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隨便。”中年男子回道。


林楓停了下來,他看着男子靜靜道:“你這是敷衍我。救人一命有很多風險的。如果你這麼糊弄你的救命恩人,那我只能說抱歉了。”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他不得不支撐着坐起來。恰好看到了和他一起飛進來的門匾,上面寫着:蘭州拉麪。

中年男子笑了,他道:“老闆,來碗蘭州拉麪。”

總裁寵妻無下限 林妙妙和品紅聽到這句話噗呲一聲笑起來。林妙妙樂不可支道:“林楓,我就說你這個店名起得古怪吧。我看你還是聽我的,改成‘風妙麪館’算了。”

“這個沒有,你還是換一家吧。”林楓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中年男子苦笑,試探性問道:“牛肉麪,可有?”

“早說嘛。我最拿手的就是牛肉拉麪。”

林楓轉身進了房內,開始揉麪拉麪。長形柔軟的麪糰打在桌面之上發出砰砰響動。很快,一晚滾燙的拉麪上桌,上面放了幾片滷過的牛肉和蔥花。

此時,中年男子已經就近坐在了凳子上。看着眼前這碗香噴噴的拉麪,忍不住舔舔嘴脣道:“真香。老闆,好手藝。”

小店外三人,久等之下,不見中年男子出去。三人這才走進了麪館。當他們看到中年男子正在安安靜靜地吃着拉麪,露出了吃驚之色。

“你竟然還有心情吃麪?”一人冷道。

“反正都是一死,做一個飽鬼總比惡鬼強。”另一人回道。

“那,這碗麪要不要讓他吃完?”第三人詢問。

“當然不能,豈能如他意。”

三人達成了共識。慢慢朝中年男子走去。然後品紅出現在中年男子和三人中間。品紅看着三人,露出了笑意問道:“三位也是吃麪嗎?”

爲首之人,身高最矮。身形微胖。他一臉不屑地看着品紅,怒道:“青山幫行事,不想死滾開。”

“我明白了。”

品紅仍然站在原地,扭頭看向林楓道:“老闆,他不吃麪。”

“不吃麪來我店鋪幹什麼,攆出去。”林楓不悅道。

六界封神 “好大的口氣。”最高最瘦之人冷然開口,看着林楓露出了濃濃殺意。

“好面。老闆好手藝,湯清而有味。面細而精,難得的好面。”中年男子越吃越起勁,吸着麪條發出了極爲不和諧的簌簌聲。

林妙妙從櫃檯走了出來,故意散開了修爲。她不想惹事。她道:“三位,我們無意插手任何門派勢力之間的事情。此人只是來我麪館吃麪。吃碗麪,他自然會走。我們和此人,並不認識。”

“這倒是實話。”林楓補充道。

“老大,和他們費什麼話。不就是一個知名境界的丫頭。”唯一的胖子一臉惡相道。

爲首之人看了看麪館之中的三人,他沉默了片刻,然後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他道:“老闆,你這裏有什麼面?”

又有生意上門,林楓樂得介紹:“本店百年經營各種牛肉拉麪。有牛肉湯麪。牛肉炒麪。牛腩面,年肉炒飯,當然也有大補特補的牛gen面哦。”

“他吃的是什麼?”爲首之人問道。

“牛肉拉麪。”林楓回道。

“牛肉拉麪。三碗。”爲首之人回道。

“好嘞,三位稍等片刻。”林楓快步走入房內,啪啪啪的聲響不時地從房內傳出。

最高最廋之人輕聲問道:“老大,爲什麼如此謹慎?”

爲首之人冷然回道:“剛纔那個女孩,看起來不過十四歲上下,修爲達到了知命境界巔峯。放眼中州任何一個門派。她都是數一數二的天才。她的身份,又豈能如此簡單?”

“那就這乾等?”胖子不耐煩道。

“煮熟的鴨子還能飛了不成?”爲首之人冷哼。

雙方共四人。對面而坐,劍拔弩張地吃着面。中年男子吃了一碗又一碗,胃口好得驚人,從午時吃到了戌時,一點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爲首之人等得有些燥意,他再次打量林楓三人,想要看出他們的來歷。卻是無所獲。他又看向對面的男子道:“塗魚,你以爲這樣拖延時間會有人來救你嗎?”

胖子冷哼了一聲囂張補充道:“你們飛魚幫的十二位堂主,現在全部都成了死人。”

“是嗎?”塗魚反問,露出了淡淡笑意。

爲首之人看着塗魚臉上的笑意感覺渾身不自在,他道:“你還以爲你們飛魚幫可以翻身嗎?”

“不能翻身的,應該是你們青山幫吧。”塗魚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顆靈丹吞下。

就在此時,一個少年滿身是血闖入了麪館之內。 星際工業時代 少年看着爲首之人道:“幫主,完了。”

“什麼事請如此驚慌?”爲首之人叱喝道。

“飛魚幫的三位堂主是假叛變,現在飛魚幫殺入了我們青山幫總壇。我們幾位堂主全部被殺了。”少年驚駭道。

“什麼?”

爲首之人恍然大悟,咬牙切齒地看着塗魚道:“你故意進入我們三人埋伏之地,便是調開我青山幫最強三人。好讓你們飛魚幫的堂主殺入我青山幫總壇?”

“這個麪館,也是你事先踩點好的吧。藉助三位年輕知命境界修行者牽制我三人,爲你們飛魚幫堂主攻克我總壇贏得時間?”

塗魚拍拍手稱讚道:“方幫助果然機智過人,一語道破。”

“你以爲你完勝了嗎?手下的人死了,還可以再找。地盤沒有了,還可以再搶。但是頭目沒有了,纔是真正的消亡。你一人對我三人,你必死無疑。”爲首的方山怒道。

塗魚一臉鎮定道:“這個小店開張不過兩日。你們要是想拆了此店,這個小老闆肯定不答應的。你們若是和我耗下去,我的人應該在趕來的路上了。”

“所以,你們青山幫今日必然在鎬京除名。”隨着最後一句話,塗魚露出了一股令人忌憚的威壓氣息。讓人覺得他說的話,就是真理。 青山幫幫主方山知道此時時間對於他而言,非常珍貴。他看向林楓,做着最後的勸說道:“老闆,我們之間的事情,你可以不插手嗎?”

“當然可以,我本來就不想惹事。而且我的面今日賣得挺好。我的心願達成。”林楓坐下來道,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老闆果然是少年英傑,難怪年紀輕輕就修煉到知命境界初期。”

方山頗爲滿意地笑了笑然後道:“等下若是不小心損壞了桌椅,我方山百倍償還。另外,滅了此人之後,我就是這裏的主人。我將免你終生的租金。”

聽到免租金,林楓露出了潔白牙齒,心情很好。他道:“這個條件很誘人。特別是對我這種白手起家,生意又差的新店而言無疑是莫大的支持。”

“老闆既然同……”

“幫主別急,等我把話說完。不過我這店開店第三日就被砸一個稀巴爛,實在是不吉利。做生意嘛,圖的就是吉利兩個字。吉利了才能掙錢。所以,還是請各位出去打。我店鋪的門已經被打爛,我的心情已經很不好了。”林楓說着皺起了眉頭。

“你他媽的故意消遣老子是吧。”

胖子怒不可遏地指着林楓,然後看向方山道:“老大,這個小子欺人太甚,不如一併殺了算了。”

“誰剛纔嘴臭來着?”林楓說着起身。一步步朝胖子走去。

“是老子,怎麼樣?你一個小屁孩還想耍威風,你他孃的斷奶了嗎?”

胖子拍着自己的胸口大聲道。看到林楓走來,便故意走了上去。

對於修行者而言,身前一丈之地是禁區。當林楓和胖子的距離超過了這一丈之後,林楓露出了森然寒意,一股磅礴的威能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不好,老三快退。”方山意識到不妙立即喊道。

可爲時已晚,林楓將體內元氣凝聚於雙拳之上。揮舞着暴風雨一般的拳頭朝胖子轟去。

胖子一臉無懼,嗤笑道:“跟老子拼肉身。找死。”

胖子修煉的是鞏固肉身的功法,肉身強度和肉身力氣勝過同境界修行者太多。他故意放任林楓靠近,就是想進入林楓一丈禁區之內。

胖子一聲怒喝,揮舞着巨大的肉拳朝林楓的拳頭轟去。

砰砰砰砰……

瞬間功夫。兩個人的拳頭在空中交擊了數十下,結實的撞擊之聲不斷傳出。

林楓還是頭一次遇到一個肉身強度還行,還能接下自己近身攻擊之人,不由道:“原來是你是故意放我靠近。”

“小子,知道天高地厚了吧。今日老子教教你怎麼做人。”

胖子嘴上囂張,心裏暗暗心驚。想不到這小子的肉身強度竟然不比自己差。這簡直匪夷所思。他本以爲,三兩下就可以打爆林楓的雙臂。

“你的嘴真臭,出門肯定吃了屎。我今兒心情好,給你擦擦嘴巴。”

林楓說着驟然加強了攻勢。毫不猶豫地將體內所有元氣全部凝聚在雙拳之上。每一拳頭,足有千萬斤力道。一拳拳轟擊在胖子身上,令胖子覺得雙手劇痛。無法承受。

很快,林楓一拳擊開了胖子的雙拳防護,然後轟擊在胖子的嘴巴上。

胖子發出殺豬一般的慘痛喊叫,連防守的餘地也失去,如同一個木樁,承受着林楓強烈的轟擊。

這一次。林楓不想殺人。等到他停手的時候,胖子已經被打得暈眩在地。渾身是血。特別是他的嘴巴,血肉模糊,異常恐怖。

“老三……”青山幫老二急忙過去,扶起胖子。

方山看着林楓,露出了濃濃殺意,他捏響着拳頭道:“今日不管你什麼來歷,斷你雙手。”

豪門佳妻 林楓看也未看方山一眼,而是看着吃麪的塗魚道:“喂,魚幫主。我已經幫你解決了一個人。你要是還坐在那裏不出手,別怪我趕你出去啊。”

塗魚放下面,看着林楓露出了讚許笑意,他道:“你怎麼看出我沒有受傷的?”

“快將這些蒼蠅趕出去,或者我和他們一起把你趕出去。”林楓不耐煩道。

“不勞煩老闆了。”

塗魚走出了小店,然後大聲道:“方山,你不是想殺我嗎?出來吧。”

“等我解決了塗魚,再來取你的雙臂爲我兄弟報仇。你最好別走。”

方山說着走出了屋外,連同他的二弟向塗魚發起了強勢攻擊。塗魚以一敵二,勉力支撐,卻也沒有性命之危。此時,青山幫的胖子若是在,塗魚就難以抵擋。雙方大戰了將近半個時辰之後,飛魚幫的堂主趕到,聯手擊殺了方山兩人。

鎬京兩大幫派之間的吞併大戰就此落下帷幕。塗魚令幾位堂主回去料理後事,他再次走入了蘭州拉麪館。

林楓正在等着塗魚進入,張口便道:“事情解決了,什麼時候把我這個們重新修一下?”

“馬上。”塗魚心情大好道。

“剛纔那個方山說了,若是他贏了會免去我終生的租金。”

“這句話現在已經生效。”

“那好,言歸正傳。”

林楓和塗魚坐在了同一張桌子上,林楓認真問道:“你爲什麼要我盤下這家麪館?”

此話一出,林妙妙和品紅露出了吃驚之色。

品紅忍不住道:“公子,你們原來早就認識?”

塗魚想了想,指着天空道:“是上面交代的事情,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上面是誰?”林楓又問。

“上面的事情,下面的人自然不能說。”塗魚老實道。

“那你還吃麪嗎?”林楓問道。

塗魚趕緊擺手道:“爲了牽制方山三人,爲了讓你出手,我已經吃夠了。再說面這個字,我都想吐。”

“不吃麪還坐在這裏幹什麼?”

“今日你心情不對,他日再來拜謝。告辭。”塗魚起身離去。

“別忘記了修門。”

“你們晚上安心入睡。這裏是我的地盤,無人敢打攪。明日醒來,門便修好。”塗魚承諾道。

塗魚離去之後,林妙妙來到了林楓身前,看着林楓問道:“爲什麼?”

“你認識這個人,爲什麼不和我說?”

“是他讓你開面館,爲什麼不和我說?”

“明明你們認識,爲什麼裝作不認識,費半天話?”

“爲什麼?”

林妙妙一臉說了五個爲什麼,看着林楓,等待着他的回答。而品紅也是靜靜地看着林楓,她也很想知道原因。

林楓想了想道:“妙妙,我只能說,我跟他真的不熟悉。所以裝作不認識,因爲我真的不想趟渾水。我拖着時間,就是等待他的援兵到,我便可以不出手。”

“竟然不熟悉,爲什麼聽他的話開面館?這個說不通。”林妙妙對林楓的回答顯然不滿意。

“對,說不通。”品紅想了想,認真補充。

“擦你的桌子去,不然趕你走。”林楓威脅道。

“哦。”品紅只能乖乖地收拾他們吃完的碗筷。

“對不起妙妙,我不能說。但是請你相信我。”林楓看着林妙妙,一臉認真道。

林妙妙看着林楓一臉嚴肅,然後她忽然笑嘻嘻露出了兩個酒窩,她道:“好吧,我選擇相信你。希望你日後可以跟我解釋。”

“會有那一天的。”林楓許諾。

孤月府,子時。

這個時候,夜黑風高,殘月如鉤。是很多人都入睡的時候。

一個黑影飄入了孤月府內,然後悄無聲息地飄入了陸無雙的房間。他點燃了燈,整個房間立即亮堂起來。

“誰?”陸無數從警覺之中醒來,抓住了牀頭的長劍。他看到了一個黑衣蒙面之人。

“別緊張。”

黑衣蒙面之人開口,聲音清亮,好似年歲不高。他道:“你喜歡林妙妙,我是來幫你的。”

“你是誰?”陸無雙警惕地看着黑衣人。

“你只要將我對你說過的話,一字不漏的告訴大唐帝國的建安公主。你的師妹便會慢慢離開林楓,回到你身邊。”黑衣蒙面人道。

“你到底是誰?”陸無雙沉聲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