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陸揚風說道:“那更好,我不計前嫌原諒你的跟蹤,你在前面負責帶路就行了。”


勾陳面色一怔,旋即微怒道:“你爲何不聽我的?”

陸揚風說道:“我爲什麼要聽你的?”

勾陳吸了口氣說道:“死界星域實際上只是對這片漫長星雲的統稱,這片星雲幾乎就有半個世界大小,剛剛他們沒有說過,穿過這片死界星域的那端的確是令人嚮往的本源長生之地,據說那是盤古開天闢地之時留下的一片淨土,不到萬不得已,那片淨土不會對這個世界的任何人開放,你進去就是送死。”

陸揚風淡淡一笑道:“你怕死,我又不怕,你不去不就是了,而且我只是進去開採黑源石星辰,對那個什麼淨土世界並沒有任何興趣。”

勾陳怒道:“但你根本開採不到黑源石星辰就會被死界星域內的守護聖靈吃掉,那具萬尊之境的骸骨不是最好的證明嗎?目前天道也不過是萬尊之境吧?”

勾陳的勸阻在陸揚風面前完全是對牛彈琴,他完全是充耳不聞的看向前方,“戰艦繼續前進,我會保護你們的安全。”

不知道爲什麼,來到這裏的時候陸揚風就有一種必須要進入死界星域的強烈衝動,這種衝動讓他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勸阻。

勾陳瞬間來到了陸揚風跟前,他死死的盯着陸揚風說道:“如果我一定要攔你呢?” “你認爲你攔得住我嗎?”面對勾陳挑釁式的阻攔陸揚風並未有絲毫情緒波動,他只是面對面站在勾陳跟前以一種平常的語氣來說話。


可是奧塔斯和涅辛二人已經不自覺的朝後退開了去,只因他們已經感覺到了四周的壓力在這一瞬間驟增,這種壓力連他們二人都感覺到了呼吸困難。

“我很想試試,在勾陳仙宮裏面我就很想試一試了。”

勾陳的目光之中涌動着熾熱的火光,面對他的挑釁,陸揚風始終沒有呈現出情緒上的變化。

隨着時間推移,氣海內有越來越多的星辰在自主的形成,而這個變化的過程也給了陸揚風足夠的自信,雖然氣海隱藏了無數祕密,但只要陸揚風能進裏面一天,他對其中大部分的力量就有絕對的控制權。

“雖然你用了些手段讓我都沒能發現你來了這裏,不過這可不是你在我面前叫囂的資本,不管你是誰。”

話音落下,陸揚風手掌伸出,身前的空間瞬間扭曲,勾陳似乎也被扭曲的空間波及消失在了其中。

就在涅辛和奧塔斯二人震撼之餘,只見陸揚風身後的虛空之中陡然出現了一道白色身影,勾陳竟如鬼魅般出現在了他身後。

“你的自大毀了你。”

勾陳的聲音從陸揚風背後傳來,與此同時,毀滅性的力量在他身後爆開,整個戰艦轟然一顫,如果不是他們的力量稍微收斂了些,這艘戰艦隻怕已經四分五裂。

“我從來不是自大,只是在實話實話。”

讓他們感到更加震驚的是,本來被勾陳一掌毀掉的陸揚風竟又出現在了勾陳的身後,只聽一聲轟隆炸響,勾陳的身體猶如開膛炮彈朝黑暗虛空筆直射去。

“你……”

勾陳停滯在虛空中駭然的看着陸揚風,他頭一回發現自己變得好弱,在陸揚風面前弱的就跟一隻螞蟻一樣。

實際上並不是他變得弱了,而是陸揚風又變強了,氣海內的變化的確讓陸揚風的實力又一次精進了許多。

“你還要阻止我?”陸揚風問道。


“就算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在那片死亡星域依舊不可能活下來。”勾陳嘶吼道。

“我與你非親非故,想不到你還會這麼在乎我的死活,真不愧是仙帝級別的人物啊。”陸揚風帶着三分嘲諷的口吻說道。

“你……你別好心當成驢肝肺……”

“那你說說,我的死活與你何干?”

勾陳想說,你的死活的確和老子一毛錢的關係沒有,但你不能把涅辛和奧塔斯他們拉進去送死啊,我還指望着他們帶我進泰坦星系呢。

但這話他怎能說出口,自己和陸揚風的目的都是一樣的,他要知道自己在打東皇塔的主意,就更不可能聽他的話了。

“行,你去死界星域我不阻攔,但你不能帶着他們一起去送死吧,你能保證自己不死,你一定能保證他們也能活着出來嗎?”

勾陳的話讓陸揚風陷入了沉默,這話聽起來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過陸揚風並沒有立刻妥協,他說道:“他們不進去,誰來開採黑源石,我對這東西的開採技術完全不懂。”

勾陳說道:“這就是你的問題了,你既然要幫泰坦星系,那就得你自己想辦法,你不能爲了達到目的而完全不顧泰坦族人的死活吧。”

勾陳每說一句話,涅辛和奧塔斯就在旁邊不斷的點頭同意。

相比於進入死界星域,他們更願意聽從勾陳的調遣,這樣至少能把傷亡降到最低,可進入死界星域,那完全是去送死啊。

陸揚風再度思考,勾陳的話的確讓他需要考慮一下,畢竟這死界星域被他們說的神乎其神,陸揚風自己也沒把握能不能保護他們的安全。

“那這樣吧,你們先在這待着,我進去探探路,沒問題的話我再出來帶你們進去。”

“這樣是最好不過了。”涅辛連忙說道。

“那好,你們在此等着。”陸揚風說完邊往前衝去。

可就在他前腳剛離開的一瞬間,只見前方上下左右不見盡頭的黑雲牆體忽然爆發出了電閃雷鳴,一道道電龍將黑壓壓的雲層照的亮如白晝。

透過短暫的亮光,他們看到一頭頭巨獸在黑雲之中來回徘徊嘶吼,恐怖的威壓更是透着閃電席捲而來。

但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們發現黑色的雲牆竟忽然朝他們靠攏了過來。

“這……這發生了什麼了,爲什麼它會朝我們靠過來?”涅辛驚駭欲絕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他彷彿看到了自己被巨獸吞進腹中的慘狀結局。

“看來不是我不讓你們留下,而是這死界星域捨不得咱們離開。”陸揚風並沒有絲毫擔心,相反,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

勾陳根本聽不進陸揚而非那個的話,他幾乎沒做絲毫猶豫,轉身朝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可是他的速度雖快,卻快不過那無盡黑雲籠罩的速度,幾乎在轉瞬即逝的眨眼之間,所有人便已置身在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環境之中,腳下的戰艦雖然時刻放出刺眼的強光,可在這黑暗中卻依舊微弱的宛如螢火之光。

涅辛和奧塔斯幾乎在瞬間繃緊了全身的神經,他們將以最快的反應速度來應付即將到來的危險。

“啊……救命……救我……”

一道聲音從遠方傳來,正是還沒有離開多遠的勾陳發出,此刻他現在陷入了險境而發出了求救。

這就更加讓涅辛和奧塔斯不寒而慄,勾陳雖然比不上陸揚風,可是他也足夠強了,至少比他們二人要強十倍不止。

但如此強悍的勾陳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發出了求救,此地的危險讓涅辛和奧塔斯二人再度毛骨悚然。

陸揚風沒做猶豫,他從戰艦消失,尋着聲音在短短三息的時間來到了目的地。

只見勾陳正在和一頭渾身裹在黑霧之中的巨大怪獸戰鬥,他身上有多出傷痕,氣息更是萎靡不振,落敗顯然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陸揚風,救我!”

感受到陸揚風的到來,勾陳如釋重負的大聲說道,雖然不確定陸揚風是不是這些怪物的對手,但至少他的到來讓勾陳生出了一絲安全感。

陸揚風自然沒做猶豫打算出手,可在他出手的一瞬間忽然生出了一絲疑惑。

只見那正在和勾陳搏鬥的龐大怪物忽然隱退到了無盡的黑霧之中,它就好似畏懼陸揚風一樣不戰而敗。

陸揚風疑惑的看向四周,本來他感覺到有無數怪物從四面八方在朝此地潛伏過來,可是現在他竟完全感受不到它們的存在了,也就是說這些怪物在短短一瞬的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爲陸揚風的到來。

“怪了怪了,真是怪了……”

陸揚風滿腹疑惑來到勾陳身旁,他問道:“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勾陳面色有些複雜的盯着陸揚風,道,“可能……可能這些怪物知道你的實力,所以纔沒有和你起正面衝突吧。”


雖然說出這話也就代表了勾陳承認了陸揚風強大的實力,他的實力足以強悍到可以隨意行走在死界星域之中。

陸揚風點了點頭不再多問,二人迅速回到戰艦上。

陸揚風看向涅辛道:“我感受到那邊就有黑源石星辰,抓緊開採然後離開這裏。”

雖然陸揚風暫時沒遇到什麼危險,但他也不敢在此做過多的逗留,萬一此地的怪物正在集結對付他的辦法,後果可就難以預料了。

既然此行的目的是黑源石,那自然是以最終目的爲首要原則。

涅辛和奧塔斯會意,戰艦朝最近的黑源石星辰徐徐靠近,讓勾陳感到難以置信的是,他們一路過來竟完全沒有遇到絲毫的危險。

攻擊過他的怪物竟也再也沒出現過,雖然不願承認一個事實,但他們好像真的是在畏懼陸揚風。

“既然這些怪物不攻擊你,我們……何不去那邊看看?”勾陳試探性的看向陸揚風說道。

“你剛剛不還極力反對進入死界星域嗎?”陸揚風似笑非笑,勾陳老臉一紅轉過頭看向不遠處正在開採黑源石的戰艦。

“我這不是不知道你居然強到了這麼地步嗎,早知道如此,我也不敢對你大放厥詞了。”勾陳說道。

“說實話,我也有些好奇那邊是個怎樣的世界,不過還是等黑源石開採完之後吧。”勾陳欣然點頭。

他繼續說道:“如果那邊真是個神境仙地,你打算怎麼辦?”

陸揚風淡淡道:“還能怎麼辦,看看就好唄,難道還去那兒燒殺搶掠啊?”

勾陳訕訕一笑不再說話,實際上他還真是這麼想的,如果真有那樣一個地方,那這個地方必定蘊藏無數珍奇異寶,勾陳雖然貴爲仙帝,但也依舊逃不過俗氣二字。

開採時間比之前慢了許多,因爲這第一顆黑源石星辰至少就是之前開採過的兩倍還大,戰艦耗費了整整四日纔將第一顆黑源石星辰開採完畢。

接下來的開採過程更是漫長無比,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都在進行着這種無聊的工作。

當涅辛找到陸揚風說他們裝黑源石能量的晶體管已經用光的時候,他們這才操控戰艦朝着死界星域朝更內層飛了進去。 戰艦一路前進,正如先前一樣,沒有任何未知的怪物生靈敢靠近戰艦四周,它們僅僅只是在離戰艦至少十公里以外的區域徘徊。

這就更加肯定了勾陳的猜測,死界星域內的這些未知生靈在懼怕陸揚風。

既然沒遇到危險,他們幾個人在戰艦上也難得清閒,陸揚風便開口道:“勾陳,能說說你來黑暗深淵做什麼嗎?”

勾陳的神情一顫,一旁的涅辛和奧塔斯都是暗自替他捏了把汗,他們可是知道勾陳來這裏是爲了那張地圖,但他明顯不想把這個消息告訴陸揚風,但在如此強悍的存在面前,勾陳能不實話實說嗎?

過了半晌,勾陳突然一聲苦笑,道,“我現在沒有選擇對嗎?”

陸揚風淡淡的開口道:“你沒有選擇,在你跟蹤我的那一刻開始你就應該知道,你沒有任何選擇。”

勾陳也不惱,他說道:“其實還是老目的,我也是爲了遠古仙界,之前只是想借你的手拿到東皇圖,但你拿到之後把它又拱手送人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徒弟在哪。”

陸揚風暗自心驚,勾陳連這種事情都知道,此人倒不愧是曾經的一方仙帝。

“在勾陳仙宮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東皇圖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會是一個人的靈魂,但我沒想到那個人偏偏就是你的親近之人,你現在不會做衆叛親離的事情。”

“是,這一點你說的很對。”

“所以在得知了東皇圖從你手上丟失以後,我又不得不另想他法,直到前些天我突然感應六道仙人的氣息消失了,我嘗試着走出勾陳仙宮,果然沒有任何攻擊出現,所以我就尋着六道仙人消失的氣息找到了你。”

陸揚風微微皺眉道:“我看六道仙人也不過如此,爲何你如此畏懼他?”


勾陳說道:“我們和你不一樣,你作爲一個煉氣士而長生五千年就已經異於了天地萬物,但我們不一樣,只要生活在這天地之間的任何生靈都是受天道管轄的,就算這個天地有萬尊之境的強者誕生也依舊不會是六道仙人的對手,因爲他對天道規則的理解要遠遠高於其他人,他的起點就已經不是我們能比的了。”

陸揚風點了點頭總算是明白這個中緣由,說到底還是那什麼三千天道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這些天道規則能夠瞬間決定這片天地任何人的生死。

不過陸揚風繼續問道:“但如此的話,六道仙人豈不是天下無敵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這是陸揚風一直都在思考的問題,人人懼怕天道,天道豈不是可以在這個世界肆意妄爲,他萬一哪天心情不好一掌滅了這天地都沒人能阻攔他啊。

“不你錯了。”勾陳走到戰艦邊緣看着那些想要撲過來卻又畏懼後退的那些龐然大物,接着道,“天地萬物皆有陰陽平衡,失去平衡甭亂的不僅僅只是我們的世界,整個世界的所有一切都將歸於虛無,六道仙人如果那麼做了他自己也會化爲虛無的一部分。”

陸揚風還是不太懂,但他現在也沒打算繼續懂,他繼續問道:“話題有點兒偏了,你究竟爲何來黑暗深淵?”

勾陳猶豫了一下,隨即說道:“其實……我是爲了東皇塔而來。”

陸揚風眉心一顫,接着就見勾陳的手裏拿出了一張殘圖,那種殘圖可不正是馬萬仙在九鳳堂內拿到的東皇塔殘圖嗎?

它不應該在鳳九幽的手上,怎麼會出現在勾陳的手上?

“你對鳳九幽做什麼了?”陸揚風一步上前,恐怖的氣息如洶涌的滔天巨浪席捲而去,涅辛和奧塔斯連連後退差點跌出了戰艦的邊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