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阿柳的化形之術,只是屬於他們那個種族的。


我掌握的化形之術,也只是其他種族的。

我和小幻一樣,都是全新物種,從無先例可循,又哪來什麼化形之術?”

柯蕭聽得柯系統所言,還真就差點懷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降低了。

他覺得自己不應該想不到這個道理。

然而他就是沒想到。

不過他很快就找到癥結所在。

當初柯系統提及化形時,在明知道道聖界沒有妖怪一說的情況下,他依然一點都不驚訝。

要怪就怪他曾經讀過不少類似《我是一株仙靈脾》那樣的垃圾網文,以至於形成了固定思維,以爲化形不是什麼稀奇事兒,這世間有通用的化形之術也是順理成章的。

只要稍一轉變思路,他就發現柯系統說得一點都沒錯。

同爲智慧生命,人類也沒有想過要弄一套既適合人類又適合妖怪的功法出來吧。

道理是這個道理,不過阿柳既然安排小幻跟着自己,想必柯系統還真就能幫上什麼忙。

於是柯蕭改口道:“你試試看能不能說說那些化形之術,我拿給小幻參考總沒問題吧?”

“有道理!”柯系統也覺得是這麼回事,於是噼裏啪啦吐了一段法決。

一炷香的時間都沒到,柯系統就說完了。

柯蕭覺得自己好像又被柯系統噁心了一次:“一種?就這你也敢號稱掌握了無數化形之術!”

柯系統道:“我只能挑和小幻最近種族的化形之術纔有參考價值。

這可是神獸白虎的化形之術,已是他們這一系妖怪的化形之術之最了。

你總不能讓一頭魚精修煉朱雀的化形之術對吧?

真要行的話,你還不如把人類功法告訴它。”

柯蕭被噎得夠嗆,卻也不得不承認柯系統說得確實有道理。

“慢慢摸索嘛,應該還是做得到的,所謂天道酬勤,你看那些傳承弟子,無一不是廢物,最終不還是……”

“別跟老子提傳承弟子這事兒成不?這特麼多少年過去了,幾個熬過來了?” 嫡女策

“嘿……”柯系統明顯要表達什麼,結果又憋住了,氣得他乾脆要求柯蕭將他關進小黑屋裏,美其名曰他也不能懈怠,得琢磨自己種族的化形之術了。

柯蕭當然不會客氣,而且他決定除非萬不得已纔會再將他給放出來。

因爲他覺得自己確實該見縫插針地進行修行,柯系統在外面,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干擾他了。

……

他和柯系統扯的這段時間,難免就會有情緒波動會被邱桐夫婦察覺。

還好他早有預料,在放出柯系統之前,他就假裝疲憊,躺在小幻背上開始睡大覺。

偶爾的情緒波動,在邱桐夫婦看來,不過是他夢到了什麼罷了。

原本他打算就這樣假寐到辛雨萌家的,哪知他突然感覺身下的小幻速度猛然提升,快得完全超出了他對小幻的認知。

“怎麼回事?”柯蕭假裝驚醒過來。

然而並無任何人迴應。

他擡頭一看,卻發現不知何時,邱桐夫婦早已不見了蹤跡。

“小幻,邱師叔和董師姑呢?”柯蕭連忙起身擡頭四顧,邊詢問小幻,邊習慣性地警惕四顧。

此時的他早就進入了宗門,小幻正載着他,直往關闕峯方向疾馳!

小幻也是一臉懵逼。

它並不知道邱桐夫婦何時消失的,而此番去往關闕峯,也非小幻本意。

甚至它都沒發力,而是不知被什麼力量給硬扯着往該方向飛行着。

一路以來,他們沒遇到任何阻攔,柯蕭心頭一定,立即意識到應該是關勝棠有什麼事要找自己。

既然邱桐夫婦不在,此事應該牽扯到只屬於他們之間的共同祕密。


元載宗總部實在太大,哪怕從柯蕭睜眼開始算起,直至終於抵達關勝棠的住處,以小幻目前的速度,依然耗費了近一個時辰。

加上先前各種耽擱,早已過了中午時分,辛雨萌那邊,看來今天怕是去不成了。

關勝棠隱退之後,雖然一直住在關闕峯,不過卻不再居住在象徵着權力的峯頂,而是搬到了關闕峯附屬的一座名爲廬境山的小山上。

說是小山,那也是相對地球而言,論這座小山的規模,不亞於五嶽之一。

柯蕭在廬境山一面斷崖附近的簡譜建築裏見到了關勝棠。

就如見面禮一般,關勝棠抓起柯蕭就是一頓猛抽!

“你講不講理,找你惹你了?”柯蕭氣得差點爆了粗口。


總算如今關係挑明,長幼有序的基本禮儀,柯蕭還是謹守的,雖有不忿,倒不至於失禮。

關勝棠鐵青着臉,提着他來到一間臥室。

熟悉的體香傳來,柯蕭的心臟劇烈跳動了幾下:“小藍月……出事了?”

關勝棠也不說話,將柯蕭一把扔到牀前。

柯蕭費了好大力氣纔將牀罩的簾子給撥開,終於見到了藍夢月。

她睡着了。

可是給柯蕭的感覺,除了呼吸平穩之外,藍夢月就如一具殭屍,沒有任何生命的鮮活氣息!

柯蕭慌了,連忙起身便要去探藍夢月的狀態,卻被關勝棠一把給抓住,帶出了臥室。

“岳父大人……”柯蕭極其不情願地問道,“小藍月……突破了?”

關勝棠怒視了他一眼:“孫子,我特麼恨不得宰了你,你看看出的什麼餿主意!

我一直以爲阿玄只是做做樣子,結果……

我當時就覺得她如果是演戲,不應該連那種氣質也模仿得惟妙惟肖。

甜婚蜜愛:高冷女神太迷人

回來後,我不放心,試探了一下,最終確認她確實已經斬情成功了……

爲了避免她越陷越深,除了讓阿玄沉睡,阻止其修行,我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說到最後,關勝棠悲不自已,忍不住老淚縱橫。

“怎麼會這樣,不過只是演戲,怎麼就能斬情成功了,怎麼……噗!”

柯蕭實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嘴裏叨唸着,心神激盪之下,喉頭一甜,猛地張口吐出一口鮮血,轟然倒塌,人事不省…… 《斬情訣》可怕在於,哪怕關勝棠讓柳玄強行陷入沉睡,依然無法阻擋此功法的自動運行。

事實上明明藍夢月和柯蕭濃情蜜意,不應該因爲只是假扮被柯蕭的朝秦暮楚所傷害,便直接斬情成功的。

然而這樣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不管是阿柳也好,柯系統也罷,都認爲決精極可能處於即將甦醒狀態,才導致了哪怕只是演戲,同樣會誘發藍夢月的情緒波動,進而導致她心灰意冷,斬情成功。

而且更可怕的在於,一旦決精誕生靈智,具備了自主意識,就算柯系統出手,彼時到底是誰征服誰,都是兩說。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柯蕭該做什麼,似乎已經不言自明。

然而就算柯蕭不惜自毀前程與藍夢月成親,卻還是已經晚了。

因爲藍夢月不再愛他。


如果用強,只會加重藍夢月對情愛的絕望,甚至連帶着斬掉其他人慾,從而萬劫不復。

一切看上去似乎無解了。

恢復過來的柯蕭,經過一番調理之後,找到了關勝棠:“按這套功法的進程,接下來,小藍月就該斬掉親情了吧?”

關勝棠搖頭道:“難說。

這門功法因人而異,更像是一個總綱,只是指明瞭修行的大概方向,便是斬掉喜、怒、哀、懼、愛、惡、欲這七情。

只要能成功斬掉一種慾望,修爲便會精進一分, 而無需按部就班。

比如小茹和阿玄雖然修行的同是《斬情訣》,但小茹直至離開我們父女,都未斬掉愛之情。

而阿玄一開始斬掉的,則是懼之情。

不過人的情緒之複雜,七情只是概括。

要斬掉所有懼意,將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

阿玄只是斬掉了部分懼意,達到元嬰巔峯後,便轉而決定斬掉情愛。

接下來她到底會斬掉什麼,無法預判。”

柯蕭道:“岳父大人,既然連沉睡都無法阻止小藍月修行,不如讓她跟着我去剿匪吧?”

“不妥!”關勝棠斷然拒絕,“如果阿玄跟你在一起,因爲厭憎,極可能會殺了你證道。所以我才寧願讓她沉睡,明白嗎?”

“岳父大人,小婿不服!我不相信我連一個尚未誕生靈智的畜生都戰勝不了。”

關勝棠拍了拍他肩膀:“人力有窮時,有些事,不是不服氣就能做到的。聽話,好好成長,阿玄想斬掉所有人慾還早得很,總有辦法的,何必冒這個險!”

“岳父大人,能不能問問阿柳前輩一件事?”柯蕭突然問道。

自那次在自己宿舍見到阿柳後,柯蕭就再也沒有見過這頭傳奇神獸,包括先前的判斷,也只是通過關勝棠轉述。

“你說,我轉告她即可。”

“我適不適合修行《斬情訣》?”

關勝棠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好。

他當然明白柯蕭的意思。

明明柯蕭通曉《斬情訣》的全部內容,想修就修便是了,他卻還是多此一舉。

無非就是想通過修行此決,將附身於藍夢月身上的這頭怪物給引誘到自己身上!

且不說這本是引火燒身的做法,你柯蕭不過垃圾中的垃圾好吧,決精會瞧上你?

對於關勝棠的沉默,柯蕭毫不意外:“岳父大人,這一個多月以來,我也算是對這門邪術有所研究了。

我想向阿柳前輩求證一下,這門邪術瞧上了小藍月,應該是因爲小藍月有這個世界望塵莫及的資質對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