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長此下去,它好不容易收聚的死氣,就被徹底解散掉。


「你給我住手。」黑袍人大吼,急道:「你想怎麼樣?」

葉雄停下手,說道:「告訴我,葉問天在什麼地方?」

「你到底是什麼人?」黑袍人再次問。

「你別管我是誰,告訴我他在哪裡,不然的話,我把這青龍始祖給毀了。」葉雄威脅。

黑袍人目光炯炯地望著他,說道:「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他行蹤神秘,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

「溝通他。」葉雄繼續命令。

「他不在青龍境,溝通他也沒用,你很清楚,在秘境之中是無法跟外面溝通的。」黑袍人說道。

「把他的元氣小瓶給我。」葉雄伸出手。

黑袍人盯著他,說道:「你不是他的朋友。」

「你說呢?」葉雄冷笑著,招了招手:「元氣小瓶拿出來,不然我毀了這具古屍,到時候葉問天借屍還魂的夢想就破碎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借屍還魂?」黑袍人臉色再變。

「我不但知道借屍還魂,還知道他身上所有的神通,他接下來要幹什麼我都一清二楚。」葉雄笑道。

葉問天本尊已死,他的兩個分身,一個曾經寄居在葉雄身上,被葉雄幹掉,繼承了記憶。

另一個分身現在正藉助左不韋的身體,飛升神界,這也是葉問天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留下來的東西。

兩具分身,每一個分身傳承的記憶都不同,但是有一部份是共通的。

比如,借屍還魂。

借屍還魂是一門非常歹毒的神通,就是利用元嬰,藉助別人的身體復活。

借屍還魂有利有弊,利是能用最短的時間,繼承最強大的神通,再配合煉屍術,可以讓施術者短時間之內實力得到質的飛躍。

弊端是,由於藉助的是別人的屍體,肉身跟元嬰無法像正常人一樣高度契合,所以肉身還是保持著殭屍之身。

想想,整天用著一具腐爛,散發著霉臭的身體,有多少人受得了?

而且,屍身還會腐蝕元嬰,等於服慢性毒藥。

跟陸老聊天的時候,葉雄就想到煉屍術,跟借魂還魂術,猜測這事情會不會跟問天有關,所以才出言試探,沒想到,一試之下,這事情還真的跟葉問天有關。

沒想到葉問天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你是葉雄的人?」黑袍人問。

「看來葉問天跟你之間,關係還不淺啊,居然連這些你都知道。」葉雄笑了起來。

黑袍人目光不停地轉動,似在想著什麼計謀。

下一刻,他突然衝天而落,直接洞穿頭頂石層,從海面衝出。

秘道被破,當下無數的海水,湧進入秘道之中。

葉雄一把將青龍始祖抓在手裡,同樣衝天而起。

「龍王,我已經幫你找到盜走青龍始祖的人。」

黑袍人已經將自己的臉罩拉下來,露出一張瘦長的臉,身上的黑袍也瞬間換上了白袍。

短短片刻,他就從一名不敢以真面示人的傢伙,變成了一名光明磊落的老者。

葉雄暗叫不好,沒想到自己以前經常都用這種方式來坑人,到頭來反而被坑。

他正準備將青龍始祖扔掉,突然下海海中,傳來一聲龍號,一道青影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向他狠狠地襲來,那血盆大口彷彿要朝他吞掉。

「敢在青龍境撒野,不知死活,納命來。」青龍口吐龍言,怒吼。

「青龍王,有事情慢慢說,事情並不像你說的那樣。」葉雄連忙解釋。

「青龍始祖現在就在你手裡,你還敢狡辯,承受老夫的怒火吧!」

青龍王咆號,龍嘯九霄,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躲過攻擊,急道:「青龍王,你別被他騙了,他才是盜取青龍始祖的人,還將青龍始祖煉成殭屍,你別上當啊!」

「白道友可是老夫的摯友,我會聽你的鬼話,納命來。」

青龍在半空劃出一道道孤線,拐了個彎,又氣勢洶洶地朝他殺去。

尼瑪,這盜屍賊還是青龍王的好友,這下更難解釋了。

果然,好友都是用來出賣的。

「青龍王,你住手,不然別客我不客氣。」

葉雄自從進入青龍境之後,一直都很低調,不想用武力解決。

雖然,進來之前,他一直都想用武力解決,省去那麼多調查的麻煩,但是骨子裡的佛性性格,讓他還是採用了迂迴的辦法,盡量不用武力。

畢竟,他都不確定,是不是青龍王的對手。

沒想到,還是被逼著動手了。

「我還不客氣呢!」

青龍不但沒有收斂,張嘴吐一出,一道青雷吐出,狠狠地辟來。

葉雄一邊解釋,一邊躲閃,希望他能停手,好好商量。

哪知道,他越是解釋,對方出手越狠,根本就不聽他解釋。

白袍老者在圍觀著,心裡暗暗得意,臉上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

不過,他也暗暗心驚,沒想到葉雄居然如此厲害,能擋得住青龍王的攻擊。

要知道,青龍王可是青龍境的王,實力絕對不容小視。

「青龍王,你艹你大爺。」葉雄數次勸說無果,當下也是怒了。

五境王又如何,照樣干你大爺的。

葉雄身上湧起佛魔元氣,匯聚掌心,手握大風車,狠狠地斬了上去,不朝反進。

轟!

這一掌,直接轟在青龍王那巨大的頭顱之上。

驚天地,泣鬼神!

佛魔掌直接將就青龍王那巨龍的身體震飛出去。

(本章完) 青龍王變身的巨大青龍嗷吼一聲,身體再次變化起來。

原本小山似的身體再次變大,短短片刻,就化成蔽天之幕。

龍身鱗片光芒大盛,由先前的青色變成了墨綠色,四隻龍爪越發閃亮,散發著讓人心悸的氣息。

「青龍七變,好好,我就看看你有多厲害。」

葉雄豪氣大漲,將落日弓拿出來,佛魔元氣摧發到了極致,彎弓凝箭。

啾!

一箭射出。

落日弓帶著長長的箭尾呼嘯而去。

青龍身體太龐大的,根本沒辦法躲避。

千均一發之際,青龍王一爪揮出,帶起龐大的元氣波,生生在半空,將落日箭拍飛。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啾啾啾啾!

葉雄繼續彎弓拉箭,一箭箭射出,一下就射出了八箭。

青龍王只有四隻爪子,再快也不可能全部擋住八支同一時間射向他全身體個部位的箭。

咣咣咣!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火光四射,幾支箭直接射破青龍王那防禦性極上的鱗片,讓它身體受傷。

「敢膽傷我,我要你的命。」青龍王咆號起來,狠狠地朝葉雄衝過來。

葉雄收起落日弓,佛魔掌拍出。

轟轟!

雙方都彈飛出去。

勝負,依然未分。

「小子,承受老夫的怒火吧!」

暴怒之下的青龍王再次變身,這一次變身之後,血脈力量爆炸,光芒大盛,無數雷紋在青龍體表出現,讓他的氣勢攀升到了極點。

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葉雄,感受到如此恐怖的血脈威壓,都有些心驚膽戰。

青龍王絕對是他動過手之中,除了復之外,最強的修士,比起諸天尊者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不愧是五大神獸之中,青龍境的王,這實力不是蓋的。

葉雄原本還想變身五靈獸剛一波,但是心想,再剛下去,自己肯定會吃虧。

況且,身邊還有那個白袍才者在虎視眈眈,自己若受傷,他肯定是要出手偷襲。

緊急關頭,他突然化成一道流光,降落到海面上,大吼:「青龍王,你再動手,我就將你這青星境給毀了,哪怕你贏了我,這顆星球也得陪葬。」

「你敢毀我星球,我將你碎屍萬段。」青龍王怒吼。

「不信的話,你盡可以動手。」葉雄懸浮在海面面,大喝。

以兩人的境界,倘若真的在這裡動手,這顆星球非毀掉不可。

青龍王釋放出巨大的血脈力量,龍身盤踞在半空,巨大的龍首吐出一束束雷光,在葉雄身邊遊走。

葉雄身體站著不動,他就不相信,青龍境敢拼著毀掉一個青龍境,也要殺了自己。

半晌,青龍王身體漸漸變小,恢復人形大小,變成一個一米六齣頭,挺著大胖子的老傢伙。

頭上長著一雙彎彎曲曲的龍角,人長得個子雖小,但是那股威壓一點都不弱。

「臭小子,你想怎麼樣?」青龍王怒道。

「想讓你知道,誰才是真正抓走青龍始祖的人。」葉雄說道。

「現在始祖就在你手上,你還敢狡辯。」青龍王喝道。

葉雄將手一甩,直接將青龍始祖甩了過去,落到青龍王面前。

「你想耍什麼陰謀?」話雖這樣問,但是青龍五還是將青龍始祖抓住。

「青龍王,我現在說始祖是你抓走的,你信不信。」

「你放屁,始祖是我的祖先……」

「不是你抓走的,為什麼它會在你手裡。」葉雄打斷他的話。

「剛才明明是你給我的,所有人都看到。」

「剛才是那白衣老者故意將青龍始祖扔給我的,污陷我的,你被老朋友坑了。」葉雄說道。

聽葉雄一說,青龍王的目光,馬上就落到白衣老者身上。

「龍王,你不會聽這小子一派胡言吧,咱們都認識多少年了,沒有一萬也有幾千年,你不會相信一個只見過一面的小子,而不相信我吧!」白衣老者連忙解釋。

「白兄,我不會聽信他的謠言的,你放心。」青龍王說完,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繼續問:「你如此污陷白兄,有什麼證據?」

「我當然有證據,我若將證據拿出來,你發現污陷我怎麼辦?」葉雄問。

「你想怎麼樣?」青龍王反問。

「如果你發現我不是盜青龍始祖的人,而是幫助你的人,你得答應我兩個要求。」

「什麼要求?」

「兩個你很容易辦到,而且不算過份的要求。」

「龍王,你千萬別聽信他的一派胡言。」白衣老者急道。

「白兄,你別急,凡事都要講求證據,我就要看看,他能拿出什麼證據來。」青龍王冷哼一聲,這才面向葉雄:「小子,你有種將證據拿出來,如果讓我發現你說撒謊,別怪本龍王不客氣。」

「沒問題,龍王我請問,青龍始祖是什麼時候被人盜的?」葉雄問。

「三個月之前。」

「我再問一下,進入你們青龍境的入口,是否有水鏡記錄?」葉雄繼續問。

「當然有了。」

「這就簡單了,還請龍王調出一個月之前早上,八點鐘左右,進入青龍境的水鏡,龍王就明白了。」

龍王將信將疑,馬上就調出一個月前的水鏡,在上面他看到了出口守衛放了一條青龍入境,那人居然變身青龍六變。

龍王腦海之中,回憶著這人是誰,但是居然想不起來。

青龍鏡之中,突破到青龍變第六變的數量不多,但是這人,絕對不是他青龍境的人。

「這人是誰?」青龍王震驚道。

「這人……就是我。」

葉雄一邊說,身體快速變身,瞬間就變身青龍六變,當場讓青龍王臉色大變。

他從來都沒有想到,一個人族的小子,居然會青龍變,還修鍊到了第六變。

「你到底是誰,快說,不然別怪本龍王不客氣。」

青龍王大怒,彷彿比青龍始祖被盜更加憤怒。

血脈外泄,那可是大事啊!

「龍王,先不說我的身份,你就說我一個月之前才進入青龍境,而青龍始祖是三個月之前被盜的,有可能是我下的手嗎?」葉雄問。

一句話,問得青王啞口無言。

「龍王,這小子有可能三個月前進入青龍境,盜走青龍始祖,再回來故布疑陣。」白衣老者說道。

「你腦子是不是有病?」葉雄指著他,破口大罵:「老子要是能出去,早就帶青龍始祖出去了,我還回來,回你妹的來,你當青龍王沒腦子,相信你的鬼話?」

(PS:今天中午的更新遲了點,今晚還有。) 青龍王擺了擺手,打斷白袍老者的話,說道:「白子重,始祖被盜之後,我已經下命封鎖了青龍境的出口,沒有人能出去,他不是盜始祖的賊。」

「可是,我明明看見,他在用青龍始祖的身體煉製殭屍啊!」白子重說道。

「到底是誰用始祖的身體煉製殭屍啊,你說清楚一些。」葉雄冷冷地盯著他。

都到了此時此刻,白子重更加不可能承認,說道:「反正我就是看到你,別想狡辯。」

「都到了這種程度,你還不死心,好,那我就讓你徹底死心。」葉雄說完,面向青龍王,大聲道:「龍王,煉製殭屍的人,身上都帶著被煉製人的元氣,才能操縱,只需要將殭屍身上的死氣逼出來,就知道那些元氣是屬於誰的了。」

「怎麼證實?」青龍王問。

他修的是血脈,雖然也修過人類的功法,但只是修鍊到元嬰期,能產生元嬰,不至於死了之後什麼都沒有,對於元氣的本質,還是不太懂。

「龍王,借始祖一用。」葉雄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