他們立馬為了姜辰去死,他們都願意,而姜辰無比低調的只報了一個自己很少用的名字姜天辰,雖然自己是天字輩的姜天辰,但一直用姜辰這個名字都用習慣了。

「姜英雄!你過來!這是我女兒晚霞公主,我不行了!以後保護不了他了,他的生命和整個天下大陸所有人族的命我都交給你了!」

「瑞雯!你過來!」

這個時候蒼天雷元帥對銀髮瑞雯開口道!

「怎麼了!有什麼遺言要交待嗎?」

瑞雯還是一樣的那麼麻木無情。

「瑞雯!你什麼德行!蒼天雷元帥都這個樣子了!你還!」

大山再也忍不住了對著瑞雯就是一拳打過來。

「住手大山,你怎麼能動手打女人呢!」

「女人?」

這個時候全場的人都為此一愣。

「夜歌公主!老臣對不起你!老臣並不是不救你!等老臣帶著人馬殺過來的時候,你已經跌落山崖了,老臣見你沒有希望了,才再次掉頭去救的我的女兒,老臣沒有對不起夜魂老國王。」

說到這裡蒼天雷頓時老淚縱橫。

而這一刻整個夢城的人都驚了?

「夜歌公主!夜歌公主居然還沒死,我的天啊!」

而下一秒幾乎全城的人族居民全部集體跪下,參見夜歌公主,而一行清淚從瑞雯漏出的半邊臉上滴落下來,而這些年一直埋怨在她心目中的仇恨也慢慢的化解了開來。」

「我就說這些年你為何一直仇恨晚霞公主,和蒼天雷元帥,原來你就是夜歌公主,你一直假裝的瑞雯!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大山參見夜歌公主。」

大山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因為人族又多了一個公主,還是最大的夜歌公主這對於人族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情啊!

「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夜歌公主聲音哽咽的說道!

「老臣其實早就知道了!因為在你身邊老臣就能感受到你公主的氣息和身份,畢竟老臣是看著夜歌公主你長大的,最後老臣要送你一個禮物,這是老臣在魔巢的深山裡不惜一切代價找到的龍血若蘭花粉,上千年才開一次花的,它能治癒一切被毀壞的肌膚」

說著蒼天雷元帥拿出藏在耳朵里的一根小木桶對著夜歌公主的臉一吹,很快夜歌公主的臉閃著金光,那燒焦的肌膚和刀疤如同上帝在捏橡皮泥是的,開始重組,沒一會兒一張精緻如玉,如同洋娃娃一般的臉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而滿頭銀髮也變成了黑色的秀髮。

這!這尼瑪!怎麼長的和蘇安嵐一模一樣,這一刻姜辰愣住了。

「蘇安嵐?」

姜辰忍不住喊了一句。

「蘇安嵐?蘇安嵐是誰?」

大山好奇道!

「蘇安嵐是我在我那個世界的女人,你!你怎麼和她長的一模一樣,等等!當年在夢裡給我求救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是!為何你偏偏晚來了5年,我足足等了你5年,從神族開始攻打人族我便發出了求救,為何你5年之後神族佔領完了我們的國土殺害了數千萬我們的子民你才來,你個懦夫!」

變回夜歌公主以後,夜歌公主終於放下了平時瑞雯那冰冷的樣子一雙幽怨如同寶石般的大眼睛看著姜辰道!

「我不知道!我也是稀里糊塗才來到這裡的,據說這是我釋放人格的一個考驗,但是這個考驗真的讓我太刻骨銘心了。」

「咳咳!」

這個時候蒼天雷元帥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元帥! 重生之千金來襲 你怎麼了?」

這一刻夜歌公主釋放了對蒼天雷的怨恨很是心疼難過的看著他道!

「我不行了!我這個天下大陸的罪人要走了,我不能帶領大家走向勝利了,我打了無數次的敗仗,甚至和魔族勾結,我這個天下大陸的笑話要走了,姜英雄兩位公主的命就交給你了!」

然後蒼天雷元帥猛烈的嘔出一灘黑色的血跡徹底的閉上了眼睛。

續絃王妃 而下一秒漆黑的天空突然出現了極光,一顆巨大的流星,身後跟著2000顆小流星劃破了天下大陸的夜空。

「爸爸!爸爸!你快看!你看見了嗎?你是英雄!你是整個天下大陸的英雄,好大的一顆流星啊!」

晚霞公主撕心裂肺的喊著,但是蒼天雷元帥再也不會回應他了,而下面2000個戰士的家屬也痛哭了起來,望著天空中耀眼的流星,人族漢子大山說話了。

「天下大陸每一位英雄死去,天空中都會飄過一顆流星,你看蒼天雷元帥的那顆流星多麼的巨大,和閃耀這代表著他英雄的世紀是多麼的璀璨,而這2000戰士都是英雄啊!」 大山眼淚不停的流著望著天空感嘆道!

而所有夢城的居民全部低下了頭,紛紛緬懷人族最後的一個大英雄也戰死在了沙場。

第二天晚霞公主將蒼天雷元帥和那2000士兵的屍體厚葬,他們還算好的,至少留了一個全屍,而那些死在戰場上的人甚至連屍體都沒有,只化為了一律黑煙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厚葬完了蒼天雷元帥,站在夢城的廣場皇宮閣樓上,晚霞公主穿著尊貴的公主服,頭戴皇冠,要做一個重要的決定。

下面幾百萬人族居民和士兵以及獸人士兵和矮人族的士兵他們現在形成了一個聯盟叫抗神聯盟。

「各位天下大陸人族獸族以及高山矮人族的士兵城民們,之前一直都是我晚霞公主,掌控著整個聯盟的指揮權,而現在我們尊貴的夜歌公主回來了,雖然曾經受傷毀容了,但是他依舊靠著頑強的拼搏精神和勇氣,女扮男裝變成瑞雯大將軍,帶領我們人族抗擊神族,立下了屢屢戰功,我覺得他有百分之百掌控我們聯盟的指揮權」

說著在樓閣上看著台下的幾百萬人,晚霞公主把頭上的皇冠,和手裡的國王權杖以及身後的國王披風帶在了夜歌公主頭上。

「好!太好了!」

「好誒!我們的夜歌公主回來了!」

一下子台下排山倒海的歡呼聲,而樓閣上人族獸族各個將領都紛紛鼓掌,就連一旁的姜辰也不停的鼓著掌表示祝福,畢竟這對於滿目瘡痍的人族是太好不過的事情了。

而頭戴皇冠接過權杖的夜歌公主,臉上露著淡雅的笑,如同仙女下凡是的開口道!

「首先很感謝大家看的起我,但是一直喜歡衝鋒沙場的我,還真覺得有些不太適應這個位置,我覺得這應該有更好的人選。」

她的這句話不光讓晚霞公主有些發愣,讓下面的幾百萬戰士人民是更加發愣。

「你們先不要慌張和遲疑,我並不是不想當你們的公主,但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光是有公主怎麼能行呢!不得還有國王嗎?你說一個國家連國王都沒有,那還叫強大的國家嗎?所以我們必須得要一個國王,而這個國王呢!」

說著夜歌公主一把拉出了姜辰,姜辰一個踉蹌差點沒站穩,看著台下幾百萬人還有些不好意思,扣著後腦袋道!

「你們要國王你拉我幹嘛呢!」

「因為!你就是我們的新國王!」

說著夜歌把皇冠取下直接帶在了姜辰頭上,然後幫她披上國王披風,還有接過國王權杖。

「看!我們的新國王誕生了!」

「好啊!有這小子在,老子再也不怕神族了!」

三眼獅王率先起鬨鼓起了掌來。

「對!姜英雄!當國王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有勇氣,有能力,而且為了我們天下大陸的人民,連命都不要,只從來到我們天下大陸,我們人族的日子就好起來了。」

小風也無比激動的說道!

整個下面幾百萬人都紛紛的閉著大拇指說好!這個國王太好不過了。

「我連班長都沒當過,我那能當什麼國王啊!」

這下弄得姜辰很是不好意思。

「怎麼!難不成你想跑?不打算幫我們了!」

夜歌公主一下子瞪著姜辰道!就跟以前在學校蘇安嵐那大姐大第一次瞪著自己一樣。

「我哪裡敢跑啊!我是真不知道怎麼當國王!」

姜辰很是蛋疼的說道!

「不用慌!有兩個公主教你呢!慢慢就會了!」

一旁的晚霞公主也笑著道!

「那你們這個國家國王可以取三千佳麗嗎?」

「你敢!想死是不!」

說著兩個公主頓時生氣,跳起來就要打姜辰,而一下子台下幾百萬人民士兵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在這生靈塗炭的天下大陸很少在聽見這麼開心的笑了。

「這個姜英雄真是艷福不淺,一下子就得到了兩位公主的喜歡和青睞!」

一下人族的年輕士兵不由得羨慕嫉妒恨呢!

「你懂什麼!美人本來就配英雄嘛!要是別人我可能還氣,但是姜英雄妥妥的夠資格,在來幾個公主都無所謂!」

看來姜辰已經徹底征服了天下大陸的子民們。

為了慶祝天下大陸人族有了新國王,當天也是舉國歡慶,不光滅掉了幾萬神族,讓夢城得意安全活了下來,而且夜歌公主回來了,獸人族矮人族的加入這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在發展了,看來勝利並不是沒有希望了。

當天整個夢城舉國歡慶,也讓姜辰第一次享受到了坐帝王的感覺。

整個皇宮大廳自己坐在最上面一個大桌子,旁邊兩位貌美如花的晚霞公主和夜鶯公主倒酒,而下面獸族的三眼獅和三虎鐵牛,以及愛人族將領和人族將領大山,小風,還有山羊鬍這些都被姜辰封為了將軍,不光是因為他們是從神獄里和姜辰逃出來的,而是他們敢打敢沖的精神,這一點是他們當將軍的原因。

說實話我之前是不想當國王的,但是現在看這架勢國王很爽嘛!好吃好喝還有公主作陪。

姜辰一邊吃著肉,一邊喝著酒對下面的將領們說道!

「國王好坐可不好當啊!姜兄弟,像我得關心城民有沒有吃飽飯啊!穿好衣啊!那裡有侵略國王要第一時間帶著隊伍上啊!總之國泰民安,人民生活幸福,國家繁榮強大這才是好國王。」

三眼師對姜辰笑道!

「我知道!不過這個都是天下太平之後的事情了,我現在想的就是先怎麼讓天下太平,神族只是損失了幾萬的遠征軍部隊,而這場戰爭還並沒有結束,對了! 寵妃無度:戰神王爺請溫柔 派出去的偵察兵看見神族那邊基地有沒有什麼翻譯。

「沒有!那邊死起沉沉的,那些屍體全部被我們扒光了衣服丟沼澤里喂鱷魚了,不過我們在那邊發現了大量的魔法石儲存,可以拿來裝在矮人的火槍上還有把那邊能用的東西都拿過來了,包括他們的鎧甲和武器啥的。」

聽著晚霞公主這麼一說,姜辰咬著雞腿陷入了沉思道!

「那就說明神族的人並不知道他們的遠征軍遭到了團滅,而現在還沒有神族的後援部隊過來,那就說明魔法傳送陣被破壞了,就是不知道那群人在死之前發出求救信號沒有」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求救信號肯定沒有釋放出去,不然他們早就派人過來了,對了神族的那片基地準備怎麼處置,哪裡依山傍水,琥珀高山還有絕美的宮殿,以及掛滿碩果的各種樹木。」

夜歌公主看向了姜辰希望他拿注意。

「我覺得最好還是一把火給燒了,我們不稀罕神族的那點玩意兒」

大山這個時候開口道!

「燒了幹嘛呢!這是我們打下來的領土,神族不是打下了我們的城市就要佔領嗎?我們現在難道不應該佔領他們的土地嗎?而且那你環境那麼好,我們傷員的病房條件簡陋我覺得可以把傷員全部集中到那邊去,讓那有著好幾萬神族屍骨的土地好好替我們這些傷員懺悔賠罪。」

「好!我支持國王的這個提議」

一旁的晚霞公主第一個出來道!而國王發話誰又敢反對呢!大家肯定都是支持的了。

接著便是醉酒當歌了。

「姜英雄!不姜國王!」

「不用那麼講究叫我姜辰就可以了!」

姜辰很是低調謙虛道!換做以前他可愛裝B了,但是經歷了這些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逐漸成熟了,顯得很是低調起來。

「不!國王就是國王,在怎麼也得稱呼你一聲英雄啊!我三虎沒佩服過什麼人!你是我第一個佩服的人,來!我必須敬你一杯!」

說著三虎王子代表獸人就要敬酒,而姜辰本來天生酒量就好,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加上今天真心高興,也暢酣淋漓的喝了起來。

酒過三巡人族的這些將領戰士們,大多都倒了下去,比如大山,山羊鬍之類的,而就只有姜辰和獸人族和矮人族的這些酒鬼在硬鋼。

「英雄!果然不愧為英雄啊!戰場上出神入化,這個酒量也是讓我們佩服得五體投地啊!我們獸人今天必須得跟你分一個高下。」

說著三虎醉得不行的端著酒罈子,剛喝了一口人便倒了下去,引得晚霞公主個夜歌公主哈哈大笑,而還剩下的牛頭人鐵牛立馬錶示投降不敢在和姜辰PK,而今天晚上的慶功會圓滿結束,姜辰也是真正的喝高興了,扶著身旁兩個公主的肩膀樂呵呵道!

「來!扶本王進去休息!」

這兩個公主是又生氣,又嬌羞,但是見姜辰喝了這麼多酒也不敢對她發脾氣於是便趕忙將姜辰給扶進了王室睡覺。

而此時此刻天都神族大本營裡面,夢迪老元帥是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到,派出去的幾萬遠征軍到底出現了什麼狀況,會一夜之間團滅,這是神族歷史上最大的恥辱,而諸神之都的神殿已經派人下來詢問調查了,如果不處理好這件事情,這夢迪老元帥可能會晚年不保,要上軍事法庭的。

此刻天都神族所有的將領,都圍繞著,神族最引以為豪的重生台,看著裡面釋放的金色光芒,焦急的等待著,而這重生台是可以讓死去的魔法師,重新復活的神族最厲害的神器,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嬌生慣養的少爺小姐願意上戰場去殺敵的原因,所以對於魔法師來說這或許根本就不是戰爭,只是一場真實的殺人遊戲體驗,雖說一天只能復活一個魔法師,會消耗大量的魔法石,但是依舊是無比牛逼的東西。

很快魔法師的首領金克斯,臉上帶著驚恐之色依舊穿著那天他那件純金色的魔法師法袍從重生台出現了。

「魔法師首領金克斯,我問你!你們遠征軍到底發生了什麼?」

「魔鬼!好多吃人的魔鬼!你們還愣著幹嘛!快跑!快跑啊!有好多魔鬼,啊!魔鬼來吃我了!」

金克斯可是神族無比引以為豪的女中豪傑,甚至比很多男性將領都要足智多謀,到底是經歷了怎樣恐怖的事情,讓這個女中豪傑都瘋瘋癲癲了起來。

「金克斯!老元帥問你話呢!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你們遠征軍到底經歷了什麼!」

「啊!魔鬼來吃我了!你們都快跑啊!」

「啪!」

夢迪老元帥忍不住了,一巴掌直接打在了瘋瘋癲癲的金克斯臉上,而這一巴掌打下去以後金克斯也慢慢的清醒了過來稍微恢復了理智。

「我這是在哪兒!夢迪元帥!你們!你們來救我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