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陸細辛把盤子推過去。


瞬間,廚師就歡喜了,眼中彷彿煙花炸開。

管家早晨事情比較多,很忙,等她空下來,來到廚房時,只剩下一個乾乾淨淨的盤子。

「劉大根!你也不說給我留點!」管家氣炸。

有傭人聽見廚房這邊的動靜,過來瞅了瞅,詢問了旁人才知道,管家是在和廚師爭搶陸大夫做的早餐。

她驚訝:「真這麼好吃?」

擅長面點的梁大媽撇了下嘴,不屑一顧:「誰知道了?」

吃過早飯,陸細辛去給遲平安診脈,配合下一步的治療。

遲向東和遲夫人一塊過去。

到了門口,遲夫人垂了垂眸,腳步有些慢。

遲向東回頭看她一眼,催促:「快點啊。」

遲夫人勉強笑笑:「來了。」

她有點心虛,更多的則是愧疚。

陸大夫這樣上心,她卻在背後倒了葯膳,總覺得有些對不起人家。

不過,心裡雖是抱愧,但遲夫人並不敢拿兒子的身體開玩笑,就想著日後在其他地方彌補。

比如:多送陸大夫一些禮物,贈些錢財。

到了遲平安的房間,陸細辛先仔細打量了下他的神色,然後簡單問一些問題,最後才切脈。

這次,她脈切得有點久。

遲家眾人一向不太看得起她的醫術,但見她如此,心中還是忍不住揪了起來。

「怎麼了?」遲向東脾氣躁,急忙問。

陸細辛抬眸,仔細看了遲向東一眼,沒說話。

而後,目光淡淡掃向遲夫人。

遲夫人心裡一緊,頭皮都快炸起來,突然有種被人看透的錯覺。

彷彿在她眼中,一切都無所遁形。

很快,陸細辛就收回目光,語氣淡了三分:「無事。」

管家適時開口:「陸大夫,那今日準備什麼藥材,我好著人去準備。」

陸細辛:「同昨日一樣。」

管家一頓,沒忍住心頭的驚訝,問出口:「您不是說,每日的葯膳都不一樣么?」

「是啊。」陸細辛垂眸,「今天才是第一日。」

遲夫人捏著袖口的手一緊,心臟突突跳起來。

她有些慌。

難道,難道陸大夫看出來了?

如果陸大夫真的看出來,質問她,她要怎麼解釋才好?

雖然不想讓平安喝葯膳,但遲夫人並不想惹惱陸細辛。

正慌亂著。

就見陸大夫抬了眸,似乎再看管家。

她的聲音依然很淡,但卻帶了幾分好奇:「你喝了那湯?」

管家震驚,難以置信地望向陸細辛:「你、你怎麼知道?」連敬稱都忘了用。

陸細辛沒回她的話,而是反問回去:「感覺如何?」

感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蘭舒穿着一件黃色的,長到腳踝的羽絨服,腳踝處露出一圈黑色的裙擺,看起來像是一隻大黃鴨。

江南曦看看她,再看看自己,不禁笑起來。

她藍色禮服外面,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絨服,也是到腳踝的。

她本來想穿件大衣的,畢竟春天了,氣溫已經回升,不是那麼冷了。

可是夜北梟卻強迫她穿了這件羽絨服,讓她看起來像只大白鵝。

現在她看到夜蘭舒,心裏瞬間就平衡了,丟人有作伴的了。

夜蘭舒也是被高偉庭強迫穿成這樣的,在車上的時候,還給他擺臉色了。現在看到江南曦和只大白鵝似的,心裏也對高偉庭的那點惱恨,瞬間煙消雲散。

同時她還很欣慰,覺得,高偉庭正像哥哥愛江南曦一樣地愛着她!

兩個人彼此看看,都笑了。

高偉庭也打過招呼,眾人一起走進酒店的大廳。

查驗過邀請函,眾人被服務生引領着,到了更衣處,脫下外面的外套。

江南曦和夜蘭舒瞬間感覺輕鬆不少,她們的身上都出了一層薄汗,臉頰微紅。

夜蘭舒看着江南曦身上的禮服,不禁驚艷:「嫂子,你這件禮服太漂亮了,是在哪兒買的?一點都不顯肚子啊!」

她身上的禮服是黑色的,是a字版的,但是還是很明顯能顯出肚子的輪廓。

江南曦道:「是我哥讓設計師設計的。」

夜蘭舒不禁眼熱,想起之前她差點害了江南晨,心裏不禁有點愧疚,抿著唇不說話了。

江南曦道:「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回頭給我哥說聲,讓那個設計師,也給你設計幾套衣服!」

「好啊好啊,謝謝嫂子!」

夜蘭舒激動得拉住了江南曦的手臂,小女孩似的搖了搖。

江南曦笑:「客氣什麼?」

高偉庭看到這一幕,驀地感覺鼻子發酸,彷彿回到了大學時期。

那時,每次夜蘭舒有求江南曦,都會如此撒嬌。

只是現在已經不是當年!

夜北梟看着姑嫂兩個人融洽溫馨的畫面,臉上溢出溫柔的笑意。

她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她們能和諧相處,是他最大的心愿。

此情此景,相當美好!

他看了眼高偉庭,淡漠道:「照顧好蘭舒!」

高偉庭看他一眼,點點頭:「明白,放心!」

兩個大男人,各自帶走自己的女人,走出更衣室。

夜北梟和江南曦同時出現,在大廳里引起一陣轟動。

他們這是第一次一起出現在公共場合,而且他們兩個現在正是媒體的寵兒,還是萬千安城人民心中神一般的存在,因此,認識和不認識的,熟悉和不熟悉的,都上前打招呼。

兩個人被人們圍了里三層外三層,各種讚頌撲面而來。

江南曦臉上保持着溫和的笑意,應對着眼前的人們。

夜北梟卻蹙起眉峰,一手護著江南曦的腰,朗聲道:「各位,我太太不能久站,我先帶她去休息,請見諒!」

夜神大人什麼時候說過這麼客氣的話?一時間眾人都有些受寵若驚,自動地往兩邊閃,讓出一條路。

拍賣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夜北梟就帶着江南曦到了一個休息區,扶着她坐在沙發上:「累了吧?我就說不讓你穿高跟鞋吧?」

他蹲在她面前,給她揉着小腿。

江南曦有些臉紅,連忙拉住他的胳膊:「我還好,你快起來!」

否則明天的熱搜,就是「夜神在萬眾矚目之下給太太揉腿」了! 「我的話,不僅可以帶路,你要存檔的話我這裡也可以負責哦」

「存檔……那是什麼啊!?你又在談哪個世界線的故事!」

這個人到底是在說什麼,就算是科洛伏頓這個時候也只能崩潰地吼著說道。

而西昂,這次也是在聽著那兩個人閑談罷了,真是一如既往的日常。

這一天是新曆三百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一個風和日麗的周六,溫暖的陽光給寒風增添了一絲暖意。

然後,這一天據說是科洛伏頓父母的忌日。

就是因為聽科洛伏頓那麼說了,卡菈才會提出那正好去墓地看看吧,而科洛伏頓就那麼答應了。

該說是又被忽悠過去了呢,還是說被忽悠習慣了就自己跟上去了呢,總之西昂忍住「那你是孤兒啊」這種不合時宜的話,也跟在他倆身邊。

科洛伏頓父母的墓地,意外的在「烏緹拉區」,卡菈是住在這個區的,科洛伏頓反倒不是。

事實上,從學校到墓園的路,他也不知道,倒是住在這裡的卡菈知道。

至於西昂,一個外來者,他知道個啥,他哪都不認識。

「吶科洛伏頓,我想來談一次禁忌的戀愛」

「……嗯」

科洛伏頓嘆了口氣,隨便敷衍過去了,而西昂則一直想著多久才能到。

「所以那個,比如父子之類的,所以科洛伏頓,你來當兒子,我當你爸吧!」

「哈——咳咳咳、咳咳」

不愧是遇上了這種發言,這要人怎麼鎮定地回復啊?

「別老想著占別人便宜」

這種時候,就輪到西昂來好好說一下卡菈了,畢竟科洛伏頓……最多也只會繼續敷衍。

「那西昂來吧!」

毫不猶豫地把話題又拋給了西昂,不過,這種問題他自然是能夠解決的。

……失禮了,被卡菈知道她的發言被當做問題,可不大會有好下場。

「哦行吧那爸爸快給我零花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