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陸司寒走病房時看到戰盼夏雙眼通紅,還掛著鼻涕泡的模樣,完全就還是一個孩子。


「堂哥,你這是要去哪?」

「救傅自橫。」

陸司寒沉著聲音說完讓戰盼夏激動不已的話,大步走出醫院。

晚上十點,議長府籠罩在黑暗中,陸司寒深吸一口氣進入書房。

戰錚樺此刻正在處理公務,見到他立刻放下鋼筆。

「怎麼這時候過來了,姜南初還好嗎?」

戰錚樺詢問道,這次若不是那孩子他恐怕性命休矣。 “找我幹什麼?”冷宇疑惑的走到老道士身後,問道。

這時候,老道士霍然轉身,看向了冷宇。冷宇被老道士這突然地舉動下了一跳,瞪大着眼看着他,心已經懸到了嗓子眼。

見老道士面色嚴肅,雙眼如鋒芒一樣盯着冷宇。就在這時,老道士的嘴角慢慢的動了。

“年輕人,你們三個,到底是什麼人?”老道士氣定神閒的看着冷宇,慢慢的詢問道。

冷宇見老道士面色嚴肅,很是正經。自己的心也是慢慢的平靜了下來,“老先生,你在懷疑我們?”,冷宇故作試探地說道。

見這時,老道士嘴角微微一笑,“哼,懷疑又怎麼樣?相信又怎麼樣?已經把你們留下來了,難不成,還能因爲懷疑或者信任,少給你們一口肉吃?”老道士輕笑道。

冷宇也是看出了老道士的調侃和真誠,心裏已經不再那麼提防,“呵呵,肉,我倒是想多吃一口。”,冷宇笑聲說道。

“呵呵…”老道士也是被逗笑了。

這時,老道士臉色突然又變得正經起來,“我也不拐彎抹角,實話實說吧,你們到底因爲什麼被鬼追?”,老道士緊盯着冷宇,冷聲問道。

聽到這話,冷宇也是變得正經起來,目色緊盯着老道士,隨後,慢慢開口了,“因爲我們如果失敗,註定要死在鬼手上!”,冷宇厲聲說道。

“什麼意思?”老道士目色緊逼,疑聲問道。

冷宇看着他,看着老道那正然疑問的樣子,又幽幽說了起來,“不妨直說,因爲我們都是被惡魔綁架起來的人!惡魔給予我們任務,只有我們完成任務,纔可以活下來!等待下一次任務!”。

“那這麼說,那些鬼,也是因你們的任務而生?”老道士疑問。

冷宇聽後,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老道士輕呼一聲,轉身離去。

冷宇望着老道士的背影,就在這時,老道士還未走出多遠,又猛然的回過了頭看向了冷宇,“對了,忘記提醒你了。要特別注意他們兩人!他們的魂魄已經出賣給了魔鬼,在他們身上,有血債!”,老道士厲聲說完,轉身走遠,一個彈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血債?”冷宇呆愣在原地,疑惑的喃喃自語。

一陣涼風襲來,冷宇打了一個寒顫,轉身走進了屋。

他們誰都沒看見,在那屋子的陰暗角落,蜷縮着一個幽幽的身影,窺視了他們的一舉一行…

徹夜未眠,冷宇躺在牀上一直在冥思着老道士說的話,血債是什麼?爲什麼單單來找他?夜已深,苦思了良久,依舊沒有答案,轉身睡了去…

第二天。

等冷宇醒來,天色已經大亮了。先前夜裏到來,並沒有看清院裏的一切。此時冷宇起身,見院中乃是一片明媚。院裏圈養的家禽被散放出來,散在院中“咯咯”“咯咯”的雕琢着地上的小米。院中的人,來回匆匆的忙碌着。

“都好好幹哈!砍一堆,一碗飯!砍兩堆,兩碗飯!磨一斗,一口肉!磨兩鬥,半口酒!不幹活,沒飯吃!”

冷宇匆匆穿好衣服,下身走了出去。見到了在院中對着衆人指手畫腳,牛氣沖天的老道士。 惡妻請買單 在他身前“腳下”,是三個可憐兮兮的年輕人。小道士劈柴,安然搬送。子言傅更甚,此時居然如一頭瘦驢一般,套着繮繩,拉着院中那諾大的磨盤打轉,累的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院子角落裏的驢卻是優哉遊哉的吃着草料,看着他賣着苦力替自己幹活。

冷宇見狀,一臉的茫然,擡腿走了出去。

就在這時,老道士瞬間發現了冷宇,“來來來!你醒了正好!”,老道士擺手招呼冷宇過去。

冷宇不解,走到了他身前,問“怎麼啦?什麼正好?”,冷宇疑惑道。

“來來來!小美眉,你不用幹了!那個,乖徒弟啊~你去搬柴火,讓他砍!”,老道士並未理會冷宇,對着小道士和安然的柴火堆,揚聲吩咐道。

“哈?”冷宇有些朦了。感情,這是讓他去劈柴?

冷宇正想着,這時安然疲倦着身子,晃悠着坐到了他的腳的一旁。那柔弱的身子,已經累得不行了。

冷宇屆時朝老道擡眼瞪去,然而老道士並不以爲然,仍在仰着頭,看着院中的苦力,細細思索。冷宇瞪了良久,這時老道士好似發現了冷宇在看他,屆時轉過了頭來,看到了冷宇那殺人的目光,“怎麼了?幹活去啊~!不想吃飯了是不是?”,老道士揚聲說道。

聽到這話,冷宇也是收回了目光,心中百般糾結,最終還是極其不情願的走到了那柴火堆前。

小道士見冷宇走來,甩了甩頭上的汗水,嬉皮笑臉的把那劈柴的斧子遞到了冷宇的手中,“嘿嘿,冷宇哥,這就交給你了哈!”,說完,就趕緊彎腰抱起底下劈開的柴火一溜煙兒跑了。

冷宇見狀,是又好氣又好笑。但又無奈,最終還是踏踏實實的劈起了柴。畢竟寄人籬下,幫人乾點活也是應該的。

老道士見“工程”已經進入了軌道化,有條不紊的進行。掃視了最後一眼,就低頭出門去了。

“哎?師傅你去哪兒啊?”小道士送柴回來,發現了老道士遠去的背影,揚聲問道。

見這時,老道士頭也不回的高聲回道:“管好你自己先!要是我回來看不見二十堆柴火,你一碗飯都不準吃!…”,老道士高喊着,人已經走沒了影…

小道士一臉無語的木在原地,呆呆的望着老道士離去的方向,眼神中透露着絕望的味道…

在這時,子言傅見老道士走了。“啪”的一聲脫下了繮繩,隨手丟在了地上,嬉皮笑臉的奔向了安然。

見安然現在已經是蔫兒了,癱坐在起高的階梯上,有氣無力的耷拉着頭。

“哎呀,這老道士,真不是個好鳥!居然讓咱們幹這苦力活!”,子言傅坐到了安然身旁,揮手吹着汗,有意無意的說着。

安然沒有回答。

就在這時,冷宇聽到聲音,慢慢的回過了頭… 第354章議長閣下,又想玩什麼新花樣

「已經度過危險期,但是傷口距離心臟僅僅只差四公分。」

「這事我的確應該多感謝她,替我向她問好。」

「父親,其實我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和您彙報。」

「怎麼這麼嚴肅,我們父子之間不用拘謹。」

「我希望父親能夠放了傅自橫。」

戰錚樺原本緩和的臉色,因為這句話驟然晴轉烏雲,變的暗沉沉。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司寒,收回這句話,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傅自橫是無辜的,請父親高抬貴手,布防圖是我流出去的。」

「你說什麼?」

「傅自橫帶著布防圖來辦公室找我,集團內人多眼雜,前幾天我的一名秘書又突然離職,我懷疑他才是罪魁禍首。」

「父親,傅自橫跟了您這麼多年,他若是想要動手有太多的機會,我希望你能不要冤枉好人,寒了那些老臣的心。」

戰錚樺細細思考這陸司寒的話,難道真的是冤枉了傅自橫,畢竟陸司寒沒有動機去幫傅自橫。

傅自橫跟在身邊這麼多年,如果他都選擇背叛,那麼真的太恐怖了,想到這戰錚樺對傅自橫的懷疑減輕不少。

「司寒,既然這件事情是你的錯,那麼就該付出代價。」

戰錚樺話音落,通過座機撥打陳管家的電話。

「去把家法請上來。」

很快書房的門被打開,陳管家拿著藤木條進來。

「啪!」

粗長的藤木條直接抽打在陸司寒的背上,是火辣辣的疼,但他一聲不吭的受著。

「若不是我多留了一個心眼,若不是我提前安排人在附近密切注視著,我們所有人都要死在孤兒院,而這一切都是你導致的。」

「啪!」

藤木條觸碰在肌膚上面,又是響亮的一聲。

「自橫,跟在我身邊十多年,為了這件事情誤會他,不好好教訓你,怎麼平他心頭的怒火!」

「啪!」

很快白色襯衣都沁出血來。

「老爺,別打了,再打就真該出事了。」

「不讓他疼,怎麼讓他長教訓。」

「虧我還想著未來將重要的位置交給你,認為你有勇有謀,想不到居然會犯這麼低等的錯誤。」

陸司寒的脊背挺得直直的,一聲不吭。

「老爺,看在去世的夫人身上,請您饒少爺一命。」

陳管家見形勢不對,只能將時柯的名字搬了出來,戰錚樺這才收斂。

「身後的傷立刻去醫院處理一番,至於自橫我會親自向他道歉。」

「多謝父親手下留情。」

整塊後背都血肉模糊,陸司寒連走路都很困難,最後還是由陳管家扶著出去的。

「陳管家,這次多謝你了。」

陸司寒臉色接近慘白的說。

「少爺真是客氣了,我當年承了時夫人的恩情,這些都是該做的。」

「倒是老爺下手實在太狠了,少爺少不得要卧床休息幾天了。」

說話間,兩人走出議長府,沈承已經等候在門口。

見少爺這般狼狽,沈承都有些心疼,原本他是不用受這些傷的。

徐家主母 議長府內,戰錚樺仔細的思考一番,最終前往地牢。

傅自橫被打的渾身是血,又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已經奄奄一息。

他用盡全力抬頭,看到戰錚樺的那一刻,眼底的光芒暗下來,估計這次他是來要他性命的。

戰錚樺看到他這幅樣子,立刻命人鬆開手銬。

「自橫,這次是我誤會你了。」

「議長閣下,又是想要玩什麼新花樣?」

「自橫,我知道你怨我,但我坐在這個位置上勢必要比其他人更加多疑一些,好在現在已經證明你的清白,你可以出去了。」

傅自橫不解的看向戰錚樺。

「你還不知道吧,其實這次暗殺是因為司寒的疏忽。」

「那孩子平時看著機智過人,想不到在這件事情上面這麼糊塗,他居然將布防圖隨意的擺在辦公室,給了那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機。」

「我真的覺得很愧疚,而且我也已經懲罰過司寒,自橫,你會怪我嗎?」

戰錚樺無辜的問。

「我怎麼敢,如果不是議長閣下,我現在應該還在平民窟連書都讀不起。」

「那就好,你看盼夏這麼喜歡你,將來我們早晚都會成為一家人。」

「好了,我也不多說了,你現在身體這麼虛弱,我會立刻派人送你去醫院的。」

戰錚樺關心的說,絲毫看不出他是早上那個想要傅自橫命的魔鬼。

當初傅自橫的父親不也是沒有看穿戰錚樺這幅偽善的面孔,所以才會造成之後無法挽回的悲劇嗎。

姜南初在病房守到很晚都沒有等來陸司寒,最終抵抗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陽光照進病房,姜南初動了動手臂,發現身邊還躺著一個男人。

張開雙眼,入目的是一張英俊到怎麼看也看不膩的容顏。

「今天的情況好些了嗎?」

姜南初呆萌的點了點頭,之後很快想到傅自橫的事情。

「我哥他……」

「放心,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傅自橫已經安全了。」

「那就好。」

姜南初長舒一口氣。

「待會還有一位許久未見的朋友要過來,期待嗎?」

「是誰?」

影帝倒貼指南重生 姜南初剛剛問出口,病房外傳來敲門聲。

「看來他已經過來了。」

陸司寒理了理衣服起身,打開病房門。

「白朮!」

姜南初激動的說,從帝都離開,兩人再也沒有見過,算起來有整整半年時間了。

「別激動,小心傷口裂開。」

「好,你怎麼會來的?」

「是陸先生安排的,你中了槍傷,需要好好滋補身體。」

有了江白朮這一番解釋,姜南初感動的看向陸司寒,他每天都有這麼多事,想不到還總記著自己。

「我也是沒有辦法,誰讓江老醫生沒有時間過來,我才只能選擇了他。」

「待會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江白朮準備的葯膳,必須要喝到一口不剩,聽到了嗎?」

「嗯。」

姜南初重重的點頭。

就在陸司寒準備離開病房的時候,江白朮從醫藥箱中拿出青綠色的小罐子。

「這個給你,記得不要碰水,每日塗抹在傷口處,這樣才不會發炎。」 “哎,你說,他能去幹什麼去了?”子言傅坐在安然一旁,連聲問道。

安然仍然很是疲憊,沒有回答。

冷宇見到這一幕,白了一眼就不再理會,轉回身接着劈柴去了。小道士也是老實,來回抱着源源不絕的柴火,累的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還在不停的搬運着。

“哎,你慢點!你慢點!”小道士連連告饒,支會冷宇。

然而冷宇此時正如同一尊機械一般,肢體雖在快速的揮砍着手裏的木頭,但心思早已經不再這上面了。

他一直在思索,思索着昨夜老道士對他說的話,還有這幾天的過往。

血債到底是什麼?爲什麼安然身上也有?思來想去,最終無果,看來也只能親口向老道士詢問了。

短信規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天。閒來時,冷宇就會琢磨短信的內容。歸還的東西很好理解,無非也就可能是他們身上的那部手機。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東西。而那最後的“友情提示”,又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提示他們躲起來?到底要躲藏什麼?難道是那接連不斷出現的厲鬼?難道說,只要找一個地方藏起來,厲鬼就尋不到了嗎?

想着,冷宇不覺一陣頭疼。太複雜了,這些複雜的問題在他腦海中彷彿已經繞亂成了線團,如山一般的堆積在了他的面前。想去尋找問題的源頭,想去抓住那一根揭開答案的尾線,卻無從找起。

“你說話呀?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生啊?”

這時,一陣聽起來很不舒服的聲音在冷宇耳邊響起,冷宇回頭猛地尋聲看去。

見此時,子言傅坐在安然一邊,雙手已經把到了安然的肩頭上!臉湊在安然的臉邊,不斷的搖晃着安然,不斷地追問着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