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隨後小舟便快速變大,眨眼間變成了有正常的船隻大小,許林快速跳了進去,手中又掐起一個印決。


這水晶小舟然後就釋放出耀眼的光芒,閃爍幾下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等他出現時已經在千里以外,將老者遠遠的甩開。

許林心中暗道,這老者也不知是何人居然一直追着自己,可是小鬼現在正在昏迷狀態,而且體內還有一股紅色閃電穿梭,如果不及時煉化,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看了看身後已經沒有了老者的蹤影,許林心中稍稍的鬆了一口氣,隨後辨認了一下方向快速離開。

不過剛纔透支了法寶的力量,此時這小舟的光芒已經有些黯淡,但是速度還是很快的。

幸好已經把老者甩開,否則許林就不得不再次催動小舟的力量來一次瞬移。

這小舟名叫天光舟,乃是法器上品的法寶,功效就是載人飛行,瞬間移動。由於天光舟許林還沒有祭煉過,所以通過特殊印法使用的時候都是在透支法寶的力量,而不需要施術者的力量。

早先有很多法寶都是在阻攔老者的過程中自爆了,以求能夠阻擋一段時間,但是好像都是收效甚微。

駕馭着天光舟快速飛行了許久,許林又往後看了看,發現還沒見老者追來,這才放心了下來。

瞧了瞧光芒黯淡的天光舟。隨後許林便把它收了起來,身子快速的落入下方的山脈之中。

身下的這個山脈不算太高,大約有數百米的樣子,上面長滿了茂密的樹林,有幾隻兇獸見許林落了下來,感受到許林的強大氣勢後都識趣的四散而走。

許林落在地上,閃身便消失在原地。

不過瞬間許林便是臉色一變。“你,你怎麼?”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飄逸的站在前方,臉上佈滿了笑意看着許林。

“哈哈,你還真慢啊,我都等的不耐煩了。”

“你。”許林心中稍一定神,既然躲不過,那就直面應對。“你要幹什麼,跟了我這麼遠,你可真有耐心啊。”

白髮老者擺了擺手。“我只是對那隻渡劫的靈獸感興趣,沒有壞意的。”

“什麼?沒有壞意,你他孃的追我這麼遠,別以爲你是個老頭我就不敢罵你,害我損失了那麼多的法寶,你賠我。”

許林的雙眼猛然一瞪,臉上浮現一股怒容。“說,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少拿那些低級的措詞,你騙三歲小孩吶。”

許林也是豁出去了,既然跑不了那就跟他好好談談,看看他到底要幹什麼。

“小傢伙,別把人想得這麼壞嘛,我就是想和你聊聊,誰讓你一直跑來着。”白髮老者無奈的一笑。

許林眼中閃過寒芒。“好,你要給我聊什麼,趕緊的,我時間很寶貴的。”

白髮老者絲毫沒有因爲許林的話而生氣,反而淡淡一笑。

“呵呵,小傢伙還挺有個性,不過那隻小狼可撐不了太久啊,它居然引來了第四道劫雷,前途不可限量啊,但若是現在死了就有些可惜了。”

許林心中一顫,瞳孔猛然一縮。“你到底要幹什麼?”

白髮老者還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當然是要救那隻小狼一命了,這麼有天賦的靈獸死了有點可惜啊,這第四道劫雷可不簡單啊,依你的水平絕對是對付不了那道紅色劫雷的。”

許林瞥了瞥嘴。“說出你的目的吧,別拿我當小孩,誰相信你有這麼高尚的品德。” 白髮老者輕笑了一聲。“好吧,你個小傢伙,我的目的是那道劫雷,那劫雷對我有大用,還有一點就是那道劫雷對於小狼是百害而無一利,他根本就沒有能力吸收那道劫雷,如果這麼下去的話,他的靈魂和身體都會在對抗中緩緩的磨滅,斷無存活的可能。”

白髮老者搖了搖頭,似是在嘆息着什麼。

“小子,我都說實話了,現在你總相信我了吧。”

許林輕輕的搖了搖頭。“不信。”

“不信?好吧,那就算了,反正那隻小狼死了劫雷也跑不了。”白髮老者輕嗤了一聲。

許林撇了撇嘴。“既然算了那你就趕緊走吧。”

白髮老者搖了搖頭。“我不走,我要跟着你,我要等那小狼死了好收集劫雷,不過我有點納悶,你把那隻狼藏哪去了。”

許林沒有說話,看了白髮老者一眼,隨後邁步朝樹林深處走去。

在行走的時候,許林將心神沉入識海之中,不過瞬間許林便是心中一緊,小鬼現在的情況卻是有些不太妙,他體內的生機竟然有要衰竭的跡象。

許林猛然一驚,難道這老頭說的是真的。隨即許林便把心神沉入小鬼的體內。


一股摧毀一切的狂暴雷電力量出現在許林的感知中。

“老大,老大,我快要堅持不住了,這劫雷的力量太大了,無法吸收啊。”小鬼的聲音弱弱的傳進許林的心神之中。

“什麼,小鬼,你要堅持住啊,給我幾分鐘的時間,我給你想辦法。”許林心中一緊,隨後快速的退出了識海。

許林快速的停住了腳步,雙眼看向身後的白髮老者。

“好吧,我暫且信你,劫雷可以給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你保證小鬼的生命安全。”

白髮老者輕輕一笑。“放心吧,趕快將那隻小狼放出來吧。”

許林重重的看了一眼白髮老者,隨後點了點頭。“好,這可是你說的啊,出事的話,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知道了,你這小傢伙真囉嗦。”

許林又看了白髮老者一眼,隨後便是一點眉心,一陣特殊的波動閃爍,隨後虛弱的小鬼便出現在地上,他皮肉綻開之處還有絲絲的紅色電芒閃爍。

看到小鬼之後,白髮老者臉上浮現一絲的驚訝。“異獸帝狼?我說怎麼會引起第四道劫雷,原來是因爲這個,而且他的血脈極是純正,不錯。”

隨後這老者又看向許林。“你剛纔是從識海內將帝狼放出來的?這怎麼可能,這帝狼之族可是有三大禁忌的啊,一是不認人類爲主,二是不與人類共舞,三是在戰鬥中成長。小傢伙,你讓帝狼做的事情都快全了吧,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管的也太多了吧,趕緊救命。”

白髮老者輕笑了一下。“好好好,你不願說算了,我這就開始。”

隨即白髮老者的手便放在了小鬼的身上,白髮老者悶哼了一聲,隨後便猛然站了起來,手掌中出現了一團血紅色的雷團,他珍重的將其放進一個紫色葫蘆裏。

“好了,大功告成,有了這團劫雷我的實力又會開始進步的,哈哈,多謝了。”

白髮老者哈哈笑了一聲,隨後手掌中便出現了一個光球,裏面蘊含着龐大的靈力,他一揮手這光球便落入小鬼的體內,瞬間這小鬼的傷勢便快速恢復。

“這就好了,這麼簡單。”許林看了看白髮老者,面容間有些不相信。

“要不然吶,這點小劫雷還要我費半天勁嗎,這也太小瞧我了吧。”

“呃。”許林腦子中突然浮現了一個想法。“冒昧的問一下,你的修爲?”

白髮老者哈哈一笑。“我的雷劫都已經渡完了,你說我的修爲多高,哈哈,你小子還挺有意思,罷了,給你一塊保命令牌,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都能保你一命,就算是遇到九等靈獸這令牌也可保你一命。”

隨着話音剛落,這白髮老者的身形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而在許林的面前突然懸浮起一塊金屬牌子,兩面都雕刻有萬獸的圖案,而在萬獸的中間卻是雕刻着一個頭生獨角的不知名獸類,散發着莫名的威勢,似乎要把許林的心神都攝進去。

而此時小鬼也在地上輕哼了一聲,隨後便幽幽的醒來。

“咦,老大,我沒事啊,那個紅色劫雷吶?”

“已經被人收走了,只要你沒事了就好。”

不過這時許林卻是發現小鬼雙眼緊緊盯向自己手中的令牌,那種表情讓許林有種摸不透的感覺。

許林攤開手亮出了那塊令牌。“小鬼,有什麼不對嗎?”

“老大,這令牌你是從哪得到的?”小鬼的聲音顯得有些急促,身子翻躍間便來到了許林的面前。

“一個老頭啊,他把你身體內的劫雷收走後就給了我這麼一塊令牌,說是保命令牌,怎麼了。”許林心中閃過一絲的疑惑,雖然感覺這令牌不凡,但是這令牌具體是什麼,許林卻是不認得,但是看小鬼的反應,他似乎是認得這個東西。

“哦,那老大你就好好收着吧,這是九等靈獸的骨骼打造的,裏面有着莫大的威勢。”

“九等靈獸?那老者難道是仙人?”許林心中一定。

隨後許林便是搖了搖頭。“看那老頭挺和善的,沒想到啊,我居然還想從他手底下逃脫。”許林苦澀的一笑,隨後目光灼灼的望着樹林深處。

許林一招手,一個黑色的壯碩大狼便出現在許林面前。

“好了,不想這個了,小鬼你恢復的怎麼樣了?”

“沒大礙了,就是有點虛,我調息一下就沒事了。”小鬼搖了搖身子,將身上的髒污震開。

“那就好,走吧,我去吞噬萬獸之力,然後同時培養這隻狼王,看看我在半年之內能不能結成元嬰,我感覺離結嬰的時候似乎不遠了,然後利用一些丹藥再把狼王培養成六等靈獸。”

許林將小白放了出來。


“走吧。”

隨後許林,小白,小鬼和那隻狼王都隱匿起全身的氣息,快速的深入密林之中。

“吼。”

“嘶。”

一陣怒吼和嘶鳴響起,隨後便是一陣激烈的撞擊聲。

許林眼中閃過一絲的喜色。“靈獸,哈哈,買賣來啦。” “砰。”一陣龐大的塵土肆虐而來,伴隨着還有連綿不斷的樹木斷裂聲。

許林和兩獸都悄悄的潛伏了過去,在一個稍高的地勢往下望去,隨即便看見一條深青大蟒和一隻鐵甲巨犀在瘋狂的打鬥。

“六等靈獸青蛟蟒,五等靈獸鐵甲巨犀。”

看到兩者,許林心中閃過一道疑問,這本是實力懸殊的兩隻靈獸,怎麼會一直這麼膠着下去吶,不過瞬間許林便看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巨大石洞,那裏面居然存在着兩隻佈滿深青色紋絡的蛇蛋,蛋殼上散發着微弱的靈光。

隨即許林心中便露出瞭然之色,這青蛟蟒肯定是剛剛分娩,實力大損。而這隻鐵甲巨犀卻是窺視蛇蛋,所以便和青蛟蟒打了起來。

“嘶,你若是再糾纏不斷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青蛟蟒高昂起頭顱,三角眼中散發着凌厲的寒芒。

鐵甲巨犀龐大的身軀猛然後退了幾步,引起了地面一陣顫抖。“不客氣又能怎樣,剛剛分娩的你實力不足一成,根本就發不出什麼大招,而且現在的你需要的是靜養,戰鬥對於你是極爲不利,而且時間越長,你就越虛弱,我可是注意你很久了,想嚇我,做夢去吧。”


鐵甲巨犀猛然冷哼了一聲,隨後頭上的黑色獨角便猛然閃爍起耀眼的靈光。“嚐嚐我這招黑光衝撞,我看你到底能堅持到何時。”

如同鑽頭般的黑色靈氣漩疾速衝擊向青蛟蟒,看其凌厲的鋒芒,這青蛟蟒就算是接下也絕對不會好過。

看到黑色氣旋衝擊而來,青蛟蟒怒吼了一聲,隨後口中迅速凝聚起一個深青色靈氣球,快速迎上黑色氣旋。

“砰。”黑色氣旋和深青色靈氣球都同時消散,形成一股強烈的衝擊風波,席捲向四周。

鐵甲巨犀只是後退了幾步,隨後它的黑色獨角上又開始泛起一股黑色的靈光,連在遠處觀戰的許林都能深深的感受到其內的狂暴力量。

隨後這鐵甲巨犀獨角上的黑色靈光便化作疾速旋轉的鑽子,又快速的衝向青蛟蟒,威勢更盛。

青蛟蟒眼中閃過一抹的怒色,隨後便怒吼了一聲,口中又開始凝聚深青色的光團,不過這光團的顏色卻明顯淡了許多,看來它已經虛弱之極了。

隨着黑色氣旋和深青色靈氣球的吐出,鐵甲巨犀和青蛟蟒都猛然萎靡了許多。


那黑色氣旋和深青色靈氣球僵持了一會,便轟然衝破深青色靈氣球,去勢不減的衝向青蛟蟒,狠狠的落在了青蛟蟒的龐大身軀上,炸起了些許的鱗片。

青蛟蟒哀嚎了一聲,隨後猛然後退了數米,它看起來更加虛弱了,而那鐵甲巨犀現在的情況也沒好那去,也就比青蛟蟒稍強一些。

不過就在這時,許林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精光。“進攻。”

許林的身影在山林間疾速閃動,身後跟着兩狼一虎,眨眼間便來到了鐵甲巨犀的面前。

鐵甲巨犀猛然愣了一下,隨後便怒吼了一聲。“是可惡的人類,啊啊,你給我去死吧。”

鐵甲巨犀的身子快速化作一道殘影,頭頂的獨角疾速衝向許林,上面閃爍着黑色的幽光,許林毫不懷疑這獨角能夠開山劈石,但是可惜虛弱的它遇到了許林。

許林眼中一道寒光閃過,隨後手掌便猛然拍出,上面繚繞着一道魂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