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家佳有些惋惜:「一班的班長几乎每次都考第一啊,轉校生是輸定了。」


「你不是說轉樣生成績也不錯嗎?或許有得比呢?」有女生心存僥倖。

「我們這已經是重點中學了,別的學校轉來的,能有多好?再說了,就算成績好也是在別的學校,到了我們這裡,說不定連中游都算不上呢,要跟我們這的第一『才子』比,勝算能大么?」

「這也是。」

幾個女生又是一陣惋惜的聲音。

葉靈眨眨眼,他們比賽是用等下測驗的成績?

她突然有點小激動怎麼辦?

如果她把第一拿走了,那兩人會是什麼表情?似乎,蠻有趣的樣子?

「623,我可以這樣做嗎?」

葉靈決定先問問。

「你覺得可以嗎?」623已經攝取了這個世界的知識,這個時候可以加個翻白眼的表情。

「挺好的呀。」想想就覺得有趣。

「你要考第一名?」

「應該沒問題。」

「你是沒問題,原主呢?你知不知道第一名意味著什麼?」

「啊?」不就是測驗得個第一名嗎?還能有什麼?

「你可以試試看。」623沒再理她。

葉靈扁嘴,623的意思她明白,應該是不能考第一的意思。

可是為什麼不能考第一?她心裡躍躍欲試怎麼辦?這種比平時跳動的頻繁的心情,似乎是激動,多有趣的感覺呀?

可是不行。

葉靈無奈的單手托腮,看著抱著試卷進來的老師,周圍響起了許多哀嘆。

考試,對於學生來說就像一場戰鬥,贏了光彩,考砸了身心疲憊失臉面,不管願不願意,都成為學生必赴的刑場之一。

若加上賭約,必然得拼盡全力吧。 又到星期六。

葉靈微微嘆了口氣。

身體的虛弱感傳來,讓她對走動有些厭倦,她甚至已經開始眷戀那張她曾經喻為蜘蛛網的床。

可是沒辦法,每星期不去掙錢,就意味著接下來的星期連吃飯都成為奢望。

找了好幾家商場,連發傳單都被人接完了,葉靈有些垂頭喪氣。

她狠了狠心,把書里夾的錢拿去買了一套青年人的衣服,雖然消瘦,可是學著街上的人把頭髮放下,前額露出來,她覺得自己看起來應該不會未成年了!

果然,沒了一身舊校服,雖然還是沒工作,但查問年齡的少了。

還可以這樣?!

葉靈覺得自己有了新方向。

又在街上看了一會。

她覺得自己還可以……換雙鞋。

不過沒錢了。

終於在她快要放棄的時候,看到一家奶茶店招時工。

簡直是雪中送炭!葉靈答應店長開的一切條件,她甚至都想跟店長表明自己願意長期合作的意願!

但店長不幸的告訴她,這兩天招人是因為剛好有個服務員請假了……

好吧好吧,有就好有就好。

葉靈努力的表現良好,沒有一點偷懶,店長終於放心的把工作交給她。

看著人來人往的客人,葉靈突然想,如果她有這樣一家店,估計吃穿都不用愁了吧?

「店長,這個……咖啡機要多少錢啊?」

「一萬多。怎麼?」店長對她的「好問」有點疑心。

不會是別家派來的「卧底」吧?

「沒有。好羨慕你有這樣一間店啊。」葉靈真心的感嘆。

店長就笑笑不說話。

那目光看得葉靈都不好開口再問別的,可是目光還是瞥向做果汁的師傅。

然後她看見店長拉住某個服務員吩咐了幾句。

那服務員定格她身上幾秒然後點點頭。

葉靈瞬間感覺到危機感,她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整個下午,她再也不敢開小差。

在送了不知多少飲料后,葉靈看見了她們學校傳說中的「一班班長」,在學校隨時都有人「指點」,所以她看過這張臉。

長得倒還算可以,基本白凈,穿戴得整整齊齊的,白襯衫格子西褲,一進門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葉靈眨眨眼,如果她那個世界的人過來,這裡的人大概會「瘋掉」吧,滿大街都是她們眼中的「頂級帥」……

想遠了,葉靈看向他帶來的女生,目測跟她差不多高,臉比她圓一點點,重量應該多上十來斤,穿著米黃色的裙子,還有看起來貴貴的鞋子,鞋子的跟目測5-6厘米,剛才的估算應該錯了,女生比她矮一點。

一班班長為女生拉開椅子,女生微笑的說謝謝,音量不大,這裡稱「溫柔」。

班長也「溫柔一笑」,然後自己坐在女生的對面,葉靈看見他在女生低頭的一瞬,目光灼熱的看著女生,只是女生抬頭對他笑的時候,班長又變回雲淡風輕的樣子。

葉靈有些不解,對一個人,為什麼要這樣變來變去,態度如一不好嗎?

看見班長舉高了手,葉靈拿著便簽本走了過去。 ……

「我覺得……覺得……」林若煙快要崩潰了。

沐婧琪冷哼一聲,拿出了手中的短劍,挑開了林若煙的睡衣,然後用劍刃挑斷了林若煙那紅色Bra的肩帶。

林若煙趕忙用雙手捂住了她那一片雪白:「別……別這樣……」

……

林逸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有些發昏,這個女人簡直是找死,居然敢暗算我。

不過好在林逸的身體素質比較強悍,雖然剛剛中了招,但現在總算清醒了過來,林逸的心中也是有些冒冷汗,還好自己活著,要是剛剛那女人趁著自己昏迷的時候動手,那恐怕就完蛋了。

說起來林逸早就猜出來沐婧瑤肯定是來對付他的,只是因為太過於相信自己的身手,所以才大意了下來,如果再給林逸一個機會,林逸是絕對不會再大意的。

剛剛站起身來,就聽到門響,林逸立刻一愣,立刻明白過來,肯定是那個女人回來了,表情嚴肅了起來。

「咯吱」一聲,門被打開了,沐婧瑤帶著美姬子走進了剛剛和林逸所在的房間當中,目光望向了一旁的地面:「你看,這就是你那個主人……」

話還沒有說完,沐婧瑤就瞪大了她那一雙漂亮的眼眸,不因為別的,就因為地上的人已經不見了,沐婧瑤有些不相信,她是詭門針的傳人,剛剛的針可以確保無意,一定刺中了林逸,上面還有暗酥散,可是現在面前的人就消失不見了,一時之間有些不相信。

「砰」的一聲,林逸一掌直奔沐婧瑤的後背而來,沐婧瑤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美姬子一愣,隨即立刻抓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短劍,頂在了沐婧瑤的脖頸之上。

沐婧瑤被甩了一個七葷八素,望向了面前的林逸,不由得有些震驚:「這……這不可能,你不是已經中了我的香蘇散……」

「給我下毒,你可真是想錯了,我當年可是從百毒裡面走出來的,不過別說,你這暗酥散挺厲害的,居然能讓我昏過去。」林逸走進了沐婧瑤,望著沐婧瑤那如玉般精雕細琢的容顏,忍不住有些搖頭:「說吧,你是什麼人?我不想為難一個女人,可是如果你不說,我不介意辣手摧花!」

林逸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眼神,上下掃視著沐婧瑤。

沐婧瑤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林逸走過無數生死之遭,身上有那種氣勢,讓人抬不起頭的氣勢。

沐婧瑤顫抖道:「美洪門。」

「嗯?」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對付我?」

「因為你得罪了洪國傑,洪國傑就和我們合作,承諾會保護我們在中國的企業!」沐婧瑤如實道。

今天沒能殺了林逸,憑著林逸的勢力肯定會輕而易舉的查出這些,所以她沒有必要硬著嘴不說,那樣激怒了林逸,恐怕自己也得不到什麼好下場,地下世界的人早有耳聞,林逸是不會殺女人的,所以她也有了打算,就是說出全部,希望林逸能夠大發善心,放了她。

一旁的美姬子則是道:「主人,林小姐還在那邊……」

「什麼?」林逸一愣,剛剛就注意審問沐婧瑤了,居然都忘記了隔壁的林若煙。

立刻給了美姬子一個眼神,示意美姬子看押好這個人,然後轉身就來到了隔壁的房間,隔壁的房間房門緊鎖,林逸飛奔起來就是一腳。

「砰」的一聲,房門承受不了林逸這一記重擊,直接破碎開來,碎片飛了進去。

趁著裡面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林逸的手中就多了一把手槍,連續開槍,那些洪門弟子的人就一個個腦袋中彈,眉心中間多了一個紅色的窟窿,然後倒地。

房間裡面一共八個人,林逸用了八發子彈就解決了這些人。

卧室裡面的沐婧琪也聽到了裡面的動靜,不由得一愣,立刻拿起了手中的短劍,打開卧室的門就沖了進去,倒是裡面拚命反抗的林若煙,趕忙拿起被子蓋在了身上,心中仍舊有些忌憚,居然被一個女人喜歡上了,雖說她林若煙性格比較冷淡,可是性取向還是正常的,這還是她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情。

「林逸?」沐婧琪愣了一下,表情當中儘是疑惑,姐姐不是說已經搞定了林逸這傢伙么,為什麼這傢伙現在又出現在了這裡?

不過戰場上面是容不得疑惑的,沐婧琪當下大喝一聲,揮舞著手中的短劍,直奔林逸而來。

「砰」的一聲,林逸毫不猶疑擊發了手槍裡面的子彈。

沐婧琪沒想到林逸有手槍,她的身體已經飛躍了起來,根本沒有辦法躲避,當下一狠心,身軀用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翻轉了過去,子彈從她的眼前擦了過去,打在了背後的花盆裝飾上面,變成了碎片,摔落了一地。

林逸也是不由得一個震驚,這個女人的身體柔軟程度還不錯嘛。

就在林逸感慨的這個瞬間,沐婧琪的腳一落地,立刻就發動身子,直奔林逸而來。

林逸也不客氣,拿出了手中的匕首,和沐婧琪的短劍交割在了一起。

「鏘」的一聲,匕首和短劍撞在了一起,沐婧琪後退了好幾步,只感覺手腕發麻,林逸這傢伙手中的力道實在是太厲害了,根本沒有辦法阻擋。

林逸也不猶豫,他現在可管不了那麼多,只關心林若煙的生死,立刻揮舞著手中的匕首直奔沐婧琪而去,兩個人一連打了十幾招,趁著沐婧琪一個空擋,林逸一腳直奔沐婧琪的胸口而去。

沐婧琪的身體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一旁的牆壁上面,一時之間有些忍受不住,嘴角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林逸輕哼一聲,轉身到了一旁的房間裡面,結果看到林若煙衣衫不整了起來,忍不住怒火中燒:「若煙,她們怎麼你了?」

「那個女人,她……她要那個我……」林若煙的俏臉忍不住有些通紅,語氣當中也儘是無奈:「可她是一個女人……」

林逸有些不明白:「若煙,都是什麼和什麼啊,你說明白點。」

「就是那個女人喜歡女人,不喜歡男人,要非禮我!」林若煙的俏臉更加通紅,甚至都紅到了耳根子上面,本來就不好意思開口,可林逸這傢伙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啊?」林逸瞪大了眼睛,望向了一旁沐婧琪,一時之間有些想不到。

不過林逸還是有些生氣,這沐婧琪居然敢動他林逸的女人,簡直是不可饒恕,拿起繩子來,將沐婧琪捆綁了起來,然後扔到了床上。

林若煙此時已經穿上了睡衣,站在林逸的身後,望著沐婧琪,一時之間也是於心不忍了起來:「林逸,你打算怎麼對她?」

「她怎麼對你的我就怎麼對她咯。」林逸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饒有興緻的望著床上的嬌軀,沐婧琪長得還算漂亮,身材也比較好,再加上居然打自己女人的主意,林逸一時之間也是有些生氣。

「啊?」林若煙雖然有些不忍,可想起這女人剛剛違背她的意願要發生關係,也就不再說什麼了,只是道:「那你溫柔一點……」

林逸沒想到林若煙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不解的望著林若煙:「若煙,我就是說說而已,你……你不吃醋?」

「既然做錯了事情,那就要受到懲罰,順便讓她嘗嘗男人的滋味,說不定還能挽回,是個好女孩!」林若煙瞥了一眼床上的沐婧琪道。

…… 「請問需要點什麼?」葉靈站在一旁問道。

男生讓女生點,女生讓男生拿主意。

她靜靜的看著。

等他們終於決定誰點的時候才微微一笑。

兩杯珍珠奶茶。

葉靈下完單,順口的問了句:「請問還需要其它什麼嗎?」

班長臉上閃過一絲尷尬,是為什麼?

葉靈不懂,沒問。剛想轉身,餘光瞥見女生欲言又止,想加點什麼嗎?

她又站住了。

「你想吃點什麼儘管點吧,我請客。」班長雙手放進口袋,葉靈瞧見他的手在口袋裡摸了摸。

「可以嗎?」女生仍然溫溫柔柔的語氣,可是葉靈看見她眼裡閃過一道光。

看見班長點頭,女生嘴角上揚:「我聽說這裡的披薩做得蠻好的,要不嘗嘗吧。」

班長有點遲緩地點點頭。

「披薩嗎?請問需要哪一款?我們這裡有三個主打,一份是48,這個是68,還有海鮮豪華款88……」

女生看著有些猶豫。

葉靈看向班長。

班長咽了下口水,「我們就兩個人可能吃不了太多……」

「嗯,那就68這個吧,一直想嘗嘗這個味的。」女生善解人意的說道。

「好的。 豪門庶媳 還需要其它嗎?」葉靈邊寫單邊問。

「不用了,謝謝。」班長收了餐本給她。

「好的。」葉靈微笑的接過,點頭離開。

送上他們點的餐,葉靈從路過時聽到的隻字片語中猜測,那女孩就是之前聽過的三班班花。

這也難怪,畢竟上次測驗,保持第一的仍是「一班班長」。

偶爾看上一眼,兩人聊天似乎漸入佳境。

不知道這樣的情境被班主任看到會說什麼?

葉靈呶呶嘴,這世界就不能公平一點么?

「歡迎光臨、」

葉靈聽到聲音也看向門口。

一個人,男生。

她正想走過去接待,男生卻在店裡瞄了一圈,然後朝著某個方向走去。

找人的?

「麗麗你真的在這啊?」

班花臉帶嫌棄:「你怎麼來了?」

一旁的班長臉瞬間拉長。

葉靈在想:她要不要走過去呢?

好歹是同校,她還是去看看吧(對故事的發展也有一定好奇心,她默默在心裡補充道)。

「不是說好今天到家裡補習的嗎?」男生臉帶幽怨。

班花麗麗臉帶不自然,卻沒有辯駁。

「林家偉,不是說好不糾纏的么?!」班長站起來與人對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