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隨後的幾個小時裏,下位神將聶風反覆看了個遍,如同欣賞一件新鮮的玩具一般,而聶風只能順從的在下位神的手掌中走來走去,以此來駁得這個有些小孩脾氣的下位神的歡心。


“難道神都是這樣,還是因爲他們都孤獨的太久了,才變成這樣怪異的?”聶風一邊在下位神手掌中擺着好笑的姿勢,一邊思考着這個涉嫌犯忌的想法,但他卻忽略了眼前這個下位神具有看透人心的能力。

“小傢伙,你腦子裏在想些什麼,哼哼……”下位神那如同小惡魔的聲音忽然響起。

聶風嚇得打了個冷顫,嬉笑道:“美麗的神仙姐姐,我怎麼敢有什麼壞心思了,沒有,真的沒有!”情急之下,聶風一下子將“神仙姐姐”這個詞說了出來。

看到聶風認罪態度還不錯,下位神捂嘴輕笑道:“好吧,看在你喊我神仙姐姐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恩,你那個真正的姐姐應該也快要結束考驗了,再等會就知道她到底有沒有通過考驗了。嘻嘻…….”

頓時,聶風也緊張的看向那片白色光幕,他不知道此刻的薛夢妍到底怎麼樣了,雖然還摸不透下位神的真實性情,但直覺告訴聶風,這個下位神應該不會傷害他和薛夢妍的,而且這次說不定還會有意想不到的奇遇了。 光華閃動,薛夢妍瞬間出現在原來的地方。看到忽然變化的場景,薛夢妍頓時有些懵了,當看到聶風和那下位神時,薛夢妍才驚醒過來:“阿風,我剛剛通過考驗了,嘻嘻!”薛夢妍滿臉笑容的對聶風說道,此刻,薛夢妍已經熟悉的呼喚聶風爲“阿風”了。

“真的嗎?剛剛都經過了什麼考驗啊?”聶風好奇的問道。

“什麼考驗?哎呀,我怎麼記不起自己經歷了什麼考驗了!啊!”薛夢妍忽然一下子驚叫道,頓時讓聶風着急起來。

聶風着急的看着忽然抱頭,滿臉痛苦之色的薛夢妍,對着身後的下位神吼道:“你這個神仙怎麼說話不算數,說過不傷害她的,怎麼又出爾反爾!哼!”

對於聶風的冒犯,下位神並沒意思生氣,說來也奇怪,眼前的下位神在以前如果有卑微的人類敢如此冒犯她的話,肯定直接秒殺了事,但面對聶風卻怎麼也生不起氣來。

“小傢伙,你可真放肆,信不信我殺了她!”下位神指了指薛夢妍,充滿威脅的說道。


“啊!”看到下位神眼中閃出一絲寒光,聶風心中一個冷顫,心想這個下位神雖然剛剛對自己很平和,一旦她生氣,真有可能對自己等人下殺手,畢竟下位神要殺聶風他們太容易了。兩者之間根本不是一個等級上的。


頓時,聶風軟了下來,對着下位神討好的說道:“神仙姐姐,對不起,剛剛是我太沖動了,但求求你不要傷害她好嗎!她是我的好朋友啊。”

“嘻嘻…..小傢伙,不嚇嚇你,還真不把當神,哼!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嘻嘻!”

看到忽然嬉皮笑臉的下位神,聶風一下子就知道自己被騙了,“奶奶個熊!”聶風在心中暗暗的罵了下,但他臉上卻堆着笑容,說道:“那她到底怎麼樣了,神仙姐姐能告訴我嗎?”

“她沒事,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記憶而已,等過一會,她就沒事了!”下位神凝望着聶風,輕柔的說道,當然在聶風耳中卻如同在打雷,不過“忍辱負重”的聶風童鞋,仍然咬緊牙關,滿臉堆笑的看着眼前這位“超級”美女。

“任何一個看到寒冰神殿的人都需要被抹去一部分記憶,然後再送他們出去,以此保住寒冰神殿的消息不會泄露到世間。”下位神語氣漸漸轉冷的說道。


“這是爲什麼了?”

“呵呵,小傢伙,你問的太多了!”下位神冷冷的說道,嚇得聶風心中一個哆嗦,急忙順從的閉上了嘴。

“不過看在你這麼好奇的份上,我就告訴你也無妨,你想不想聽啊?”情緒萬變的下位神忽然又換上一副鄰家小妹的模樣,對着聶風大拋棒棒糖誘惑。

看到眼前這個惡魔神仙姐姐,聶風心中七上八下,雖然他很想知道下位神抹去他們這些人記憶的原因,但直覺又告訴他這其中的原因必定隱藏着某些不爲人知,天大的祕密,而這麼一個祕密被自己知道,很可能引火上身,最可能就是被“滅口”。

下位神看到聶風眼神遊移不定,暗暗好笑,聶風的小心思早已被這下位神看透。

“小傢伙,想不到你危機意識挺強的嘛!既然是我主動告訴你的,自然不會將你滅口!傻瓜!”

聽到下位神這樣說了,聶風懸着的心才落了下來,說道:“那還請神仙姐姐告知我其中的緣由!”

“懂禮貌的小傢伙,那我就告訴你吧!”下位神抿嘴一笑,繼續說道:“早在數萬年前的神魔大戰時,整個天元大陸到處是殺戮,戰爭無處不在,而參戰的種族中包括人類、獸人、精靈、矮人等各種各樣的種族,天元大陸上的所有種族結成了同盟軍共同抵抗來自魔界的魔族大軍。隨着人類盟軍的節節敗退,後來天神們也漸漸加入到戰爭當中,最開始加入的都是些神族的分身,也就是神族的派遣到人間的一個幻影,只有神本身十分之一的實力。當時人類盟軍由於有了神族分身的幫助,戰爭的天平漸漸朝着人類盟軍這邊偏斜,誰知後面魔神的參入,讓整個戰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誒!”下位神清秀的臉龐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好像是又回到了那個烽火連天的時代。

雖然很震驚於下位神所說的這些話,但聶風依然不知道這些事情和下位神抹去人們記憶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看到聶風疑惑的表情,下位神微微一笑,說道:“魔神的加入,那些神族的分身根本不是對手,人類幾乎都要被趕盡殺絕了,後來神族們終於參戰了,而參戰的神族分爲五大族:風、火、水、土、電。但在這五族之外,還有一個高高在上的神族,那就是光明神族,而這光明神族就是現在神聖教廷所信奉的至高神,而我則屬於水族的,冰系魔法只是水系魔法的變異分支而已。”

聶風吃驚的聽着這一切,他想不到神族竟然還分爲五大族,而在五大神族之上還有光明神族,但下位神說的這些還是和剛剛聶風問的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啊!但聶風知道,在接下來的話中,下位神肯定會將所有的一切來龍去脈都告訴他的。

“至於我們寒冰神殿,也就是水神殿,爲什麼要如此躲躲藏藏,主要是因爲害怕光明神族的追殺。”下位神忽然說出如此一個讓聶風震驚到差點咬到自己舌頭的重磅消息。

“光明神族的追殺?”聶風驚恐的睜大着眼,不敢置信的說道。

“哼哼……你也許還認爲光明神族會是一個好的神族吧,這個世界要數最歹毒的種族非屬光明神族!”此刻,下位神幾乎咬牙切齒的說道,只看得小如跳蚤的聶風心驚膽戰,他害怕這個下位神稍微一下控制不住,就把自己給拍成肉醬了,不過接下來的幾分鐘裏,並沒有發生聶風所擔心的事情。但由此可見,這位水族的下位神和那光明神族應該有血海深仇纔對。

對於正在氣頭上的下位神,聶風很識趣的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着後文。十幾分鍾過後,下位神的眼神漸漸趨於平靜,捏緊的拳頭也漸漸鬆弛了下來。

下位神有些歉意的看了聶風一眼,說道:“當初,五大神族參戰,和來自魔界的衆多魔神大戰幾百個日夜,雙方死傷慘重,到最後兩方都傷亡慘重之時,光明神族忽然出現了。本來在光明神族的實力就強於五大神族中的任何一族,而那時,光明神族幾乎是天地間最強大的勢力。”說道次,下位神的呼吸再次變得粗重起來。

“卑鄙的光明神族竟然趁此機會對我們五大神族進行圍剿,他們不但對我們五大神族進行絞殺,而且同樣也絞殺那些來自魔界的魔神,面對實力達到巔峯狀態的光明神族,我們五大神族的剩下的成員幾乎死傷殆盡,就在我們以爲五大神族即將被光明神族滅族之時,一個忽然出現的人物卻拯救了我們五大神族,讓我們得以保存一點實力,苟延殘喘於這個世界。”

“誰能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可以在光明神族的手中救下你們五大神族?”聶風震驚的問道。

“呵呵,這個人和你有很大的關係!”下位神溫柔的看着聶風,就好像是聶風當初救了五大神族一般。

“和我有關係?這怎麼可能,幾萬年前的事情,怎麼也不會和我有絲毫關係啊!”聶風不敢置信的說道。

“因爲那個人也是一個亡靈魔法師,當然他的實力比你強大無數倍。”下位神帶着淡淡的笑容,說道。

“也是個亡靈魔法師?但他怎麼也是一個人類啊!人類怎麼可能擁有和光明神族匹敵的能力?”

“是的!普天之下,沒有什麼人能擁有和神匹敵的能力,但卻除了他之外,再說當時並不是他以一人之力抵抗整個光明神族的,當時我們五大神族的殘存成員和殘留的魔神暫時結盟,以此抵擋光明神族,而他的出現則剛好在我們最危險的時刻!正是因爲他把一個光明神族的上位神殺掉,才能讓我們五大神族剩下的成員和那些殘留的魔神得以逃出由光明神族佈下的殺陣。所以說,我們五大神族能繼續得以延續,都是拜他所賜。”

“說了這麼久,我還不知道,光明神族爲什麼要對五大神族下手了?”聶風終於憋不住,把這個最糾結的問題問了出來。

“因爲光明神族再神魔大戰之前就想一統整個天元大陸,不光包括神界還是人界,但由於我們五大神族的干預,光明神族始終不能完成他們統一天元大陸的計劃,而神魔大戰正好給他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那個亡靈魔法師是誰?”聶風接着又問道。


“他啊!呵呵…..”下位神微微一笑,說出一個讓聶風再次震驚的名字,“他叫亡靈法神——凱普羅.哈特!”

“啊!”此刻,聶風的嘴幾乎可以塞下五個雞蛋,這個名字對於聶風來說實在太熟悉了,他不正是亡靈寶典的前任主人,聶風的便宜師傅嗎! 看着聶風那傻愣愣的表情,下位神忍不住輕笑起來,說道:“現在知道我爲什麼要說他和你有些關係了吧!”

聶風木訥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的確和我有些關係!”

“小傢伙還想裝,你身上亡靈寶典的氣息早已把你的身份出賣了,當你在百里之外我就感應到亡靈寶典的氣息,當時我還以爲是他來了呢!誒……”下位神發出一聲輕嘆,有些哀怨的望着聶風。

“靠!這個下位神不會和我那便宜師傅有什麼花邊新聞吧!”聶風心中的小惡魔又冒了出來。還沒等聶風繼續往下想,下位神忽然咆哮起來:“好你個小東西,思想竟然這麼齷齪!”

“啊!沒,我沒想什麼!”聶風驚恐的解釋道。

下位神雖然有些生氣,但臉上卻依然帶着一些笑意,這讓聶風愈發肯定自己的猜想了,不過他卻不敢再在心中如此想了,最多就是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深處,不讓下位神發覺。

隨後的一個小時裏,聶風和下位神有說有笑的侃着大山,兩人雖然體型相差甚多,但言語之間卻讓人感覺像是兩個好久未見的老朋友一般。除了因爲聶風是亡靈法神凱普羅.哈特的傳人,更是因爲聶風那率真的性情,讓這個下位神對聶風很是青睞。

聶風和那個下位神聊了大半天,而薛夢妍由於失去了部分記憶,仍然處於昏睡當中。

“小聶風,這次出去你要嚴守任何關於水神殿的消息,即便是最親近的人也不能透露半點,否則你就會害了我們水神一族。”下位神一臉嚴肅的說道。

聽到聽到下位神的話,心中暗暗吃驚,本來他還以爲下位神也要將他的部分記憶摸去的,但從下位神剛纔的話中可以知道:下位神並不會抹去他任何記憶,而且還對他如此信任,竟然將整族的安危都系在他身上。

“你爲什麼不抹去我的記憶,不怕我一不小心將水神殿的祕密泄露出去嗎?”聶風不解的問道。

“因爲你是亡靈法神的傳人,亡靈法神凱普羅.哈特是我們五大神族的永遠的朋友,你是他的傳人,當然也是我們五大神族的朋友。對待朋友,豈能抹去你的記憶。”

“哦!”聶風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心想這個囑託未免太過沉重了,整個水神殿的命運都掌握在他手中啊!

“既然神仙姐姐如此看重我聶風,聶風自然將任何關於水神殿的消息深埋心底,絕不透露半句,如若違背今天誓言,定叫我不得好死!”聶風莊重的說道。

“好了,我相信你了,以後不要對自己下這麼毒的誓言,知道嗎!”下位神忽然溫柔的對着聶風說道,讓聶風微微詫異。

“自從那次亡靈法神將我們救出之後,便再也不知道消息,如今他的亡靈寶典已經遺落到你手中,看來他多半也不再世間了!一直以來都沒有好好謝過他,誒!”

“敢問神仙姐姐,這個水神殿除了你之外,還有多少神存在了?”遲疑了一下,聶風最終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多少神?呵呵!”下位神露出一個悽美的笑容,“當初從光明神族的殺陣中逃出的水神族成員只有區區五人之數,而我是五人當中神齡最小的,經過幾萬年的成長,我終於成爲了一位下位神,而我的父神、兄弟姐妹都戰死於當初光明神族的殺陣當中,剩下的四名水神族成員也因爲受傷過重,至今休眠於水神殿中。也不知道何時能甦醒,偌大的水神殿只剩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生活了幾萬年……”下位神眼中流露出無限的悲傷。

聽此,聶風心中頓時升起同情之情,他用手輕輕撫摸着下位神的手掌,說道:“現在不是有我們陪你嗎?相信將來的不久,水神族乃至其它四大神族都會有復甦的一天。”

下位神揉了揉明亮的眸子,感激的看着聶風,說道:“是的,我也相信我們五大神族會有再現輝煌的一天,謝謝你的安慰。”

聶風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說道:“我應該謝謝你纔對,是你讓我知道了這麼多重要的消息,還讓薛夢妍通過了傳承考驗。哦……外界那些冰系魔法師所說的雪之精靈是不是你啊?”

“雪之精靈?哦……凡人們說的那些雪之精靈應該是我無聊時收養的一些小寵物吧,她們很可愛的,要不是有她們,我這幾萬年都不知道該怎麼過了!”下位神露出一個鄰家小妹的表情,說着那些所謂的雪之精靈。

“不是吧!雪之精靈竟然只是你的小寵物?”聽到這個消息,聶風頓時鬱悶起來。

“是啊!我的小寵物是天地間最純真的精靈,而她們終日聚在我的身旁,吸收了我的神力,就漸漸變得強大起來了,並且每當玄冰塔開啓,她們都要幫我對那些來朝聖的冰系魔法師進行考驗,讓我省心了許多。”下位神輕鬆的說道。

“這樣啊!那你的小寵物有多強大了?”當聶風把那些冰系魔法師心中最崇敬的雪之精靈說成小寵物時,心裏總感覺怪怪的。

“她們啊!一個也就相當於你們人類的魔導師級別的存在吧!”

“啊!魔導師!那你有多少小寵物啊?”

“不多,才一百多個而已!”

“……..”

“你怎麼了,怎麼暈倒了,我沒有抹去你記憶啊!”看到忽然暈倒在自己手掌中的聶風,下位神焦急的說道。

良久之後,當聶風將腦海中的消息徹底消化完全之後,才悠悠的醒來,“一百多個魔導師啊!我的天啊!這是多麼強大的勢力!”

聶風的話頓時換來下位神的一陣鄙視,“這算什麼,其它四族神殿,他們的寵物比我多多了,我算是最少的了!再說這些小寵物也只能陪我解解悶,真要是遇到光明神族,即便是一百個也才只能勉強抵擋一名下位光明神族。”

“不是吧!一百個魔導師級別的雪之精靈竟然只能勉強抵擋一個下位神族,神族真的有這麼強嗎?”聶風有些癡癡的問道。

“當然,不然怎麼能算神了!”下位神傲氣的說道。

“那你知道其它四大神殿的下落嗎?”

“誒,這個我也不知道,五大神族至當時逃出之後,便各自隱匿了起來,以防光明神族的追殺,我們水神殿,是當時和我一起逃出的四位中位神一起動用神力傳送到這幻夢空間當中的!要不是有這個與世隔絕的幻夢空間,我們水神殿早就被光明神族的剿滅了。”

“這樣啊!看來這光明神族真的好強大,竟然將你們五大神族逼到這般境地。”一想到自己的潛在敵人是強大到極致的光明神族,聶風心裏就沉甸甸的,不要說光明神族,即便是光明神族在人間的代言人——神聖教廷,也不是聶風可以撼動的!

觀察入微的下位神當然探查到聶風心中的隱憂,頓時安慰道:“不要擔心,等你將亡靈寶典上的魔法全部學完,將所有的亡靈法神套裝都集齊之後,必然會成爲天地間最強大的亡靈法神,到時也是我們五大神族揭竿而起的時候了。”

“最強大的亡靈法神!”聽到下位神說道這個詞,聶風頓時感到心中豪氣沖天,連光明神族都可以藐視的亡靈法神,那將是多麼強大的人物了?對於這個答案,聶風無法知道,也許只有當他成長到這一步的時候,纔會深刻的瞭解到亡靈法神到底有多麼強大吧。

“小聶風加油,我相信你肯定有那麼一天的,等到你成長到足以抗衡光明神族的時候,我們五大神族將是你最忠實的壁壘,到時你就是天地間最至高無上的亡靈法神!”下位神眼中閃着小星星,一臉期待的看着聶風。

聽此,聶風頓覺汗顏,自己如今連一個魔導士都要讓着走,更不要說去挑戰無比強大的光明神族了。

看到聶風滿臉抑鬱,下位神忽然向聶風拋出一件黑色的衣物,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聶風依然將那間黑色的衣物接住。然而就在聶風觸碰到那間黑色衣物的時候,一陣熟悉的感覺瞬間傳遍了聶風的全身。

一個聲音在聶風腦海中瘋狂的響起,“第二件亡靈法神套裝,黑暗披風!”與此同時,聶風懷中的亡靈寶典也瘋狂的顫抖起來,就好像是爲黑暗披風的迴歸而感到興奮一般。

聶風有些顫抖的接過黑暗披風,感激的忘了下位神一眼。

“這件黑暗披風,我也不知道它怎麼會出現在這兒,當時因爲從它身上感應到了凱普羅.哈特的氣息,所以就保留了下來,現在終於物歸原主了!”下位神露出一個欣慰的眼神。

“哦…….我剛剛好像還感應到你到此的另外一個目的哦!”下位神嘻嘻一笑,玩味的說道:“是不是想要找一種名爲‘陀羅蘭之花’的植物啊!”

“啊!這個你也感應到了,誒……”在這個下位神的面前,聶風忽然有種赤~果果的感覺。

“當然,你的那些小心思,壞心思,我都感應到了!哼哼…….”由於聶風的到來,下位神今天的心情出奇的好,因此也連連開起聶風的玩笑來。

“……………”

見此,聶風只能沉默以對。

“小聶風,接着…….”

頓時,一個紫色光團從下位神的手中飛出,穩穩的停落在聶風面前。

光華散盡,一棵一尺來高,開有一朵鮮豔欲滴的花朵的紫色植物安穩的擺放在聶風身前,看着這棵晶瑩剔透的植物,以及那芬香撲鼻,但卻淡雅異常的美麗植物,聶風不由得暗暗讚歎起天地間竟然會有如此美麗的植物。

“這就是陀羅蘭之花,可以除去天地間大部分的毒素,還你一個美嬌娘,嘻嘻…….”下位神一臉壞笑的看着聶風,只看得聶風紅了老臉。

看着地上的陀羅蘭之花,聶風又泛起愁來,這陀羅蘭之花不好管養可是衆人皆知,自己要如何安然無恙的將它帶回剎羅城呢?

體貼的下位神再次向聶風拋出一個戒指,說道:“這是我的一個空間戒指,你可以將陀羅蘭之花放到裏面,這樣它就不會枯萎了!而且以後你有什麼不方便的東西都可以放到這空間戒指裏面!但記得千萬不要放活物進去,這個空間戒指只吸收沒有生命的物體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