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陸逸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武極大陸上,那時候的陸逸指點江山,散滅三大帝國,獨霸武極大陸。就是這種散滅一切的霸氣,這是武道修煉不可或缺的一種意志,不管是什麼阻攔着我,我自一力破之,神擋殺神,佛當滅佛。


陸逸的精神意志在這一刻完成了昇華,將那股強大的武道意志衝破,頓時那股武道意志開始消散,那團金色的光芒還原成了本來的面貌出現在陸逸的身前。這是一塊金色的骨頭,其中散發着強大的武道意志,和陸逸精神意志產生了一種共鳴。

陸逸雙手一揮,這塊金色的骨頭好像受到召喚一般,向着陸逸飛來,迅速的沒入到陸逸的身體之中。 葉輕眉復活傳

這件上品道器名叫不滅金身,是用一塊肉身不休,幾乎將要成仙的武者強者的身體骨骼煉製而成。其中有着那位武道強者的無上意志,一旦激發不滅金身的力量,就會形成一圈強大的不滅金身瞬間籠罩武者的身體。

以不滅金身上品道器的威力,在加上陸逸的不朽武體,就算是碰到神通境的強者,陸逸也有信心擋住對方一段時間。想要降服不滅金身必須要有強大的武道意志才行,剛纔陸逸要是因爲真龍血脈的緣故,武道意志有了質的變化,也不可能降服這件不滅金身。

不滅金身出現在陸逸的手中,雙手一震陸逸的手腕上就出現了一個傷口,陸逸用自己的鮮血在不滅金身上刻下玄妙的符號,用自己的鮮血洗練不滅金身,這樣一來不滅金身就將會陸逸融爲一體,陸逸心念一動,不滅金身就會自動出現。

這件不滅金身必須要武者用血煉之法祭煉方能收服,修道者就算是得到這件上品道器也沒有絲毫的用處。很快血煉之法就結束,從此這件不滅金身就和陸逸成爲一個整體,除非是陸逸死了,不然的話這件不滅金身將只屬於陸逸一個人。

收服了這件不滅金身陸逸這一次斷河界之行算是圓滿結束了,這件上品道器對陸逸的幫助非常的大。有了這件上品道器之後,最起碼真形境的天劫想要傷害陸逸將非常的困難。

斷河界還有十幾天的時間纔會關閉,趁着這段時間,陸逸的身影不斷的出現在斷河界的各處角落中。無數珍貴的靈草被陸逸摘走,無數的古老遺蹟被陸逸一一光顧,不過陸逸一直以來都沒有獲得一件攻擊性的道器,倒是讓陸逸有點鬱悶。

斷河界的各個遺蹟之中都有着無數的修道者,想要在這些修道者中虎口奪食是非常困難的,就算是有不滅金身也是一樣。陸逸並沒有特別張揚,這樣只會找人記恨,在斷河界之中陸逸無所畏懼,但是除了斷河界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就在陸逸尋找靈草的時候,斷河界之中異常殺戮也在不斷的擴散着。不斷有修道者死亡,但是從沒有人見到出手的人是誰,雖然修道者不斷的死亡,終於這件事情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殺戮並沒有因此停止,反而是變得越演越烈,越來越多的修道者永遠的留在了斷河界之中。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滅顯威

異常腥風血雨在斷河界之中掀起,不少修道者因此死亡,但是至今爲止根本沒有人知道是誰出手。在這些死亡的人之中不乏真形境的強者,現在斷河界之中人人自危,許多修道者開始聯合在一起,對抗黑暗中的神祕殺手。

斷河界之中的殺戮並沒有影響到陸逸,斷河界的世界非常的大,其中有着無數的寶物。 陸先生又進黑名單了 ,收取了無數的寶物。

幾天之後,那羣在斷河界之中掀起腥風血雨的神祕人身份終於被確認。這羣神祕人在擊殺一羣修道者的時候暴露的蹤跡,被一個真形境的修道者乘機逃走。本來這羣修道集中了十幾個強者,其中許多都是真形境的強者,但是最後卻只有這一人逃走。

這個修道者對那羣神祕人充滿了仇恨,據說被擊殺的那些人之中就有他的兄弟和愛人,因此這個修道者在斷河界之中大肆宣揚,那羣神祕的人的身份也因此傳遍了整個斷河界。

原來那羣神祕人並不是修道者,而是妖獸。這些妖獸全部都有着真形境的修爲,已經能夠化爲人形,只要這些人不動手,誰也不會知道這些人原來就是妖獸,要不是最後那個真形境的修道者死裏逃生,根本不會有人知道這些人的身份。

妖獸的出現讓整個斷河界的修道者同仇敵愾,妖獸本來就和人類充滿了矛盾,雙方一碰到一起必然是一場大戰。現在一羣妖獸在斷河界之中肆意廝殺人類修道者,頓時將所有人都激怒了,一些人開始聯合一起在斷河界之中尋找着那羣妖獸的蹤跡。

那羣妖獸卻是好像在斷河界之中消失了一般,任憑無數的修道者怎麼尋找,都沒有發現這些妖獸的蹤跡,但是殺戮還在斷河界之中繼續,每一天都會有修道者死亡。現在整個斷河界都在陰雲的籠罩之下,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死亡的人是不是自己。

這些事情陸逸也有所耳聞,但是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那羣妖獸怎麼殺戮都沒有關係,只要不惹到自己就行。要是那羣妖獸真的找上門來,陸逸不會介意多幾顆真形境的妖核修煉。

儘管妖獸的出現讓整個斷河界人人自危,但是爭奪寶物的戰鬥在斷河界之中一刻也沒有停止過。在一羣修道者之中,陸逸的身體拔地而起,頂着不少修道者的攻擊將一株靈草收入囊中。

陸逸這些天來不但的收集各種寶物,手中的靈草數量已經達到非常驚人的程度。這些靈草陸逸用不上,但是卻可以換取無數的修煉資源,一旦時機成熟,三十二營降臨天傾大陸,陸逸就能在最短的時間讓三十二營成長起來,成爲自己重要的助力。


“陸逸!”在爭奪一株藥齡達到千年以上的靈草的時候,陸逸和小道仙碰到一起。此時的小道仙已經是真形境巔峯的修爲,突破神通境也只是時間問題。而一旦突破小道仙就會一躍成爲天傾大陸上的高手,將來的成就將無可限量。

小道仙機姬玄空手持琉璃寶塔,全身的道力全力爆發,琉璃寶塔變得無比巨大向着陸逸鎮壓而來。在琉璃寶塔的守護下,小道仙絲毫不懼其他的修道者,雙手向着那株千年靈草抓去。

陸逸眼中寒光一閃,不滅金身化爲一道金色,不滅的武道意志震懾着所有的修道者。不滅金身化爲金色的虛影,就像是一個無上的武者強者,在不滅金身面前。琉璃寶塔的光芒瞬間暗淡,乘此機會陸逸身影一閃已經到了姬玄空的身邊。

天道之手轟然落下,小道仙姬玄空暗自一驚。天道之手的威力有多大,姬玄空在東域天才選拔賽可是深有體會,而且姬玄空明顯感覺到陸逸的實力變得更加的強大,這一招姬玄空不敢硬接,人影一閃已經躲到了一邊。

陸逸天道之手順勢一轉化爲武元凝聚的大手向着那株千年靈草抓去。“爾敢!”姬玄空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着這株靈草被陸逸的收取,姬玄空身上氣勢一變,頓時天地元氣瞬間凝固,將陸逸的天道之手定在了空中。

天道的氣息瞬間降臨,陸逸的雙手一震,頓時凝固的天地元氣粉碎,陸逸的雙手不停,繼續向着那株靈草抓去!此時姬玄空乘着這個機會,將琉璃寶塔的威力全部爆發出來,與此同時姬玄空的手中出現了一柄寶劍。

這柄寶劍上面洋溢着強大的氣息,一看就不是凡品,絕對是一件強大的道器。姬玄空眼神之中閃過一道寒光,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這柄道器在姬玄空的控制下,化爲一道流光,強大的劍氣將周圍的一切紛紛粉碎,瞬間就到了陸逸的身邊。

陸逸根本沒有閃避的意思,一雙武元所化的大手繼續摘向這株靈草。不滅金身此時綻放出金色的光芒,那個金色人影好像是武神降世一般,強大的武道意志幾乎凝聚成實力,瞬間就將琉璃寶塔和那柄寶劍擋了下來。

“什麼?”姬玄空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那件寶劍名爲青冥劍,也是一件中品道器。無極宗對於姬玄空非常的重視,纔將這柄道器交給了姬玄空。但是此時青冥劍好琉璃寶塔卻是被不滅金身擋住。

青冥劍上下翻飛,琉璃寶塔不斷的撞擊在不滅金身之上,但是不滅金身卻是穩如磐石。任憑兩件強大的道器怎麼攻擊,都不能對不滅金身造成絲毫的影響,從這一點上就說明不滅金身絕對是比青冥劍和琉璃寶塔更加強大的道器。

青冥劍和琉璃寶塔已經是中品道器,比這兩者還要強大的只有上品道器和絕品道器。上品道器已經有靈性,其中會誕生不滅的意志,威力上比中品道器強大太多。姬玄空此時二話不說,找回青冥劍和琉璃寶塔,轉身就走。

此時陸逸已經將那株靈草收入囊中,看着逃走的姬玄空,陸逸二話不說,駕馭着不滅金身向着姬玄空追去。剛纔姬玄空已經透露出自己的殺機,對於這樣的對人陸逸向來不會手軟。

姬玄空此時已經和陸逸結下仇敵,姬玄空無疑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先天道體非常的強大,任憑這樣一個大敵成長,將來會有很大的麻煩,陸逸出手就準備將姬玄空徹底留下。

不滅金身化爲一道流光,陸逸的速度快到了極限。上品道器就是這樣的強大,彈指間陸逸已經追上了姬玄空,天道之手向着姬玄空籠罩而去。姬玄空也沒有想到陸逸會這麼的果斷,居然準備擊殺自己。

青冥劍和琉璃寶塔瞬間籠罩在姬玄空的身體周圍,將陸逸的這一招天道之手粉碎。但是停頓的這個瞬間,陸逸已經來到了姬玄空的身邊。不滅金身籠罩在陸逸的體外,陸逸絲毫不懼青冥劍和琉璃寶塔,雙手向着姬玄空的身體拍去。

姬玄空非常的憋屈,在東域天才選拔賽的時候,姬玄空和陸逸戰鬥還稍占上風。這段時間姬玄空進步很快,哪裏想到和陸逸的差距變得越來越大。這個時候姬玄空也沒有過多思考的時候,青冥劍和琉璃寶塔全面復甦,暫時擋住了陸逸。

姬玄空的手中出現了一塊紫色的符籙,姬玄空雙手一揮,頓時一股驚天動地的強大力量瞬間撲向了陸逸。在這一瞬間姬玄空身體快速的向前衝去,轉眼之間就化爲流光消失不見。

“嘭!”那張符籙的力量非常的強大,瞬間就撞在了不滅金身之上。熾烈的火焰將陸逸的全身籠罩,就在這時金色的光芒閃爍,瞬間就將熾烈的火焰衝散,陸逸出現之後身上沒有絲毫的傷勢,但是此時姬玄空的已經消失不見。

陸逸雖然有點可惜,但是並未多想,繼續在斷河界之中探尋寶物。姬玄空本身的實力就不弱,想要擊殺對方非常的困難,再加上姬玄空還是無極宗的弟子,身上肯定有不少保命的東西。

能殺就殺,不能殺陸逸也不在意,只要陸逸能夠不斷的進步,根本不懼姬玄空。特別是在得到不滅金身之後,陸逸的前路上的障礙已經被掃清,現在就等着斷河界的事情結束,陸逸就將全力閉關衝擊新的境界。 第一百二十七章 妖族強者

和姬玄空的一番爭鬥最終以陸逸全勝告終,其實姬玄空的實力並不比陸逸低多少,關鍵是一件上品道器不滅金身的影響。在修道者的戰鬥之中,道器的將影響到最後的結果。以前是姬玄空拿道器壓制陸逸,但是自從有了不滅金身之後,就是姬玄空被陸逸壓制。

在斷河界之中,陸逸和許多以前的對手都交過手,憑藉着不滅金身的存在,陸逸接連擊敗卓不凡和南刀北劍,一時間陸逸在斷河界之中的名聲非常的響亮。不過這些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圍攻,好幾次陸逸都是仗着不滅金身才得以脫身。

除了陸逸之外,那羣妖獸強者還在斷河界之中繼續殺戮,這一次卻是找到了陸逸頭上。陸逸剛剛纔將一株有着一千年年份的靈草收入乾坤戒之中,在陸逸的面前就出現了五個陌生人,這五人分別站在陸逸的四周圍,將陸逸所有能夠逃走的角度完全封死。

“是你?”就在這時那五個神祕人中的一人驚訝的說道,看向陸逸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驚訝,但是更多卻是**裸的殺機。

陸逸微微一愣,這幾個人擺明了就是在斷河界之中掀起腥風血雨的妖獸,但是陸逸可不記得自己在天傾大陸上還認識什麼妖獸。此時仔細一看之下,陸逸頓時一愣,沒有想到這裏還有一個熟人,居然是當初在武極大陸的蠻荒古域之中曾經的對手紫極魔牛。

當初在蠻荒古域之中遭遇紫極魔牛,陸逸九死一生才得以逃脫。但是的紫極魔牛就是一個胎動境的強壯者,此時紫極魔牛的修爲已經達到了真形境後期的層次,修煉速度非常的快,顯然是在來到天傾大陸上之後有所奇遇。

這五個人都是真形境的強者,而且陸逸在這些人的身上還感受到了一股屬於洪荒的古老氣息。顯然這五個妖獸強者都具有洪荒妖獸的血脈,擁有這種血脈的妖獸不但實力強大,將來的成就也將非同凡響。

五個妖獸強者將陸逸包圍,根本不留一絲空間,目的非常的明確。在斷河界之中獲得寶物最快的方法並不是自己動手去尋找,而是擊殺修道者。每一個修道者的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不少的寶物,只要擊殺一個就能收穫頗豐,顯然這些妖獸強者將目標鎖定在陸逸的身上。

紫極魔牛當初沒有能夠擊殺陸逸,反倒是自己回去之後虛弱了一段時間,因此還被自己的幾個兄弟恥笑。後來紫極魔牛兄弟五人進入天傾大陸,加入了天妖宗之中,他們五人都是純正的洪荒妖獸,修煉速度非常的恐怖,很快就成爲了天妖宗的核心弟子。

這一次天妖宗的弟子進入到斷河界之中,開始的時候還選擇蟄伏下來,但是很快就在斷河界之中掀起了一場殺戮。剛纔他們親眼看見陸逸將一株千年靈草收走,光是這一株靈草就價值非凡,此時這五人的眼神之中已經充滿毫不掩飾的殺機。

紫極魔牛率先出手,手持一柄巨大的銅錘,揮舞着向陸逸衝來。陸逸雙掌一擡和紫極魔牛硬碰一擊,頓時強大的力量傳來,陸逸忍不住後退了三步,反觀紫極魔牛卻是後退了十幾步。

“怎麼可能?”紫極魔牛的雙眼瞪得跟銅陵一般大小,異常驚訝的說道。不只是他,就連其他四人都異常的驚訝。紫極魔牛以力量聞名於世,在同境界的強者之中,根本沒有人能夠和紫極魔牛硬碰硬,而陸逸不但擋住了紫極魔牛,好像好稍占上風,特別是陸逸的修爲還比紫極魔牛第一個境界,這叫他們怎麼不驚訝。

最驚訝的莫過於紫極魔牛,當初雖然沒有擊殺陸逸,但是那個時候的陸逸在紫極魔牛的手中卻是狼狽不堪,幾乎沒有什麼抵抗能力。而現在陸逸在硬拼之下不落下風,更是佔據上風。

“啊!”紫極魔牛心有不甘,怒吼一聲,紫極魔牛的身上泛起一道紫色的光芒,全身的肌肉像是鐵鑄一般,閃爍着動身心魄的紫色光芒。紫極魔牛手中大錘揮出,頓時陸逸周圍的地面開始崩裂,一道道恐怖的裂縫出現在陸逸的周圍。

陸逸不閃不避,全身的血液不斷的沸騰,強大的力量涌上陸逸的雙手。陸逸雙掌像是開天闢地一般,向着巨大的銅錘迎去。“嘭!”陸逸的雙手拍在大錘之上,強大的力量將傳遞到陸逸的身上,陸逸腳下的地面紛紛崩裂,出現了一個的深坑。

“呵!”一聲大吼之後,陸逸的身上出現了沖天而起的血氣,雙手之中帶着天道的氣息,紫極魔牛的身體帶着那柄巨大的銅錘被陸逸掀飛,陸逸站在原地全身血脈沸騰,血氣沖天,至剛至陽的氣息震懾所有人的心魂,就像是不敗的戰神一般。



紫極魔牛嘴角泛着血絲,天道之手的力量太恐怖了,就算是紫極魔牛天賦異稟最終還是受傷了。剛纔陸逸並沒有追擊,其他的四人虎視眈眈,無形之中四個強大的氣息鎖定陸逸,一旦陸逸出手迎接陸逸的就將是其他四人猛烈的攻擊。

“啊!”紫極魔牛大吼一聲,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傷勢,此時反而變得兇性畢露,帶着狂暴的氣息紫極魔牛正準備向陸逸繼續衝去。就在這時剩下的那四個妖獸強者其中一人大手一揮,阻止了紫極魔牛的動作。

“好了!趕緊解決戰鬥,遲則生變!”此人看着紫極魔牛,陰沉的說道。紫極魔牛好像對此人非常的忌憚,儘管眼中滿是怒火,但是卻不敢說什麼。

這個五個妖獸強者實力都非常的強大,本身就具有洪荒妖獸的血脈,最強大的要數領頭的那個,修爲已經達到了真形境巔峯的層次,五人聯合在一起的力量非常的驚人,陸逸的壓力頓時大了許多。

五人同時出手,這五個妖獸強者全部天賦異稟,火焰,冰暴數種力量瞬間將陸逸淹沒,強大的妖力將陸逸的四周圍的空間完全包圍,根本不給陸逸留一絲的空間。

突然之間,在強大的妖力之中,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不滅金身出現在陸逸的頭頂。五個妖獸強者的攻擊全部被不滅金身擋下。頭頂着不滅金身,陸逸快速的向着一個妖獸衝去,雙手之中凝聚着天道的力量,向着那個妖獸強者拍去。

那個妖獸強者微微一驚,根本不敢硬接天道之手,剛纔紫極魔牛的下場已經說明了天道之手是多麼的強大。這個妖獸強者後退,頓時五個妖獸強者的圍攻之勢瓦解。陸逸快速的逼近這個妖獸,根本不給對方後退的機會。

退無可退之下,那個妖獸強者身上出現了強大的妖力,和陸逸硬碰的一次。頓時那個妖獸強者的被打得不斷後退,嘴角之上已經溢出了一絲鮮血。陸逸的天道之手變得越來越強,就像是妖獸強者也不能硬接陸逸這一招。

頂着不滅金身,陸逸利於不敗之地,任憑其他四人的不斷的攻擊着陸逸,卻是不能傷害陸逸分毫。陸逸對那四個人妖獸強者不聞不問,雙手依然向着那個妖獸強者籠罩而去。

陸逸的強悍讓這五個妖獸強者暗自心驚,那個被陸逸不斷攻擊的妖獸強者怒吼一聲,身體變得越來越大。此時他已經顯化出自己的本體,這是一個身上十丈開外的巨大蛇妖,身上的洪荒妖獸的氣息開始全面的復甦。

巨大的尾巴向着陸逸掃去,陸逸雙手向前一抓,頓時將蛇妖的尾巴抓去。陸逸雙手用力,將這個蛇妖的身體帶去,陸逸抓住蛇妖的尾巴全力搖動,頓時蛇妖巨大的身體被陸逸扯到了空中。

陸逸雙手一沉,蛇妖巨大的身體被摔在了地上。在陸逸的控制之下,蛇妖的身體不斷的撞擊地面。地面之上出現了無數的裂縫,蛇妖的身體之上出現了無數的鮮血,痛苦的嚎叫着,但是卻不能掙脫陸逸的大手。

陸逸舉着蛇妖巨大的身體,當成了一根巨大的鐵棍,向着其他的四個妖獸揮去。此時陸逸比起這幾個妖獸,更是一個洪荒妖獸,強大的力量令人震驚。在不滅金身的保護下,陸逸就像是無敵的戰神一般,其他四人根本沒有絲毫的機會。

蛇妖的身體撞擊在地面之上,地面之上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凹陷。此時蛇妖已經進氣少出氣多,陸逸的身體高高的躍起,天道之手向着蛇妖巨大的身體拍去,終於結束了蛇妖悲劇的人生。

此時剩下的那四個妖獸眼神之中充滿了駭然,面對如此暴力的陸逸,四人的心中突然出現了畏懼的情緒。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剩下的四個妖獸目眥俱裂,但是卻根本不敢繼續出手,四道人影快速的向着遠處衝去。

陸逸並沒有繼續追擊,直到這四個妖獸遠去之後,陸逸才臉色一暗,一口鮮血直接噴出。不滅金身瞬間沒入陸逸的身體之中,陸逸剛準備離開,一個聲音此時在陸逸的背後響起。

“看來我倒是得到了一次巨大的機遇,你的一切從這一刻起屬於我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血腥殺戮

肆無忌憚的笑聲從陸逸的背後響起,一羣修道者從陸逸的背後出現。一共六人,全部都是真形境的修道者,領頭的那人卻是陸逸在東域天才選拔賽中的對手烈火小霸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就是不知道最後誰會成爲那隻黃雀。烈火小霸王顯得非常的得意,剛纔陸逸和五個妖獸強者的戰鬥非常的激烈,他們趕到的時候正好看見陸逸擊殺蛇妖,其他的四個妖獸強者逃走。開始的時候這羣人震驚陸逸的實力,但是看到陸逸重傷之後,這羣人就起了異樣的心思,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透露出一絲貪婪。


陸逸在斷河界之中名聲很響亮,在斷河界之中陸逸席捲了無數的寶物,只是攝於陸逸強大的實力,很少有人敢招惹陸逸。但是此時對於烈火小霸王這羣人來說卻是一次非常好的機會,誰都看出陸逸受傷了,而且傷勢還不輕。

烈火小霸王承認陸逸的實力確實很強,空手硬生生的擊殺了強大的妖族強者。但是那幾個妖族強者的實力無疑也非常的強大,在這樣激烈的戰鬥之中,烈火小霸王不相信陸逸絲毫無損。

此時陸逸確實受傷了,那五個妖族強者聯手起來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陸逸當時之所以表現的那麼強勢,頂着其他四人的攻擊將蛇妖擊殺,就爲爲了表現自己強大的實力,讓剩下的那四個妖族強者知難而退。

最後剩下的那四個妖族強者確實被陸逸震懾住了,陸逸強大的實力讓剩下的那四人根本沒有絲毫再戰的勇氣,最後只能落荒而逃。陸逸的策略成功了, 胭脂債

不滅金身是上品道器,威力自然非常的強大,但是陸逸現在畢竟只是一個神遊境的武者,根本不可能將不滅金身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四個妖族強者的攻擊並不是那麼好承受的,要是最後對方不被嚇跑的話,逃跑的就要變成陸逸了。

這羣修道者的出現並不在陸逸的計算之內,看着這羣人眼神之中的貪婪,一戰肯定是免不了的。不滅金身再次出現在陸逸的頭頂,陸逸一句話不說,率先向這六個修道者衝去。

誰也沒有想到陸逸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居然會率先發動攻擊,手忙腳亂之下,頓時沒有組織起有效的陣勢,陸逸瞬間就衝到了一個修道者的面前。這個修道者的修爲只有真形境初期,是這羣人之中最弱的一個。

陸逸的速度非常的快,天道之手轟然拍下,根本不給這羣人絲毫反應的時間。當陸逸的天道之手落下的時候,這個修道者還愣在原地,最後只是本能的雙手擋在身前。

天道之手連紫極魔牛都擋不住,更不要說這個真形境初期的修道者了。天道之手快速的拍下,在這個修道者駭然的眼神之中,他的一雙手直接變成碎片,陸逸的雙手直接拍在了這個修道者的身上,留下了一個血淋淋手掌印。

這個修道者的身體緩緩的倒下,臨死的那一刻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在被天道之手拍中的瞬間,這個修道者的五臟六腑就已經變成了碎片,就算是神仙再世也沒有絲毫的辦法。

擊殺了這個修道者之後,陸逸並沒有因此停下,雙手再次向着另一個修道者拍去。誰都沒有相到陸逸會這麼的暴力,一句話不說就擊殺了他們其中一人。此時面對陸逸瘋狂的攻勢,這羣修道者才反應過來,同時出手向陸逸攻來。

不滅金身閃爍着金色的光芒,天道之手落下又一個真形境的修道者死亡。此時這羣人都快瘋了,本以爲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哪裏想到居然是招惹到了一頭巨龍。烈火小霸王臉色陰沉,手中一柄長槍攪動着熾烈的火焰,一槍向着陸逸直刺而來。

血脈沸騰,天道之手揮去,泯滅了所有的攻擊。陸逸的雙手向前一探,抓向了一個真形境中期的修道者。此時那個修道者臉上滿是駭然,手中一柄上品靈器飛劍慌忙的向着陸逸刺來。

雙手一用力,頓時那柄靈器化成了碎片,陸逸雙手繼續向前探去,抓在那個修道者的身體一用力。頓時漫天血雨紛飛,那個修道者瞬間就被天道之手的力量撕成了碎片。

身形一轉,陸逸高高躍起,天道之下凌空而下,向着另一個修道者拍去。靈器再次變成了碎片,陸逸的雙掌直接將兩個修道者拍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此時烈火小霸王心中充滿恐懼,哪裏還敢繼續攻擊陸逸,轉身就向着遠處逃去。

短短的一瞬間,六個圍攻陸逸的修道者就死了五個,只剩下烈火小霸王一人。在烈火小霸王的心中,已經將陸逸貼上了惡魔的標籤,此時烈火小霸王根本沒有再戰的勇氣。

不滅金身金光閃爍,陸逸快速的來到了烈火小霸王的身邊。烈火小霸王眼神直衝充滿了恐懼,一柄長槍以天火燎原之勢向着陸逸的直刺而來。陸逸搖了搖頭,此時烈火小霸王根本沒有戰鬥的勇氣,不然的話還能和陸逸硬拼幾下。

雙手向前抓去,烈火小霸王的長槍瞬間被陸逸我在手中,陸逸一用力,長柄就脫離了烈火小霸王的控制。雙手繼續向前抓去,烈火小霸王身上冒出熾烈的火焰,但是卻不能阻止陸逸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身體落在陸逸的手中。

“你不要殺我,我有很多寶物,我可以全部都給你,求求你不要殺我!”烈火小霸王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低聲向陸逸哀求着。

陸逸雙手一用力,烈火小霸王的身體緩緩的倒下。烈火小霸王的實力並不弱,但是卻缺少了一種勇猛精進的氣勢,這恐怕也是烈火小霸王在東域天才選拔賽上表現很差的原因吧。

“撲哧!”一口鮮血再次從陸逸的口中噴出,陸逸不敢繼續在這裏停留,身體快速消失在原地。不管是和妖族強者的戰鬥,還是和這六個修道者的戰鬥,都會引起修道者的注意,要是再來幾個強大的修道者,陸逸就真的會永遠的留在斷河界之中了。

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之後,陸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傷勢,鮮血不斷的從陸逸的口中流出。不少治療傷勢的丹藥不斷被陸逸送入口中,一段時間過後,陸逸的傷勢才穩定下來。

剛纔跟那六個修道者的戰鬥,看似是陸逸佔盡了上風,短短時間內就將六個修道者擊殺。但是陸逸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強行壓住自己的傷勢,動用強大的力量,讓陸逸傷上加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