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阿黎,你還真是……走狗屎運了,竟然就入了薄少的眼。


好一會兒,他大步朝著別墅裡面走去。

「媽咪,宋黎那個小賤人到底有什麼好?薄少竟然會喜歡上她!」

宋初微氣得直摔東西,那一張白嫩的小臉,因為憤怒幾乎扭曲,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像是要從眼眶掉下來。

她看上的男人,竟然會喜歡那個小賤人,這讓她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在梁蓉眼裡,自家女兒自然是最好的,別說宋黎那個小賤人比不上,就算是那些大家族裡的千金小姐,也未必能比得上。

「微微,薄少只是一時蒙了雙眼,等他知道你的好,一定會喜歡你。」

梁蓉說得斬釘截鐵的。

宋初微不由得眼前一亮,目光灼灼地盯著她,「真,真的會嗎?」

「當然會!宋黎那個小賤人算什麼。微微,你小舅舅已經尋到機會了,用不著多久,你就會看到那個小賤人最下賤的一面。」

梁蓉冷笑一聲,眼睛里充滿了精明的算計。

宋初微瞬間激動得不能自已,十指用力地攢緊拳頭,她恨不得親眼見到宋黎被踐踏的畫面,恨不得親手拍下那些不堪入目的畫面。

然後,再拿一把匕首,在她自以為傲的臉上,一刀一刀劃上幾道血痕。

她就不相信,等宋黎那個小賤人變成這個模樣,薄寒池還會喜歡她。

宋初微揚起唇角,笑得格外的得意,緊緊地握著梁蓉的雙手,迫不及待地說道:「媽咪,我一定會讓這個小賤人生不如死,我一定要將她加註在我身上的痛苦,千倍萬倍地還給她。」

頓了頓,她那一雙眼睛幾乎亮得發光,「我要讓她知道誰才是宋家的小姐。」

「好好!都依你!」

宋敬業是靠不住,她如今唯一能依靠的只剩下這個女兒和梁起了。

「微微,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情你舅舅一定會辦好,到時候,只要讓你跟薄少生米煮成熟飯,最好能懷上他的孩子,就算他不願意娶你,薄家長輩也不會讓薄家的血脈流落在外。」

頓了頓,梁蓉又繼續說道:「以後的日子長著呢!等時間久了,薄少自然會發現你的好。」

「媽咪……」

宋初微白嫩的小臉頓時羞紅,抱著梁蓉的胳膊輕輕搖晃了幾下。

梁蓉忍不住愉悅地笑了,打趣地說道:「這就害羞了?」

「媽咪,你還笑我!」

宋初微羞澀地低下頭,嬌嗔地撒嬌。

梁蓉也是滿心歡喜,這段時間很久沒這麼高興了,「好!我不笑你,不笑你。」

「你們倆母女竟然還有心情笑!整個宋家差點被你們害死!」 一個充滿了暴戾和憤怒的聲音,就像是一記驚雷,在梁蓉和宋初微的耳邊炸開。

她們頓時愣住,互相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絲驚慌。

現在的宋家是宋敬業在當家,她們母女三個都只能依附他生存,一旦他對她們產生不滿,在經濟上就會受傷很大的限制。

「敬業,你,你回來了?」

梁蓉有些心虛,很努力地擠出一絲笑意來。

宋敬業冷哼一聲,銳利的目光掃過她的臉,最後落在宋初微身上。

他思慮再三,終究還是語重心長地說道:「微微,你是爸爸最看中的女兒,這些年爸爸對你怎麼樣,你心裡應該很清楚,所以爸爸不希望你走錯路。」

梁蓉心裡咯噔一聲,連忙護住女兒,不動聲色地說道:「什麼走錯路?敬業,你這是什麼意思?微微還小,你別嚇唬她。」

「我嚇唬她?」

宋敬業冷笑,半眯起的眸子閃過寒意,「總之,以後別去招惹阿黎,更別妄想打薄少的主意,出了事,我可保不住你們。」

撂下話,他轉身就走。

聽到漸行漸遠的腳步聲,梁蓉氣得渾身發抖,眼眸中充斥著濃烈的恨意。

「媽咪……」

宋初微咬著唇,纖眉緊緊擰起,不由得心生擔憂。

壓下心裡的不滿和怒火,梁蓉笑著安慰她,「微微,不會有事的。」

「嗯。」

「對了,你看會兒書就早點休息。」

……

蘇荷酒吧。

昏暗的光線,閃爍的霓虹,一張張陌生又光怪陸離的臉。

空氣里味道混雜渾濁,酒香,煙味兒,還有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薄小幺才喝了兩杯,就來了興緻,拉著宋黎去舞池跳舞,纖細的腰肢兒,修長而緊緻的玉腿,迷離而嫵媚的眼神,猩紅的唇……

無一不挑逗著男人的視覺。

「阿黎,你今晚上別回去了,去我家。對了,上次我哥出差回來,買了一大堆東西,原本就想讓你去挑一些,可你這段時間一直忙。」

舞池人多,音樂又勁爆,薄小幺說話的時候幾乎是扯著嗓子的。

儘管聲音已經很大,可宋黎還是沒聽清楚,她指著耳朵大聲喊道:「你說什麼?」

薄小幺聳聳肩,只好放棄了繼續開口。

直到倆人差不多精疲力盡,這才離開舞池朝著卡座走去。

跟薄清歌在酒吧玩,宋黎一向都很謹慎,只要離開過,她都會讓服務生換一個杯子,可這次她實在渴得厲害,更是抱了僥倖心理。

畢竟,她跟薄小幺已經是蘇荷的常客了,而且經過上次的事情,估計也沒人敢打她們的主意。

宋黎開了一瓶啤酒,就往杯子里倒,仰頭咕嚕一下就全都喝進去。

「小歌兒,我該回去了。」

放下酒杯,她就準備離開。

薄小幺連忙拉住宋黎,雙手緊緊地抱著她的胳膊,眼巴巴地瞅著她說道:「明天不是周末嗎?今晚就別回去了,去我家住。」

「小黎黎,我們都好久沒在一起說悄悄話了,你就陪我睡一晚上唄。」 「呵呵!不去。」

宋黎毫不猶豫地掰開薄小幺的手指,以這小妮子的尿性,肯定是擔心回去挨罵,所以叫上她一起,到時候薄阿姨就會嘴下留情。

不過,她才不上當呢!

薄小幺撇撇嘴,又眨了眨眼睛,一副生無可戀的悲催模樣兒。

「小黎黎,你真的忍心見我挨罵嗎?」

「不去。」

……

「阿黎,小黎黎,你就跟我回去吧!」

薄清歌皺著小鼻子,一雙清澈的眸水汪汪的,可憐巴巴地瞧著身邊的少女。

宋黎咧嘴一笑,打開車門就將她推了進去,「小歌兒,你趕緊回去吧!要是再不回去,薄阿姨不僅會罵你,說不定還會動手揍你。」

撂下話,她順手又將車門給關上。

薄小幺氣得鼻子都歪了,落下車窗朝著她大聲喊道:「宋黎,你丫太沒義氣了!」

被叫到名的少女背影洒脫,長發左右輕擺,頭也不回地揮揮手。

剛走到路邊,就有一輛計程車駛過來,宋黎連忙伸手攔下。

「師傅,去博園路。」

上了車,她立刻給司機報了地址,然後靠著座椅閉目養神。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宋黎覺得有點頭暈,如果是平時,這點酒根本不會有這種暈乎乎的感覺,而且她從來都知道自己的酒量。

晚上跟薄小幺喝的那點酒,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宋黎沒有想太多,更沒有注意到,坐在前排的司機除了開車之外,還不時從後視鏡里窺視她的狀態,一雙小眼睛透著猥瑣的光。

「該死的流浪貓!」

一聲冷漠而殘忍的咒罵聲,伴隨著一陣突如其來的急剎車。

宋黎愣了一下,下意識地睜開眼睛,問道:「師傅,怎麼了?」

那司機心裡咯噔一聲,臉色瞬間變了變,連忙不動聲色地說道:「沒什麼,一隻流浪貓突然竄出來,沒把你給嚇到吧?」

「我沒事兒。」

宋黎大咧咧地笑了笑,扭頭瞅了眼車窗外。

下一秒,她如墨的瞳孔猛然一縮,身體也陡然緊繃住,這根本就不是去宋家的路!

在帝都生活了快二十年,對這座城市的每一條街道她都無比熟悉,從蘇荷酒吧去宋家不可能走這條路,因為這條路只會越走越遠。

背道而馳!

宋黎心下一沉,知道自己很可能碰到黑車。

她緩緩地吸了一口氣,沒有驚慌失措,而是不動聲色地說道:「師傅,你走錯路了吧!我家不是從這裡走,你應該在前面掉頭。」

話剛說完,腦袋一陣陣地眩暈,就好像下一秒就會徹底昏迷不醒。

宋黎晃了晃腦袋,又咬著牙,用力在大腿內側狠掐了一下。

突如其來的鈍痛,讓她瞬間清醒了一些。

那司機頓時愣了一下,握著方向盤的手指不由得收緊,笑呵呵地說道:「沒走錯!我可是老司機了,怎麼可能認錯路呢?」

「對了,小姑娘,你再眯會兒,我們很快就到了。」

宋黎忽地輕嗤一聲,一雙漂亮的杏眸閃過厲色,冷著臉質問道:「說吧!你到底想做什麼?」 劇烈的刺痛,讓宋黎保持著最後一絲清醒,她眼睛紅得充血,死死地盯著前面被車大燈照亮的路面,冷聲喝道:「聽到沒有!趕緊停車!」

那司機早已經嚇得魂不附體,更不想就這樣白白丟了性命。

很快,計程車停了下來。

宋黎喘著氣,毫不猶豫地縮回身子,可因為藥性的緣故,她手腳已經不太利索了,腦子裡也是一片漿糊。

「小丫頭,你逃不掉的,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地跟我走,免得再受一些皮肉之苦,你老大可不會像我這樣憐香惜玉。」

見她動作遲緩,那司機斜著身子,淫邪地勾起嘴角,他知道,這是宋黎體內的葯開始起作用了。

宋黎扭頭,一雙狠戾充血的眸子冷冷掃去,那司機心頭一跳,只覺得周遭溫度驟降,一股寒意從腳底生起,凍得他渾身哆嗦了一下。

「你,你瞪什麼瞪!」

那司機鼓起勇氣瞪回去。

宋黎沒有再搭理他,她必須儘快離開這裡,因為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艱難地打開車門,跌跌撞撞地從車裡走出去。

那司機猶豫了一下,終究沒敢追出去,生怕再承受一次死亡的威脅。他連忙拿起手機給梁起打了一個電話,眼睛卻死死盯著夜色下的背影。

「老大,你趕緊派人過來,我一個人不行……」

……

「你確定沒有看錯?」

男人湛黑的眸子,像是壓抑著狂暴的風雨,冷冷地盯著眼前低眉斂首的黃毛小子。

那黃毛小子忙不迭地點頭,生怕慢一秒就會被凌遲似的,「我絕對沒有看錯,宋小姐上的那輛計程車一定有問題。」

「朝哪邊去了?」

「那邊。」

男人還想說什麼,放在兜里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他愣了一下,連忙將手機拿起來。

亮起的屏幕跳出兩個字——「寶寶」。

浴血承歡 他眸色微沉,立刻接起來,不等他開口,手機那端就傳來一個暗啞而虛弱的聲音:「薄大哥,救……」

救什麼?

「嘟嘟嘟——」一陣急促的忙音從手機聽筒里傳出來。

薄寒池那一張稜角分明的臉龐,瞬間蒙了一層冷徹骨的寒霜,扭頭,沉聲說道:「易胥,讓人馬上追蹤阿黎的手機信號,如果晚了就都去邢堂領罰。」

易胥和冷鋒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驚,紛紛低頭恭敬地應道:「是,少爺。」

……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就算是繁華的市中心,這個時候來往的車輛也不多,更何況是這連一盞路燈都稀少的城郊路上。

事實上,就算有車路過,宋黎也不敢跟人求助,她現在的情況……

宋黎不敢繼續想下去,咬著牙從包里掏出手機,因為擔心被那個男人發現她去酒吧玩,在去之前,她就把手機關機了。

可最終,她還是得給他打電話,因為她想不到還有誰可以救她。

宋黎一邊打電話,一邊朝黑暗的地方跑,腳上的高跟鞋也不知道什麼踢掉了。

手機接通,她欣喜若狂,「薄大哥,救……」 可,不等她把話說完,手機已經被一股大力打落在地上,緊接著就是一個暴戾的聲音,在宋黎耳邊轟然炸開:「賤丫頭!竟然敢打電話報信。」

那司機氣得火冒三丈,他差點就被這個賤丫頭給害死了。

這事兒要是讓人知道了,到時候,梁老大肯定會廢了他出氣。

宋黎怎麼都沒有想到,那個司機竟然不顧一切追了上來,她完全猝不及防,纖細的胳膊被一隻鐵鉗般的大手牢牢抓住。

死死壓下體內翻滾的熱浪,宋黎用力咬了一下嘴唇,劇烈的鈍痛讓瞬間又讓她清醒了一些。

「你想怎麼樣?」

她厲聲問道。

那司機笑得格外猥瑣,看向眼前少女的目光毫不掩飾的淫邪,「我想怎麼樣?當然是……嘿嘿!這細皮嫩肉的,不如就從了……」

「想睡你姑奶奶,做夢去吧!」

宋黎一聲暴喝,整個人瞬間充滿了力量,那一雙眼睛更是紅得充血,再加上從她唇瓣傷口溢出來的血跡,整個人充滿了妖異詭秘的感覺。

就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索命冤魂。

她用力猛地一甩,那司機整個人猝不及防地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冰冷的路面,發出一陣凄慘的哀嚎聲。

那一張坑坑窪窪的臉,更是像見了鬼似的,堆滿了驚恐之色。

宋黎不敢繼續停留,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只能跌跌撞撞地朝著相反方向跑去。

薄大哥,你一定趕來救我,一定要……

她剛跑出去沒幾步遠,身後立刻傳來一陣噪雜的腳步聲。

宋黎心下一驚,下意識地扭頭瞅了一眼,梁起?竟然是他!

她臉色瞬間大變,不顧一切地朝著前面跑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