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隨即血巫門的這個小隊十幾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就全部倒地而亡了,至死的時候他們的眼睛都還瞪得牛大,眼神中透露着一種不可置信的驚慌與恐懼。


殺完幾人,軒轅楓轉頭看了看金劍成幾人,然後道:“恩,這次你們就不用跟着我了,你們都在能量罩外等我吧,我一個人進去便可,如果有人從外回來發現問題想逃走的話,你們就出手把他們給留下吧!”

說完不等其他人說話,軒轅楓就向着山上飛掠而去,弄得金劍成等人面面相覷,不明白軒轅楓爲什麼會要求一個人去殺人。

“公子不會是擔心我們殺得太多而付不起貢獻度吧!”有人愣愣的道。


“這個不太可能吧,貢獻度又不需要出錢的。”有人否定道。

“這個…”先前那人猶豫愣愣下道:“這個貢獻度雖然不付錢,但是用貢獻度換的寶物肯定是要出錢的啊!”

“這…”所有人無語。

軒轅楓來到了沒有峯正峯山腳,此處有一個高達百丈的巨石,上面刻有三個數十丈大小的巨字——血巫門。

軒轅楓右手一揚長刀出現在了手上,然後把血巫門幾個大字抹去,再在巨石之上,刻下四行巨字:北斗七星,替天行道!

完畢,長刀一收,軒轅楓轉身,走入血巫門的護山能量罩。

對於軒轅楓尊者級的修爲而言,血巫門的護山能量罩,根本阻擋不住其的腳步,直接便輕鬆穿過了能量罩,來到了魔猿峯半山腰。

半山腰上,有一座方圓百丈大小的巨大廣場,此刻,廣場之上,並無多少人員,廣場兩邊,建有不少房屋,依山而上,血巫門的主殿,還在魔猿峯峯頂!

“咚…”

悠揚的鐘聲傳遍了整座山峯,這是因爲軒轅楓強行穿過護山能量罩,引起了血巫門警鐘的反應,聽到這鐘聲,廣場上數十人已經知道有人強行鬧山了,正快速聚集在一起,向山下眺望。

軒轅楓一出現,就落在了衆人眼中。

“你是何人?爲何闖我血巫門?”一名年約四旬的人問道,雖是喝問,但語氣卻並不嚴厲。

此刻,軒轅楓並沒有與菜菜融合,他想拿血巫門的人來練練手,不想總是一戰鬥與菜菜融合,他現在身穿黑色勁裝,銀髮飛揚,有一股君臨天下、傲視八方的氣概,讓人一看,心中便生出戰慄的感覺。

這等氣勢,比起普通尊者,震攝力強出十倍不止。

軒轅楓雙目一睜,原力瞬間釋放出去,化成數十道,瞬間涌入血巫門衆人眉心,剎那間,在血巫門衆人的記憶之中,軒轅楓看到了全部都屠殺行兇的景象。

這便是搜魂術,軒轅楓從創世天尊留下的戒指裏找到的,覺得這東西比什麼逼供手段都適用,所以就學了來,不過這搜魂術也不是萬能的,他只能搜索跟自己同級或者比自己修爲的人,修爲比自己高的人是根本不能搜的。

不過就算這樣也是相當的適用了,比起那些血腥的逼供手段,這東西不但不血腥,而卻還有着百分之百的可信度。 替嫁棄妃覆天下 ,軒轅楓便冷聲道:“今日滅你血巫門滿門,都受死吧!”

說話間,右手一刀劈出,一道百丈大小的刀芒劈下,這數十人,修爲最高不過聖級初期,其中還有不少只是皇級修爲,如何擋得住軒轅楓這一刀?

“啊,啊,啊…”

就算普通尊者被這攻擊劈中也得脫層皮,更何況他們,刀芒劈下,盡皆化爲灰燼,並將整個廣場都劈出一道幾百丈長的深溝,數十人僅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之聲,就全部身死!

軒轅楓一刀劈在廣場,整座魔猿峯都在震動,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

“有強敵來襲……”


“有強敵來襲……”

……

剎那間,魔猿峯各處,響起了血巫門衆人的呼喊聲,無數道身影從魔猿峯上的建築中飛出,向廣場之處涌來。

軒轅楓站於廣場邊緣,如同一尊魔神,看着飛來的衆人,原力迅速分裂向四處散去,隨即涌入數十人眉心之中,一幅幅燒殺搶掠的景象,再次出現在軒轅楓的腦海之中。


如此多的人,竟無一人是清白之身,血巫門這麼多年來,不知道屠戮了多少人,不知道滅門多少小家族?他們的記憶中,全都是這些燒殺搶掠的事情。

軒轅楓的搜魂術從數十名修士眉心中收回,瞬間,又進入了另一批修士眉心,這一批人記憶中,不僅有滅門滅家族的殺戮景象,更有無數**女子的記憶。

其中,更有不少女子,修爲低下,顯然是一些小家族的成員,家族被滅,她們求死都不能,日夜受血巫門衆人**!

軒轅楓無奈,這個世界雖然說強者爲尊,軒轅楓也自認不算什麼好人,也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但是面對這些人的記憶,他還是覺得這太TMD的禽獸不如了,每一個都手上沾滿了血腥,犯下了滔天罪孽!

“殺……”

軒轅楓心中沒有任何猶豫,揮刀向血巫門衆人撲去,現在縱然血巫門有人未做過壞事,那也是百中無一,軒轅楓可不怕殺錯了那一個。

軒轅楓殺意如潮!心中已定:“媽的,今天一個不留!”

血巫門衆人看到軒轅楓,眼中皆有驚色,如此氣勢,至少也應該是尊者階以上的高手,現在這廣場上可沒有一人是尊者階的修爲,要是迎上去與送死也沒什麼區別。

“你是何人?”

“爲何屠殺我血巫門之人?”

“血巫門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朋友友請說,血巫門定會賠償……”

……


血巫門衆人見軒轅楓很不好惹,於是就停在百丈開外,紛紛大喝,軒轅楓懶得理會他們,手一揚,直接揮刀向着喊話的人劈了過去,而後冰冷的聲音傳遍了全場:“今日起,血巫門在行者世界除名!


言罷,身體撥空而起,揮刀劈出,氣勢如虹的刀芒向血巫門衆人轟去,軒轅楓出手,所向披靡,慘叫聲連續不斷的響起,衆人四散逃去,不少人逃至山腳 ,卻出現一層光幕將整座魔猿峯籠罩,根本無法出去。

山頂數道強大的氣息,向廣場之處飛遁而來,一個聲音如同洪鐘響起:“什麼人,來血巫門找死嗎?” 怒吼聲出自一名年約六旬的老者,有尊者一級的修爲,軒轅楓根據已故血巫門衆人的記憶,知道此人,正是血巫門門主古秦霜。

古秦霜手提一杆九尺金槍,上面散着點點金光,速度如風,向軒轅楓所在之處飛掠而來。

在古秦霜身後,還跟着一個灰袍老者,看上去也是六十歲上下,老者手提三尺青鋒,同樣有着尊者一級的修爲,軒轅楓自然能夠根據血巫門衆的記憶認出此人,此人正是血巫門的太上長老之一江自來。

兩名尊者一級的大高手,來到廣場上空,目光落在廣場中心那一深溝之上,渾身一震,心中都是暗驚:“這人好強的攻擊力啊!”

二人雖然看出軒轅楓也與他們一樣只有尊者一級的實力,但是看着被軒轅楓劈出的深溝,心中明白,軒轅楓的攻擊可比他們強不少,他們全力一擊也只有這攻擊八成左右的實力而已。

他們只以爲軒轅楓這是全力一擊,用來給他們一個下馬威的,殊不知軒轅楓這只是隨手一擊而已,如果全力出手至少是這百倍以上的攻擊力。

也正因爲他們不知道,所以纔會有勇氣留在這裏,如果讓他們知道了,那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站在軒轅楓對面與軒轅楓對勢,絕對是有多快逃多快,有多遠逃多遠,一刻也不想停留。

看着軒轅楓那一副滅你滿門的架勢,古秦霜就一陣怒火,以往只有他們這樣找上別人麻煩,沒想到今天軒轅楓居然敢一人殺上他們血巫門總部來,這絕對是百年來頭一遭。

“格殺勿論!定要將此人擒殺,滅他九族以解我血巫門今日之恥。”古秦霜指着軒轅楓,向血巫門衆人大聲怒喝道。

看着廣場上死去的門人弟子,古秦霜是真的怒了,終日打雁沒想到今日居然會被雁啄,竟然讓人給殺上山門來。

軒轅楓掃了一眼血巫門衆人人,再次看向古秦霜以及江自來二人,眼中殺意更盛,血巫門無惡不作,這兩人便是首惡,絕對是十惡不赦。

“你們還妄想能夠繼續活下去麼?血巫門上至掌門,下至門人弟子,今天便是你等的死期!”軒轅楓的聲音如同地府判官的宣判,響徹整座魔猿峯。

“狂妄!”古秦霜怒喝一聲,道:“我不管你有何來歷,敢殺上我血巫門總部,今日定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師兄,我們一起上,看廣場上的攻擊痕跡,此人絕不簡單。”江自來大聲道,說話間便右手中的長劍一擡,長劍化出無數劍影向着軒轅楓攻去。

江自來此言一出,古秦霜也不敢怠慢,金槍一震,也向軒轅楓攻去,古秦霜金槍猶如一條憤怒的金龍,上面金光點點,華麗無比的向着軒轅楓撲去。

滿天光芒如同一陣爆雨,從四面八方,都將軒轅楓籠罩,急速射去……

魔猿峯被軒轅楓等人用能量罩所封,剛纔逃走的血巫門弟子,已經回來,見門主和太上長老同時出手,信心大增,上千門人大聲歡呼起來。

“敢來血巫門撤野,簡直就是找死,門主的法力無邊,定會把他斬成碎片!”

“還有太上長老,血巫門兩大高手同時出手,叫他死無葬身之地。”

“把靈魂擒住,我定要讓他的靈魂永受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哼哼,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今日定讓他知道我血巫門的厲害。”

“門主一出手,定讓這狗賊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等今日過後,定要滅他九族,把他所有女族人抓來關進後山,供我等享用。”

……

血巫門的衆人見門主和太上長老對軒轅楓下了必殺令,對軒轅不再客氣,縱然身軒轅楓修爲再強,但血巫門衆人仗着人多勢衆,並且有門主這等高手出手,覺得軒轅楓今日必死無疑,於是,一改先前的語氣,紛紛大罵起來。

在血巫門衆人看來,軒轅楓是尊者級高手,而血巫門門主與太上長老同樣都是尊者級高手,以二對一,軒轅楓必死無疑。

他們又怎會明白軒轅楓雖然也是尊者階修爲,但是殺血巫門門主這等尊者一級的尊者,那不就與殺雞宰鴨般簡單,自然會有如此想法,若是知道,那肯定會爲他們的門主和太上長老大捏一把汗!

看着那滿天劍影以及百丈大小咆哮而來的金龍,軒轅楓眼神如常,並未退避,右手一擡一道百丈刀芒,直接向着兩人的攻擊迎了上去。

“砰,砰,砰…”

滿天的閃光劍芒,如同泥捏的一般,被軒轅楓刀芒一碰,全部消散在了中控,只聽到不停的碰擊聲傳出。

“咔嚓。”

隨即一聲輕響傳出,一道破碎的聲音響起,古秦霜的金色長槍被刀芒一刀劈成了兩截,頓時被毀。

古秦霜以及江自來同時大驚,這是一件極爲厲害的上等武器,竟然被軒轅楓的刀芒直接劈斷,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血巫門衆人也都是滿臉不可思議,看着那道刀芒,怎麼也不敢相信,難道門主出來迎敵的時候把他的那杆金槍拿錯了?但這顯然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刀芒斬斷金槍,去勢不減,繼續往古秦霜劈了下去。

連那把金槍都擋不住,見刀芒劈來,古秦霜大吃一驚,頓時再次從儲物戒指裏摸出兩件兵器拋了出去,欲阻當一下軒轅楓的刀芒,同時,古秦霜身體向後爆退。

“咔嚓……咔嚓……”

兩道破碎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古秦霜拋出的兩件兵器,瞬間被刀芒劈成兩截,刀芒依舊去勢不減,繼續向古秦霜劈去。

“快,師弟快救我……”古秦霜恐懼的向江自來大喊一聲,衝入人羣之中,兩手一抓,抓住兩個門人擋在了面前。

隨即,數十件兵器自人羣中飛出,向刀芒轟去,連古秦霜的極品武器都是一斬即毀,這些普通武器在軒轅楓的刀芒面前更是如砍瓜切菜辦,“咔嚓”之聲連連響起,刀芒與古秦霜之間的十餘件兵器,都瞬間被刀芒直接斬成了兩半,毀滅於一旦。

“啊,啊,啊!”緊接着,便是三道慘叫聲響起。

古秦霜連同他抓住擋在身前的兩人,剎那間被刀芒穿透,三人的胸口,被劈出一道一尺大小的血溝,心臟皆被刨露出來,瞬間即死!那道刀芒的威力之強,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簡直比死神鐮刀還要恐怖。

這時,刀芒的真正恐怖之處,衆人也算是見識到了,殺尊者猶如殺雞般簡單,簡直讓人看了膽寒,門主和太上長老一出手,血巫門衆人都在興奮的吶喊助威,認爲擊殺兩名尊者對戰一名尊者,簡直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但是,實際的情況,卻遠遠超出了衆人的預料,彈指間,門主古秦霜竟然就被直接斬殺!江自來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見那道刀芒斬殺古秦霜,又向他們斬了過來,江自來大聲喝道:“太上門主,強敵來襲……”

江自來的大喊,聲音震透蒼穹,響徹整座魔猿峯,江自來很明白,他根本不可能是軒轅楓的對手,唯有將閉關的太上門主請出,否則,誰也無法阻擋軒轅楓的屠殺。

發出一聲大喊之後,江自來迅速結了一個手印,隨即“哇”的吐出一口鮮血,而他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到了尊者二級,然後轉身就向後山逃竄。

江自來已經無法擋住軒轅楓的那道刀芒攻擊,在性命危急的緊要關頭,逼不得已只能用出這自損祕法來逃命了。

這祕法的副作用可是不小,使用之後修爲將從此再無寸進,但是現在自然是保命要緊,至於修爲的問題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而廣場上的其他人,他更管不了那麼多,他們已經呼喚了閉關的太上門主,至於太上門主能不能及時救下這些門人,就只能看這些人的造化了。

“噗……”

江自來剛掠出幾百米的距離,就被軒轅楓再次掃來的刀芒更劈中了聲都沒來得及吭一下,就果斷倒地身亡了,至死他都不明白他都用祕法提升了這麼多的速度,爲什麼軒轅楓還能果斷的了結了他的生命。

軒轅楓一聲冷笑:“無知的孩子就是這麼悲劇,不瞭解對手的實力,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最終只能死不瞑目了。”

至此,血巫門的門主古秦霜,太上長老江自來,兩大尊者級高手,盡皆喪命於軒轅楓之手,再加上,墜落域被滅掉的三名尊者,血巫門五大高手盡皆滅亡。

想起衆人記憶中屠殺小家族、滅小勢力、搶劫村莊、**女子的罪惡景象,軒轅楓心中便有一團怒火,眼中兇光閃爍,殺意在澎湃。

軒轅楓目光往血巫門衆人一掃,血巫門數千餘名門人弟子,盡皆戰慄,魂驚膽喪,魔猿峯已被軒轅楓等人部下的能量罩所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根本沒有跳脫的希望。

面對軒轅楓氣勢滂湃的殺意以及凌厲的目光,血巫門衆人感覺猶如寒冬墜入地獄,等待判官宣判一般,心中忐忑不安。

“撲通……”

有人承受不住煎熬,終於跪倒在地,不停的對軒轅楓磕頭求饒道:“大人饒命啊!大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