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除了任雙雙因為檔期原因無法錄製外,整個節目組將在一周后帶著全部重量級嘉賓飛去英國奧斯丁古堡拍攝!


……

總裁辦公室門外的走廊。

林躍惆悵地在花梨木的大門外不斷地走來走去。

李岩靠著牆,感覺看得眼都瞎了,惡狠狠道,「林**就不能消停點?」

消停?!

媽的,他都要火燒眉毛了!

靠張江那煞筆,一點眼力見都沒有,居然同時邀請了表小姐和洛晨錄製節目!

表小姐在那次事件后,對洛晨幾乎是恨之入骨了,而洛晨又是少爺眼皮下的寶貝,膽大包天,居然敢動表小姐,這還不可怕,可怕是動了表小姐的人,居然還毫無損傷地好好活著!

這兩尊大神,都是他得罪不起的!

萬一在錄製中出了什麼差錯,傷了哪一個,他真的得提頭來見了!

想得越清楚,林躍便越發驚恐,「石頭,你說要不要取消這個節目好了?」

李岩呵呵一笑,瞥了他一眼,「取消?你當張江一個小小的製作部經理,為什麼敢沒有向你預先上報就先斬後奏?還不是因為背後有人!」

林躍一怔,驀地醒悟過來,「你是說溫夫人?」

李岩若有深意,一語雙關道,「既然無法改變,那麼報告少爺,就是你唯一的生路!」

……

偌大而安靜的總裁辦公室里,男人安靜地倚坐在黑色轉椅上,神色莫測地把垂眸,看著掌心裡的小東西。

林躍進來時,心裡便是幽幽地嘆了口氣。

這一周以來,少爺最經常便是這樣。

除了陪表小姐外,他便經常看著自己掌心裡的東西。

像是——

林躍不敢說那個詞,卻唯有那個詞可以形容——

發獃!

一直神抵般的少爺竟經常若有所思地發獃,確實讓他們有些接受不了。

林躍頷首,恭敬道,「少爺,《奔跑吧》最新錄製的一期是《密室古堡殺人案》,地點定在了英國奧斯丁古堡。」

雲傲越長睫微抬,淡淡地看著他。

莫名的寒意從腳底板涌了上來,林躍只覺得一眼便被少爺看穿了,說話便不利索了,「少爺,因為……因為噱頭和創意很好,所以……張江邀請了……額,令囍攻略的……額……劇組錄製!」

雲傲越淡淡地收回了視線。

「表小姐那邊,已經派了四人隨身保護,望少爺放心,這次拍攝絕對不會讓表小姐有任何損傷——」

雲傲越神色未變,薄唇一動,「讓陸御飛英國。」

林躍一怔。

果然表小姐對於少爺來說是與眾不同的。

擔心表小姐再次受傷,便出動御那可怕的傢伙隨身保護,就是杜絕洛晨傷害表小姐的機會了!

「是。」林躍頷首應道,卻見自家少爺冰冷又毫不在乎的樣子,不知道後面的話要不要繼續說下去。

「少爺,另外還有一事,是關於洛晨——」

「滾!」

林躍的話還么說出口,迎來的卻是一句冷冷的呵斥聲。

林躍抬頭,卻見少爺雙眸淡淡地氤氳著幽綠色的殺意。

林躍嚇得面如菜色,馬上顫慄著躺在地上,準備滾出去。

飛快地一圈,兩圈,三圈……

偌大的辦公室居然讓他像陀螺一樣滾了整整二十圈——

好不容易滾動了門口,林躍心裡舒了口氣,正當他躬起身子起身時,卻聽到了男人淡淡冷冷的聲音,天籟般好聽,卻讓他如遭雷劈!

「回來。」

林躍:……

「那人又想做什麼。」雲傲越把玩了一下掌心裡的小東西,神色冷漠道。

林躍:……

少爺,你明明想聽!

剛剛為什麼還讓我滾!

打死也不敢戳穿自己偉大的少爺,林躍又滾了二十圈滾回去雲傲越面前,林而後鯉魚般一躍而起,硬是扯起一抹笑容,道,「少爺,洛晨也應邀出席錄製。」

「既然這樣,那麼,隨行加一人。」

雲傲越眯了眯眸,薄唇輕輕地逸出了一絲笑容,卻如冰削般的冷,似乎寒顫入骨。

除了他,陸御不是她的對手。

所以,如果她去,那麼可以保護蕪蕪的,也只有他。

見少爺久久沒說話,林躍一下子摸不透他的意思了。

「少爺,您的意思是——」

林躍疑惑地抬頭,卻恰好對上了男人看過來的一眼,深邃的眼底幽暗至極,似乎醞釀著極大的捲風,卻被男人冷漠地壓在了最裡面,只留平靜無波的漆黑,宛如嗜殺前的黑暗。

頓時,一陣寒氣從林躍的腳板底生生地湧起,連四肢也彷彿浸淫了寒泉一樣,冷得他打顫。

人在極端危險時的潛力是無限的!

林躍一個激靈,馬上道,「是,少爺,那我另外給您訂票,表小姐需要您。」 《奔跑吧》最新一輯的節目海報,洛晨C位出道——

男子完美的下頷輕斂,薄唇輕勾,眼神妖肆而炸裂,猶如一株將要炸開的瀲灧火花一樣!

帥炸了!

——

節目組在一周后,帶著錄製嘉賓正式飛往英國奧斯丁古堡,拍攝最新一輯的《密室古堡殺人案》。

錄製嘉賓第一次壕破天際!

風雲傳媒一哥宋自弦和一姐甄紅漪!

新晉頂級流量洛晨!

被譽為新晉國民女神的溫玥瑾!

以及還有《奔跑吧》的常駐嘉賓——

名氣不大的歐陽惑,魏浩,周芳芳和陽昕。

……

「聽說這次節目組包了專機!」周芳芳一邊走過通道,一邊笑道。

「節目組這次真的是太大手筆了!」

「就是就是,壕到爆炸!」

……

所有的誇獎聲,在眾人看到機場停著的巨大而嶄新的飛機時,全部戛然而止!

簡直是——

太震撼了!

加長版的波音787被淺淺的天空藍覆蓋,朵朵白雲漂浮在機身上。

截面形狀採用雙圓弧形,並採用平滑機翼、流線機頭與鯊魚鰭形翼端與尾翼的設計,看上去流暢又大氣!

節目組包的竟是最新型號的波音787—9,夢想飛機!

我靠!

節目組不是壕到爆炸——

簡直是壕無人性,壕破天際,連說話都不是一個檔次的!

……

豪華的頭等艙里,除了工作人員,常駐嘉賓和錄製嘉賓都被邀請到坐頭等艙。

波音787的舷窗大到離譜,比普通飛機的舷窗大了一倍不止。

頭等艙的照明更是使用了節能型的陣列LED,昂首時便有白天的感覺,而乘客休息時,又會變回了美麗的夜空。

眾人陸續登機。

一進頭等艙,眾人便驀地看見頭等艙最前面的兩個寬敞舒適的位置旁,冷冷地站了一個男人。

男人混血般的模樣,鷹眸薄唇,渾身散發著犀利的硬漢氣質。

男人站著的這架勢,像是給有地位的人在佔位!

洛晨斜瞥了一眼,而後不冷不熱地移開了視線。

男人竟是——

御武道館館主陸御!

作為一個情商智商雙高,又有眼力見的人,歐陽惑笑著問道,「自弦哥,紅漪姐,晨哥,你們看下坐後面哪個位置?」

甄紅漪反射性地看了下後面,只見那個俊美的男子勾唇笑了笑,便在倒數第三排挑了個位置坐下,溫和地笑道,「惑哥,我坐這裡。」

甄紅漪收回了視線。

無視陸御冷冷的目光,甄紅漪搖曳著腰肢,從前面第一排,慢慢地晃悠到後面最後一排,又從後面最後一排,一直晃悠到倒數第三排。

最後,她若有其事地點了點頭,看著洛晨旁邊的空位,妖媚又高傲道,「這裡風水好,我要坐這裡。」

洛晨勾唇,紳士地讓她走進去。

甄紅漪便「啪」地一下坐在了洛晨的左邊。

快感戀人 宋自弦清溪如墨的雙眸一直盯著洛晨。

當看到洛晨讓甄紅漪走進去,坐在他的旁邊后,男子紅潤的唇線便輕輕彎起,掛著若似若無的笑意,宋自弦的俊臉便一下子黑了。

眼前似乎又浮現了那一幕——

他把女子按在地上,手伸進了女子的衣服里,肆意猥褻。

這個小混蛋,又在想什麼齷齪事!

想到這裡,宋自弦「啪」的一聲坐在了倒數第三排,和洛晨隔了條過道的右邊!

三國鼎立,排成了一直線!

四個常駐嘉賓頓時面面相覷。

三位大神,這頭等艙這麼寬,可以容納38個人,你們一定要這麼擠嗎?

想歸想,但小透明的他們又不敢說些什麼,只能像個鵪鶉一樣低著頭,去找遠離戰場,遠離硝煙的位置。

等到雲傲越進來時,便是看到這樣一副神奇的畫面——

陸御站在第一排。

四個角落窩著四個人,他們轉過頭去,假裝看著窗外的風景!

倒數第三排,並排坐著三個人。

那不知羞恥的人坐在中間,左邊坐的是甄紅漪,把一張花花綠綠的臉墊在他的肩膀上,然後對著他彎唇淺笑。

右邊是隔了條過道的宋自弦,一雙眼睛像膠水一樣黏那個不知羞恥的人身上。

雲傲越幽深的雙眸一下子冷了下來。

「傲越哥哥?!」

溫玥瑾一直看著雲傲越,並沒有看到座位的布局,察覺到他突然冷下來的氣息,她便忍不住輕聲叫道。

雲傲越仿若不聞。

順著雲傲越的視線,溫玥瑾一下子便看到了被眾星拱月般圍著的洛晨。

彷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溫玥瑾輕輕攀上了雲傲越的手臂,撒嬌般地晃了晃。

「傲越哥哥!」

男人穿著簡約的白襯衣,也遮掩不住那強壯的臂彎,有種誘惑的性感。

她摸上去的時候,只覺得那結實的手臂宛如磐石一樣硬邦邦的,讓她不禁紅了小臉。

如果被傲越哥哥抱著的話,應該就可以感受到那臂彎的安全感了。

想到這裡,溫玥瑾小臉越發透紅。

她深吸了口氣,芊芊食指微點,俏皮笑道,「傲越哥哥,御之站在專屬位置那裡,為你佔位呢。」

專屬位置!

沒錯,這架壕無人性的波音787,正是雲傲越名下的其中一架普通飛機——

雲傲越淡淡地掃了一眼,便移開了視線。

他長睫微抬,清冷的目光便久久地停在了一個地方。

半晌,他淡淡道,「我們坐那裡。」

溫玥瑾微怔,卻見那錚亮的皮鞋一動,竟走到了倒數第二排,宋自弦身後的一個位置,淡淡地坐了下來。

溫玥瑾抿唇,很快就跟了過去,坐在了旁邊。

……

飛機起飛時,甄紅漪的聲音便不大不小地響了起來,有些妖媚的甜膩,有些忍不住的小撒嬌。

「洛晨,我想吃橘子,但我不想掰。」

「嗯,那我給你掰。」

那好聽的聲音有種淺淡的溫柔,彷彿西湖畔旁楊柳枝拂過的春風一樣,舒適清透。

甄紅漪得意地笑了。

雲傲越聽而不聞,秀逸的俊臉毫無波動,但眼尾的餘光卻反射性一動,淡淡地瞥向了她的位置。

修長的手指青蔥如玉,粉色的指甲圓潤至極,彷彿做藝術品一樣,那手指便緩緩地從橘子的中間掰開外皮,然後把外皮層層疊疊地放在紙巾上,接著又細心地撕下橘子的絲,把乾淨至極的橘子交到甄紅漪手裡后,就再掰下一個。

甄紅漪咬了一口,一邊看著他,一邊露出了滿意又甜蜜的笑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