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道友,你怎麼也來這地脈陰洞了?”凌風好奇的問道。


陳浩笑道:“我本來在行道,路過東陽,得知了地脈陰洞的事,就過來幫幫忙。不過說起來,我遇到了白露道友,卻是得知了一些內幕,也不知道兩位道友知不知曉。”

凌風瞥了一眼白露,笑道:“我們是直接派遣進來的,目標就是抓這鬼蜈,難道還有其他消息?”

陳浩就把從白露口中得知的相關信息說了出來。

聽到這些,凌風和凌月頓時神色變得古怪,隨後凌風連忙道:“我就說之前有同道遇到了兇靈伏擊,差點身隕,還以爲是之前偷入進來的,沒想到卻是這麼回事,道友,怕是不能和你同行了,這消息,我需要儘管回稟,讓一同前來的道友提高警惕。”

陳浩笑道:“無妨,道友儘管去就行,我繼續追擊這鬼蜈。”

等凌風和凌月離開後,陳浩看向公雞道:“你能不能鎖定這鬼蜈的氣息?”

公雞看了看洞穴,雞頭垂下來。

這地脈陰洞,簡直四通八達,鬼蜈鑽下去的地方又是一條陰洞,而陰洞之中,地煞之氣混亂無形,涌動散亂,這會兒鬼蜈的氣息早就混爻了,哪裏還能鎖定。

陳浩沉吟片刻,開口道:“這鬼蜈受了這麼重的傷,肯定不會甘心就這樣離開,一定也想奪取地煞火果,白道友,我們繼續去火脈。”

一路前行,還沒有走多遠呢,突然陳浩面色一變,他發現了幾個人倒在地上。

連忙過去查看,陳浩愣住。

倒在地上的人,身穿道袍,一個個身影枯瘦,死不瞑目,看起來像是被吞噬了生機血肉一樣,連魂魄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是怎麼回事?

剛纔的凌風凌月也沒有說有人死啊?難道他們也不知曉?

“不對,我好像忽略了什麼。”

陳浩心中一跳,急忙思索。

片刻後,陳浩突然跳起,然後身影飛掠奔去,追擊的方向,正是凌風凌月離開的方向。

但是追擊了數百米,陳浩看着幾個分叉的陰洞,那地煞氣息混合了凌風凌月的氣息,不辨去向。頓時面色陰沉下來。

馬勒戈壁,老子被他們身上的純正法力氣息欺騙了!

這倆同道,特麼不是好人啊!

現在陳浩纔想起,雖然兩個中年修士是修行的純正道門法,但是他們身上卻帶着邪氣。

開始陳浩還以爲是鬼蜈侵染或者陰洞中沾染什麼的。

但是想想兩個人的行爲,就不正常了。

因爲他們的修爲,每一個都在二十年道行以上,聯手之下,那鬼蜈不說不是對手,也不應該是僵持不下,除非,他們是想……抓活的。

其次,聽到自己說了地煞火果的事,凌風凌月當時的表情有些古怪,而後就迅速找藉口離開。

如果自己沒想錯的話,這倆貨指不定就是那偷入地脈陰洞的傢伙。

臥槽,江湖經驗太少了啊,再加上一直遇到的都是和善同道,對於正派修士,陳浩一直都是持着信任的心態。

現在終於被坑了一下,陳浩心中又氣又惱。

看他們那模樣,估計是想要打地煞火果的主意了,等着吧,再見面,哥們要好好說道說道。 “怎麼了大師?”

白露和黑貓公雞也跑了過來,看到面色難看的陳浩,白露好奇的問道。

陳浩搖頭:“沒什麼,我們繼續走吧。”

繼續深入,幾個時辰後,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片火紅之色。

這火紅色是山石顏色,猶如熔漿凝固,散發紅光,讓地下空間看起來一片明亮。

到了這裏,白露開口道:“大師,這裏就是火脈外環,再往前,就是地殼火脈了,那邊很危險,哪怕是一點火星,都能融金化鐵,大師要小心謹慎。”

陳浩笑道:“多謝提醒,不過白道友,你現在是妖魂狀態,這火脈火氣強盛,對你沒影響吧?”

白露道:“大師放心,妾身是火蛟後裔,天生御火。”

陳浩恍然,旋即心中美滋滋。

火蛟後裔啊,那蛻下的皮,豈不是也有御火之能?這要是製作成法衣,再開光加持,嘖嘖,傳說中水火不侵的寶貝,哥也算是有了。

正要繼續走,突然黑貓喵嗚一聲,聲音中透出凝重的味道。

公雞同樣表現出了警惕的動作。

陳浩正打算觀察一二,目光猛然一凝,看向前方,只見一道紅影呼嘯而來,速度極快。

等到了近前,紅影落地,化作一個披着紅袍的人影。

這人影是男性,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身材消瘦,穿着皮甲,一身勁裝。

“兇靈!”

白露驚呼一聲,下意識的退後幾步,一臉怕怕。

陳浩面無表情,實則暗暗心驚。

這紅袍兇靈,不僅煞氣逼人,而且身上有一種極爲暴虐的力量,讓他都有種威脅感。

“地殼火脈,生人止步,踏足一步,十死無生。”

紅袍兇靈環視了一圈陳浩一行,冷冷開口。

陳浩眉頭一揚,毫不示弱的對視:“這是你家嗎?你說不準進去就不準進去?你算老幾。”

紅袍兇靈猛然鎖定陳浩,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攻擊上來。

陳浩早就戒備,也不退避,法力運轉,凝聚雙手,一記掌心雷直接就拍了過去。

啪的一聲,電光閃動,陳浩和紅袍兇靈對了一招。

一觸即開,陳浩退後兩步,紅袍兇靈則倒飛出去,然後平穩落下,看起來,毫髮無損。

目光詭異的看着陳浩,紅袍兇靈咧嘴一笑:“掌心雷?有點道行,不過就憑這個,你還沒有資格爭奪地煞火果,奉勸一句,最好滾,否則進入火脈,就是本王的獵場,勿謂言之不預。”

話落,紅袍兇靈一抖紅袍,化作紅光,瞬間遠去。

看着紅光消失,陳浩皺起眉頭。

還真是兇的狠,一般鬼物面對自己的掌心雷,那是老鼠見了貓一樣,完全剋制。

可是這紅袍兇靈,居然沒有絲毫的損傷,看起來這對鬼物無往不利的掌心雷,對它根本沒效啊!

“大師,這是邙山三大鬼王之一的紅袍火鬼,死於烈火焚燒,陰魂汲取火毒,化爲兇靈,它能夠御火,有許多道門法術對它都無效的,只有水系道法神通才能剋制它。”白露弱弱的開口。

陳浩一愣。

我擦,紅袍火鬼啊!這不就是五行兇靈之一嘛!這玩意的形成也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否則極難出現的。

媽了個蛋,還真是難纏的傢伙!

陳浩頭疼了。

一般的鬼,管它惡鬼厲鬼,掌心雷一巴掌一個,不死也殘廢。這種五行兇靈,除了專門剋制的道法,根本就無懼其他,除非能把道法神通修煉到極高的境界,超脫五行限制。

可是能修煉到這種境界,那都是真正的大佬,區區紅袍火鬼,算個毛線啊。

想想自身掌握的法術神通,水系的,也就一個聚水術,這是小法術,除了口渴時凝聚一團水解解渴,毛用都沒用,怎麼對付紅袍火鬼?

難不成要請帝君?這不行,太丟人了,隨便遇到一個對手,就放大招請帝君,豈不是顯得自己太無能?再說了,總是勞煩帝君,他老人家也會有想法的。

陳浩看向黑貓,問道:“小黑,你能吃的了紅袍火鬼嗎?”

黑貓:“……”

直接扭頭不看陳浩。

要是能吃的了,還用你說,早下嘴了。

陳浩無奈,看向白露道:“白道友,不知道你能不能和那位蚯道友說說,我們不是來搶地煞火果的,反而還能幫它,能不能給我們讓條路。”

白露弱弱的道:“大師,妾身也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蚯妖前輩了,也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裏。”

陳浩無語。

這不行那不行,總不能真的掉頭回去吧?那公雞咋辦?這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對它有幫助的,結果吃了一半,搞得現在不上不下,會怨死我的。

再說了,白露這邊還有個任務呢,撒豆成兵啊,這可是傳說中天罡三十六法之一的神通,這遇到了就這麼放棄,陳浩也有些不甘心。

琢磨了一下,陳浩一咬牙道:“我們繼續走。”

白露驚喜道:“大師有辦法對付紅袍火鬼?”

陳浩道:“我是沒辦法對付它,不過它想對付我們也不容易,先過去看看再說。畢竟地煞火果,又不是它一個惦記,總有機會的。”

白露鬆了一口氣,它也擔心陳浩撂擔子,到時候自己的軀體咋辦?總不能繼續留在這地脈陰洞東躲西藏吧,這日子過了八十多年,它已經過夠了。

繼續往前走,不過半個小時,陳浩就看到了火脈。

第一眼看到,陳浩目瞪口呆。

一片遼闊的地層空間,一座座山丘起伏,山丘之間,則是流動的熔漿,如同河流一般,滾滾不絕。

這熔漿暗紅,蘊含着磅礴無量的浩瀚火氣,震撼人心。

而熔漿河流之中,時不時冒出一朵朵黑紅色的火星,看起來尋常,但是陳浩陰陽眼卻看出,那火星是熔漿火氣的凝聚,哪怕米粒大小的一顆,也足以堪比一般的火道神通了!

這要是被擊中了,就算是靈器法衣護身,也要直接被洞穿,不死也廢。

果然天地之間最根本的力量纔是最可怕的,哪怕其中的一絲一毫,尋常修士修煉一輩子也難忘其背。

震撼之時,陳浩突然目光一凝。

他看到了紅袍火鬼。

這傢伙站在一個山丘之上,環抱雙手,目光冰冷的看過來,眼中滿是殺意。

顯然,不聽忠告的陳浩,進入了它的死亡名單。 呵,哥們雖然修行時間不長,但也不是誰想殺就能殺的,不鳥你,有本事來打。

陳浩撇嘴,無視了紅袍火鬼,然後看向白露道:“那地煞火果在什麼地方?”

白露搖頭道:“地煞火果在熔漿火脈之中,無根無須,火氣滋養,除了成熟時期,每年也只有那麼幾天纔會浮上來。目前火果潛伏在火脈深處,無跡可尋。”

陳浩一愣:“那奪了你軀體的那個妖邪呢?”

白露氣惱道:“我的本體能御火,它奪了之後,可以潛入熔漿之中,現在也只有它才知道火果在哪裏。”

陳浩無語。

整半天,這連影子都看不到,我咋幫你?

“你確定火果就在這幾天會成熟?”陳浩問道。

白露點頭:“這是我聽蚯妖前輩說的,據說火果成熟前,會有異象,之前火脈幾次震動,就是徵兆。”

陳浩一愣。

火脈震動,那之前的山體滑坡,不會是這個震動弄出來的吧?

這尼瑪,還真是一環扣一環,都能解釋了。

“這麼說,咱們只能在這裏等着了,嗯,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我看道門中也會有人察覺這裏有天材地寶出世,說不定很快就會過來,到時候咱們渾水摸魚,先弄鬼蜈,再幫你奪取軀體。”陳浩略一思索,一言定板。

白露欲言又止,很想問爲什麼先弄鬼蜈,再幫我?

不過陳浩能幫它已經是天大恩情了,誰先誰後,大師說了算。

隨後陳浩找了一個距離熔漿足有幾十米遠,背後靠着一個地脈陰洞的空曠地方駐紮下來。

這裏既能避免熔漿的傷害,也有退路,一旦發生什麼問題,跑路也方便。

雖然公雞的需求和白露的任務很重要,不過陳浩也不是沒有思量,若是事有不爲,保命要緊。

不能爲了一時的利益,就以命相拼,不划算。

停下之後,陳浩四處看看,又問道:“奇怪,這兇靈在這裏,那位蚯妖呢?”

白露有些茫然:“不知道啊,最後一次見到蚯妖前輩,還是在一年多前,那時候它和黑袍人在一起,然後我就被黑袍人嚇跑了。”

陳浩:“……”

看來這火果爭奪,也是暗流涌動啊,這蚯妖邀請的幫手,完全是分裂狀態,兇靈和鬼蜈單獨行動,蚯妖和黑袍人還有那個蝶妖消失不見,肯定是潛伏在暗中,伺機而動。

呵,幸好哥們不是來搶火果的,你們隨便,我就在後面給你們喊六六六。

抿嘴一笑,陳浩拿出了食物和水,就這麼坐下來,一邊吃一邊觀察兇靈那邊。

站在一個山丘之上,兇靈環抱雙手,身上那股可怕的暴虐力量不斷的涌動,而隨着力量的涌動,一縷縷的火氣四周吸附過來,被它收入體內。

火氣入體,那股暴虐力量就增強一分。

陳浩有些驚愕。

這傢伙莫不是在修煉吧?不過這修煉是不是也太快了,一會兒就增強一些,要這麼下去,給你一年半載,你不就天下無敵了?還搶個毛的火果?

不對,這不是修行,這是,鬼火神通!

陳浩腦中浮現五行兇靈的信息。

五行兇靈,五行化生,身蘊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

每一個五行兇靈,都能夠駕馭一種力量,這紅袍火鬼,能駕馭的就是火焰,它是兇靈,自然掌控的是異種火焰,也就是鬼火。

此刻汲取火脈火氣,肯定是在醞釀鬼火神通。

這是在憋大招啊!

尼瑪,和你幹架,也沒啥好處,這大招不能懟,還是讓別人和你打過再說,到時候看黑貓能不能撿個漏。

心中正想着呢,突然地面顫抖。

陳浩悚然而驚,地震了!

連忙起身查看,果然,地面抖動,而熔漿河也變得沸騰,流動急促起來。

白露急忙道:“大師,是火果,它快要成熟了。”

陳浩道:“淡定,我們又不是爲了火果來的,不要着急。”

而這時,紅袍火鬼也睜開了眼睛,目光一掃陳浩這邊,身影化作一道紅光呼嘯而去。

陳浩笑道:“你看,有人給我帶路呢,我們跟在後面,放心吧,只要有機會,我肯定幫你把軀體搶回來。”

白露:“……”

爲什麼我有種不詳的預感,這要是沒機會,你是不是就不管我了?

跟在紅袍火鬼後面,一路尾行,不過十來分鐘,陳浩就看到紅袍火鬼停下來了。

而到了這裏,陳浩就發現,熔漿河中,出現了一個緩緩轉動的旋渦。旋渦之中,一縷縷濃郁的香氣浮散。

聞到香氣,陳浩覺得精神一震,感覺在陰洞中一路行走的疲倦都減弱了不少。

而公雞和黑貓也是眼睛發光,看起來似乎很想要的樣子。

陳浩眼神一動,看着黑貓公雞道:“小黑小黃,記住,咱們的目標不是火果,是鬼蜈還有那個奪了白露軀體的妖邪,等下你們可別給我胡鬧,也去搶火果啊。”

黑貓看了看公雞。

公雞反應過來,連連點頭,一副我只要鬼蜈的樣子。

隨後黑貓氣勢收斂,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