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陸鑫嚴已經火化下葬了,就算她知道是沈翎害死陸鑫嚴的,可是她沒有半點的證據,沈翎依然可以逍遙法外,這不是她想見到的,她只想讓沈翎死在她的面前,唯有這樣她才能消除心頭之恨。


不自覺地攥緊方向盤,她心裡清楚,光憑她一個人的能力,根本就什麼都做不了,她得去求霍向南。現在,就只有霍向南才能幫她,甚至是幫陸鑫嚴討回公道。

她不會讓沈翎好過的。

正想著,餘光不經意地一瞟,就看見沈翎的車子滑出了地下停車場,她繃緊了身子,忽然想起之前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才發現他與景柔有染。

不假思索的,她便驅車跟了上去。

她今天開的車是在霍向南的車庫裡隨便挑的,沈翎根本就認不得她的車,因此這一路,意外的並沒有發現她。

陸心瑤小心翼翼地跟著,也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沈翎的車子停在了一間咖啡廳的門口。

她看見沈翎下車走進這間咖啡廳,她環視了一周,在不遠處也發現了一台頗為眼熟的車子。

那不是秦桑的車嗎?

難不成,沈翎來這裡,是為了跟秦桑見面?

她咬著下唇,從事發以來,她一直認定沈翎的事秦桑是肯定知道的,就連她在霍向南面前,也是這樣對霍向南說的。偏生,那個男人是始終都不相信她的話。

無敵天下 如果,她拍到了他們在一起的畫面呢?那樣的話,霍向南是不是就會相信她的話?

想了一會兒,她便打開車門下車。

她偷偷摸摸地進入咖啡廳,果不其然,沈翎來見的確實是秦桑,那兩個人就坐在角落裡,而她找了下,在附近的一張桌子前坐下。

秦桑是請假出來的。

簡珩離開她的診室之後,她就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接診接到半途,更是收到了保姆的一通電話。

她特地趕過去,才知道沈長青又發作了,這段日子以前,她發作起來的次數似乎越來越多,明明之前已經好了許多了,也不知道最近到底怎麼了,才會變成這樣。

保姆並沒有打電話給他,她去看了下,沈長青的情況不算嚴重,她本也沒打算說,可是想了想,到底還是把他約出來告訴他一聲。

「長青今天又發作了,保姆說,她沒有接觸電視機,也沒有碰其他東西,本來是在睡覺的,無緣無故就發作起來了。」

她垂下眼帘看著面前的咖啡,眉宇間聚攏起淡淡的憂愁。

聞言,沈翎露出了幾分著急。

「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是我讓保姆別告訴你的,也不是什麼大事,你過去也沒用。」

說著,她抬起頭望著他。

「長青的情況不容再拖了,我不是相關方面的專家,我只能幫她治療表面上的創傷,但是她心裡的創傷,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你讓她到外面的世界來吧,找醫生給她好好看一看,或許,她能好起來,過正常人過的生活。」

她說得倒是輕巧,沈翎搖了搖頭。

「找醫生為她看病,就等於要將過去的那些事全部攤開擺在空氣下,還要在她結疤的傷口上重新挖開,我怎麼可以那樣做?你也知道,她到底是經過了多少年,才好了一些,不像當初那樣嚴重。」

她張了張嘴,最終只能嘆了一口氣。

「可是你不能就這樣守著她一輩子吧?有些傷口,雖然重新剜開會很痛,但是痛過之後,說不定就能找到法子痊癒了啊!」

「再說吧,」很顯然,他對於這個問題不願多談。「桑桑,說說你的事吧,霍向南有沒有因為我的事而找你麻煩?」

她低聲說了句「沒有」,他看著她的臉,其實心裡也是矛盾的,他希望她能幸福,但心的深處卻有一道聲音,奢望著她的幸福能由他來給予。

到了最後,他只能勉強自己來勾起一抹笑。

「沒有就好……桑桑,我知道你對霍向南的感情,可是,我也擔心你。霍向南跟陸心瑤是怎樣的關係,你我都清楚,我怕你在他那裡受了委屈,你這人的性子,總愛把所有事都憋在心裡自己承受著。」

「之後,你還是與我少一點聯繫吧,這樣的話對你是最好不過的。現在我與陸心瑤鬧翻了,我不想將你牽扯進來,要是你跟我聯繫多了,在霍向南那裡,恐怕不好交代。」

愛殺 秦桑蹙眉。

「你這是在說什麼?你是我的朋友,從一開始,你的事我就沒打算要撒手不管。」

他苦笑,如果可以,他當真想要她撒手不管算了。

「我只是不想連累你……」

……

兩人說了很多。

陸心瑤坐在那,由於有一定的距離,她只隱隱約約聽見一些內容,但是這些內容,卻足夠讓她覺得震驚了。

「長青」是誰?她跟沈翎結婚這麼久了,就沒聽說過有這樣的一個人,想來,那應該是被沈翎藏起來的人,而且,秦桑也是知道的。

更重要的是,秦桑似乎確實就如同她想的那樣,對於沈翎做的事,是知情的,雖然不知道知道多少,但絕對是一半以上。

她握緊了拳頭,這個秦桑,她從第一眼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這一年多來,她在旁看著她的笑話,看著她傻乎乎地陷在這段感情之中,她一定很得意吧?

陸心瑤側過頭,死死地盯著秦桑,她努力地壓抑著怒火,將手機掏出,對住兩人拍了一張照片。

隨後,她撥通了霍向南的手機號碼。

陸心瑤打過來的時候,霍向南正好從會議室走出來。

手機在兜里不停地震動,他掏出一看,難免有些疑惑。

他本是不打算接聽的,因此在響第一遍以後就直接掛斷,沒想,手機在靜默過後再一次震動起來,依然是陸心瑤打過來的。

男人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去,按下接聽鍵,抬步走向了落地窗前。

「什麼事?」

「向南!我今天到久鑫去了……」

電話那頭,陸心瑤說了很多,他有些不耐煩,正想要掛斷電話,她接下來的話,卻讓他的動作不由得一頓。

「你剛剛說什麼?」

「沈翎承認,我爸的死是他所為!是他害死了我爸!」

陸鑫嚴的死,與沈翎有關?

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若是結合現在沈翎的所作所為,還真有那樣的可能。只是他不懂,沈翎的目的如果只是為了得到久鑫,那麼,他大可不用做這種事,可偏偏,他做了,甚至還把所謂的真相告訴了陸心瑤。

這樣一來,就好像他是故意的,而陸鑫嚴的死,還有久鑫,都只是小事一樁,根本就不是他最初的目的。

他抿著唇,眸底的光愈發的濃重。

那一邊,陸心瑤的聲音不斷地傳過來。

「而且,你知道我看到什麼了嗎?我看到沈翎跟秦桑見面了!我還聽見他們的談話,秦桑是知道沈翎的事!還有,他們似乎提起了什麼『長青』,好像是一個人,可是我不知道是誰……」

到了最後,陸心瑤的話在耳邊無比清晰地回蕩。

「我拍了照片,還有一小段錄音,我現在就發過來給你……」

他掛斷了電話,沒等多久,一張照片和一段錄音果真傳到了他的手機。

他打開那張照片一看,臉色不由得一凜。

雖然角度有些模糊,但那五官輪廓,確實是秦桑,他不可能會認錯,而在她對面的,赫然就是沈翎。

他又點開了那段錄音,那聲音斷斷續續,也不算太清晰,但重點的內容,是半點都沒有落下。

當聽完以後,他的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

他俯瞰著腳下的這片城市,他這個人最抵觸的就是別人的欺騙,恰恰,在沈翎的這一件事情上,秦桑欺騙了他,似乎還隱瞞了很多別的事。

他撥了一串號碼,對著電話那頭的人吩咐出聲。

「給我去查查一些事……」

有時候,越是不想讓人知道,便越是防不勝防,秦桑經常在想,她在沈翎的這件事上,是問心無愧的,但若是跟她的愛情撞上,後者卻會傾數崩塌。

她跟沈翎是青梅竹馬,兩人從小在一起,就與霍向南陸心瑤是一樣的,只是不同的是,她對沈翎,沒有那種愛情的成分在。

沈翎還有事要處理,起身就離開了,她坐了一會兒,看了看時間,也該是時候回醫院了,就打算驅車回去。

剛走出咖啡廳,手機就響了起來,她拿出一看,竟是霍向南打過來的。

他很少會在這個時候打來,她難免覺得有些疑惑,但到底還是接了起來。

接聽以後,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桑桑,在忙嗎?」

她胡亂地應了句,男人在那頭又問了句。

「你現在在醫院?」

秦桑有些慌,她假裝鎮定,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沒有起伏。

「當然是在醫院啊,我剛剛給病人動完手術出來,今天挺忙的。」

然而,在她說出這番話以後,那頭沉默了許久,她喊了幾聲,霍向南才吭聲。

「沒什麼,我是想跟你說,今天下班在醫院等我,我過來接你,我們今晚到外面去吃飯。」

她想說些什麼,但轉念一想,家裡現在還有一個陸心瑤在,恐怕就連吃頓飯都不能安生,還不如跟霍向南在外面用餐,最起碼見不著那個人,她吃得也舒坦一些。

所以然,她便答應了下來。

霍向南也沒有多說,隨後就把電話掛斷了,她將手機收回去,坐進車內啟動車子離開。

回到祥和,也沒忙多久就到下班時間了,她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拿起皮包就走出了診室。

羽·赤炎之瞳 外頭,黃昏的餘暉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長,她踏出醫院,遠遠就看見他站在最顯眼的地方等候著。

他看上去就如同以往一般,她也沒有多想,抬步走了過去。

Pagani開過減速帶,駛出了車道。

由於是下班高峰,路上的人和車都有些多,她坐在副駕駛座側著頭看向外面的行人,車廂內就只有音樂在不斷回放。

好不容易到了一間餐廳門口,兩人相繼下車,一同走了進去。

霍向南要了間包房,之後招來侍應點菜,菜很快就送了上來,她今天有些餓,顧不得什麼就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神級修煉系統-小知了 男人也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他今天似乎藏著心事,話也不多。

吃到半飽,就聽見他的聲音傳了過來。

「今天的手術怎麼樣了?」

她一怔,他很少會問她工作上的事,這還是頭一回,而偏偏,他問起的那件事,還是她瞎編出來的。

她咽下嘴裡的東西,勉強扯起一笑。

「挺好的,成功了……」

「是嗎?沈翎的手術成功了?」

她的心頓時漏了一拍。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放下筷子,臉上的慍怒與冷漠漸漸顯露出來。

「你現在還要跟我撒謊么?手術?你當時是真的在做手術?是跟沈翎見面了吧?你還想騙我?」

秦桑的臉色隱隱有些蒼白,她是真的沒有想到他會知道,下午的那通電話,她就覺得奇怪,當時沒有多想,如今看來,那是他的一番試探。

她咬著下唇,試圖解釋。

「我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的,只是我怕我跟他見面的事,你會誤會又或者是不高興……」

「誤會?不高興?」

他重複著這話,眼底是連半點的笑意都沒有。

從煙盒裡拿出煙點燃,湊到嘴邊狠吸了一口,白色的煙圈瞬間氤氳住眼前的視線,他眯起了眼,唇色涼薄。

「桑桑,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的欺騙和隱瞞,你和沈翎之間,還有什麼事是瞞著我又或者是欺騙了我的?」

他在等,他想知道,她到底會不會誠實把事情告訴他。

秦桑的手慢慢地攥成拳頭,良久以後,她才低著聲音開口。

「我和沈翎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沒有什麼事是瞞著你的……」

「沒有嗎?」

他的聲音很淡,闔了闔眼又睜開。

到底,他還是失望了。

「我以為你會對我坦白的。」

男人站起身來,那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今天有人告訴我,你跟沈翎見面,我本來還不相信,直到我看到照片,我才不得不相信……給你打電話,你找借口騙我,說你是在醫院。我從來都不阻攔你跟沈翎見面,我也不是不許你們見面,若是你們之間是坦坦蕩蕩的,我自是歡迎得很。但是……」

他頓了下,目光倏然變得犀利。

「沈長青是誰?你能告訴我么?」

本來在這之前,她就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這一刻,那個名字從他的嘴裡脫口而出,她才意識到了問題的重要性。

她猛地抬起頭,雙眸睜大,沈長青的存在就只有她和沈翎秦振時知道,如今聽他提起,難不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