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雪心心頭一顫,眼神望着遠方,參天古樹由遠及近不斷倒塌,被壓爲齏粉,形成一條木粉大道,氣勢絕倫,震天嚇地。


“大蛇!”

陳雪心心頭一冷,急忙躲在林蕭身後,看着龐然大物極快的向他們而來。

“果真是閃電黒蛟。”

林蕭嘴角一咧,眼神射出一道凌厲的目光,已然將閃電黑蛟給鎖定。

閃電黒蛟,身長過百米,身體有五米粗,所到之處盡數化爲齏粉,了無生機,凌亂不堪,永恆森林核心地帶面目全非,不成形,可見這頭巨獸氣勢的散發之霸道,鋪天蓋地,所向無敵,是怪獸中的超級王者。

它體表散發出烏黑光澤,巨大的頭顱上長着兩支鹿角,散發着絲絲烏光,渲染大半森林,黃桶一般大小的一對眼珠散發出強烈炙熱的光芒,四爪着地,一邁千米,速度快得讓人咋舌、窒息,只是體表之外還未覆蓋鱗甲,並未成就蛟龍身軀,其能力自然大打折扣。

“就是它。”

林蕭一抿嘴,右手一動,一道金色的光芒將陳雪心籠罩,給她最強勁的保護,隨即,他身形一閃,已然千米開外,一掌打出竟是毫不猶豫的擊向閃電黒蛟。

“人類,你在我面前有抵抗的能力嗎?白白送死罷了!”

閃電黒蛟說出憋足的人言,擡起一爪,使勁一拍便將林蕭向他攻擊而來的掌力給化解的完完全全,可見其力道也是霸絕,是怪獸中的王者。

林蕭毫不驚訝,微微一笑,淡淡說道,“可惜你還沒有成就蛟龍之身,顯而易見,今日你必敗無疑。”

林蕭話完,龍魂的聲音卻從腦海傳來:“林蕭,閃電黒蛟成就蛟軀,很是難得,你將其戰勝,許下重利,與你簽訂血契,讓其成爲你的援手。”

林蕭在一些古書上見過與一些強大的神聖怪獸簽訂血契的說法,以前也聽過龍魂說過關於赤火神龍的事情,更是瞭解了血契怪獸的說法,每個強大的鬥士只要有能力,都可以尋找強大的怪獸與之簽訂血契,算是成爲自己的寵物,一人一獸相輔相成,更是霸絕無論,睥睨天下,莫人敢挫其鋒芒。

當然,與怪獸簽訂血契也有要求,首先,這頭怪獸需要生出絲絲智力,有強大的能力,視爲神聖之獸;再者便是需要它甘心情願,強留的瓜怎麼可能甜?

“就算我沒有成就蛟龍之身,一樣可以將你擊斃。”

閃電黒蛟傲氣比人,速度快得嚇人,離林蕭越來越近,仔細的打量着林蕭,像是在窺視林蕭的修爲一般,隨即,瞳孔急速縮小,驚呼道:“居然是你。”

聽這言,林蕭也是驚訝片刻,隨即說道:“你還記得我?看來你的智慧快要接近人類的智慧了,的確是一頭不錯的夥伴。”

“記得那時你的修爲不過爾爾,沒有想到三年時間過去,你竟已入化境,到達如斯之修爲,果真不是凡胎,大陸之上,少能尋到你這般人了,不過你說要想讓我作爲你的夥伴?哼,我爲蛟身,豈是一般怪獸可以比擬?要想征服我,你還不夠資格。”

林蕭一笑,他也知閃電黒蛟強大無匹,傲氣無雙,五六個星雲鬥士也未免奈何得了它,但是林蕭並非昔日那個碌碌無爲的小子,現在他的修爲並非七階星雲鬥士可以相提並論的,一旦踏入地鬥士,丹田裏面的鬥氣渾厚無比,源源不斷,其力道震天嚇地,吞山滅海,偉力無窮,身體之外還覆蓋金光,強得嚇人。

“我們拭目以待。”

林蕭不再多說,右手一動,青色的衣角與黑色的髮絲微微飄動,近日來,拉扯之力對他的身體無情的摧殘,讓他顯得滄桑無比,然而更增滄桑之美,氣勢也是無窮,有滄桑的無窮偉力,另類而霸氣,飄浮在離地百米的高空,就像出塵的戰神,睥睨天下。

一道淡淡的金光形成一道氣場,直襲高空幾千米,方圓幾十裏都被氣場籠罩,有一股難以揣度的法則蘊含在氣場裏面。

“這是?”

閃電黒蛟露出驚訝是神色,擡起巨大的頭顱望向高空,金光燦燦,神偉莫測,竟是帶着無窮的壓迫之力。

“這是什麼領域。”

遠處的陳雪心也發出驚訝的神色,她出身高貴,都不正眼看一國皇子,自然見過無數的強者,對於許多雲鬥士就能生出的領域很是瞭解,但是當她看到林蕭施放出來的領域過後,她困惑了,這道領域她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此刻,她心中只有疑惑,對林蕭更是有興趣了。

“乾坤領域。”

林蕭咧嘴一笑,接着說:“我在雲鬥士的時候就已經產生了,但是那時我施放乾坤領域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問題,乾坤領域一旦施放而出,我的戰力和防禦力盡數退減,連裏面的禁錮能力和屏障能力都顯得破綻百出!”

林蕭淡淡一笑,“只是當我成就大法之身時,我才知道乾坤領域的強勁之處,原來,以前在施放乾坤領域時,根本無法不斷的提供其消耗的鬥氣,所以自身的能力也會隨之銳減,現在我終於明白,這般領域蓋世絕倫,無以倫比,只要有足夠的鬥氣支撐,乾坤領域就是萬能領域,戰力、防禦力、禁錮能力等等都會完美的呈現出來,沒有任何領域能與之相比,一切領域,在它面前全部都是垃圾領域。”

林蕭並非貶低其他鬥士所生出的領域,而是感受到乾坤領域的霸道而由衷而發,乾坤領域的確是無以倫比的領域,沒有任何領域可以與之相比。

“乾坤領域!”

“乾坤領域?這是怎樣的一種領域?”

閃電黒蛟與陳雪心聽到林蕭的解說,呈現不一樣的表情。

林蕭話畢,身形一動,快如流光,直衝天際,片刻,一道通天之力從天而來,直襲閃電黒蛟而去,一瞬間,閃電黒蛟的瞳孔急速收緊,黃桶大的一對眼珠望向高空。 閃電黑蛟通體烏黑,散發着淡淡的黑芒,身長就有百米,體型巨大,四爪之力就能破山斷河,讓山川大河盡數沉淪於手爪之間,它就是一尊龐然巨獸,其修爲更是已入化境,就快成就蛟龍之身,當真是怪獸中的王者,少有鬥士能將之戰勝。

它體型巨大,兩個額角皆散發出烏黑光芒,身體騰起來就像一片黑雲,將下方百米開外盡數覆蓋,成爲一片黑暗之地,霸道得就快沒有了邊境。

“斬殺我一族輩,那就讓我看看你的乾坤領域究竟如何的霸道絕倫吧。”

閃電黑蛟體表烏黑,是一片黑雲,下方盡數昏暗起來,一道道閃電從額角處冒了出來,周圍萬物感受到了這般氣息,盡數化爲齏粉,下方几十里內全部都成了廢墟。

“這就是所謂的王者巨獸?”

遠處,陳雪心一陣心悸,不是林蕭施放的金色光罩將她保護,她可能已經香消玉碎了。

從天而降的掌力帶着偉岸的雄力,也是將下方几十里都震得顫抖起來,沒有一隻怪獸能活着逃出這個範圍,其氣勢竟蓋過了即將成就蛟龍之身的閃電黑蛟,可謂吞天滅地,霸道無窮。

“嗤嗤嗤”

天穹之上,萬道黑色的閃電形成了一副黑色的電網,竟是那般的耀眼,奪人眼球,黑芒一片片,就像帶着黑光的烏雲緊緊的擠在了一起,密不可分且霸道凌厲。

“呀!這纔是無上的對決。”


遠處的陳雪心震驚得無以復加,感受到兩道強大的戰意與力道就要碰撞在一起,她似乎有一絲絲的激動,從未見過的巔峯對決就此展開,一人一獸都互不相讓,各顯神通,她的上空力道交織,昏暗一片。

“如若你成就蛟龍之軀,我定然要被你擊得粉身碎骨,但是可惜了!我習有五行之法,可附加至任何法門之內,瞬間提升我的力量,依照我現在的修爲,其附加的力量可想而知,加之乾坤領域的霸道,天地都要黯然失色,你定然必敗無疑。”

林蕭信心十足,萬道黑色的閃電匯聚在一起,粗大如黃桶,黑暗如空洞,從天而來,構架出一道黑色的通天橋樑,直向林蕭如若塵埃般的身體而去。

“驕狂的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閃電黑蛟大吼一聲,咆哮不已,身體一騰,飛上雲巔,與林蕭齊平,一人一獸毫不對稱,它前面兩隻利爪大得嚇人,有捏破山川大河的能耐,有破曉蒼穹乾坤之偉力,閃電黒蛟就是一頭難以戰勝的王者巨獸,獸臨天下,莫不膽顫。

‘嘩啦啦’

如洪水破堤,如猛獸發狂,有無窮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形成一道莫大的破壞法則,天昏地暗,氣旋通天,獸嘶禽飛,一片片紅葉被震得粉碎,化爲細小的塵埃,徐徐飄向天際,形成一道旋風,法則萬道。

陳雪心離一人一獸的位置足有幾千米之遠,依舊感受到了兩力碰撞過後的震波,將她如瀑的黑色髮絲輕輕的捲了起來,在空中不斷的飛揚,此刻的她卻顯得異常的美輪美奐,猶如月宮仙子臨大地,出塵得不染半絲風塵。

閃電黒蛟碩大的一對瞳孔快速的縮小,在高空的身體不由得的退下數百米,這點距離微不足道,然而卻可以看出在這次碰撞中它落了下風,黑暗如黃桶般大小的閃電柱子早已消失得不見蹤跡,只有林蕭那懸浮在高空的霸絕身體,真爲君臨天下的霸主,有傲視蒼穹的偉岸力量顯露出來。

“這小子,太不簡單。”

這是閃電黒蛟生出的第一念想,靜靜的盯着林蕭看了幾秒鐘,它微微張開巨口,口中空洞無比,紅豔卻似火,一道焚天火焰就欲噴發而出,帶着無窮蕭殺之氣。

見這般狀況,林蕭微微揚手,身體之外的罡猶如黃金戰甲,對着閃電黒蛟一笑,說道:“我們之間早已有了牽連,然而今日相遇,卻是要大動干戈,何須如此呢?”

林蕭身體化作一道流光,飛到距離閃電黒蛟不遠處,又說:“你要成就蛟龍之軀,定然少了一個契機,縱然你有無上修爲,也難以在茫茫大陸尋到一株龍魂草,然而,我便知一株已然成熟的龍魂草,只要你成爲我的助手,我便帶你去尋這株龍魂草,你可輕易破蛟成龍,修爲更上一層樓。”

聽林蕭一話語,閃電黒蛟心頭如吞下興奮的藥丸一般,無比的激動,然而表面,它不着痕跡,淡淡的看了林蕭一眼,隨即開口說:“小子,我雖爲獸類,但是智力超人,豈能被你輕易哄騙?真當我是無知之輩麼?”

林蕭擺手,心頭卻靜靜的想。“閃電黒蛟竟生出如此慧力,比之許多成精的怪獸都要凌厲太多,這纔是我真正想要馴服的寵物,它與我相輔相成,定然無堅不破,睥睨天下,傲視蒼穹,山川大河也盡在我的掌控之間。”

咧嘴一笑,將身外的罡體收斂,將乾坤領域也收斂起來,說,“作爲王者之獸,你更應該知曉人類與怪獸之間簽訂血契的要求,我不會強迫於你,你只需淡淡一想也便清晰明瞭,之前我們的力道碰撞,我只發動的八分力道,縱然你也不是竭盡全力,但是你沒有成就蛟龍之軀,那定然只會敗於我手;就算你真的不答應與我簽訂血契,那麼我也是萬萬不會留下你這麼一個強敵的,何須利用龍魂草來騙你?我們簽訂血契,我只會希望你更加的強,這樣纔會對我更加有利。”

頓了頓,林蕭斜眼看了看閃電黒蛟,咧嘴心頭笑,道:“你想想我說的話吧。”


一頭蛟,對其最具誘惑力的東西便是讓它們成就蛟龍之軀的龍魂草了,龍魂草也是它們成就蛟龍之軀的唯一契機,讓它們蛟軀化出魂魄,生出鱗甲,大幅度提升修爲,化身蛟龍,變化都在一瞬間,可以將自己龐大的軀體縮小許多倍卻依舊神通蓋世。

林蕭自信,閃電黒蛟終究抵擋不住龍魂草對它的誘惑,都過去了兩年多了,它如若真能尋到龍魂草,想必早就化身爲蛟龍了。

閃電黑蛟猶豫不決,但是從它緊閉的巨口便可以看出,它已然停下攻擊林蕭的念頭,猶豫之間,誘惑之力不禁的再往血液裏灌輸,心思要動搖。

“龍魂草的確難尋,它依勢而生,有多少蛟身誕生,便生出多少顆龍魂草,大陸之大,無從把握,我蛟身要成就蛟龍軀體,這般契機也的確難尋,從這小子的眼神中尋不到半絲的做作,或許,這是我的命運使然;我與他三年前相遇,到現在他的實力的確超越了我,與他爲伴或許還可以讓我成就真龍軀體。”

閃電黑蛟這樣想着,其實並非沒有爲它自己考慮,它雖爲獸類,但是也知看人不能看表面,然而,它更是知道,蛟要化身爲蛟龍,就必須吞食龍魂草,它尋了不知多少地方,依舊無果,然而林蕭修爲通天,又知道一株龍魂草的位置,怎能讓它不動心。

閃電黑蛟智力非同尋常,一般成精的怪獸不能與它比之一二,思索過後,靜靜的等待了片刻,隨即碩大的瞳孔放大,射出一道凌厲的目光,說出憋足的人言:“你巧遇一株龍魂草,卻也記得這般清楚,看來我們之間定是存在莫大的機緣,人獸難兩立,我倒是可以試試與你相處,看能否飛躍這道亙古不變的鴻溝。”

閃電黒蛟的智力到達了這等境界,讓林蕭一陣驚訝過後便是欣喜起來,閃電黒蛟的妥協,便是讓林蕭如虎添翼,今後的力量定然徒然翻倍。

一人一獸將自己的攻擊力道盡數退去,遠處的陳雪心卻是驚訝開來,一人一獸都是無上的強者,況且人獸不兩立,怎得剛剛開戰便又停了下來,而且林蕭剛纔已然佔了上風,她很是期待無上強者之間的戰鬥。

“你們?”

林蕭雙腳輕輕落地,閃電黑蛟尾隨而來,到了陳雪心面前,林蕭手掌一揮,陳雪心體表之外的金色罩體便消失不見。

閃電黒蛟跟在林蕭身後,已經化爲廢墟的地方被它龐大的身體一壓,出現一條塌陷的道路,足足五米多寬,嚇得陳雪心就要驚叫,活了二十來歲,都還沒有見過這般陣仗!

“陳小妞,怎麼?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麼?今日怎得這般畏首畏尾了?”林蕭笑嘻嘻的看着陳雪心,有些幸災樂禍。

而後,閃電黒蛟停下龐大的身體,碩大的瞳孔盯着陳雪心,憋足的人言道:“這是你的女人,怎得這般的難看!你的欣賞水準和你天賦之間的差距爲天地之別。”

林蕭蹙眉,隨即領悟閃電黒蛟言語中的含義,雖不知閃電黒蛟爲何突然說出這般話語,但最終還是忍俊不禁,大笑了出來。

一旁,陳雪心正值驚訝呆滯當中,偶聞閃電黒蛟這般話語與林蕭那掩飾不住的大笑,一下就要爆發出來。

她生有傾國傾城之容貌,長有玲瓏有致的身體,每一舉動都要讓無數的男人爲之傾心,然而現在,竟被閃電黑蛟說得這般不堪,女人愛美之心瞬間涌上心間,不蒸饅頭也得爭口氣,凹凸有致的身體一挺,胸脯高高,美不勝收,景色絕美,與林蕭站在一排,對着閃電黒蛟大罵道:“你這隻沒有眼光的臭大蛇,本小姐自出孃胎以來便是越長越美麗,越長越性感,如今,哪個男人看了我不多瞧幾眼,你卻這般說辭於我,今日你不將這事給說清楚,本小姐與你沒玩。”

陳雪心英姿颯爽,絕美無邊際,就算罵人也顯露出無比的媚姿。

林蕭眼睛睜得老大,看着發飆的陳雪心,一陣心悸,最終只能偷笑。

“還有你,我怎麼就畏首畏尾了?你們都有通天的修爲,現在又似乎打成了某種利益關係,更是虎上添翼,哼,就只知道欺負弱女子。”

陳雪心果真強勁,一言之下,女人的霸道氣息顯露無疑,有鎮壓林蕭這個強者的威力,讓其連話都不敢說大聲了。

輕輕搖頭,對着閃電黒蛟道:“我們簽訂血契吧,以後我便叫你小黑了。”

閃電黒蛟修煉幾千年,更是被困在天風玉鐲裏無盡歲月,自然不會爲一個名號而大動干戈,輕輕的點了一下巨大的頭顱,便從身體裏面祭出一滴散發着淡淡黑芒的血液,隨即見林蕭的金色血液也涌向了天空,一人一獸便開始進行血契。

過後,閃電黒蛟正式成爲林蕭的寵物,一人一獸相輔相成,可睥睨天下,讓其修爲增長的更加快速。 林蕭與閃電黒蛟血契過後,這便是一強者鬥士與一通天巨獸的結合,其偉力瞬間提升至一個更高的階段,有震天嚇地之魄力,有吞山滅海的霸氣。

一人一獸血契之間,將陳雪心擱在一邊,完全無視。

她出生嬌貴,受萬千寵愛於一身,被人冷落,心頭竟是不一般的寒冷,擠壓了一下紅豔的雙脣,走到林蕭身旁用手指點了點林蕭問道:“你真的將它收服了?按理說,這般怪獸,傲氣逼人,驕狂無比,就算丟掉性命也不會輕易誠服於人類,人獸難兩立,你是怎麼做到的?”

林蕭聽到陳雪心悅耳的聲音,扭過頭端詳陳雪心片刻,輕輕一笑道:“對於這般王者巨獸,其性命自然不及它們心頭根深蒂固的願望來得強烈,何爲蛟?何爲蛟龍?兩者相差一字,但是其實力的顯示卻是天地之別。”

林蕭淡淡笑,又說:“無疑,蛟成就蛟龍之身,這比起它們的性命要重要。”

“你、你是說,你能讓這頭大蛇成就蛟龍軀體?”

陳雪心聽懂了林蕭的話語,本來就被林蕭無上的修爲驚得有些說不出話,現在更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林蕭淡淡點頭,便是承認。


陳雪心呆滯片刻過後,又問:“世人只知道,大陸之上,七階星雲鬥士強悍無匹,已達化境,然而,我近來所見,並非如此,可以看出,跨越七階星雲鬥士是一件多麼困難和隱祕的事情!你這般驚世絕豔之輩,世間難尋啊?”

林蕭聽言,微微搖頭,他年幼之時,一直屬於‘廢物’之身,能到達現在這般境界,完全由‘運道’二字輕鬆概括,然而,當中也有種種心酸與艱苦,不爲親身經歷者所能領會得了。


那種背井離鄉,遠離親人、愛人和朋友的滋味真的讓人孤寂無助,每夜來的孤單感覺又有幾人能夠道明其中的傷懷。

“有的時候,看事不能光看表面,看似外表華麗,但其中所隱藏的心酸又有幾人能知?”林蕭輕輕搖頭,望了望東南方向,這時,他真的很想念他的父母與愛人。

“你,你怎麼了?”感受到林蕭絲絲落寞,陳雪心不知覺的問出來這句。

林蕭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滄桑普通的臉頰竟是這般的惹人着迷。

“還是先帶我去尋找龍魂草吧,我化爲蛟龍之聲,速度再次提升,要到你要去的地方當然不需要太長時間。”

這時,閃電黒蛟微微擺動一下它那龐大的身體,顯得臃腫而又氣勢非凡。

林蕭點頭,又將陳雪心給扔在了自己的肩頭上,向着神淵谷的方向而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