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立記得很清楚,袁鐵曾對他說過,獅子搏兔,亦盡全力。在這樣的對手面前,他知道只有全力出手,再不用掩飾。


陳立淡淡道:「讓你掙點錢也是應該,畢竟醫院可不給你免費。」

八哥冷聲道:「你要能迫我後退半步,你就贏了。」

說話間,他雙手一緊,身上骨骼發出爆豆般的響聲。

陳立目光凝重,這個對手心性堅韌,體壯如牛,這樣的對手,實在不可掉以輕心。

兩人幾乎同時發力,向對方衝過去。

偏執大佬的小乖乖又偷心了 觀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連呼吸也不敢大聲。這是真正的強者之戰,他們有幸親眼目睹,簡直是幸運到了家。

「砰。」

拳鋒相撞,發出沉重的悶響。

陳立只覺一拳打在鋼板上,鑽心的疼痛從手指上傳回。他咬了牙,表情凝重,沒有表現出絲毫異樣。

八哥神色如常,對手正面擋下了他,這是他到海州后碰到的第一人。

正面對拳,不止是力量的碰撞,更是心性的考驗。要知道,如果對手臨時變招,這一拳不是彼此相撞,而是變招打向別處,無論打在哪裡,受傷都不會輕。對一個拳手來說,傷意味著敗,或者死。

台下觀眾都傻眼了。

有人正面接下了八哥的拳頭,而且對方只是個年輕人,這一切顛覆了眾人的認知。

「他正面擋住了八哥,是真的。」

「八哥向來有坦克之名,竟然攔下,簡直奇迹。」

「你們看看,他好像受傷不重,還能跟八哥打得有來有回。」

擂台上,雙方拳出如飛,八哥看似笨重,出手半點也不含糊,他的拳頭,如同水銀泄地。

陳立已經陷入困境,面對這樣毫無花巧的攻擊,他只有被動還擊。

再強的盾,如果一直被劍斬,終有一天被擊穿。

「死。」

八哥大喝一聲,他全力一拳轟出,直指陳立心口。

陳立雙手交錯,生生擋下這拳。一股難以抗拒的巨力向他涌去,他不由自主地後退,蹬蹬蹬連退七八步,直到碰到繩,這才止住身形。

「靠,八哥就是個人形野獸。」陳玄罵道。

「陳立哥也不簡單,八哥這一擊,陳立哥直接擋下了,只是退了幾步而已。」張勇目瞪口呆。

「奶奶的,這樣打下去不行,這個八哥跟個野獸一樣,哪怕跟謝東全面開戰,我也要出面。」陳玄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陳立涉險,他站了起來。在他看來,陳立打不過八哥。

「老大,要不再等等,陳立哥肯定有打算。」張勇勸道。

擂台上。

「不錯,果然有兩下子。」八哥忽然笑了,他看向陳立,眼中有了幾分欣賞之意。他的全力一擊,換作別人,早就被打飛,陳立只是後退幾步,還好好地站在原地。有這功力,他有傲的本錢。

陳立垂下雙手,他正面扛住這一擊,已經受創不小。

「你真厲害,屈身在這小地方,簡直是埋沒人才。」陳立鄭重道。

八哥不屑地一笑:「在哪都是混口飯吃,我拿錢辦事,天經地義。你是有兩下子,可惜碰到了我,我不會收手的。」

說完,八哥龐大的身軀微微壓低,他右足頓地,龐大身體猛然爆發而出,如同出籠猛虎,撞向陳立。

陳立跳了起來,面對這樣坦克型的對手,他不打算再以硬碰硬。

「哼,敢逃。」

八哥嗤笑一聲,這個對手的確夠強,但卻先怯了。要知道,沒有真正見過血的人,心志不堅,很容易崩潰,接下來就是全場被動挨打,離敗也不遠了。

陳立人在空中,他猛然踏向空處,此時,八哥的拳頭堪堪擊到,正好被陳立當成墊腳石。

接著,陳立足下發力,再進一步,整個人撞在八哥身上,一記膝撞打中八哥面頰。

這變化來得太快,八哥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挨了猛擊。

從來沒有人,面對八哥的攻擊,居然主動躍起,趁勢近身發起攻擊。

八哥一時不察,他被陳立正面打中,「蹬蹬」連退兩步,這才止住身形。

八哥怔在原地。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他目瞪口呆。 拳場內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其餘拳手看到八哥被擊退,個個瞪圓了眼珠,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八哥被擊退。

戰無不勝的八哥,神一般存在的八哥,竟然被擊退。

八哥雖然沒敗,但是他畢竟被對手迫退,這是明擺著的事實。

陳立擊退八哥,他向後一翻,腳步沉重地砸在擂台上,發出「砰」的巨響。

「你之前說的,現在還算不算?」陳立問道。

之前八哥誇下海口,如果陳立能迫退他半步,就算他輸。現在,他在陳立的打擊下,連退兩步,按之前所說,他已經敗了。

八哥一言不發,他低頭向擂台外面走去,臨近主持人的時候,八哥沉聲道:「這次我不收錢。」

主持人已經呆住了,對於八哥所說,他一句話也沒有聽進去。他在不知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將拳場的王牌拿出來對戰,而且輸了,用不了半小時,謝東就會得知此事,琶時怪罪下來,他要擔責。

陳立心頭大石落了地。還好這個八哥認賬,要不然,再打下去,只怕兩人都要拼掉半條命。

這傢伙也太可怕了,有一身強橫的功夫,偏偏還很靈活,這樣的對手,簡直可怕。

陳立跳下擂台,走向拳場大門。

主持人和裁判都在發獃,眼睜睜地看著陳立離去。

陳玄和張勇看到,連忙跟著陳立。

走到街上,陳立摘下口罩,他長出一口氣。陳玄和也走上前來。

「情況如何,要去醫院嗎?」陳玄問道。陳立與傳說中的八哥交手,只怕早已受傷。

「沒事,送我回去吧。」陳立搖頭道。

「真沒事?大家不是外人,不要硬撐。」陳玄看到陳立的手上有血,在發抖,他追問道。

陳立笑道:「去醫院不急,我先回家。」

陳玄兩人大惑不解,但陳立不說,他們也不好多問,只好送陳立回去。

海州拳館。

陳立離開不久,謝東就得知八哥被逼退的事,他簡直不敢相信。直到好幾個手下都這樣說,他才勉強相信。 夾心的愛情 對於這樣一名奇怪的觀眾,他十分好奇。

八哥在他手下,但並不聽他指揮,要不是忌憚八哥個人恐怖的實力,他也不會這樣縱容。八哥願意在他的場子出賽,在事實上是幫他謝東的,至少在外人看來,八哥是他謝家的王牌。

忽然蹦出一個比八哥還生猛的人,足以挑戰八哥的地位。這事讓謝東心裡不爽。他謝家的王牌,別人家也有,這讓謝東生出莫大的忌憚之心。

「立刻去調查他,明天中午之前,我要看到他的所有資料。」謝東發下命令。

「東哥,現場錄像取來了,您要看嗎?」一名手下進來彙報。

「廢話,必須得看。」之前謝東眯了一會眼,錯過了這樣精彩的比賽,他後悔萬分,這會自然要看得真切。

錄像畫面中,陳立一招一個,就把之前兩個拳手打敗。

謝東的眼睛眯起來了。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他感覺到了危險之後的反應。

錄像中的男子身材高而且瘦,與壯實的八哥差距極大,但功力並不比八哥弱。尤其是兩人對拳那一幕,對謝東的衝擊非常大,在他看來,這完全是不可能的,兩人的體型差距極大,對方能擋下八哥的攻擊,簡直是奇迹。

「海州竟有這等高手。」謝東冷聲道,「找到他,不聽話,就滅掉。」

謝東覺得很不安,有這樣的威脅存在,他絕不能容忍。

陳立絲毫沒有想到,自己已經成為別人要消滅的對象。他回到雲頂山莊,喜滋滋地去洗澡,這才發現有些不妙,雙手的骨頭斷了不少。之前非常激動沒有感覺,現在停下來,才感到那股鑽心的疼。

陳立苦笑著,堅持洗好了。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就算髮生什麼事也不能耽誤。

讓陳立欣慰的是,他的枕頭沒有再擺在沙發上,而是跟唐夢雲的枕頭放在了一起。

此刻,唐夢雲正側躺著,臉側向裡面。

陳立小心翼翼地爬過去。

唐夢雲忽然道:「你不要過線。」

陳立仔細一看,才發現兩人中間隔著一條細繩,顯然是唐夢雲拉起的,他不由失笑。

「啊?線啥時候取消?」陳立笑問。

「看你以後的表現。」唐夢雲緊握小手,臉蛋漲得通紅。對她來說,跟陳立這樣近距離接觸,實在緊張,兩人名義上是夫妻,實際並沒有什麼親密舉動。

「如果你過線,怎麼說?」陳立續問。

「我肯定不會過線。」唐夢雲答得異常堅決。

陳立不說話了,他有些疲倦地躺下。唐夢雲睡覺時候並不安分,踢被子什麼的是常事。

至少,現階段,兩人關係有了長足的進步。

第二天,唐夢雲一大早醒來,發現她自己果然沒過線,陳立也規矩得很,不由暗鬆一口氣。

唐夢雲洗漱之後,發現陳立還躺著,不由嗔道:「喂,你怎麼還在睡懶覺,快起來,跑步。」

「你自己去吧,我再躺一會。」陳立認真地道。

唐夢雲走向陳立,忽然拉住他的手:「不行,你一定要去。」

「好好,馬上起來。」陳立一下子睡意全無,他兩隻手都有斷骨,這下疼痛鑽心,哪還睡得著。

陳立吃力地握住牙刷,這些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對於陳立來說,現在做起很困難。等到他完成基本的洗漱后,已經出了一身汗。

「奇怪,大早上的,你這麼怕熱啊?」唐夢雲有些奇怪,問道。

「那個,天氣有點熱。」陳立心裡一驚,答非所問地道。

夏天過了三分之一,氣溫在逐步上升,雲頂山莊是在山腰,還是清涼的。唐夢雲有點奇怪,也沒往別處想。在她看來,個人的體質不同,感受也各異。陳立有點怕熱,這也沒什麼奇怪的。

「走了。」

唐夢雲等陳立洗漱完畢,歡呼著扯住陳立,沖了出去。

山頂,唐夢雲迎著山風,張開雙臂自由呼吸。

唐夢雲心情舒暢,與昨天晚上的擔驚受怕不同,此時的她甚至想引吭高歌。陳立規矩依然跟以前一樣規矩,這讓她徹底放下心來,她明白,陳立是真的很照顧她的感受。 唐夢雲心中一動,她不由靠近陳立,兩人並肩遙望海州。

唐夢雲感慨道:「在里風裡俯瞰海州,這是我們唐家人的夢,也是我的夢。我能提前實現這個願望,多虧了你。」

「天下還有更美的風景。」陳立淡淡道。

「哪裡?」唐夢雲疑惑道。

陳立遙望北邊,伸手一指:「燕都。」

唐夢雲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她看似不經意地拍向陳立的手,順便握住,笑道:「你呀,真是人心不足,燕都是什麼地方,唐家太渺小,根本翻不起半點浪。」

唐夢雲第一回這樣做,她又緊張又興奮,手上的力道也失了控。

陳立忽然被唐夢雲握住手,斷骨處立刻劇痛蔓延。然而這是唐夢雲第一回主動牽他的手,他只有忍住,還要表現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放心,有一天,我們會看到那邊的風景。」陳立悠悠道。

「嗯。」唐夢雲點點頭,她心頭湧起難言的喜悅。

她在唐家向來獨自一人,艱難打拚,現在,她找到了依靠。

唐夢雲緊握住陳立的手,兩人信手漫步在山道上,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兩人之間瀰漫開來。

陳立與唐夢雲在別墅中用過早點,不約而同走到副駕駛位置。

「怎麼了你?」唐夢雲覺得很奇怪。

陳立雙手受傷,這時可不敢駕車,萬一出事,傷到唐夢雲,那就太不應該了。

唐夢雲看到陳立猶豫的樣子,她急了:「到底怎麼了,有事在瞞我嗎?」

陳立吃了一驚,他與唐夢雲的關係剛剛有了進展,現在可不能弄砸了。

「那個,我手傷到了,不能駕駛。」陳立答道。

「傷了?」唐夢雲大吃一驚,之前在山上,她一路握著陳立的手,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她心情激動,以為陳立也有類似的反應。

唐夢雲抓起陳立的手,問道:「傷在哪,嚴重么?」

放倒總裁:貼身俏保鏢 「不是很嚴重,只是不能開車,怕發生意外。」陳立答道。

「上車,去醫院。」唐夢雲不由分說,她衝進了駕駛室。

「用不著,養幾天就好了。」陳立拒絕道。

「少廢話,叫你上車就上車。」唐夢雲抬高了聲調。

「行吧。」陳立無奈地道,只有聽從唐夢雲的安排。

醫院裡,唐夢雲忙前忙后,全程陪同陳立拍X光片檢查。

醫生拿到片子,立刻睜大了眼睛:「你的手做了什麼,大部分骨頭都斷了。」

唐夢雲當場石化。

唐夢雲大悔,陳立受了這樣的傷,之前卻什麼也沒說。先前從山上下來,她一路緊緊拉住,也不見陳立叫痛,她原以為,陳立跟她一樣有些激動。

唐夢雲心裡一酸:「你怎麼不說,你不怕痛嗎?」

陳立笑道:「你第一回牽我的手,幸福已經驅離了所有疼痛。」

唐夢雲上前兩步,一拳打在陳立腰間:「你燒糊塗了,牽手以後也可以啊,為什麼要急在那一刻。」

陳立搖搖頭:「我說了,我幸福,根本沒覺得痛。」

「你——」

「咳咳。」醫生尷尬地乾咳道,「你們注意一下影響,這裡是醫務室,手上的傷還治不治了?」

唐夢雲頓時霞飛雙頰。

「他骨折超過十處,幸好沒有粉碎骨折,打好石膏后,不用住院。兩個月內,他的手不能做任何事,你要把他照顧好。」醫生叮囑道。

「行。」唐夢雲點點頭。

「醫生,我的情況自己清楚,用不了兩月,最多兩周,就沒問題了。不用打石膏這麼麻煩吧。」陳立有些為難,真照醫生所說,他幾乎不用做什麼事了。

「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醫生沒好氣地道,「傷筋動骨一百天,聽過這話吧。你現在逞能,以後要是落下什麼後遺症,夠你受的。」

陳立只有苦笑,醫生這番話沒有說服他,絕對已經說服了唐夢雲。事實上,他受的傷自己清楚,以前跟著袁鐵練武,他沒少受傷,對於骨折后如何護理,具體的恢復時間,他已經久病成良醫。

不過這些話,就算他說出來,醫生和唐夢雲也不會相信。

「你別說話,聽醫生的。」唐夢雲瞪了陳立一眼。

醫生替陳立正骨,接著又給陳立打好繃帶。陳立只有苦笑,現在他雙手受傷,真的什麼事也辦不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