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風憑空一抓,一道幽黑色的能量巨龍油然而生,順手一掌,能量巨龍呼嘯而出,與快速衝來的姚廣撞在了一處。


能量化形,靈武之境!

今日,好像要徹底的亮爆所有人眼球,陳風極為瀟洒輕鬆的一招,又給眾人帶來了許多震撼。

靈武之境,也許在五大院長眼裡不算什麼,但在學員當中,卻是一個衡量實力的標杆。突破靈武之境的學員,鳳毛麟角,這著實是一道分水嶺。

「這傢伙,果然是突破了。」許瑩瑩欣然一笑,剛才她就猜測,陳風要是沒突破到靈武境的話,對付姚家兄弟,怕是不會如此自信。

聶不韋在旁邊附和道:「十天前他從黑雷區域走出來的時候,還只是轉靈境巔峰,經過十天的對抗修鍊,他的提升速度,大大的超乎了我的預料。」

「那你們到底誰贏了?」許瑩瑩饒有興趣的再度提起了這個話題。

「……期初都是我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獲勝就變得越加困難。以至於最後,打成平手。」

打成平手!!!

這簡單的四個字,已經足夠令許瑩瑩感到震驚了。聶不韋的實力,可是金榜第四,甚至在硬拼的情況下,排名第三的史軒都未必是其對手,而且他突破靈武境也有很長時間了。面對剛剛踏入靈武境的陳風,竟然打成平手,這顯然是很羞愧的。

轟隆~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金榜排名第十六的姚廣,卻已經口噴鮮血的倒飛了出去。

胸口一團焦黑,姚廣連哼都沒哼出來,就直接暈死了過去。他的下場,要比吳森和侯鎮山悲慘的多,至於那古院修鍊場,他也根本沒進入的必要了。

一場頗受矚目的戰鬥,最終以姚家兄弟一敗一傷結束,雖然姚碩還站在那裡,但顯然他根本贏不了已經突破靈武境的陳風。

臉,已經丟了,而且丟的很大。

現在姚碩所想的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玄雷令,畢竟進入古院修鍊場對自身實力的提升是很有幫助的,一旦錯過,就會被後面的學員追趕上來。

陳風似乎看穿了姚碩的想法,將自己那猙獰的手骨平伸出來,聲音冰冷的說道:「既然敗了,就把你們兄弟的玄雷令交出來吧。」

「你……」

姚碩想要罵人,但看到陳風的右手已經緩緩抬起了血魂劍,到了嘴邊的話,又生生的被咽了下去。

嗖~

兩塊令牌隔空飛過,為了保險起見,姚廣的那一塊也在姚碩身上。雖然極度不甘,但此時此刻他也沒有辦法,自己最強的一招都奈何不了陳風,況且後者手中還有一柄神器長劍,若是不識時務的話,很可能他的下場也和姚廣一般。

「聶兄,送你了。」

陳風手中血魂劍憑空一拍,準確的將兩枚玄雷令拍給了聶不韋,他知道聶不韋還沒湊齊炫紋。

伸手抓過炫紋,聶不韋眉頭一皺,搖頭笑道:「好意心領了,但我還是喜歡自己來搞。」

嗖嗖嗖~


幾乎就是在聶不韋說話的同時,周圍那看熱鬧的眾人,瞬間一鬨而散,幾乎是賽跑一般的朝出口奔了過去。

好傢夥,排名第四的聶不韋要出手,萬一哪個倒霉的被他選中,下場豈不是很悲慘。

望著眾人那滑稽的一幕,聶不韋,李雯兒,許瑩瑩,以及陳風沈洪等人,都不禁會心一笑。

「看來你是沒的選擇了。」李雯兒就是喜歡看到聶不韋吃癟時的樣子。

「唉……好吧,算我欠陳風一個人情。」聶不韋將姚家兄弟的炫紋都收進自己的玄雷令內,足足有二十幾枚之多。

「大家都夠了,走吧。」

陳風滿意的笑了笑,隨後身形一竄,和沈洪一起,將侯鎮山和吳森攙扶著,邁步便朝出口走去。

「我艹……」

氣的面色通紅的姚碩,原本還以為將玄雷令交出去以後,再去別人那裡搶奪五枚炫紋。可結果,卻因為聶不韋的一句話,把眾學員都嚇走了。雖然場地中還留有一些人,但那些人都是失敗者,看那頹廢的麽樣,根本就沒有炫紋。

… 咚~咚~咚~

剛出離玄雷之地,陳風等人便是聽到了一聲聲嘹亮的鐘聲,那鐘聲和玄雷之地內的鐘聲略有不同,更加的通透明亮,以至於他們這種實力的人,都很難聽出鐘聲的源頭。

那負責看守玄雷之地的老者,依舊斜靠在樹榦上,好似千年不變的乾屍一般。

見到陳風等人出來,老者眼睛微微張開,在眾人身上掃了一眼,嘴角出奇的露出一絲笑意,顯然是看出了幾人的實力,頗感滿意。

「拿著你們的玄雷令,去外面的青石廣場集合,五大院長都在那裡,稍後要舉行一個進入古院修鍊場的儀式。」

這是陳風第一次聽老者說話,聲音干啞,但傳進耳中卻異常清晰,哪怕你稍有分神,也不會錯過每一個字。

眾人行了一禮,便離開了玄雷之地,朝著青石廣場走去。

「也不休息幾天?這直接就要進入古院修鍊場啊?」受傷的吳森,顯然有些不滿,他雖然沒傷筋動骨,但古院修鍊場內不知是何情景,萬一也都是那些煩人的炫紋生物,他就很頭疼了。

「說的是啊,還弄了什麼儀式,不知五大院長是怎麼想的。」侯鎮山也忍不住吐槽。

陳風,許瑩瑩,聶不韋和李雯兒,互相望了一眼,他們轉念一想便是明白,五大院之所以如此設計,就是要以此來鼓勵那些乙階和丙階的學員,讓他們知道,進入甲階會有怎樣的待遇,以促使這些人努力修鍊。

過了金鑾界的大門,眾人很快便來到了青石廣場。

此時的青石廣場,人山人海,似乎是受到了那鐘聲的引導,幾乎所有的學員和導師都來到了這裡。

在魏生津兵器館的側方,高搭了一個寬敞的台架,當然這不是用來比斗的。

台架之上,五張太師椅,五位院長整裝靜坐,望著台下熙熙攘攘的少男少女,五人不約而同的都露出了一絲欣然的微笑。

這是他們多年努力,苦苦維持的成果,學子遍地,傲然東域。五大院,雖然經歷過分合,但終是貫徹著玄通老人的信念,扶正祛邪,培養人才。

在台架的正下方,有一塊區域是隔絕出來的,其中擺放著一百張普通木椅。這是為金榜的一百名甲階學員準備的,此時已經坐了很多人。不過,這一次玄雷之地,炫紋之爭,顯然有一些倒霉鬼沒能弄到五枚炫紋,也自然沒有坐在這裡的必要。

為首的一張椅子上,白衫飄舞,李凌雲傲然寧坐,那氣場震驚四座。在他身旁,都無人敢來就坐。他並不是第一個到場的,但之前到場的人卻很自覺的給他留了最好的位置。不是為了奉承,而是後者實力太強,無形中形成的強者效應。

李凌雲等人都是提前三天出來的,其中包括史軒和趙雲山。

自從那日頭腦發熱,為了讓李凌雲不能如願,掐準時機出手偷襲了陳風以後,史軒就大感頭疼。許瑩瑩的表現,讓他徹底的無語了,他萬沒想到,這個古院的天之嬌女,竟然會為了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傢伙,如此的對他痛下殺手。

史軒聰明的猜到,最後一天許瑩瑩一定會等在那裡,所以無奈之下,他只能和趙雲山提前出來。

「史兄,我看許瑩瑩還沒到,你說一會她來了,會不會直接對咱們出手啊?」趙雲山經歷過之前的事情以後,一想到許瑩瑩就有些心悸。

史軒目光四下觀瞧,然後想了想,搖頭道:「應該不能,她這個人蠻有理智,當著五大院長的面應該不會做出格的事情。不過,要是進入古院修鍊場以後,就真的說不好了。」

「這……」

趙雲山額頭流下了一滴冷汗,史軒有麒麟翔天這種逆天的身法武技,打不過還能跑。但他可不行啊,萬一倒霉遇到許瑩瑩,結果可就悲慘了。其實趙雲山也一直認為史軒當日做的有點過,他們的目的本來是搶奪陳風的炫紋,讓李凌雲計劃落空,可在那個時機出手,已經有置人於死地的殺意了,這也難怪許瑩瑩會憤怒無比。

後方烏壓壓的人流,一道道精彩的目光不斷的掃視著就坐的金榜學員,他們都或多或少的聽聞了一些古院修鍊場的事情,所以異常羨慕這些人。有的甚至是嫉妒,暗罵五大院的規則不公平,應該讓所有人都去奪炫紋,讓所有人都有進入古院修鍊場的資格。

人群中,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的魏生津,和美麗動人的穆靈兒,也不斷的瞧看著金榜學員。他們的目光顯然在找尋一個人,不過尋了半晌,卻也並沒有發現陳風的身影。

「大哥怎麼沒來,該不會沒有湊齊炫紋,失敗了吧?」魏生津擔心的說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陳風一定會成功的。」穆靈兒斷然否決道。

在場地的最外圍,青石廣場邊上的一顆古樹旁,白衫如雪的少女,如冰霜般的美顏毫無表情,她的注意力似乎並沒有集中在台架上,對於所謂的古院修鍊場,也沒有任何興趣。

白皙脖頸間的一塊乳白色玉佩綻放起一道微光,微光一閃,撞進旁邊的古樹內,而緊接著,那古樹的樹榦上,悄然蠕動,詭異的出現了一張老者的面龐,乍眼看上去好似古樹成精了一般。

儲物納魂,強者分身。這和當初石魔進入金鑾界是一樣的,只不過,這老者要比石魔強上許多。

「黃老,族裡那邊什麼樣?」林若雪輕聲問道。

「這些時日,一切還都算平靜,只有那個傢伙天天叫嚷著時間過得太慢。」

「恩,不必管它,讓他受些磨練也好。」林若雪放心的點了點頭。

「小姐,之前約定的時間,可不到一年了,你確定能在這五大院中找到那東西嗎?」老者再度開口。

林若雪目光如透鏡般的掃了一遍全場,嘆氣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之前感受的那波動,顯然是從這裡傳出來的,那東西一定就在這裡。」


「唉……沒想到一個小王朝的小地界,竟然還有人能施展那東西,真是令人驚奇。不過,只要他敢再施展一次,就是他的死期。」老者話鋒突然間變得凌厲起來,言罷此話,光芒一閃,古樹瞬間恢復了平靜。

… 台架上,五位院長還在做著最後的等待。

許瑩瑩,聶不韋,李雯兒,以及最重要的陳風,這些突出的人物都還沒來,即使是失敗,他們四個這種實力,也不會同時失敗。

「老古,你的小心思,會不會被陳風猜到啊?」鎮天院長霍啟天,正色說道。

「呵呵,以我對那小傢伙的了解,即使他猜到了,面對和李凌雲一對一的大好機會,也斷然不會錯過。」古玄信心滿滿的輕笑道。

旁邊的雷震天,黑漆漆的臉龐顯得有些不滿,冷哼道:「李凌雲是我親傳徒弟,他的為人我自然了解,希望你們不要再懷疑他。」

「老雷,你這話就不對了,現在五大院面臨空前危機。陳風和李凌雲,誰是引來石魔的內鬼,不是你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事。必須要有足夠確鑿的證據才行。」聖林學院林聖,直接是否決了前者的話。

「哼,那就拭目以待吧!」雷震天哼了一聲,顯然有些氣憤,坐在一旁不說話了。

噠噠噠~

就在這時,一道身著古院導師服的老者,矯健的踏上了台架。

胸前綉著一個大葫蘆,頭髮黑白摻雜,來者正是負責丙階八班的導師,莫塵。

近來一年間,自從五大院整合以後,莫塵所帶的丙階八班,多次引起全學院的矚目。作為丙階的導師,莫塵也因此而受到了五大院的器重,令他來負責此番古院修鍊場儀式的主持。

「時辰已到,開始嗎?」莫塵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對五大院長問道。

「再等等,該來的人還沒來。」古玄目光如電,透過繁密的人流,一雙精目,直接是落在了站在最外面的林若雪身上。

「莫塵啊,那小女娃的身份,你可了解?」

林若雪在魏生津舉行的擂台戰上,以超強的姿態戰勝了排名三十的吳森,所引起的轟動,甚至比之前的陳風還要大。一個剛剛進入五大院的新生,就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要說沒有任何背景,是斷然不可能的。


莫塵並沒轉頭去看,只是搖頭回應道:「之前不是花錢招了些實力不達標的富家子弟嗎,她也是花錢進來的,但沒想到,竟然這麼強。我想她來五大院肯定是有什麼目的的,但如此招搖,又不像是炎魔殿的風格。我會好好的調查一下。」


「恩,我看這小女娃不一般,要是能幫助咱們對抗炎魔殿就好了。至於她有什麼目的,要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咱們也未必不可答應她。」

聽到古玄這般說,眾人都微微一愣,這話顯然太過器重林若雪了一些。面對一個有目的的人,還能如此放任,要不是五大院和炎魔殿即將開戰,眾人怕是不能接受。

「又有人來了,快看!」

就在幾人說話的功夫,台下有眼尖的,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快速朝這邊趕來。伴隨著他的一聲呼喊,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的都移了過去。

陳風,許瑩瑩,聶不韋,李雯兒,還有沈洪,吳森,侯鎮山。

七道身影,一字排開,俊男美女,面對上千人的注視,迎面而來,那氣勢著實令人眼前一亮。

「果然來了!」清風學院,美婦金蘭,懷抱小麒麟,微微笑道。

端坐在甲階學員為首位置的李凌雲,冰冷的視線掃了陳風一眼,然後便漠然的收回了視線,用僅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悄然說道:「既然來了,那便死吧!」

在眾人的注視下,七人很快進入座椅席,而這個時候,氣氛卻顯得緊張了起來。

七個人,徑直的走到了史軒和趙雲山的面前,誰也沒說話,就那麼靜靜的站在二人身前,那無形中強大的壓迫氣場,令史軒和趙雲山有些喘不過氣來。

趙雲山望向陳風,整個人好似見了鬼一般,即使強行調整,但雙腿卻忍不住開始打起了顫來。要是往常,他堂堂排名第九的金榜學員,被一個排名一百的學員嚇到發抖,那簡直就是笑話。但此情此景,趙雲山當真沒有任何話說,他甚至都不敢說話,生怕自己一開口,就被七個人一人一拳給活活打死。

相比之下,史軒面色也不自然,最令他驚奇的,是陳風。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史軒怎麼想也想不通。不過相比趙雲山,史軒卻更加的沉穩狠辣,即使面對七個人,也絲毫不懼。

「哼,真是命大,希望好運能一直伴隨著你。」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史軒直接是不削的冷哼一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