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閆曉婷能說什麼,還好河馬解圍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辦,畢竟奢侈習慣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啊!


點完菜,簡單有寒暄了幾句,河馬溜之大吉,如此浪漫溫馨的場合,他一單身狗可不願意吃狗糧!

尷尬開場,之後話語權就掌握在了蒙莉手裡。

一上來就是對閆曉婷剛才的行為一頓批評,他只能虛心接受,畢竟第一次嗎,印象分很重要,再說了人姑娘也說的在理,他心服口服!

蒙莉乾脆利落,批評話講幾句,道理講幾句,說完快速切換話題,根本不給閆曉婷辯解機會,當然他也不會辯解,身為閱女無數的渣男,套路他還是知道融會貫通的!

不得不說,同樣是九年義務教育,蒙莉這丫頭怎麼這麼優秀,閆曉婷是聽的心服口服,一直聽著,時不時回上一句,一直到飯菜上齊,他一共也沒說上幾句話!

飯菜上齊后,用著餐,原本聊得熱火朝天的場景瞬間變得寂靜,蒙莉認真的吃著飯菜,前後左右呈現出了巨大的反差!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晚餐結束,蒙莉也沒在說上一句!

好在一頓晚餐很快結束,飯後閆曉婷提議去四樓轉轉,蒙莉也沒有拒絕,畢竟還早,跟隨著閆曉婷,聽著他的介紹,兩人閑聊來到了四樓。 四樓,剛上來,閆曉婷就遇到了一群熟人,他們似乎比閆曉婷來的早,吃完了飯,在四樓休息的一會,正要下樓離去,碰到了閆曉婷,不免有是一番寒暄。

幾個大男人,雖然看到閆總身邊帶著個女孩,他們也都習慣了,並不拘謹的開著玩笑,閑聊了五六分鐘這才離去。

閆曉婷可鬆了一口氣,幸虧這群人沒有亂問,不然這一不小心說錯了話,他到哪裡哭去!

苦笑著示意抱歉,伸手指引者還沒有邁出兩步,背後喊道,「閆總……」

閆曉婷止目,僵硬的身體回頭,心中吶喊,見鬼了……

「閆總……」那五六人微笑著快速走過來。

閆曉婷僵硬著打著招呼,有是一番寒暄,足足冷落了身旁人十幾分鐘,送走了這波,有鬆了一口氣,苦笑著迴轉身,不經意的一眼喵去,機械師轉動的身體猛然一顫止住。

一眼望去,休息區不多的人群,竟然有一半都是熟人!

啊……啊……

顫抖著,暗罵,你們這群王八蛋,怎麼今天全都跑出來了!

蒙莉壞笑,打趣著開啟玩笑,「不愧是閆總,四海之內皆兄弟啊!」

閆曉婷微笑不語,心裡自然生氣,小丫頭片子忘記自己身份了,竟敢這麼跟我講話!如果不是……如果不是……算了,我不給你計較,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你!

蒙莉似乎能聽懂閆曉婷心裡話,壞笑的眼神瞬間高冷,邁開步伐拋下某人,隱約說了一句,「以後你也沒有機會收拾我!」

聲音太低,說著同時也已經拉開了距離,閆曉婷自然是沒有聽到,尬笑著急忙追上,有些羞澀的摸著頭,「見笑了!」

蒙莉冷回,「不見笑。」她說的實話,不過她確實生氣,某人剛才的行為,尤其是他心裡不懷好意的壞話,就他,還想著收拾自己,男人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兩人四樓閑逛,玩了一圈,累了,找了位置,喝起了茶水。

難得休閑的愜意,望了一圈,走的七七八八的人群,沒了閑人打擾,閆曉婷頗感滿意。

飯局上蒙莉掌控著話題,這次自然輪到閆曉婷,只是剛聊了沒有幾句,閆總……閆總……」

又來?我……啊……啊……

兩聲,都是熟悉的女生,閆曉婷陰著聊有些生氣的扭頭望去……昨晚河馬引薦的女孩?

「青青姐……莉莉……」蒙莉開心的起身打起招呼。

青青姐?一旁李暖不爽,「哎……哎,還有人呢。」她抱怨著。

蒙莉嘟嘴小委屈,剛才同時看到了兩人,只是順嘴先喊的李青,這不某人生氣了!

「暖暖姐……」綿柔細膩的撒著嬌,蒙莉可愛的像個幾歲的丫頭,有些調皮的拽著李暖忍著錯。

她們認識?閆曉婷驚訝!今天是怎麼了?諸事不宜,還是、他就不該選擇河馬餐廳。

「好了原諒你……」陰沉的表情瞬間開心,「還是暖暖姐好……」蒙莉急忙怕著彩虹屁。

一旁李青不悅了,「怎麼你青青姐就不好了?」

「好好好……」蒙莉恭維著,兩人都不能得罪,拉著,「這邊坐。」她招呼著。

幾人坐下,李暖主動打起招呼,「閆總,又見面了!」

閆曉婷微笑,伸手急忙的問候,李青也隨即打起招呼,一番禮貌的寒暄,三個女人聊起,徹底將他當成了路人。

聽著幾人聊著,時不時還要微笑禮貌應上一句,可誰有知道他內心的煎熬,好不容易才有的機會,這下可好,自己到成為了聽眾,關鍵還是一群女人閨蜜之間私房話的聽眾!

他不能忍,無奈必須忍!

就這樣忍受了大約半個小時,聊得有的沒得,女人的話題,他插不上話,而且他自知之名,他一大男人插什麼嘴!

不過幾位姑娘的聊天,閆曉婷算是長了見識,不知是真的老了,還是他本就不知女人之間的秘密,那話題、那車速,跟隨著一路飆車,好幾次再次刷新的他的大腦思維!

所幸那個叫做河馬的男人,是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七彩祥雲,他得已被解救。

女人聊女人的話題,男人自然找樂子聊著男人之間的話題。

河馬餐廳的天台,舒服的半躺在搖椅上,接過河馬遞來的紅酒,碰杯、泯了一口放下,閆曉婷突然發現提議,「哎我說,這天台好好的改裝一下,合理的運用,改裝成情侶漏天餐廳,絕對十分不錯。」

「嗯。」河馬點著頭應著,確實不錯,他其實早有這想法,不過想法雖好,但落實難度卻有點大,這裡面太過複雜。

首先是規劃許可和建設許可方面的申請,當然手續辦理下來並不複雜,最為重要的還是天台正體裝修規劃,這可是個大工程,一定程度上這不亞於新開一家餐廳,還有就是廚房配置、和消防系統的加裝,加大投資,施工還會間接影響到餐廳的客流量,甚至需要暫停營業!當然也可以選擇晚上施工,不過除了這些問題以外,還有更多亂七八糟小問題!

見某人不說,閆曉婷問道,「怎麼,有想過?」

「想過……」河馬感慨,「不過難度太大,而且河馬餐廳客流量穩定,就目前客流量來說,在市場沒有需要的情況下,我不會盲目的擴大規模。」

「沒錢?」閆曉婷隨意玩笑。

河馬淺笑否認,「不是。」

「我覺得可以搞搞。」閆曉婷繼續堅持自己憑空出現想法。河馬的話他都明白,不過閑聊嗎,自然是說的有的沒得。

「那你來投啊!」河馬玩笑接道。

「不投……」

河馬白眼,拿起酒杯,「不投你說個屁。」

兩人淺笑,碰了杯放下,河馬問起,「不錯啊。」

閆曉婷不語,一說他就鬱悶。

看著某人鬱悶表情,河馬關心,「怎麼?」

「沒什麼!就是諸事不順啊!」閆曉婷仰望星空感慨。

河馬搖頭,「你啊!就是太順風順水,這樣也好,不經歷風雨怎能看到彩虹。」

「是吧,老天可能在懲罰我……」 突然一臉認真的樣子,河馬反而覺得不適應,打趣著,「滿是感慨,閆總我確定這是戀愛了!」

「是啊,突然覺得累了,我想停下來,找個人共度餘生。」

河馬或許懂了一些,不過壞笑的挖苦,「呦,能有這覺悟不錯啊,不過你要是不出來作了那些姑娘可怎麼辦呢,她們還等我閆總的錢呢!」

閆曉婷一臉正氣凜然,不急不慢回懟,「庸俗……」

呵呵果然女人可以改變一個人男人,不在挖苦取笑,河馬舉起酒杯,飲盡杯中酒,放下酒杯問著,「再來點?」

閆曉婷抬手拒絕,「不了,多飲傷身。」

我卡……驚喜可謂是一波接著一波,這像閆曉婷說的話嗎!不像,絕對不像,轉性了突然轉性了,這是要一百八十度的徹底戒掉自己的所有惡習。

看著某人不相信的眼神,閆曉婷白眼,「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那個眼神他渾身發毛!

河馬驚訝著,十分佩服的拍了拍某人,「厲害。」他比劃著大拇指誇讚著。

「我要把所有惡習戒掉……」儘管知道河馬知道,閆曉婷還是強調。

「嗯……」河馬點頭,這次他信,真的信!

久坐一聊就是個把鐘頭,如果不是蒙莉的電話,恐怕天台的兩人能聊一宿。

一起下樓,回到四樓時三姐妹只剩下了蒙莉,李青兩姐妹應該是走了,三人簡單寒暄幾句,在河馬的陪同下,將兩位送到停車場,剛好他也要離開餐廳回家,簡單招呼,蒙莉先上的車,河馬有和閆曉婷聊了幾句,這才一同離去!

肖依靜已經走了,房子空了下來,打擾了閆曉婷多日,他選擇回到他的馬棚!

閆曉婷也沒在客氣河馬什麼性格他了解,既然他決定了,就隨他去了好了。

閆曉婷家的東西本就不多,幾身換洗的衣服還有一些洗漱用品,河馬並不著急有空再去取,再說了已經十點多了,他可不想浪費這個時間耽誤寶貴的睡眠,畢竟距離上來回這麼一折騰,沒兩個小時是搞不定!

驅車回到自己公寓,拿出鑰匙打開久違的房門,熟悉的味道,空氣中似乎還瀰漫著一股女人的香味。

也對,畢竟那女人也沒走幾天,住了那麼多長時間,房間里總會留下居住過的味道!

天步九重 河馬不在考慮這個問題,換上拖鞋,回到房間,簡單的一番整理,洗漱一番,看了看已經已經十一點半鐘,過段關燈閉眼。

河馬上床睡覺時,一邊閆曉婷才剛把蒙莉送到家,他也沒想到這丫頭住的這麼遠,對於W市這種二千多萬的大都市圈,一路向北接近兩個小時的路程,他們最終到達了杜江區桃園社區。

杜江區原本屬於W市最偏遠的縣城,十年前W是擴大自身產業與隔壁S市共同規劃了,杜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也正是那年杜江由縣改區正式划入了W市城市版圖,不過蒙莉居住的桃園社區意義上其實還是屬於郊區縣城,而且在往北兩公里就成功的出了W市到達了S市地界。

閆曉婷從南郊出發,路程上直接橫跨的整座城市,這麼遠的路程,雖然說公共出行系統十分方便,但公車倒地鐵在倒公車,每天超過兩個小時的路程,她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換做是他,他估計早就崩潰了!

蒙莉其實一路早就睡著了,迷糊中聽到閆曉婷喊著說到了,她搖了搖頭快速的清醒,鬆開安全帶,「你慢點……」話不多,下車直接離去。

「哎……哎……」閆曉婷喊道。

蒙莉關上了車門,壓根沒有聽到,剛走了幾步聽到關門聲,回頭,有些疲憊的疑惑,「不用送,樓上就是我家!」

閆曉婷指的不是這個,有些矜持的害羞,「那什麼……那什麼……」他壞壞的打著注意。

奈何蒙莉秒懂他那點小心思,瞬間冷臉,「想都不要想。」

轉身不在搭理某人,邊走邊不滿的嘟囔著,「不要臉,還想上去坐坐,想什麼呢老大叔,夜黑風高不懷好意,下流無恥,死不要臉……」

我……閆曉婷伸手想要抓住什麼,那話聽的清清楚楚,滿是尷尬,他淚流滿面的望著身影徹底消失,這才不甘心的回到車上。

剛系好安全帶,正打算離去,手機的社交提示音箱起,閆曉婷無味的拿出手機,蒙莉!他疑問,打開社交軟體,是條語音。

播放……「大叔,上來坐坐啊……」狐媚妖嬈的溫柔聲線,加上寂靜襯托十足的曖昧,他瞬間熱血澎湃。

故意的,絕對故意的!強忍著控制自己的慾望,壞笑的按住語音鍵,「好啊……」閆曉婷配合著,他要看看,小姑娘究竟要玩什麼花樣。

語音發送后便是持續的沉默,閆曉婷並不著急,坐在車裡沒有離去的意思。

八樓陽台,蒙莉拿著手機壞笑沖著樓下望了望,快速打字,「八樓八零一室。」

看著信息,閆曉婷懵了,門牌號?他有些凌亂,不應該啊?大腦開始胡思亂想……

剛才是故意矜持嗎?還是故意送人頭?

不應該啊!機會?還是圈套?

如果換成其她姑娘,他自然不會放過,到嘴鴨子又怎麼讓她飛了!可想到這丫頭,他有些膽怯,不敢多想這是真的,晃了晃腦袋讓自己保持清醒,嘴裡嘟囔著,「閆曉婷你不要上當,這丫頭故意的,上去絕對沒有好事!」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如果當時他上去,迎接他的絕對會是一頓胖揍,蒙莉怎麼會放過他!

盯著樓下車子緩緩離去,看了一眼沒回的手機,蒙莉冷哼一聲感到無趣,本想著色狼上當,結果失敗了,這傢伙不上套!

調戲不成,蒙莉不甘心放棄,撥動語音,之後開始了瘋狂的各種語音誘惑!

蘿莉、御姐、少女、元氣少女、痴女、娃娃、女王音,曖味挑逗勾引的情話後來一遍,她就不相信他不上套,可結果她失望了,之後閆曉婷並未再回一句! 挑逗不成,蒙莉過段放棄,反正日子還長以後有的是機會好好收拾他。

為什麼要收拾他?其實閆曉婷喜歡她的事情,她之前大致聽薄猛飛說過,雖然沒有明說但他暗示實在太過明顯,再說了她又不是傻子。

閆曉婷是誰!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從他接近自己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也正是這樣,一向對這種男人反感的她,這才突然改變主意,她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這個花心的男人!

大致是想給閆曉婷一點教訓,當然她也是為了自己好,省的以後麻煩,不入她主動出擊打破常規,自己現行切入戰場,給他致命一擊,這樣以後他便不敢再招惹自己。

蒙莉想法固然好,只不過有些不可抗力的因素會改變原本故事的結局,就比如她今天用毒辣手摧花摧殘的攻擊,閆曉婷著實被嚇一跳,某種行為上他已經防備,她打草驚蛇現行暴露,閆曉婷會不是上了套,我們拭目以待。

迷糊中河馬剛剛睡著,電話響起,河馬驚醒,不用想就知道是李暖,出於自然反應,他拿到耳邊,「喂……」

電話那頭沉默……河馬這才想起,剛要把電話拿開,「喂……」許久后這是她第一次說話。

河馬困意十足對於意外的接聽他並不驚喜,「喂……」

沉默……停頓了大致幾秒,「喂……」他有神奇的回道。

迷糊著河馬沒在回,出於本能的「嗯」十分輕微的一聲,似乎都聽不到聲音。

「睡了嗎?」

河馬漸漸清醒,疑惑的望了望電話,低聲喃喃的回道,「剛睡……」

那頭聲音也十分微弱,「哦,那昨天事情……」

清晨河馬醒來時電話已經掛掉,清醒后的的大腦,望著已經掛掉的電話,他開時回想那通長達一個小時的電話。

他幾乎已經忘了,忘了昨晚她究竟說過什麼,反正迷糊中她困意十足,她說了一大堆,出人預料的她說了一大堆,就想沒事的閑聊,只不說閑聊她說的他聽著,很有默契。

想不起來過段不在糾結,起床洗漱,開始新一天的生活。

睡眠充足,河馬一早來到了餐廳,和往常一樣巡視了一圈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他開時了一天的忙碌。

十一點多鐘,忙碌完的河馬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今天上午客人明顯不多,又或許是個什麼特殊日子,都這個點了湖光零零散散了來了幾桌客人,而河馬餐廳來沒開張,冷清的一桌客人都沒有!

邪門十足,河馬也沒有糾結,預兆顯示這又是一個清閑的中午,只不過十二點鐘正,李暖暖出現了!

大中午自然是來吃飯,不過她似乎沒有著急,一來就跑到河馬辦公室。

看著李暖暖,河馬說不出來的怪異,可能是昨晚那通電話,又或許是因為,反正不清楚!

看著某人怪異的眼神,李暖喝著茶水疑惑的問道,「怎麼,我身上有東西。」

「沒有……」河馬回過神立即否認,開口隨便一回,「今天聽漂亮的。」這話大致是沒話找話,緩解他自己尷尬,只不過李暖不高興了。

拉著臉,「什麼話!」李暖不爽的抗議,「難道我是平時就不漂亮了……」

河馬無話可說,他就不該廢話,淺笑著溫柔,「漂亮,平時也十分漂亮,只不過今天更為漂亮!」

李暖內心愜喜,流露出開心笑容,難以置信的說道,「可以啊河總,說話水平日益提高啊!」

河馬一臉黑!搞得就跟他之前就不會說話似的!

「哎……」看著某人神情,李暖解釋著,「我這可不是黑你,這是誇你……」

河馬內心苦笑不得,你這叫夸人?

內心一笑不在糾結,之後有聊了少許,李暖沒有多呆,她是來吃飯的,閑聊只是湊巧。

午餐完,餐廳門口送走李暖,剛要轉身上樓,「小馬哥……」

正是薄猛飛,老遠他喊著打著招呼。

河馬轉身,無味回了一句,「你也是來吃飯。」

這叫什麼話,不來吃飯我跑你這來……

河馬回信,大老遠的有是中午,而且還是一個人,來一個多小時跑這裡吃飯,我看吃飯是假,不懷好意是真!

露出壞笑,待薄猛飛走進,河馬突然沖著餐廳裡面感到,「阿笙……阿笙……」

薄猛飛汗顏,小馬哥……突然的呼喊,他瞬間感覺一陣緊張!

黑著臉走上前,低聲薄猛飛不滿,「你喊什麼?」

河馬鄙視,「你不是來找阿笙的?」

薄猛飛有些羞恥,低喃著,「是!可你就不能給點面子,不要這麼光明正大的。」

正嘟囔著,阿笙從餐廳跑了出來。

「BOSS,薄總……」

「嗯,那什麼,湖光有事找你,你過去一趟。」河馬故意將阿笙支走。

阿笙一臉疑惑,找她?她不就在前台,電話也沒響啊,找她不應該是給前台打電話嗎?為什麼會通知老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