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行長嘀咕一句,也開車往警察局趕去。


每年年底,都是拉存款的高峯,他作爲一個副行長,靠什麼來增加業績,當然是靠存款了。

而且能隨便拿出一百塊錢來花的人,身上肯定要有一千元以上纔會這麼做,認識一下這個大富豪也沒有什麼壞處。


車子剛停穩,小李就拿起盒子衝向警局。

“怎麼樣?小李,這小子偷的誰的錢?”

林通見小李急慌慌的跑進來,老神在在的說道。

“林哥啊,你沒打這個林風吧,趕緊把他放出來,這錢就是他的,我們弄錯了!”

“啊!”

林通一屁股從椅子上滑下來跌做在地上。

完了,自己竟然把身價上億的人給請到警察局喝茶了。

林通啊林通,你這次在也靈通不起來了。

婚然天成1

都怪那個飯店老闆,要不是他言之鑿鑿的說這錢是林風偷的,自己怎麼會直接把人抓起來。

哼,你給我等着!

林通先是跑到商店買了一包華子,然後才慌忙打開審訊室的門。

“林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沒想到鬧出這麼大個烏龍,我們查清了,這錢就是您的!”

林通一邊說着一邊把裝有一百五十塊錢的紅木盒子遞給林風。

“這是?”

林風看見過來的盒子,一時之間不知道這盒子裏裝的什麼東西。

“啊,這裏面是您的錢,”

說着林通又掏出自己剛買的華子遞了過去。

“真的是不好意思,林先生,浪費你一個小時的時間!”

“所以你打算怎麼賠我這一個小時的時間呢?”

林風沒有伸手去接煙,一包華子而已,老子又不是買不起。

關鍵你平白無故的就把我請到警察局喝茶,一包華子就給打發了,我是不是太好說話了。

“林先生,您看我們都是老林家的人,您就網開一面。”

林通苦笑道。

“都是老林家人,那你給我帶手銬的時候怎麼不說?”

林風坐在審訊室,冷笑道。

林通看着林風的樣子,知道今天這事沒法善了了,立馬使個眼色給小李,讓他把局長給叫來解圍。

小李來到蘭局長的辦公司,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蘭局長也二話不說,直接來到審訊室。

先是把林通一陣臭罵,接着又給林風一陣賠禮道歉。

“林先生,這事是我們警局做的不對,我先向你道歉,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別爲難林通了!”

林通也在後面附和着,並表示晚上在極光樓設宴,算是給林風請罪。

林風雖然心裏有點介意自己被無緣無故的當成小偷,抓到警局,但是自己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

既然都道歉了,自己好像也沒有什麼損失,抱怨幾句也就不再追究了。

剛出審訊室,陳行長就徑直的向他走來。

“這位就是林先生吧?不但年輕有爲不說,還這麼簡樸!”

林風一頭霧水,我們認識嗎?

看我穿的破就直說,還說什麼簡樸! “哦,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江城銀行城南分行的行長!”

“我姓陳,叫陳敏智,你喊我老陳都行!”

陳行長熱情的握住林風的手。

“陳行長找我什麼事?”

林風疑惑的問道,好像在自己的記憶中,從來沒和這個陳行長打過交道。

蘭局長和陳行長都認識,見他來找林風好像有事,所以也沒說話,兩人互相點頭致意了一下。

“您的錢就是我幫你鑑定的,我想着在市面上一百元和五十元流通的都很少,一百的地方都找不開這麼大的錢,所以林先生要不要把這錢給換開,也好以後方便你使用。”

陳行長笑着說道。

“或者是林先生不換也行,存到我們銀行,以後用手機支付也很方便的。”

陳行長又補充一句。

林風一想也對,要是用手機支付的話,也不會鬧出今天的烏龍事件,自己也不用出去都裝着錢包了。

“那我存你們銀行能給多高的利息?”

林風試探着問道。


“那林先生是存定期還是活期的?定期的一年可以達到百分之五,活期的比較低,只有百分之一。”

陳行長解釋道,其實他還是希望林風能存定期的。

林風聽見這話一算,一百元一年就可以漲五元,那一千豈不是可以漲五十,一萬漲五百了。

這比在系統裏的利息高多了。

“那要是存定期的存一萬元,陳行長能給多高的利息呢?”

林風看着陳行長,笑了笑道。

這存款也就像談生意一樣,利率什麼的按照你存款的多少都可以浮動的,就看你有多大的財力了。

“什麼?林先生想存一萬!”

陳行長心裏也是一驚,他雖然可以肯定林風還有錢,但是沒想到林風有這麼多錢。

這次真的讓自己挖到寶了。

“林先生,不如到我辦公室裏喝杯茶,到時候我們在詳談怎麼樣?”

有些事涉及到銀行的機密,一般人是不能聽的,所以陳行長猶豫了一下,決定把林風請到辦公室裏聊。

“嗯,也行,不過你先走,我打個車馬上就去!”

林風說道。

“哎呀,林先生帶着這麼多現金,怎麼能打車呢,那多不安全,做我們的車去!”

蘭局長聽見林風的話,趕緊說道。

這不正好是自己表現的機會麼!

一萬元,這是多少錢,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這麼有錢的人。

“那多不好意思!”

林風呵呵笑道。

“林先生不用客氣,保護納稅人本來就是我們的職責!”

“林先生稍等一下,我在多叫一些人,我害怕保護不了林先生的周全!”

局長說着,拿出電話一陣指揮。

然後不光是警察局,就連交警消防這兩個兄弟部門都忙碌起來。

往城南分行去的每個路口,都有兩人以上的交警專門把守封路。

四輛十二米長的消防車也已經開到了警局們門口。

局長則親自當起了林風的駕駛員,不過開的是陳行長的寶馬車。

“蘭局長,不用這樣吧?”

林風苦笑道。

他還以爲就是警局的哪個人把他送到銀行就算了,沒想到搞這麼大的陣仗。

“沒事,沒事,應該的!”

蘭局長哈哈一笑。


全球神奇好運系統

本名叫蘭向天的蘭局長想着。

陳行長則是笑而不語。

對於蘭局長的做法,他也不置可否,誰不希望能和有錢人走的近一點呢,畢竟有錢人手中漏一點出來,也夠普通人奮鬥一輩子的了。

前面六輛摩托警車開道,中間六輛警車,然後就是陳行長的寶馬車了。

跟在寶馬車後面的又是六輛警車,然後又是六輛摩托警車,最後面的就是四輛十二米長的消防車了。

路兩邊圍滿了不明真相的人羣。


大家都以爲是哪個大人物下鄉視察了呢!

其實從警局到城南分行也就不到二十里的距離,在路上有車的情況下也就三十分鐘就到了。

現在路上讓交警攔的一輛車都沒有,十五分鐘一行人就到了城南分行。

到了地方, 總裁大人抱一抱 ,希望林風能賞臉,他對今天的事真的感到萬分抱歉。

最後終於在林風承若一定到場,並且留了電話之後,才帶着這一幫車隊原路返回。

路上,蘭局長撥通一個電話。

“表姐,我記得表侄女是在工農銀行上班吧,現在有筆大生意,你問她願不願意做,是這樣的…”

而跟在後面的警車中,小李一邊開着車,一邊打着電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