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門口。


一道與凌霄雲有七分相像的男子踏進廳堂。

「我父親好言相說,你還真當你尋龍門是一尊真龍不成?」

凌陽滿臉譏諷。

小蘿莉柳眉倒豎斥道:「掌門哥哥已經拒絕了,難道天妖奇府還要強人所難嗎?」

「尋龍門不過是排在第十七位的微末而已,就是強迫又如何?」

凌陽冷笑一聲。

「陽兒,不得無禮。」

凌霄雲佯裝斥責。

「父親大人,孩兒哪裡說錯了?不過是覆滅了真武聖宗,就如此桀驁,敢不將我天妖奇府放在眼裡……」

「殊不知,那真武聖宗之流,我天妖奇府也是翻手可滅,尋龍門莫非也想自取滅亡?」

說到最後。

凌陽語氣逐漸凌厲。

「好了……陳掌門是客,不可如此不敬。」

凌霄雲揮手讓他閉嘴。

而後緩緩開口:「陳掌門,我兒雖有些失言,但也還算實話,真武聖宗而已,天妖奇府根本不看在眼裡,另外,不能成為朋友,那便只會是我天妖奇府的敵人,陳掌門,你還可以再慎重考慮考慮。」

此言一出。

也算是最後通牒。

陳寧此刻卻想也沒想直接說道:「本座無需再考慮,另外,府主您教子有方,佩服!」

說完。

便帶上蘇靈兒,朝外面走去。

卻在這時。

一股恐怖的煞氣在天妖奇府中升騰起來。

「府主!不好了,魔猿……魔猿暴走了!」

一道人影從遠處掠來,匆忙稟報。

「什麼?!」

凌霄雲眉頭一皺。

立刻來到外面。

此刻。

整個天妖奇府上空的天都被染成黑色。

那恐怖的煞氣瘋狂席捲盤旋。

「吼……」

「嗚……」

天妖奇府之內,所有的妖物都哀嚎起來。

顯然已經受到了煞氣影響。

「該死!這魔猿的煞氣又變強了,陽兒,你速速去請鎮府五老過來,立刻鎮壓這魔猿。」

「孩兒這就去。」

凌陽也深知這魔猿的厲害。

片刻不敢耽擱。

此時,只有請五老來發動陣法,才能壓制了。

鎮府五老是天妖奇府內的五位至強高手。

皆是天武之人。

以往魔猿暴走,都是由五老聯手封禁。

凌陽去請五老。

可凌霄雲眼眸一凝。

卻覺得大事不妙。

這尊上古魔猿,不知年份,不知來歷,但卻有摧天滅地之威。

天妖奇府能夠崛起,也是沾了這魔猿的光。

天妖奇府第一代府主發現這魔猿被一根白玉鎖鏈鎖在此地后。

很快發現能夠借用魔猿之血。

來淬鍊秘術。

並可憑藉魔猿血脈的強大,來駕馭妖物及靈獸。

靈獸也可憑魔猿之血的影響而獲得晉陞。

這一發現,立刻讓第一代天妖奇府府主一躍成為當世強者。

后建立天妖奇府。

府邸自然建在這鎖住魔猿的地方,后又經過數年的發展。

使得天妖奇府成為九州之上的超級勢力。

從此。

天妖奇府成為一尊巨頭。

府內之人所修鍊的本源也皆是來自那上古魔猿之血。

只是……

魔猿雖被那神秘的白玉鎖鏈鎖住,但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暴走。

洶湧的煞氣席捲。

縱然是天武之人,也難以抵擋。

但好在天妖奇府找到了解決之法。

可通過天武之人共同布陣來鎮壓煞氣。

每次鎮壓,都能讓魔猿陷入沉寂。

「但這次……似乎更快了些。」

凌霄雲臉色一沉。

距離上次鎮壓魔猿,才只過了幾年,便又一次暴走了。

而且。

這一次的動靜,超乎尋常的巨大。

陳寧拉著小蘿莉站在府邸之中。

此刻也不急著走,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妖神之眸,隱隱有些感應。

似乎和這煞氣有關。

另外,能見到天妖奇府混亂起來,看看熱鬧。

何樂而不為呢?「可以進去看看嗎?」穆仙兒冷笑著看向吳忌那張哭笑不得的俊臉。

「娘子隨意。」吳忌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穆仙兒有些得意,毫不客氣的進了密室。瞬間,她倒是有些茫然了,彷彿走錯了地方,那一排柜子,那一個個小抽屜,不正是藥鋪的模樣嗎?她疑惑地看了一眼吳忌,隨意拉開幾個抽屜,裡面果然都是藥材。

「我家世代行醫,從小我就是聞著藥味兒長大的,沒有這個味道我反而睡不著,所以我睡覺時枕頭底下會壓一個葯囊,裡面裝……

《毒謀妖女不好惹》第90章循序利誘,反遭調戲 《半聖榜》第?竟然是一棵梧桐樹,在場的生靈,全部都很吃驚。

歐陽桓的雙目中露出一道精芒,有些驚疑不定的盯着那位黃杉男子,道:「傳說中,在遙遠的過去,崑崙界一共誕生過五株神樹,為五大靈根。分別是中央的接天神木,東海的扶桑神樹,南方的梧桐神樹,西方的菩提神樹,北方的芭蕉神樹。秋雨的來歷,莫非與傳說中的梧桐神樹有關?」

剛才,秋雨聲稱來自南域,讓人不得不猜想,他是不是與神話傳說中的南方火之靈根梧桐神樹有關?

齊霏雨站在歐陽桓的身旁,道:「據說,梧桐神樹曾經想要與接天神木爭奪天地第一靈根的位置,兩者爆發過一次驚天動地的大戰。最終,接天神木將梧桐神樹擊敗。」

「梧桐神樹受了極重的傷勢,退回南方,休養了兩萬年也沒能重新回到巔峰,反而因為迫切想要修鍊到更高境界報仇雪恨,體內卻出現了巨大的隱患,竟然自燃而亡。」

「書上記載,梧桐神樹自燃產生的火焰,使得整個南方的天穹都變成赤紅色,一連燒了五百年,才徹底灰飛煙滅。」

「至今,南域也還有一處數十萬里廣闊的火境,火境的中心,就是梧桐神樹曾經紮根的地方。也不知多少萬年過去,那裏的火焰依舊沒有熄滅,似乎是要一直燃燒到時間的盡頭。」

拜月魔教中,一位魔道半聖問道:「火境的中心,真的是梧桐神樹紮根的地方?那裏應該是一處修鍊聖地吧?」

「不。」?

齊霏雨搖了搖頭,道:「那裏是一處絕地,從來沒有生靈可以達到火境的中心,即便是聖者闖入進火境腹地,也會被燒死。」

藍採桑的美眸之中,閃過一些明亮的光彩,帶有幾分崇拜的神色,道:「秋雨的實力,堪稱是震古爍今,還沒有達到聖境就已經這麼厲害,達到聖境,也不知會強大到何等程度?說不一定,他與傳說中的梧桐神樹還真有一些關係。」

秋雨的實力,的確是強大得有些逆天,根本不像是聖境之下的生靈。

即便是堪稱聖境之下無敵的立地大師和雪無夜,與他交手,估計也是敗多勝少。

要說秋雨沒有驚人的來歷,誰信?

「難道他是梧桐神樹的一顆種子萌發出來的新苗?如此算起來,他簡直就是神靈之子,身份太尊貴了!」有人如此猜測。

也有一些生靈,做出別的猜測:「梧桐神樹雖然是自燃而亡,但是,誰也不知道,在火鏡的地底,有沒有留下一兩條生機沒有完全消亡的根須。哪怕只是一條根須復甦,梧桐神樹也能重生。」

朱雀仙子的雙眸一眯,盯在秋雨的身上,露出一道複雜的神色,道:「接天神木被斬斷之後,崑崙界就再也沒有生靈修鍊成神。一些具有大智慧的生靈猜測,那是因為,天地靈根與天地規則相連,既然天地靈根消失,那麼天地規則就會出現缺陷。」

「如今,秋雨的出現,或許就代表着崑崙界的一線希望。只要他將來成長為神樹,那麼就能成為崑崙界新的天地靈根,補全天地規則的缺陷。」

聽到這話,再次看向秋雨,在場所有生靈的眼神全部都變得有些不一樣。

可以說,如今的秋雨,絕對是具有相當強大的號召力,只要他一句話,恐怕是有無數生靈願意跟隨他一起修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