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開玩笑,聽到別人這麼罵自己大哥,能忍?


但江南立刻伸手在桌下拉了他一把,對他微微搖頭。王小闖頓了頓,這才穩下來。

這個細節,董亞龍並沒有發現,他還盯著張北羽看來看去,似乎想看出這一年多以來,他身上發生的變化。

張北羽搖搖頭說:「哎呀,你還不知道我么,我也不是主動聯繫人家的人呀!」

董亞龍點點頭,「跟你開玩笑!我能生你的氣么!」說完,他才開始注意跟張北羽坐在一張桌旁的幾個人。

張北羽回頭瞄了一眼,馬上為他接受,「哦,這幾個是我在盈海的朋友。」接著,便為董亞龍一一介紹過來。

董亞龍看上去囂張,但還算有禮貌,跟幾人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你小子可以啊,以前蔫了吧唧的,去大城市轉了一圈,都有女朋友了!」說到這,董亞龍突然皺了下眉,隨即舒展開來,拉長音「哦!!!」了一聲。又轉頭看向小七,說道:「怪不得!我問你小北在盈海怎麼樣,你不跟我說,合著你們倆鬧掰了?」

全程,小七都低著頭不敢說話,聽到董亞龍跟自己說話,露出個十分尷尬的笑容,小聲說:「那什麼…亞龍,要不我先回去,你跟小北敘敘舊。」說著,轉身就要走。

董亞龍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抬起胳膊就摟了過來,大大咧咧的說:「有啥不好意思的呀!都是成年人了,這麼點事還至於躲著啊,再說了,人家小北不也有女朋友了么。對了小北,我得隆重跟你介紹一下,這會啊,你得跟小七叫嫂子了,哈哈。」

……

這個女孩,縱有萬般缺點,可她終究是自己童年的女神,是兒時的全部記憶。此刻,看著自己曾經的好兄弟,摟著自己曾經的女神,這一幕…太諷刺了!

張北羽心中五味雜陳,說不上什麼滋味,根本無法形容。但是有一點他可以確定:心酸。他不知道,為何明明早就已經不再喜歡小七,可卻仍然會有這樣的感覺。

他也不知道小七是怎麼跟董亞龍勾搭上的,但他相信,小七絕對有這個本事在兩天之內拿下董亞龍。

「呵呵…」張北羽乾笑了一聲,「是啊,都是成年人嘛,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董亞龍表現的很自然,爽朗的說道:「小北,等會沒什麼事吧,叫上你朋友跟我走,我請你們吃飯!」

張北羽笑笑,回了一句:「不用了。」

董亞龍臉上的表情一僵,哼笑了一聲道:「喲!怎麼個意思?出去一趟牛B了,不給我面子?」 「主人,這怎麼能是聯想呢?這可是我想了好多天才想到的任務!」小幽一本正經的說道。

楊飛突然覺得跟小幽溝通是很燒腦的,這丫頭根本就弄不明白聯想和現實那是有本質的區別呀!

「小幽,你怎麼能這樣呢?我們應該希望的是這世界上沒有壞人,這沒有壞人的話,咱們的生活是才能更美好!所以你應該盼點好!不能總想著抓壞人什麼的!」

楊飛故作嚴肅,他覺得在自己無法和小幽溝通這些問題的情況下,他的這番話應該是能讓小幽改變主意的。

「主人,可你只有把壞人一網打盡,那生活才能美好呢!」小幽反駁道。

楊飛一愣,他突然就無言以對了,這關鍵的問題是小幽壓根不明白什麼是聯想!

「小幽呀,我覺得這任務太難了,你就給我走個後門,換個簡單的吧!」事到如今,楊飛只能這樣苦悶的說道。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那怎麼能行?這任務多刺激多好玩,再說了,任務一旦發布我也收不回來!」

……

終於,楊飛還是無奈的認命了,再想了想,這自己剛才還沒聽清第三個任務是什麼呢?他的眼皮又要開始跳了!

「對了,第三個任務是什麼來著!」楊飛看著一臉開心的小幽問道。

「嗯,這個任務更好玩,是一個選擇題,就是看你救下的人是男是女!要是女的話就獎勵一百五十積分,要是男的話就扣掉你一百五十積分!你看這多刺激!」

「刺激個屁!」楊飛直接就爆了個粗口,這是準備一下午就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嗎?

暫且先不說有沒有壞人的問題,就算是真的有,這要是救下個女的還好說,要是救下個男的,那相當於自己一下午是白忙活了!

「很刺激的,真的,我都沒玩過這麼刺激的事!」

……

楊飛已經在心中罵了好多遍自己了,自己到底招誰惹誰了,上天為什麼要派小幽這禍害來折磨他!

又在沙發上獨自鬱悶了一會,等著小幽把大家都叫醒,這才商量了起來。

其實也並不是商量,他只是心中有些放不下劉思雨,讓老三發動些人給找找,或許真的就能救劉思雨一命。

至於劉思雨此刻是已經遇害還是活著,反正他就當還活著,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強。

老三痛快的答應,帶著小弟們便找去了!夏憶雪因為要去醫院照顧她的父親和姐姐,因此不能和他們去玩!

再看劉子括,他也去不了,好像是要去相親之類的,這是他那個在婚介所上班的表姐給他安排的。

又開了會劉子括的玩笑,言明晚上一定要把相親的女朋友給帶回來,這才各自出發。

等楊飛和小幽到達遊樂場時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後的事了,他倆在路上還順帶的吃了個午飯!

只是這頓飯,楊飛吃的是什麼味道都沒有,再看小幽,吃的更慢,他反正已經抱著破罐破摔的心理了,趕緊讓這丫頭吃完,也趕緊去遊樂場玩會,他要回家睡覺。

然而又等了一個小時,這丫頭碗里的飯該是多少還是多少,楊飛不耐煩的又一次奪過了她的碗……

這一到了遊樂場,小幽算是徹底開心了,楊飛只好心中難受的跟在後面。

他也想破罐破摔呀,可剛才得到的那五十積分又把他的激動勾起來了!

「主人,我想去坐過山車,你陪我去!」小幽把楊飛拉到過山車這裡說道。

「壞人,壞人!」楊飛都沒聽到小幽的話,他正夢想著哪有壞人讓他抓呢!

「主人,我跟你說話呢,我要坐過山車,你說什麼壞人!」

「啊?不是你讓我抓壞人嗎?」

「這和平年代的,哪有什麼壞人!你快陪我去做過山車呀!」

楊飛一頭栽倒,他都想敲著小丫頭的頭問問她,即然知道沒壞人為什麼還要發那兩個任務,確定不是存心的?

「主人,快上來呀,你坐我旁邊!」

……

一下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太陽已經開始西沉。

「主人,今天下午有我陪你,你也很開心吧!」

楊飛表示自己不想說話,一下午別說壞人了,估計連丟錢包的都沒有。

不想理小幽,他扭頭看向了別處,只是這一看,他居然看到了一個熟人,嗯不,應該說成是冤家。

他突然覺得張萌挺執著的,還真跟著他呢!看來還是不死心呀,這是執意要找到自己「犯罪」的證據嗎?

「主人,你不高興嗎?咦,你又看什麼呢?」小幽順著楊飛的眼神看去,也看到了張萌。

瞬間,楊飛能看到小幽又高高的抬起了頭,要多驕傲有多驕傲,她這是又找到手下敗將了嗎?而且看這架勢,還要過去接著損張萌呀!

楊飛剛剛這樣想到,小幽就已經開始拉著他的胳膊往張萌那邊走了。

突然,人群突然開始騷動起來!

「那邊有人要自殺!快去看看!」

「是什麼人?」

「好像是丟了孩子,就在摩天輪那邊!」

「不是吧?那我們快去看看!」

周圍的人都在議論著,楊飛和小幽也顧不上去找張萌,趕緊隨著人群去往摩天輪那邊。

而張萌做為警官,遇到這種事,她也肯定是要過去管的。

「你們都別過來,我的孩子,快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當楊飛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摩天輪下站著的這個人情緒失控的一幕。

他朝著人群吼著,右手中拿著水果刀,而楊飛能看到他的左手在滴著血,那是他用水果刀自己划的。

然而,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他站的位置正好就是摩天輪控制台的位置!

也不知道剛才的情形是怎樣的,反正現在摩天輪已經靜止了,有許多人都被困在了上面。

楊飛能清楚的聽到上面的哭喊聲和大叫的聲音。

「你們誰敢過來,我就殺了誰!快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這個瘋子依然吼著,說著還拿著刀在他的前面狠狠的劈了幾下。

大家都不敢上前呀,而且還有好多的人已經開始遠離這裡,他們怕遭到無妄之災! 這一次,連江南都有點忍不住了。在他看來,這個董亞龍或許跟張北羽的關係很好,這不假。但是,從頭到尾,他都以一個領導者自居,以一種居高臨下的狀態在跟張北羽交流,這讓江南非常不爽。

包括萬里,都冷下臉瞪著董亞龍。她可不允許有人用這種態度跟自己的男人說話。

然而,只有張北羽知道,這就是董亞龍,哪怕他面對天王老子也是這副吊樣。說起來,跟立冬倒是有點像。

「行了亞龍,不跟開玩笑。我這幾個朋友下午就走了,我得送送他們。這樣吧,你等我電話,過兩天我聯繫你,咱來出來好好嘮嘮。」

董亞龍板著的臉立刻舒展開,「哈哈哈!行,那我就等你,這次你要是放我鴿子的話,老子追到盈海也得干你!聽沒聽著!」

「啊…好好好。」張北羽露出無奈的笑容,點點頭,「聽著了,聽著了,行了,回頭聯繫。」

董亞龍跟幾人打了個招呼,帶著小七離開。他顯然還沒發現江南他們幾人不善的眼神。

……

「這人真討厭,怪不得會和小七在一起。」確定董亞龍離開,萬里小聲說了一句。

張北羽淡淡笑了一聲,「他這人從小就這樣,天老大我老二,我早就習慣了。」

江南似乎持有不同的意見,低聲說:「那可不一定吧。如果他知道你在盈海的實力,恐怕就不用這種態度了。」

「南,咱倆打個賭。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讓你看看,他知道我在盈海的事之後,會有什麼表現。 我來治癒你,你去愛別人 相信我,絕對和現在一模一樣。他是那種…不會因為朋友落寞而不理不睬,不會因為朋友成功而主動巴結的人,他就是他,不一樣的煙火!」

既然本家這麼說了,其他人自然不好再表示什麼。

董亞龍的事就這麼過去了。說來也真是巧了,張北羽一年也就回家一次,竟然就這麼遇見了,而且還是在剛剛念叨了人家之後。所以說么,人啊,不經念叨,一念叨就來。

幾人又逛了一會,在外面吃了中飯,快到下午四點的時候,江南開車帶著幾人返回盈海。

而張北羽一個人回了家。到了家之後他才發現,原來家裡只有三個人的時候,的確有些冷清。可想而知到,自己不在家的時候,父母會更加冷清。

就沖這一點,張北羽覺得自己也得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多陪陪父母。

一連幾天過去了,張北羽哪也沒去,天天宅在家裡做乖寶寶,陪著父母聊天、出去逛街,給媽媽買了衣服,帶著爸爸去理髮等等。

張北羽此時在父母眼中的身份還是學生,現在還處於寒假,他是不用上學,但父母已經開始上班了。

每天就剩下張北羽一個人在家,無聊到快要發霉了。好在盈海那邊斷斷續續有人過來看望他。在這期間,如龍和十四都來過。

如龍是帶著大長腿來的,因為家裡沒人,張北羽就招待兩人到外面吃飯。不過,他們在盈海也是吃慣了大餐的,鏡湖飯店的水平肯定沒有盈海的好,也就將就吃吧。

雖然人們已經陸陸續續開始上班,但仍然還算是在過年期間,在東北來講,沒出十五,就沒過完年。不過,如龍說渤原路上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

渤原路上的所有娛樂場所在大年初一就正常營業了。

現在的人們不像以前,過年的時候就在家打打麻將,嘮嘮嗑。現在都是出來消費了。值得一提的是,四方樓生意火爆到不行,都是附近的居民約上親戚來這聚餐。而夜艷也是夜夜爆滿,如龍只能恨四方匯還沒有裝修好,不然肯定能在過年期間賺上一筆。

十四和如龍是分開來的,他是和麻桿一起來的。

據十四所說,四方典當已經有生意了,尤其是過年這些天,生意非常好,已經放出去有一百萬了。

張北羽追問原因,十四說:「過年也是賭局最火的一個時期。辛辛苦苦幹了一年,攢了那麼多錢,到了年底當然也得樂呵樂呵。」

說實話,張北羽對於「賭」這個事,也挺反感的。可是沒辦法,自己就是走這條路的,就是撈偏門的,設想中的那些正規產業還很遙遠,他現在要養著一大批人,當然就得賺錢。

當然,他也會自我安慰。雖然賭的性質也非常惡劣,但至少比毒要強上那麼一點點。總之,毒,他是絕對不會碰的。

浮生誘謎情 ……

十四走了之後,就沒什麼人再來過了。張耀揚倒是打過一個電話,說自己很想過來,但身體不適。張北羽當然能理解,讓他安安穩穩的養傷。

一轉眼,到了初十。張北羽並沒有忘記跟董亞龍的約定,這天上午,他給董亞龍打了個電話,約他中午吃頓飯。

董亞龍很爽快的答應,兩人約好了地點,各自出門。

張北羽選的是一家規模很小,但在鏡湖卻很有名氣的一家羊湯店,最關鍵的是,這裡,滿滿都是以前的回憶。

小時候沒什麼錢,也吃不起大餐。每次有了點錢,張北羽就會拉上董亞龍來這喝羊湯、吃燒麥解解饞。後來,董亞龍慢慢混起來了,身上每天都能有個百十塊,他就天天請張北羽來這吃,吃到後面,聞到羊湯的味道都想吐了。

兩人見面,點好了東西,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還叫了兩瓶啤酒。

服務員把啤酒拿來,張北羽自己打開瓶蓋,把一瓶遞到了董亞龍面前。

可從兩人見面到現在為止,董亞龍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只是笑眯眯的盯著張北羽,那眼神中充滿了玩味。

張北羽端起酒瓶跟他碰了一下,才發現他的異常,愣了一下,問道:「亞龍,你幹啥呢?喝呀!」

「哼哼!」董亞龍露出個難以捉摸的笑容,拿著啤酒瓶把玩。忽然,眼神一沉,注視著張北羽,沉聲說道:「你堂堂四方龍頭,渤原路老大,就請我吃這個?未免太掉價了吧!還是說,你根本就沒把我當兄弟。」 局面突然之間就變的難以控制,張萌離楊飛並不遠,而楊飛時刻注意著她,真怕這大小姐不明形勢的衝上去!

這隻會讓場面更混亂,而且還有可能引發嚴重後果!

果然,這千金大小姐就是個中二少女,她還真要往上沖呀!

楊飛拉著小幽緊走了兩步,直接把她拽住了。

「你攔我做什麼?」

「你就這樣上去,萬一他發瘋似的把那摩天輪的控制台隨便動一下,這上面可全是無辜的人!」楊飛解釋道。

張萌一下子冷汗就冒出了來了,她這才覺得自己有些衝動了。她雖然是個智商低下的千金小姐,可她心善呀!

「那現在怎麼辦?」張萌問道。

「你問我嗎?你可是警察!」

張萌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她狠狠的用胳膊肘就頂了楊飛一下,難道現在就干看著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