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陳墨可不想安清雅這朵小花,被別人給采了。


意識到這個想法,陳墨又不僅在心裡給了自己一巴掌。

這他娘的,剛剛他還想著別禍害安清雅,希望她能夠移情別戀,現在就擔心她被其他男人給摘了。

果然,人的貪念,真的是無窮無盡啊!

當然,該拒絕還是要拒絕。

陳墨直接拒絕了胡路的提議,然後背著安清雅走掉了。

為了防止被跟蹤,陳墨還刻意走到死胡同,然後用金屬巨人撕開空間,遁到另一條小路。

「陳哥,你剛剛這招是什麼?我們是像電影那樣穿梭時空了嗎?」安清雅好奇的問道。

穿越空間通道,往往只在一瞬之間。

但安清雅也能明顯的感覺到。

所以十分好奇。

「不是穿越時空,只是穿越了空間,簡單說,我們就是穿越了點到點之間的那段距離。」陳墨解釋道。

「那這樣的話,你不是想進誰的房間就進誰的房間?鎖門也攔不住你?」安清雅腦洞大開的問道。

「我是那樣的人嗎?」陳墨汗了一下。

「不是嗎?」安清雅反問。

「好啊你,敢污衊你陳哥,看我不收拾你。」陳墨跑了起來,可不是沿著路面跑,而是踩上了牆面,在牆面上奔跑。

安清雅趕緊摟緊了陳墨的脖頸,雙腿也夾在了陳墨的腰上,嘴裡發出尖叫,整個人花容失色。

這是貨真價實的飛檐走壁啊!

陳墨哈哈大笑。

但並沒有停下,反而跑得更快了,一口氣跑上了十樓,然後腳尖一跺,整個人直接飛上了樓頂。

安清雅嚇得臉色發白,感覺比坐過山車還要讓人害怕。

陳墨落地之後,想要將安清雅給放下來。

可是他卻發現安清雅的雙手依舊緊緊的摟住他的脖頸。

「怎麼樣,以後還敢不敢說你陳哥的壞話了?」陳墨知道她是嚇到了,笑呵呵的問道。

安清雅臉上愣愣的,隨即哇的一聲,竟然哭了起來。

什麼情況?

被嚇哭了?

陳墨有點慌。

他就是想跟安清雅開個玩笑,可沒想真的嚇哭她。

這飛檐走壁,頂多也就是坐個海盜船的水平,不至於被嚇哭啊!

「呃……小雅,我就是跟你鬧著玩,你別哭啊!」

陳墨有點手忙腳亂,他最怕女人哭了。

這女人一哭,他就不知道應該怎麼勸。

安清雅還是沒從陳墨背上下來,反而摟得更緊了,整張臉埋在陳墨的脖頸,哭得稀里嘩啦,陳墨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淚水滑落到他的衣領。

「嚇死我了,嗚嗚嗚……」

安清雅哭著說道。

「我錯了,我跟你道歉,我就是跟你鬧著玩的,沒想到你會怕成這樣,你別哭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怎麼樣?」

陳墨說道。不是說每個女人都是吃貨么,安清雅又是個美食主播,對吃的東西比較感興趣。

然而,安清雅還是哭,邊哭還說道:「我不吃,我什麼都不想吃,嗚嗚嗚……」

陳墨也沒辦法了。

現在這情況,陷入了僵局。

安清雅一直在哭,而他怎麼也勸不動。

而且安清雅還趴在他背上,沒有下來。

陳墨很想拿出手機,搜索一下,看看這種情況需要怎麼解決。

但是,安清雅就趴在他後背上,當著安清雅的面搜索,實在有些不好意思。

陳墨還是沒把手機給拿出來,而是靜靜地待著。

他在一本書上面看過一段話,「如果你不知道做什麼,不知道說什麼,那就靜靜地待著,不要說話。」。現在這個情況,陳墨還真不知道能做什麼,只能靜靜待著,也不再說話。

先讓安清雅冷靜下來再說。

好一會兒,安清雅的哭聲才漸漸平息下來。

「陳哥,我餓了。」安清雅聲音有些嘶啞的說道。

「那我帶你去吃飯。想吃什麼儘管說。」陳墨立即說道。等了這麼久,終究等到安清雅哭聲停歇,那他當然要趕緊把握住機會。

這時候,安清雅才緩緩鬆開了雙手,從陳墨的後背上下來。

見到安清雅眼睛都哭腫了,陳墨不免有些心疼。早知道就不這麼玩了,看把這丫頭給哭得。

天台的門是鎖著的,但是這難不倒陳墨。

他直接召出自己的金屬巨人,撕開了空間,帶著安清雅穿越了鐵門。

不得不說,這個超能,目前來看,除了逃命之外,還有能給生活帶來一定程度的便利。

以後出門,也不用帶鑰匙了。

直接用金屬巨人的超能開門就行。

就是有點消耗真力。

這次陳墨可不敢背著安清雅亂跑了,而是老老實實地跟她一起走下樓梯,然後坐電梯下樓。

陳墨對附近還是挺熟悉的,但是還要哪裡的東西好吃,他就不是很清楚了。

畢竟,他一不挑食,二對美食也沒什麼興趣,三平時也比較忙,沒空關注哪裡的東西好吃。

綜上所述,選地方吃飯這個重任,就交給了安清雅。

「我們去吃腸粉吧,好久沒吃了。」安清雅提議。

「好啊!」陳墨當然沒意見。

別說是吃腸粉,就是讓他吃大腸,他也不帶猶豫的。

吃大腸刺身也……也OK,只要洗乾淨,只要安清雅不生氣,那沒問題。

當然,腸粉和大腸雖然都有個「腸」字,但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 安清雅帶著陳墨,來到了一家腸粉店。

然後帶著鼻音,點了兩份腸粉和兩份蒸粿條。

粿條也叫做「河粉」。

蒸粿條,就是用蒸腸粉的方式,加入肉沫、雞蛋、鮮蝦、魷魚、菜脯等等配料,將粿條給蒸出來,再淋上特製的醬汁。

安清雅特別喜歡吃腸粉和蒸粿條。

這家店也不是她第一次來了。

「安小姐,和男朋友一起過來吃飯?」

這時候,老闆端著兩份腸粉,笑呵呵地走了過來。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安清雅紅了臉,但還是矢口否認。

老闆哈哈一笑,知道安清雅臉皮薄,也沒有咄咄逼人,而是轉移話題道:「說起來,還是託了安小姐的福,我們這邊的生意才會越來越好。今天這頓,我給你免單。」

「別別別,老闆,您這一整天忙前忙后,掙個錢也不容易,可別給我免單。之前我就跟您說過了,您要是給我免單,那我以後就不來了。」

安清雅連忙拒絕。

這家店的東西好吃,價格也實惠,所以利潤並不高,掙的都是辛苦錢。

安清雅之前在這家店直播過,主要也是因為這家店的東西確實好吃,且價格實惠,所以也就順帶給直播間的水友們推薦了一下。

沒想到,後來,陸陸續續有直播間的水友過來這邊點餐。

直接讓這家店鋪的生意爆火起來。

老闆也因此,請了好幾個員工,不然忙不過來。

甚至還計劃著,要擴張店面。

這可都是託了安清雅的福。

「行吧,我就不給你免單了。」老闆將兩份腸粉給放到了桌面。

可以明顯看到,裡面的肉沫,都加爆了。

平常一份腸粉,至多也就兩隻鮮蝦。

而現在這兩份,足足有五隻。

可以說是加料十足。

安清雅很不好意思。

陳墨倒是很坦然。

他從雙方的對話當中,也算是初步了解事情的經過。

安清雅幫了人家,那人家報恩,也沒錯嘛!

何況,人家也就是請一頓吃的而已,總要給人家感謝的機會啊!

老闆也沒待多久,寒暄了幾句之後,就離開了。

現在生意很好,老闆也很忙碌。

當然,主要還是不想打攪了安清雅用餐。

「陳哥,你嘗嘗,這家腸粉很好吃的,蒸粿條很快也會上來。」安清雅遞給了陳墨一雙筷子。

陳墨汗了一下。

心想,剛剛我還把你給嚇哭了很久,現在你倒不怪我了?

不過,陳墨也沒多說。

安清雅不計較剛才的事,那當然最好。

不得不說,這家的腸粉還是很好吃的。

陳墨一口氣吃了三份。

一份腸粉。

一份蒸粿條。

以及安清雅吃剩下的半份腸粉和半份蒸粿條。

加起來是不是三份。

安清雅被毒蛇咬傷的地方,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逼出了毒血之後,基本就已經好了,只剩下皮外傷。

不適的癥狀,也全部消退。

晉陞成為化勁武者的陳墨,早就已經掌握了烈陽十三針。

他對安清雅可沒有絲毫藏私,更不會計較會不會浪費真力。

所以在短短時間內,就將安清雅體內的毒素都給清空了。

現在安清雅能吃能喝,活蹦亂跳的,哪裡還有半點被毒蛇咬的樣子。

反而是剛剛嚇她嚇得太狠,讓她哭的眼睛都紅了,這讓陳墨有些心疼。

吃完飯,陳墨付了錢,然後跟老闆打了個招呼,兩人就離開了。

「陳哥,能不能再來一次?」

走在前頭的安清雅忽然轉過頭,問道。

「什麼?還要再吃一頓嗎?」陳墨有些疑惑。剛剛一份腸粉和一份蒸粿條安清雅都只吃了一半,就吃不下去了。

現在還要再吃一頓?

不是吧?

「我才剛吃飽,吃太多會長胖的。」安清雅忽然摟住了陳墨的脖頸,嬉笑著說道:「我是讓陳哥你像剛剛那樣背著我,一口氣跑上頂樓。」

「你不是被嚇哭了嗎?」陳墨汗了一下。

見過被虐的,還真沒見過自己找虐的。

安清雅剛剛被嚇哭,眼睛都還沒消腫呢!

現在就想要再來一次了?

「我剛剛是沒反應過來,所以才有些害怕,誰讓陳哥你故意戲弄我?」安清雅停頓了一下,又說道:「現在我回想起來,反而有點小刺激,你再讓我試一次嘛!」

安清雅的語氣有些撒嬌,俏臉上的表情也很可愛,美麗動人。

這樣的美女,無論跟男生提什麼要求,想來都不會被拒絕吧?

陳墨當然也不會拒絕。

所以,他當即就背起了安清雅,笑著說了一句經典台詞,「既然你要追求刺激,那我就貫徹到底了。」

說罷,陳墨就背著安清雅狂奔起來。

這邊人比較多,陳墨當然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表演飛檐走壁。

所以,陳墨一直背著安清雅,走了有一段距離,一直走到沒人的地方,才開始「爬牆」。

說是爬牆,其實就是飛檐走壁。

陳墨將真力運送到腳底,然後附著在牆面上,這就可以在牆面上行走了。

這就好像火影忍者裡面,那些忍者通過將查克拉凝聚在腳底,再通過持續的釋放一定量的查克拉,就可以在水面上,牆面上行走一樣。

陳墨也差不多是這樣。

區別是,他這叫真力,不叫查克拉。

當然,要叫查克拉的話,也行。

畢竟誰也沒有規定,體內流動的「氣」非得叫真力。

這次,陳墨就跑得不是很快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