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天看著中年人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邁著步子奔著電梯的位置走去。


片刻之後,陳天跟隨中年人走進了一間房間當中。

房間裡面的裝修非常的奢華,而且也非常的寬敞。

中年人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笑呵呵的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這是我們酒店至尊總統套房,您看這個房間您還滿意嗎?」

「可以!」

陳天沖著中年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陳公子,您要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您可以隨時給我們前台帶電話,要是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打擾您了!」中年人看著陳天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出了房間,然後順便輕輕關上了房門。

陳天簡單的打量了一下房間裡面的情況,剛剛準備坐下來休息,手機便響了起來。

陳天聽到手機鈴聲以後,直接接通了電話,然後輕聲說道:「楚然,怎麼了?」

「陳天,你收拾好了嗎?你要是收拾好了就快點下樓吧,我們大家準備出去吃飯了……」趙楚然輕聲說道。

「好,我現在就下去!」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陳天在接到了趙楚然的電話以後,直接離開了房間,孤身一人下了樓。

當陳天來到大廳以後,發現趙楚然蔣薇薇唐晨趙亮等人都已經在大廳裡面等著了。

「陳天,你下來了啊?」

趙楚然看見陳天以後連忙快步跑到了陳天的身邊,動作親密的挽住了陳天的手臂。

唐晨在看見趙楚然跟陳天如此親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然後咬著牙冷聲說道:「下了樓好慢吞吞的,讓這麼多人都等你一個,架子真大!」

蔣薇薇聽到唐晨的這句話扭頭淡淡的看了唐晨一眼,唐晨自然明白蔣薇薇的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所以也就把嘴巴閉上沒有多說什麼。

而趙亮在看見陳天以後則是一臉的疑惑,因為他知道自己並沒有給陳天安排房間,那陳天剛才為什麼會從樓上下來呢?

「難道這小子自己開了房間?不應該啊,這個酒店都是會員制的,這小子根本不可能有這個酒店的會員卡啊!」

趙亮忍不住在心裏面感嘆了一句。

「好啦,既然大家都已經到齊了,那咱們去酒樓吃飯吧!」

蔣薇薇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酒店外面走去。

眾人則紛紛跟在了蔣薇薇的身後。

離開了酒店以後,孫曼徐冰冰還有李陽周波等人便開始討論起了酒店裡面的環境。

「還是唐公子有面子啊,我還是第一次住進這麼豪華的客房呢,這個房間是不是有點太大了啊?而且床也那麼舒服……」

孫曼笑盈盈的說道。

「是啊,這個客房是不是有點太豪華了,什麼游泳池健身房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東西這裡面都有,而且裡面的裝飾也非常的講究,我覺得這裡的客房簡直要比五星級大酒店還要豪華,真不愧是咱們合川市最高級的酒店……」徐冰冰也跟著喊了一聲。

唐晨聽到這兩個女生的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得意,然後輕聲說道:「這個酒店的房間確實非常的不錯,我上次去迪拜住的帆船酒店好像都不如這個酒店!」

「帆船酒店怎麼能跟這個酒店比呢,我跟你們說啊,雲公子家的這個酒店保守估計也得是皇冠級別的,而且你們那些人住的房間也只不過就是普通的套房而已,普通套房上面還有白金級別的套房以及至尊級別的套房……」

趙亮聽到這些人的話以後大大咧咧的喊了一聲。

孫曼跟徐冰冰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住了,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普通級別的總統套房都已經這麼奢華了,這要是白金級別的跟至尊級別的那得是什麼樣子啊?

「蔣小姐跟趙小姐住的應該就是白金級別的套房……」

就在這個時候,趙亮突然扭頭沖著蔣薇薇跟趙楚然說道。

其實趙亮等人並沒有給趙楚然安排白金套房的打算,只不過是因為蔣薇薇跟趙楚然的關係比較好,所以兩個人想要住在一個房間裡面。

趙楚然只不過就是借了蔣薇薇的光而已。

「薇薇姐,你竟然住的是白金總統套房啊?裡面的環境怎麼樣啊?」

孫曼在聽到了趙亮的這句話以後,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蔣薇薇喊道。

「還不錯……」

蔣薇薇淡淡的回了一句,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靜。

「其實白金總統套房也不是尚水酒店最好的房間,至尊總統套房才是最好的房間,整個尚水酒店好像只有一個至尊總統套房,我曾經跟雲公子進去過一次,那裡面的環境才叫一個奢華呢,根本就不是咱們那些房間能夠比得了的……」

趙亮笑呵呵的沖著眾人說道。

「我什麼時候要是能夠住進那樣的房間就好了……」

徐冰冰一臉羨慕的感嘆道。

「那種房間可不是一般人能夠住進去的,我聽說那個房間一晚上就得好幾十萬呢,而且還不是你有錢就能夠住進去的,還必須得有身份跟地位才能夠住進去!」

趙亮一臉得意的沖著徐冰冰說道。

此時趙亮的反應就好像是這個尚水酒店是他家的一樣。

徐冰冰在聽到趙亮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失落,輕聲感嘆道:「一晚上好幾十萬啊,那我這輩子可能都住不起了,我就算是有那個錢,我也捨不得花在一個酒店上面……」

「是啊,這筆錢都可以在咱們南陽市買一個小房子了,誰會花那麼多錢住一晚上酒店啊!」

絕艷美人之冒牌夫婿別攪局 孫曼也跟著喊了一聲。

趙亮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唐晨則下意識的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笑呵呵的沖著陳天問道:「陳天,你覺得酒店的房間環境怎麼樣啊?」

唐晨問出這句話明顯就是故意的,因為他跟趙亮都清楚,他們兩個根本就沒有給陳天安排房間,而且唐晨覺得按照陳天這個窮酸樣應該也捨不得自己花錢去開房,就算是陳天捨得,尚水酒店也是會員制的,陳天也只能在尚水古鎮的其他酒店開房。

「……」

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唐晨一眼,他心裏面自然也清楚唐晨問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是啊,你覺得尚水酒店的環境如何啊?還滿意不滿意?」

趙亮也一臉壞笑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覺得房間裡面的環境還不錯!」

陳天看著趙亮跟唐晨淡淡的回了一句。

仙尊有令 「哈哈哈……」

趙亮跟唐晨在聽到這句話以後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直接大笑了起來。

他們兩個都覺得陳天根本就沒有住進尚水酒店,陳天現在這麼說只不過就是在打腫臉充胖子罷了。

但是唐晨並沒有直接揭穿陳天,要不然蔣薇薇會知道他故意針對陳天了。

陳天懶得跟這兩個人計較,也沒有多說什麼,邁著步子繼續往前面走去。

而趙楚然的眼神當中則閃過了一絲不解,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天,他們兩個為什麼笑啊?」

「不知道……」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看著趙楚然補充道:「可能是這兩個人的腦子不太好使,笑點比較低吧!」

「哈哈……」

趙楚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嬌笑了一聲,她覺得陳天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情跟自己開玩笑,那說明應該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她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而不遠處的唐晨正好看見了陳天跟趙楚然竊竊私語的模樣,眼神當中的憤怒彷彿更加的濃重了。

如果不是因為蔣薇薇在場,估計按照唐晨的性格早就已經對陳天動手了。

十多分鐘以後,眾人來到了尚水古鎮最出名的酒樓,凈水樓!

凈水樓這個酒樓不僅在尚水古鎮這邊非常的出名,就算是放眼整個西寧省也是非常出名的,有很多的有錢人來尚水古鎮其實就是為了能夠品嘗一下凈水樓的美食。

而且凈水樓裡面的消費非常高,隨隨便便吃一點東西可能都得好幾萬塊錢,但是這依舊抵擋不住那些有錢人,基本上凈水樓每天都是爆滿的狀態。

此時正是飯點,凈水樓裡面的人那就更多了,還有很大一部分遊客都在外面排隊。

而陳天等人因為雲北秋的關係自然不需要排隊,直接走進了凈水樓當中,並且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天字型大小的包廂當中。

天字型大小包廂也是凈水樓最高級別的包廂,裡面的裝修異常的奢華,從一點便能夠看出來雲北秋還是非常給趙亮唐晨蔣薇薇三人面子的。

進入包廂以後,孫曼跟徐冰冰直接被裡面的奢華裝修給震撼到了,連忙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拍照發朋友圈。

「蔣小姐,剛才我已經給雲公子打電話了,雲公子現在就在路上,一會就能過來!」

趙亮笑呵呵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沒關係,不著急!」蔣薇薇淡淡的回了一句。

而趙楚然此時似乎也被這個包廂裡面的環境所震撼到了,一直用自己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著包廂裡面的東西。

「陳天,這個包廂也太好看了吧?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包廂裡面吃飯呢!」

趙楚然伸手拿起了桌子上面的小盤子,表情驚訝的沖著陳天說道。

趙楚然的家庭環境本身就要比一般人好上很多,所以她去過的高級餐廳自然也非常多,但是無論是什麼級別的餐廳,環境都不如這個凈水樓,這也是為什麼趙楚然會如此震驚的原因。

「這裡的環境確實挺不錯的……」

陳天淡淡回了趙楚然一眼。

「是啊,我去過那麼多的飯店吃飯,就數這裡環境最好了!」趙楚然笑盈盈的說道。

風水大師 原本趙楚然因為唐晨的事情,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是來到這個酒樓以後,趙楚然的心情明顯好了不少。

而坐在一旁的唐晨看見趙楚然跟陳天有說有笑的樣子,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醋意,然後笑呵呵的沖著趙楚然問道:「楚然,你們兩個聊什麼呢啊?聊的這麼開心!」

趙楚然聽到唐晨的這句話忍不住抬頭看了唐晨一眼,然後撇著小嘴輕聲說道:「我們兩個聊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趙楚然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不大不小,但是包間裡面的所有人都聽的非常清楚。

很明顯趙楚然就是故意的,她說完這句話以後又準備跟陳天聊天。

唐晨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尷尬,但是他也不敢把趙楚然怎麼樣,只能笑呵呵的說道:「楚然,你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我就是問問還不行啊?有什麼開心的事情你可以說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是不是?」

「我為什麼要跟你分享?咱們兩個很熟嗎?別煩我,沒看見我正在跟我的男朋友說話呢嗎?」

趙楚然現在本身就非常的厭惡唐晨,所以她肯定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羞辱一下唐晨。

唐晨在聽到趙楚然的這句話以後,腸子都快悔青了,暗暗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多嘴問出這樣的話,現在場面弄得更尷尬了。

…… 為了表示自己沒病,風玫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這個位面。

遲嶼,遲家的獨苗苗,或者說是遲家唯一的活人。

不僅是遲嶼,遲家一直以來都是一脈單傳,而且這單傳的一脈,都註定活不過二十五歲。

各種原因,車禍的,病死的,淹死的……甚至是被自己口水嗆死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遲家後人沒經歷過的死法。

簡直就是玩轉花樣死法的真實版。

就如一個詛咒,沒人能破除這個詛咒。

為了讓血脈延續下去,遲家有條祖訓,遲家後人,二十二歲之前必須留下後人。

畢竟要留兩年時間以防萬一,而二十四歲生日一過,誰也不知道遲家後人會何時以何種方式死亡。

雖然磕磕絆絆,遲家的血脈確實一直延續著,一直到了遲嶼這裡。

遲嶼看著就像個假小子,性格洒脫不願受約束,更是不願意聽從家裡什麼二十二歲之前必須留下後人的祖訓——

她二十歲了連一個喜歡的男人都沒有找到,哪裡去造孩子?

所以,在二十歲被逼婚時,她逃了。

一逃便是四年,到二十四歲的時候,被抓了回來。

向家的人抓回來的。

向家老祖曾經是遲家最中心的僕人,後來整個向家的存在便是為了守護遲家,守護遲家每一代的獨苗苗。

更是要督促遲家將血脈延續下去,這是向家老祖留給向家的祖訓。懶人聽書

被抓了回去,向家為她找了一個非常出色的男人相親。

就是男主封易。

遲嶼在外面的四年,經歷了許多詭異的事情,但是她天生膽子大,不怕,性格上又不服輸,不相信所謂的詛咒——

若真的存在詛咒,何必去禍害一代又一代的人?不如就在她這裡終結。

她這話,氣炸了向家家主,向家人豐遲家後人為主,事事盡心,十分呵護遲家後人。但是在關於遲家血脈這件事情上,向家又是六親不認的態度。

掌心相期 在向家的逼迫下,遲嶼不得不與封易見面,向家怕她偷跑,還派了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向家小女兒向綰陪著她。

遲嶼沒跑,因為她的主意是——戳和向綰與封易。

遲嶼很成功,向綰與封易相愛了,而這期間遲嶼身上發生了更多詭異的事情,饒是她再心大也被折磨的不輕,也就沒經歷再去管向綰與封易的事情。

所以,她不知道,向家堅決反對向綰與封易在一起,他們認為封易是遲嶼的。向綰一直也覺得封易是遲嶼的,她愛上封易就已經萬分自責痛苦,家裡一反對,就選擇與封易分手。

封易覺得,是遲嶼的存在阻攔了他與向綰在一起,只要遲嶼沒了,向家就不會反對,向綰也會回到他身邊。

於是他策劃了一場謀殺。

總裁爹地霸氣寵 遲嶼死了,死在了她二十五歲生日的前夜。

不是死於封易的刺殺,而是死於詛咒。

死前,因緣巧合下,遲嶼知道了封易策劃的那場刺殺。也唯有她知道。

在封易覺得自己能與向綰在一起時,在遲嶼死後,向綰卻自殺了,她覺得是自己奪走了封易,才讓遲家斷了后。

遲嶼心愿:讓向綰遠離封易;破解家族詛咒。 趙楚然連續懟了唐晨兩句之後,原本還算是熱鬧的包廂瞬間便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唐晨跟趙楚然的身上。

唐晨呆愣楞的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趙楚然竟然會這麼不給他面子。

而趙楚然則是一臉的無所謂,她覺的唐晨之前對待陳天的方式實在是有點太過分了,她這兩句話明顯就是故意這樣說的。

「楚然,你好好說話,人家唐晨只不過就是隨便問問,你至於這樣嗎?」

蔣薇薇看見情況有些不太對勁以後連忙輕聲沖著趙楚然喊了一聲。

「是啊,楚然,唐公子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你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徐冰冰也小聲沖著趙楚然說道。

「是他過分還是我過分啊?我跟他這種人有什麼可說的啊?」

趙楚然撇著小嘴回了一句。

唐晨看著趙楚然尷尬一笑,眼神當中的恨意似乎更加的濃郁了。

唐晨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如果繼續跟趙楚然聊下去,趙楚然肯定也不會給他面子,那樣只能是自找沒趣,所以唐晨直接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陳天的身上。

「陳天,你應該是第一次來這樣的飯店吧?感覺這個飯店的歡迎怎麼樣啊?」

唐晨似笑非笑的沖著陳天問道。

趙楚然聽到唐晨的這句話張嘴想要說話,但是突然發現陳天輕輕的拍了拍她的美腿,所以趙楚然本能的愣住了。

因為此時趙楚然僅僅就穿著一條短褲,修長白皙的美腿大部分都是暴露在空氣當中的,所以陳天的這個動作正好讓他的手跟趙楚然的美腿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趙楚然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嬌羞,然後抬頭看了陳天一眼,發現陳天此時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她的身上,而是輕聲回答道:「我確實是第一次來這裡,這裡的環境挺不錯的……」

「他應該不是故意的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