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弘生也不知是心中有愧還是怎的,一句話也不回,低着頭,灰溜溜地又鑽進了邵如昕背後的人羣裏。


但他這麼一來,大家都已經明白,邵如昕帶了很多高手!

邵如昕好像沒有看到剛纔的一番爭鬥似的,等衆人都安靜之後,又對陳法說道:“陳法,去把兇手指出來。”

“是。”

陳法應了一聲,從邵如昕身後走了出來,眼睛木然地從老媽、江靈、奶奶、曾子仲、木仙、表哥、三爺爺、二叔、陳漢明、陳元化、陳漢禮身上掃過,然後伸出手指,猛地回身,卻指向了邵如昕:“你是殺人兇手!” 這一來卻是變故陡生,陳法竟然臨陣倒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連邵如昕也稍稍驚異:“你說是誰?”

“你!”

陳法死死地指着邵如昕,道:“我親眼看見你殺了薛橫眉!”

邵如昕的眼皮跳了一下,道:“她的屍體呢?”

陳法道:“被你燒成了灰,灑在河裏了!”

邵如昕登時沉默,片刻後幽幽道:“我今日來時有心驚肉跳之感,以術卜之,乃是命犯小人,當遭一厄。可惜天機有隱,不可全窺,我只能推演出此厄當出在陳家村,命犯於大姓之手,不意卻是你!”

“臭娘兒們,你少廢話!”二叔大叫道:“好哇!看你長得細皮嫩肉的,原來是賊喊捉賊!大家都聽到了,邵如昕是殺人兇手!你們快抓她呀!”

邵如昕身後的一干軍警,面面相覷,大眼瞪小眼,都默不作聲。

奶奶、三爺爺等人也吃驚不小,隨即都鎮定了下來,三爺爺朝陳漢明、陳漢禮使了個眼色,明、禮二人立時會意,當即便不動聲色地往前走了幾步,一左一右站在陳法身旁。其意圖明顯,就是要保護陳法。

老爸低聲問我道:“現在出去不出去?”

我沉吟道:“我剛纔以慧眼相陳法之神,有異。最初我懷疑他是身不由己,被邵如昕控制了,現在可能不是。我懷疑是咱們的人對他做了手腳。”

老爸驚詫道:“咱們的人?”

我道:“木仙、曾子仲、張熙嶽應該都有這本事。而且陳法死相未破,其中還有變故。咱們暫且隱忍不發,靜觀其變爲好。”

老爸當即沉默不語。

我在路邊撿了個藝人 院子裏,奶奶正在怒斥邵如昕道:“你找陳法來作證,結果殺人兇手是你,你偏偏來我們陳家鬧事,是何居心!當我們好欺負嗎?”

邵如昕恍若未聞,目光幽幽地盯着陳法,右手低垂,其白皙修長的五指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撥動着。

手佔之術!

之前邵如昕就說過:“我之卜術,或見其人,或聞其聲,或知其姓名、四柱,百里之內,不掩於五行,便卜測無爽!”

這不是自大之言。

陳法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真能被她算出來。

我心中剛起了這個念頭,邵如昕便已經停了手上的動作,問陳法道:“你鼻孔裏是什麼東西?”

二叔怪叫道:“鼻孔裏當然是鼻屎!你要……”

二叔還沒說完,陳法卻突然暴掠而起,雙臂擎天,拳心落地,惡狠狠地朝邵如昕天靈蓋擊下!

這一來,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陳漢明、陳漢禮只提防着邵如昕的人會對陳法動手,完全想不到陳法會突然對邵如昕對手,登時都呆住了。

邵如昕身後,立時有四條人影撲了出來,但邵如昕卻比他們都快!

她的左臂直挺挺伸出,瞬息間便刺到了陳法的咽喉!

此時,陳法的兩個拳頭距離邵如昕的頭頂百會,已不足半寸!

但卻再也落不下去了。

邵如昕的手指緊緊捏着陳法的喉嚨,陳法的兩條手臂立即往回蜷縮,但還沒來得及回救,便已經綿軟無力地垂了下去。

“放手!”

陳漢明大喝一聲,與陳漢禮夾擊而上,邵如昕背後那四條人影分作兩處,各攔住一人。

那四人有老有中有少,都穿着深藍色制服,顯見是五大隊的成員!

每個人目中都神光內斂,均非易於之輩。

三爺爺見不是處,道聲:“老五、老七,暫且退下!”

陳漢明、陳漢禮依言而止。

三爺爺又對邵如昕道:“邵隊長,你要在我陳家村,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殺人滅口嗎?”

邵如昕淡淡道:“我怎麼會殺他?我只會救他。他已經被人暗算了,所以滿嘴胡話。”

說着,邵如昕的左手依舊是扣着陳法的喉嚨,右手卻伸到陳法的面前,中指疾出,在陳法鼻尖上“啪”地彈了一下。

陳法鼻子裏猛地掉出來兩團黑黝黝的東西,落在地上。

老媽、奶奶、江靈等人都覺噁心,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我瞥了一眼,卻大吃一驚,那是九冥鬼蟲!

被邵如昕震死了的九冥鬼蟲。

ωwш ☢Tтkan ☢co

再看木仙,她的神色果然已經變得有些異常。

陳法卻似清醒了許多,邵如昕問他道:“薛橫眉的屍體呢?”

陳法癡癡呆呆地道:“沒了,燒成灰了,丟在河裏了……”

邵如昕眉心一跳,眼中寒光陡然一閃,卻將手緩緩放了下來。

陳法被九冥鬼蟲操縱,燒了薛橫眉的屍體,將骨灰散落河中,這樣一來,是真的死無對證了!

邵如昕功虧一簣!

老媽、奶奶、三爺爺、曾子仲、陳漢明等人均面有喜色,只陳元化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邵如昕把手插進口袋裏,看着陳法,又回頭看了看身後的自己人,幽幽道:“爲什麼我的手下都這麼蠢?每一件事都辦砸。”

她一干手下盡皆低頭不語。

邵如昕伸出手,在陳法胸前輕拍着,道:“你太讓我失望了……”

陳法猛地一顫,目中神采在剎那間盡皆散去,只剩下兩顆空洞洞的眸子。

我的心登時揪起,邵如昕竟殺了陳法!

她手裏有什麼致命的東西!

再看邵如昕的手時,她已經又放回了口袋。

她這是要幹什麼?

陳法的身子還沒有倒下,沒有一個人看得出來陳法已經死了。

邵如昕轉過身去,對陳弘生說道:“弘生,你在伏牛山中曾遭受過九冥鬼蟲的襲擊,深知其厲害。從陳法鼻孔裏掉落在地上的那兩團黑色東西,你認得吧?”

陳弘生點頭道:“屬下認得。”

邵如昕道:“是什麼?”

陳弘生道:“九冥鬼蟲。”

邵如昕道:“厲害嗎?”

陳弘生道:“厲害。能操縱人的言行舉止。”

他話音剛落,只聽轟然一聲,陳法的屍身已撲倒在地,衆人紛紛驚極而呼。三爺爺、陳漢明、陳漢禮也都呆住了。

邵如昕卻似詫異地回頭望去,然後皺眉道:“他怎麼了?陸桐,去看一下。”

“是!”

立即有一名五大隊的成員俯身過去,檢查陳法的屍身,然後擡起頭道:“他死了。”

邵如昕道:“死了?怎麼突然就死了?”

陸桐有些茫然地看着邵如昕,似乎在斟酌着該怎麼回答,邵如昕道:“檢查檢查他的五官,看是不是還有九冥鬼蟲。”

“是!”

陸桐立即開始翻看陳法的五官。

邵如昕這麼一說,我立即醒悟,此人又準備玩弄栽贓嫁禍的手段!

她一定會藉口陳法之死乃是九冥鬼蟲所致,而九冥鬼蟲只有木家纔有,在場的所有人中,又只有木仙是木家人,所以她要誣陷木仙!

木仙也似乎明白了些什麼,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陸桐正翻着陳法的耳朵,兩隻九冥鬼蟲已緩緩地從陳法的雙耳中爬出來,陸桐伸手去抓,那兩隻鬼蟲已經極敏捷地騰飛到空中。

邵如昕右手虛空一刺,立時把兩隻鬼蟲夾在指間,道:“果然是九冥鬼蟲。它們害死了陳法。”

陸桐怔了一下,然後起身道:“是!”

表哥怒道:“胡說八道!九冥鬼蟲只禍人心,不取人命!”

邵如昕道:“莫非你被九冥鬼蟲害過?”

表哥“哼”了一聲,道:“當然沒有。”

邵如昕道:“莫非你養過九冥鬼蟲?”

表哥冷冷道:“沒有!”

邵如昕道:“那你怎麼知道九冥鬼蟲要不了人的性命?陳法身上有四隻九冥鬼蟲,死的時候又無任何徵兆,沒一個人對他動手,兇手不是鬼蟲是什麼?”

張熙嶽道:“我來驗一下屍!”

“不行!”

邵如昕擺了擺手,立即有數人一擁而上,圍在陳法屍身旁邊,邵如昕道:“你與陳家互通聲氣,你驗屍不打緊,若是暗中動什麼手腳,毀了證據,怎麼辦?更何況,陸桐是我五大隊中醫門高手,他的驗屍結語,放之四海而皆準。”

張熙嶽道:“他就算是被九冥鬼蟲害死的,與陳家又有什麼關係?”

邵如昕嘴角微微揚起,道:“弘生,世上能養九冥鬼蟲的人有多少?” 煙雨杏林寒

陳弘生道:“只有一家。”

邵如昕道:“哪家?”

陳弘生道:“木家。”

邵如昕道:“在場的人可有木家的?”

陳弘生道:“有!”

邵如昕道:“誰?”

陳弘生道:“原九大隊叛徒,丁小仙,又名木仙。”

邵如昕道:“好。”

說罷,目光悠悠地瞟向木仙,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木仙臉上陰晴不定,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邵如昕冷冷道:“把她抓起來!”

表哥往前大踏一步,長髮飛揚,威風凜凜,喝道:“誰敢!你們不妨看看天!”

衆人聞言,不由得仰面去看,只見空中不知何時已密密麻麻地飛滿了一隻只拳頭大小的怪鳥——鬼蝙蝠!

邵如昕不屑地輕輕一笑,回頭道:“有人武力拒捕——傳令!命集結在陳家村外的五百名戰士持械進村,凡有抵抗者,格殺勿論!”

此言一出,連同我在內,陳家衆人都悚然動容!

我在內室大喝一聲:“慢!”

喝聲中,我已快步奔出屋外,在衆人驚詫的目光中,從容道:“邵如昕,看清楚了,陳元方在此!九冥鬼蟲是我放的,與他人無干!” 邵如昕看見我,眼睛一亮,陡然綻放出驚人的光芒來,臉上也罕見地露出了完整的笑,惡毒而冷豔。

老爸緊跟着我走了出來,我們一前一後,走到邵如昕跟前六尺之地站定。

邵如昕道:“你終於出來了。”

我笑了笑,道:“怎麼都算計不過你,只能如你所願,我出來了。”

“好。”邵如昕悠然地吐了一口氣,瞥一眼木仙,又迴轉目光道:“陳元方,我雖然想抓你,但卻是秉公辦事的。在無人逼迫的情況下,你自己承認了指使九冥鬼蟲殺害陳法的罪行,可信度很高,但我卻還要再詳細證實一下。畢竟,九冥鬼蟲是木家獨有的靈物,你說你能放出來害人,恐怕難以令人信服。”

“這有何難!”我道:“你手上不是還有兩隻鬼蟲嗎?放了,我給你證明!”

邵如昕毫不遲疑,當即將兩指鬆開,她指縫間夾着的兩隻鬼蟲立即振翅而飛,卻不往木仙這邊來,而是轉而飛向院子外。

見此情形,我不由得遲疑了一下,心中猛地晃過神來,九冥鬼蟲不是木仙放的!

是阿秀!

阿秀在奶奶家裏躲着,奶奶家裏距離二叔家只有一牆!

陳法去二叔家裏擊暈陳元成,搶走薛橫眉的屍體,二嬸大呼小叫,阿秀必然能聽到。

她當即出手,以鬼蟲制住陳法,操縱陳法毀了薛橫眉的屍體,然後又指使陳法來此反戈一擊,令邵如昕險些功虧一簣!

一定是這樣子!

唯有這樣,才合情合理!

至於木仙,她沒有時間,沒有機會去做這些事情的。

也難怪鬼蟲出現時,木仙的臉色變得那般異樣。

“怎麼了?你在發什麼呆?鬼蟲都不見了。”邵如昕忽然說道。

我愣了一下,再看半空中,哪裏還有鬼蟲的影子。

邵如昕嘴角翹起,似笑非笑道:“怎麼,看來你說了假話,鬼蟲不由你控制啊。”

“當然不由他控制,因爲蟲子是我的!”

一道清靈而冷漠的聲音驟然傳來,恍惚間,五六團黑影撲簌簌的從空中落下,自四面八方,朝邵如昕合力撲去!

我看的分明,是貓頭鷹!

“放肆!”

陳弘生等人大聲呼喝,紛紛努力向前救援,邵如昕手往上舉,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隻短小精緻的手槍,只聽“啪”、“啪”兩聲槍響,兩隻貓頭鷹立即斃命落地。

“咕咕喵!咕咕喵……”

又是幾聲怪嘯,這次竟有十多隻貓頭鷹一起飛出,奔向邵如昕身後的人羣裏,衆人一時間手忙腳亂。

我們這邊都看的呆了!

前夫,溫柔點 而阿秀的身影在此時猛然出現,她手裏握着一根寒光幽現的峨眉刺,飄忽間已閃至邵如昕背後,她朝着邵如昕的腦幹,舉刺便扎!

“住手!”

我大喝一聲,魂力剎那間全部展開,不是衝着阿秀,而是衝着邵如昕!

我知道,阿秀的本事遠不及邵如昕,而邵如昕一下手就是死手!

阿秀是拼死來的!

爲了我而拼死,絕不能!

奇行詭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