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隨着積分賽的結束,天海大學足有十五人晉級二十強爭奪賽,已經是歷屆以來最好的成績。


至於宏天大學則是有二十人晉級,剩下的便是來自其他大學的學生共五人。

爭奪賽的日期定在第二天下午,積分賽結束後,衆人便迅速離開了比賽場地。

飯店包廂內,天海大學的衆人正在舉行着慶功宴。

飯局的主角,自然是坐在主位上的蘇逸,畢竟如果不是蘇逸找來謝峯爲衆人特訓,恐怕這一次還會如同以前一樣,只有不到十人晉級。

看着飯桌上喜笑顏開的衆人,蘇逸的心裏卻是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除了賽制上對天海大學做了針對之外,一切都顯得太過平靜了!

蘇逸原以爲宏天大學會從一開始就以碾壓之勢橫掃整個聯賽,但是一整天的積分賽看下來,卻發現宏天大學的衆人雖然也有進步,但卻還沒達到想象中的程度。

安靜沉思的蘇逸與興奮的天海大學衆人形成了鮮明對比,李龍率先發現了蘇逸的不對勁,眉頭微微一皺,湊上來道:“蘇逸,你怎麼悶悶不樂的,有什麼心事?”

被李龍打斷了思緒,蘇逸並沒有怪罪,只是搖了搖頭,微微笑道:“沒有,我只是覺得到目前爲止,聯賽進行的太正常了。”

聽到蘇逸的話,李龍鬆了一口氣,爽朗地笑道:“哈哈,我還以爲是什麼事呢。正常一些難道不好麼?再說了,就算他們宏天大學再厲害,還能去和體委叫板不成?估計在賽制上做手腳就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可我們現在不是照樣挺過來了?”

李龍說話的聲音很大,傳到了其餘人耳中,衆人也是紛紛點頭,臉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知道衆人不清楚內情,蘇逸也懶得去解釋,笑着點了點頭道:“也對,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明天就是二十強爭奪賽了,今晚都好好養足精神,明天殺他個落花流水!”

看到蘇逸舉杯,衆人也是爆發出洶涌的戰意,紛紛舉杯大喊道:“對!殺他個落花流水!”

接下來的幾天,過的都還算平靜,在進行了爭奪賽以及半決賽之後,天海大學足有四人進入了決賽階段,分別是蘇逸、李龍、楊孟以及魯明。

賽事進行到現在,對於參賽的每一個人,蘇逸心中都已經有了詳盡的瞭解。

如果按照目前展現出來的實力,宏天大學的參賽者雖然依舊擁有奪得冠軍的實力,但卻並非是板上釘釘。

因爲除了自己之外,經過特訓的李龍等人也有着不弱的實力,也同樣擁有爭奪冠軍的資格。

決賽之日很快便到來,所有人都匯聚在體育館中,等待着裁判宣佈比賽的開始。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參加決賽的共有十二人,賽制爲兩兩對戰,一局定勝負,勝者繼續進行比賽,最後留下的人便是這次聯賽的冠軍。

在宣佈完比賽規則後,第一場,便是由李龍對陣江海大學的吳桂雄。

吳桂雄雖然來自其他大學,但一身實力卻也着實不錯,竟然在短時間內和李龍打了個不相上下,但最終還是李龍技高一籌,遺憾敗北。

決賽進行的很順利,天海大學的四人全部勝出,進入冠軍爭奪戰。

備戰席上,蘇逸看着其餘人的比賽,眉頭緊皺。

從聯賽開始到如今,他始終都沒有看出宏天大學的人有任何的異常,除了一開始在積分賽階段做了一些手腳之外,一切都進行的太過於平靜了。

可越是這樣正常,蘇逸心中的不安就越甚。

終於,隨着裁判的宣佈,宏天大學的沈光雄將於天海大學楊孟進行對戰。

早在淘汰賽的時候,蘇逸就注意到了沈光雄的強大不過楊孟也並不弱,且更加的靈活。

表面上,楊孟的獲勝機率足有百分之六十!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一開始的楊孟的確靈巧的如同一隻狸貓,任憑沈光雄如何攻擊始終都無法近身。

但就在時間只剩下兩分鐘的時候,似乎是因爲有些體力不支,楊孟的動作忽然變得緩慢起來,被沈光雄抓住機會,以雷霆之勢擊敗。

蘇逸始終觀察着沈光雄的動作,發現並沒有任何異常,懸着的心才終於稍微放下一些,畢竟實力不濟敗北,總比被人耍了手段害了性命要好得多。

楊孟敗北之後,緊接着便是天海大學魯明與宏天大學蔣秀術的對戰。

似乎是爲了幫助同伴報仇,魯明一上場便發動瘋狂的攻擊。 拳風呼嘯腿影迷幻,面對魯明的兇猛攻勢,蔣秀術幾乎在瞬間變落入下風,只能不停的閃躲避免正面交鋒。

眼看着蔣秀術被逼入死角就要掉出擂臺邊緣,卻見他忽然詭異一笑,吐出一口血水。

始終觀察着擂臺上的一切,在看到蔣秀術露出的那一抹笑容之後,蘇逸猛地心裏一沉,一股不祥的預感籠罩在心頭。

果不其然,吐血過後的蔣秀術大發神威,與魯明展開兇猛的對攻毫不避讓,甚至還要瘋狂一些。

然而反觀魯明,動作卻愈發的緩慢,整張臉蒼白如紙,越來越多的破綻漏了出來,被蔣秀術迅速捕捉趁機取得了勝利。

在裁判宣佈蔣秀術勝出的時候,蘇逸忽然感受到一縷目光從不遠處看來,順着那道視線看過去,赫然發現在觀衆席中,張鈞紹正看向自己露出詭異的笑容。

看到張鈞紹的笑容,蘇逸忽然心頭一震,低聲怒罵:“該死,是蠱毒!”

到了現在,蘇逸終於明白了過來,爲什麼之前宏天大學的參賽者實力都沒有大的進步,原來張鈞紹一開始就打算利用蠱毒來獲勝。

既然有了蠱毒相助,即便只是一個小孩也可以輕易戰勝一名毫無防備的成年人。

雖然說對戰的時候要時刻注意對方的舉動好及時的做出反應,但蠱毒的施展手段多如牛毛防不勝防,有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動作,對方卻已經施放成功。

正因如此,原本佔據上風的劉孟和魯明纔會忽然之間變弱,被對方找到機會一舉擊破。

“咳……咳咳……”

忽然,一陣劇烈的咳嗽聲打斷了蘇逸的思緒,連忙順着聲音看去,卻發現之前還生龍活虎的劉孟此刻已然變得無比虛弱,面色慘白無比,正不斷的咳着血。

腥紅的鮮血染紅了地面,天海大學的衆人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對於蠱毒,蘇逸瞭解的並不多,雖然在巫王範聰的指點下,一些尋常蠱術已經對自己無效,但要是讓蘇逸去解蠱,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不過好在蘇逸早就有所防備,提前從範聰那裏取了一些專解蠱毒的丹藥,此時也不敢再拖下去,直接給楊孟餵了一顆進去。

很快,範聰的丹藥便起了作用,只見楊孟忽然表情變得有些古怪,緊接着頭也不回得朝着廁所衝了出去。

幾分鐘後,楊孟纔回到了觀戰席上,整個人如同虛脫了一般,但總算是恢復了一些元氣,臉色變得紅潤了不少。

看到在蘇逸餵了一顆丹藥之後楊孟便恢復正常,張鈞紹頓時面色一沉,咬牙切齒地看向蘇逸。

此時,在觀戰席的另一邊,一名中年人忽然冷笑一聲,緩緩開口道:“還真是那混蛋的種,但你救的了一個兩個,救得了所有人嗎?”

說完,中年人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僅有巴掌大小的玉笛,放在嘴邊,一連串令人毛骨悚人的音調從玉笛中傳出。

中年人吹奏玉笛不過數秒,先前與宏天大學的參賽者對戰過的人此刻忽然面色大變,緊接着一個個捂着肚子痛苦的哀嚎起來。

突然的騷亂打斷了聯賽的進行,主席臺上的各校代表一臉疑惑的看向四周,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怎麼這麼多人同時慘叫起來。

蘇逸微微一怔,緊接着滿眼怒火的看向張鈞紹,卻發現對方早已經離開了座位不知去了哪裏。

看着這麼多人慘叫連連,蘇逸心中無比的憤怒,但現在顯然不是去尋仇的時候,冷靜下來的蘇逸迅速拿出手機撥通了範聰的號碼:“範前輩,你現在馬上來比賽場地,出大事了!”

說完,蘇逸便掛斷了電話,將身上剩餘的丹藥取出,率先給天海大學的衆人分發了下去。

吃了蘇逸給的丹藥,天海大學的人接連跑了好幾趟廁所,總算是保下一條命來,可是現場還有二十多人身中蠱毒無法解決。

出了這麼一檔事,醫護人員很快到場,將痛不欲生的衆人紛紛擡上擔架送往最近的醫院。

直到這時,範聰才姍姍來遲,一臉焦急的問:“怎麼了?出什麼大事了?”

這麼多人的性命危在旦夕,蘇逸也來不及解釋,一把拉住範聰就往外面衝去,一邊狂奔一般說道:“先別廢話,路上再說,你的那些丹藥帶了沒有?”

天涯會的手下此刻早已等候在體育館門外,接上蘇逸與範聰之後,便緊跟在救護車的後面疾馳而去。

……

晚霞將天邊照地火紅一片,蘇逸面色陰沉的坐在社團的辦公室中,一言不發。

經過一下午的忙碌,蘇逸指揮着天涯會的衆人,終於將那些中了蠱毒的人從鬼門關拉了回來,但即便如此,卻依舊讓蘇錦明達成了目的。

原來從一開始,蘇錦明的目的就不是聯賽的冠軍,也不是宏天大學的那些學生,而是參加聯賽的所有人!

宏天大學,也只是蘇錦明將蠱毒施放到其他參賽者身上的媒介而已!

只要將蠱毒施放出來,那些蠱蟲便會吸收宿主的精元,直到宿主精氣散盡而死。

最終這些蠱蟲會回到蘇錦明的身邊,將吸收來的精元反哺給蘇錦明,從而讓蘇錦明的實力恢復。

先前的那一通電話,看似是挑釁,實則是將蘇逸等人的思想全部引導至錯誤的方向,雖然最後挽救了這些人的性命,但依舊讓一部分蠱蟲逃了出去。

那些逃走的蠱蟲,最終都將回到蘇錦明的身邊成爲他恢復實力的養料。

總的來說,這一次的交鋒,蘇逸可謂是全線潰敗。

砰、砰……

就在蘇逸心中煩悶的時候,幾聲悶響忽然從窗外傳來,蘇逸循聲望去,頓時渾身汗毛倒豎,頭皮一陣發涼。

只見在一塵不染的窗戶上,此刻赫然多了幾具蜘蛛的屍體,那些聲響,便是這些蜘蛛一頭撞上玻璃發出來的。


此刻一個個蜘蛛身形爆碎,綠色的毒液混合着血液濺地到處都是,甚至將玻璃都腐蝕出一個個細小的坑洞。 看着這些毒蜘蛛的屍體,蘇逸眉頭緊皺,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蘇錦明又要對自己出手,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

如果真的是蘇錦明出手的話,斷然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導致自己辛苦豢養的毒蜘蛛撞死在蘇逸窗前。

這樣的舉動,與其說是襲擊,到不如說是在警告。


正在揣測着對方的意圖,忽然又是幾隻蜘蛛猛地撞了過來,在蘇逸的面前爆碎,濺射出的血液與先前的組合在一起,竟然形成了幾個文字!

“今晚七點,翠玉山!”


看到窗戶上由血液組成的文字,蘇逸心中無比的震撼。


操控這些毒蜘蛛,證明對方也是擅長用毒之人,甚至有可能也是某一脈蠱術的傳人。

而利用這些毒蜘蛛濺射出的鮮血組成文字,這份控制力堪稱驚世駭俗,至少到現在爲止,蘇逸還從來沒見過這樣一個將血液的濺射方向都控制的絲毫不差的人。

控制力都如此強悍,在加上擅長用毒,如果真的要對自己下手,蘇逸自認活命的機會甚至還不到百分之二十。

文字在窗外停留了約莫五分鐘的時間,忽然一陣悉悉索索地聲音再度傳來,一條條足有筷子長短的蜈蚣密密麻麻地爬了上來。

不過這些蜈蚣卻沒有藉着窗戶的縫隙進入房間,而是將窗外的蜘蛛屍體,以及血跡清理乾淨後邊又如潮水一般退去。

經過這些蜈蚣的清理,窗戶上一塵不染,甚至比先前還乾淨了幾分,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蘇逸看向窗外尋找着操縱這些毒蟲之人的身影,但卻一無所獲。


晚上七點,夜生活纔剛剛開始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迅速駛離城區,筆直開往郊外的翠玉山。

開車之人,正是蘇逸!

在那之後,蘇逸思考了許久,最終還是選擇了赴約。

一來是對方雖然這邀約的手段有些殘忍且詭異,但總歸是沒有什麼惡意。

二來,蘇逸也想知道究竟是誰有這麼厲害的本事,如果是友非敵的話,那麼日後對付蘇錦明,自己也能再得幾分優勢。

畢竟從操縱毒蟲的手段來看,恐怕就連巔峯時期的蘇錦明,都遠遠不及與這個神祕的傢伙。

翠玉山, 王妃是只貓 ,山上風景秀麗,極其適合攀登遊玩。

若非是翠玉山經常有一些關於鬼怪的傳聞導致人跡罕至,恐怕早已被列爲旅遊景區重點規劃了。

將車停在山腳下,蘇逸整理了一番心情,邁步向着山上走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