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開玩笑,他堂堂最正統修真者傳承人,何至於去索求那仙門的機緣?他本身的機緣已經消化不完了。


「你……這本身也是造福我們武道界的事情,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朱小雀氣的跺腳。

「武道界怎樣關我何事?華國武道界也從未給我提供過任何便捷,我何須在意他昌盛不昌盛?」秦毅油鹽不進。

朱小雀深深吸了口氣,「那你想怎樣?只要你能答應我們焱龍部的請求,只要你的條件不過分,我們都能接受。」

秦毅嘴角又是微微一彎。

「好,我可以去參加那什麼仙門大會,但是你們焱龍部要答應我一個要求,一個只要你們能夠辦到,必須無條件答應的要求。」

「這個要求永遠有效,我暫時還沒想起來提什麼要求。」秦毅頗有些陰謀得逞的味道。

焱龍部可是華國軍方公然支持的武道組織,這個武道組織能量強大不光體現在自身武力上面,更體現在軍方地位,那種強大的號召力。

可以說得到焱龍部的人情,比得到一名人仙強者的人情要好使的多。

人仙再強,不還是會輕易死在大國武器之下么?

說到底還是跟大國建立某種關係比較實在,至少關鍵時候有個保障。

朱小雀咬著牙,恨恨的盯著秦毅,這傢伙故意的吧?焱龍部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他這個意思不就是焱龍部需要無條件為他做一件事么?

「我事先聲明,違反犯罪的事情我們不幹!」朱小雀緊緊盯著秦毅說道。

「不幹拉倒,正好明年春天我準備出國旅遊一趟。」秦毅攤了攤手。

「你!」 「你!你這人怎麼這樣?」朱小雀快要抓狂,難不成還要他們焱龍部這種組織去幹什麼昧著良心的事情?

「我怎麼了?你放心,我不會刻意為難你們,我只是需要你們在關鍵時候,能夠幫得上忙而已,如果不能答應,那就作罷吧,反正我對那什麼狗屁仙門,確實沒有興趣。」秦毅翻了個白眼說道。

他發現調戲這個妮子還挺有意思的,對方對自己應該是一種又怕又恨偏偏還要跟自己打交道的那種抓狂狀態。

事實上對於這個仙門,秦毅沒有期待,但確實想見識一下,他境界急需戰鬥磨鍊,而現今的武道界已經沒有多少人夠資格當他的對手,除非他去挑戰那些隱世的強者,或者是與大國對抗。

當然……與大國對抗那是傻子,先不說根本沒有必要,就他現在的實力,吃一顆那種巨型ATM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兩說,除非飲邪劍再次催動自動防禦模式。

然而秦毅並不想將自己的生命交給未知,所以他不會嘗試。

沉默良久。

「好,我答應你,不過請你記住,你已經答應了要參加仙門大會,不許反悔,我現在就回去跟我們部長報告。」

朱小雀就像是下了多麼打的決心一樣,不過當秦毅看到其彎彎笑意的嘴角之時,忽然間覺得吃虧的是不是自己?

「不許反悔哦秦尊者,您的話可是一言九鼎!」朱小雀笑著說道,心中舒了一口氣。

要知道,在來之前部長已經吩咐,用盡一切辦法將他拉上仙門大會的戰船……即便是秦毅提了再過分的要求,她也得滿足……現在這種情況無疑是損失最小的。

……

朱小雀一行直接離開了余陽鎮,沿途帶上了陳守財,直接將陳守財扔到了陳家的大門前。

而這邊秦毅先是去了秦家大院一趟,爺爺跟爸爸他們都在那裡,處理了一些瑣碎的事情,將藥方等等東西交給了爺爺,這才離開。

總代理權的授予必須要具備法律效力才行,所以必須要擬定一份合同,秦毅連帶著專利權什麼全都給了秦家,秦老爺子也不會辜負秦毅一番心意,直接把秦家甩手交給了李芸還有秦漢良打理,他則是在邊上輔助一下。

快到了晚上,秦毅才回到家中。

加上秦漢良,一起吃了個大團圓的飯,第二天一早便帶著小小跟夢雪離開了余陽鎮,折身回去了金衡市區之中。

今天是周末,依舊是個好日子,對於兩女來說難得可以休息好好出去玩玩,而秦毅自然是被拉著一起。

一直到了晚上才精疲力盡的回來,秦毅也抽空去找了鄭雲傅一趟。

關於總代理商的確定,到時候秦家肯定也是要單獨召開發布會,那個時候就可以跟各個地區的龍頭醫藥產業商談關於地區代理商的事情了,而一旦洽談,藥物也能夠正式投入生產。

核心配方掌握在秦家手中,主藥材料以及半成品從秦家這邊對外輸出,形成分銷模式。

夜晚,天鵝湖邊,狼爺恭恭敬敬的走來。

「秦尊者,你看這個……」

狼爺後面跟著兩名保鏢,他手中捧著一塊電腦液晶屏幕一樣的東西。

「嗯?」

秦毅目光集中了過去,屏幕上面顯示的是一個論壇。

只是掃了一眼之後,秦毅眉頭卻是瞬間沉了下來。

「這是什麼論壇?」秦毅抬眼望著狼爺。

「秦尊者,這是國際殺手聯盟CBO,裡面聚集著這個世界最頂尖的殺手以及最恐怖的殺手集團。」

「這個平台可以直接發布任務,但是能夠出現在CBO上面的任務,酬金沒有低於一百萬的。」

「呵呵。」

秦毅笑了起來,他看到論壇平台最頂端,醒目的紅色大字。

「活捉秦教授,拿到抗癌藥配方。」

「酬金三億!美金!」

「若是目標死亡,酬金支付百分之三十。」

秦毅臉上笑容愈發的擴大了起來。

「原來我這抗癌藥這麼火爆?居然讓國外殺手組織都開始關注我了。」

「秦尊者,過億美金的懸賞任務,在這CBO上面已經幾十年沒有出現過了,殺手界可以說已經瘋了,我覺得還是小心點比較好~」狼爺有些擔心的說道。

他們這些地下世界的人,很多時候想要解決一些麻煩,都會通過CBO發布懸賞任務,會有頂級殺手接單,幫他們處理掉麻煩。

所以對這個論壇還是非常熟悉的。

「好,一項產品想要發展起來,不經歷點磨難怎麼能行?」

秦毅嘆了口氣,「讓他們來吧,可能他們並不知道,秦教授,也是秦尊者。」

說著秦毅擺了擺手,兩隻手隨即負在身後,離開了天鵝湖。

狼爺盯著那置頂的紅色血紅大字,下面的接單人數已經超過了五十人……全都是排名靠前的最頂尖殺手。

秦毅說得對,這些人只知道發明抗癌藥的是秦教授,金衡大學的秦教授,金衡大學在讀的一名學生,然而卻沒有人知道,這個秦教授就是江南第一高手,秦尊者。

如果知道的話,怕是不會有這麼多人爭著搶著來接這個天價酬勞的任務了……因為有些錢,沒有命去花。

……

秦毅回去別墅中。

而在這CBO論壇上面,早就炸開了鍋。

只因為有一人接了單。

殺手之王弗里森,據傳聞弗里森作為殺手之王在十年前刺殺某小國總統成功之後,便再也沒有出手過,這也算是功成身退,幹了一件最大的事情。

因此引得不少組織想要出手擒住弗里森,將之繩之於法。

暖婚契約,大叔,笑一個! 然而卻沒有什麼組織能夠做到,第一原因便是因為對方擅長隱匿,手法極度高明,殺人與反殺能力都是頂級水準,另一方面可能就是他自身實力確實十分出眾,一般的手段根本對付不了他。

但是卻沒人想到,隱匿十年的他,居然因為這起抗癌藥事件,重出江湖?

難道他缺錢了?

不應該啊,據CBO統計,弗里森從事殺手這些年,至少撈金幾十億,完成幾百起殺手任務,零失敗率,他的錢幾輩子都不可能花的完。

或者說就是對方單純對這個任務十分的感興趣。

畢竟是有史以來懸賞金額最大的任務,完成這項任務對於成就提升也是非常恐怖的。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沒想到連弗里森都出動了,其他人估計就是去打醬油的。」

「也不一定,這種事完全看運氣,如果被人撿了漏,可能就跟弗里森沒什麼關係了。」

「一個學生罷了,什麼秦教授,又不是什麼高手。」

「如果是高手還好說,肯定是弗里森拿下,畢竟只有他能夠對付,可這種普通人……完全就是誰先找到,誰吃大頭,玩運氣的。」

不少人都是在論壇下面發表評論,然而就是沒有人深究秦教授的身份。

事實上即便是想深究他的身份,也沒有什麼渠道提供出來,畢竟沒有人能夠把秦尊者還有秦教授聯繫到一起。

兩者給人的感覺完全就是搭不上一條線的。

然而正是因為這一點,似乎也隱隱註定了很多人此次來華國的結局。

後面幾天,秦毅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學校中,因為他隱隱也有種預感,一種風雨欲來的預感,所以他的生活成了兩點一線,徘徊在別墅與學校之間,將兩邊的人兼顧起來。

花園別墅的大陣也被秦毅催動了起來,這種大陣對於一般的攻擊還是有著很強的防禦能力的,主要是其中那個四象幻陣,能夠迷幻人的心智,對於別墅中的人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

終於在第三天之後,當懸賞首的任務接單人數達到一百人封頂的時候,任務的接單終於被關閉了。

三國之暴君呂布 「接單中」三個字也被替換成了「執行中」,這意味著任務已經進入執行階段。

當夜狼爺的電話就過來了。

「秦尊者……我們安排在金衡市海關的人已經發現了不明外來者的行蹤。」

「我知道了,這件事你不用再操心了。」秦毅淡淡說道。 掛斷了電話,秦毅坐在校園小亭子中,眉目之間露出一層寒芒。

他剛剛從王博士他們的實驗室出來,提醒了他們這幾天不要到處亂跑,如果可能的話就住在學校之中,因為秦毅不敢保證那些人會不會通過王博士張博士他們,來尋找他的蹤跡。

之後秦毅又給狼爺打了個電話,目的是讓他把自己的位置信息給偷偷泄露出去,否則那些殺手們又如何能夠找到自己呢?

對於這種做法狼爺有些不解,但是秦尊者的話他肯定是無條件去執行。

作為手下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事情做對,而不是考慮上面吩咐的事情應不應該去做。

這一點,狼爺做的還是比較好的。

一時之間,關於秦教授的事情漫天飛舞了起來,傳的到處都是。

即便是一些小階層的人,都從一定渠道了解到了秦教授的消息、事例、甚至是大概在學校中經常出入什麼地方。

甚至出現了專門有女學生慕名蹲點的情況。

就是想要見識見識這個跟她們一樣都是學生的秦教授,到底是何許人也。

一樣的年紀,為何他這麼出色?

事實上秦教授發明抗癌藥的事情出現之後,後者在金衡大學的火熱程度已經成功的超過了武術社,超過了那個神秘社長,也超過了王小丹事件,成為熱門第一。

不光校園論壇如此,其他客服端諸如微博之類也是一樣。

關於新時代開拓者,秦教授的名字,現在絕對是響噹噹的。

然而他的身份依舊是個謎,除了在校園發布會上露了一面,其他時間從來沒有暴露在公眾之下,因此他的身份對於外界來說依舊是神秘的。

第四天,金衡市金衡大學門口湧現了很多警察,這些警察非常有秩序的進入大學之中,不少學生都非常納悶,難不成學校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宋欣玉最近一段時間很煩躁。

前面一段時間因為七玄閣在金衡市鬧得那件事,嚴重擾亂了金衡市的治安秩序,這讓他們警方處境非常尷尬,可是偏偏又不能有什麼作為,於是承受著不少來自民間的輿論壓力。

說他們警方無作為。

可是他們也沒有辦法啊……這種事情根本輪不到他們去管,就連上面都下了命令。

然而後果,卻是他們自己承擔。

好不容易有點清閑了下來,這卻是又接到了重要情報。

大量不法分子偷偷入境,這些人全都是有著重大犯罪前科的人,他們每一個人都代表著極端的危險性。

這種人潛入金衡市之中,隱患簡直堪稱恐怖。

而通過特殊渠道,他們終於是知道這些人沖著誰來的了,這一群殺手,都是為了得到那最近的醫藥界新星、秦教授手中的抗癌藥配方。

可以想象,發布懸賞任務的人,必然也是西方醫藥界領頭級別的人物,一旦得到配方,他們將會得到無數倍於懸賞金的回報,這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秦教授、秦教授,居然就是秦毅那個傢伙,真是沒有想到!」宋欣玉大步朝前走著,心中也在震驚。

她實在是不敢想象,他們警方最後的得到的消息,校園中召開發布會的居然是秦毅?因為這個,他的身份自然而然就被曝光了出來。

鼎鼎大名,最近幾天火爆整個華國,乃至是生物學界、醫藥學界的最年輕教授,居然就是秦毅。

在生物學院的某間辦公室,宋欣玉找到了秦毅,此刻秦毅正在跟周沁雅待在一起,可以看出周沁雅態度中不僅有著崇拜、還有著一絲絲的敬畏。

「你先出去吧。」秦毅看到宋欣玉門都沒敲,直接闖了進來,對著周沁雅說道。

「好的。」周沁雅收拾好她幫秦毅準備的講演稿,臨走前看了宋欣玉一眼。

「秦毅,你還挺悠閑啊?你知不知道你的麻煩來了?」宋欣玉皺著眉頭說道。

楚喬傳燕楚續寫心甘情願 「麻煩?」秦毅坐在椅子上,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天天都有麻煩,不知道宋警官說的是哪一種?」

「呵呵,看來你是不知道你已經大難臨頭了。」

宋欣玉露出一聲輕笑。

「你知不知道現在很多殺手入境,都是奔著你來的?那些殺手不乏一些臭名遠揚,到現在都逍遙法外的高手,連國際刑警都抓不住,你功夫好也經不住那些人的手段。」

秦毅看著宋欣玉,「多謝宋警官提醒。」

宋欣玉眉頭一皺,「現在你跟我們離開吧,我接到命令,要保護你的安全。」

秦毅搖了搖頭,「我不能離開,那些人是沖著我來的,我要是離開了,我身邊的人就會受到傷害。」

「你既然知道他們是臭名遠揚,就應該明白,他們什麼手段都能使的出來。」

兩人四目相對,秦毅聲音平淡,但是決心卻是不可動搖。

「可你拿什麼去跟那些人對抗?你這不過是送死罷了,在這裡我們的人手根本保不住你,你死了對於華國來說,絕對是損失!」宋欣玉即便是很討厭秦毅這個人,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個人能力真的非常出眾。

不談他的功夫,就單單抗癌藥這種東西,就足以改變華國當今在世界某種成就上面的地位。

身體可以憑藉這種藥物,成就醫療行業的第一大國,不至於再被西方壟斷。

甚至可以做到壟斷西方。

「這就不用宋警官操心了,我自有我的手段。」秦毅淡淡說道。

「你……你有個屁手段,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殺手的恐怖,你把他們當成小混混?人家能夠在國際上混出來名聲,每一個殺手手裡面都沾著上百條人命,一個個都是殺人不眨眼。」

宋欣玉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她就知道這次過來會困難重重,因為這個小子根本就不是個聽勸的人,絕對的刺頭,她真的不想接任何關係到這小子的案件,簡直是一種折磨。

「行了,如果宋警官只是為了這些事,請回吧,我心中已經有數。」

「另外,今晚你們最好不要留在這裡,否則可能會有一些不必要的損失。」秦毅由衷的勸告。

宋欣玉一張臉都沉了下來,如果有蛋的話她一定會非常蛋疼。

「秦毅,這是上面給下來的任務,你別讓我為難,如果迫不得已,我會強制性的帶走你!」

「你可以試試。」秦毅臉上表情平靜。

兩人大眼瞪小眼,宋欣玉氣的奪門而出,隨手暴力的關上了門,留下秦毅一個人在裡面。

「宋警官?我們要不要暴力帶走?畢竟任務放在哪裡,若是他出了事情,最後我們也會倒霉的。」站在旁邊的警察建議說道。

「暴力?你以為我不想?可那傢伙一個人能打你們十個,怎麼暴力?」宋欣玉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不會吧……宋警官你也太……」他想說你也太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可到了嘴邊的話愣是沒敢說出來。

他們都沒有見過秦毅的手段,自然是不知道一個大學生,還是搞研究的大學生,身體素質能厲害到哪裡去……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