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鐺!


清脆撞擊聲響起。

紫羅蘭見勢連退數步,因為現在形勢變了。

「你們打的挺熱鬧的啊。」

秦昊揮着長劍笑眯眯說道:「就是不知道我加入進來有沒有打擾到你們。」

很快,剛剛那一刻秦昊的速度快到彷彿能夠看見殘影一般。

紫羅蘭手中的匕首不由握緊了幾分,秦昊對於他而言的確很強,但是具體誰更強,還得打上一次才能夠知曉。

但….

只見秦昊收起了源水之劍,說道:「BOSS已經沒了,所以我們也沒有繼續打下去的必要了,各回各家如何?」

這一句話讓眾人始料未及,這說打就打,說不打就不打?

實際上。

秦昊現在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根本沒有空繼續和紫羅蘭糾纏。

「正好。」

紫羅蘭沉聲說道,隨即也收起了匕首。

雙方收起武器之後立刻分道揚鑣,將那些還在圍觀的玩家看呆了眼。

事情發生的太快,導致他們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就打完了?

….

「大神,這是…」

在路上,秦昊拿出一枚徽章擺在夏櫻面前,讓她瞬間楞了神。

【魔族銀級徽章(紫色品質)】

【介紹:傳說,魔族都是以徽章作為貨幣用來交易,這枚銀幣想來價值也不菲。】

沒錯,這枚銀級徽章正是之前那個BOSS所掉落的物品。

說實話一開始連秦昊都有些詫異,為什麼這隻骷髏BOSS會掉落魔族的東西,難道這是在指名這次的怪潮後面有魔族的身影?

但如今還下定論未免有些為時過早。

在伊鎮門口與夏櫻分道揚鑣,秦昊回到駐地之後立刻打開論壇。

怪潮是全服都有發生的。

因此不可能只有他一個擊殺了BOSS,只要有人同樣拿到徽章,那就肯定會有信息流露出來。

翻了會論壇,果然…在某一個帖子查找到了徽章這兩個字樣。

帖子的樓主ID叫做『不死的鳳凰』,在帖子裏條條分析著怪潮的起因與利弊。

那些廢話秦昊根本沒有興趣,直接看着有關於徽章的字樣。

「某些怪物會掉落一種魔族徽章,而且掉落的概率還不小,大概十隻能夠掉落一次。」

大量。

有了這個信息,秦昊越加確定,這怪潮的背後肯定有魔族的身影,那就難怪之前青狼會瞪着他道出那位大人。

畢竟秦昊如今的聲望值可以說是相當的高,因此可以肯定出魔族的那位大人聲望與他差不多。

不管怎麼說,如今的全服已經開始浩浩蕩蕩的沖等級。

多出那麼多的怪物,而且強度還挺一般,只是數量繁多而已,可在多又怎麼可能夠玩家們瓜分。

那些一直在觀望的玩家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之後,已經開始紛紛組隊出城去清理怪物。

因此,隨着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信息開始流露出來。

除了徽章之外,還有某些怪異的裝備被玩家給拔出。

比如…

能夠增加徽章掉落的飾品裝備。

有的玩家認為徽章在日後肯定會派上大用場,所以如今拍賣行中,徽章的價格已經被炒上了天。

一枚銅級徽章,價格在10金幣到30金幣之間來回波動。

至於秦昊手上的銀級徽章…可以說是完全沒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德龍渾身上下戰意在這一刻也瞬間爆發出來,殺意肆虐,在周身就像是一道旋風一樣,不斷的吹拂起來。

「好,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們自己闖進來,既然你們人王殿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們好了,你們統統給我去死。」

死字一出。

巨大的氣場和旋風瞬間從德龍的身上爆發出來,德龍那可是比隆美爾和索羅斯更可怕的存在。

這一次要不是是在沒辦法,奧瑪也不會讓他出山。

他退役了,不是因為他老了,而是因為他需要提升自己的勢力,成為一尊半聖。

要知道在a國有一個傳統,要想成為領袖,第一步那就是成為半聖。

到了現在,很多勢力甚至不知道,a組織有多少半聖。

但是德龍卻也是半步半聖的勢力,比一般的第五階段戰尊厲害多了。

德龍一出手,就直接朝着人王殿一尊天王攻擊了過去,正是神滅天王,新的天王,剛剛加入人王殿不久,雖然因為他的勢力是第四階段戰尊,從而成為一尊天王,但是對於人王殿來說,寸功未立。

人王殿雖然是上下一心,從沒有任何誤會等等,但是畢竟遇到這種情況,下面的人不說,神滅自己心裏也過意不去。

他便一心想要證明自己。

這一場大戰,就是證明自己的最佳時候,所以他最猛,最讓人不可揣摩,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殺入戰場,所過之處血流成河,死傷無數。

德龍一出現在戰場第一個就看到了大殺四方的他。

德龍損失神魔血脈擁有者,跟奧丁森一樣,奧丁森蘊含雷霆血脈,而德龍卻是火龍血脈,據說擁有龍族的血脈,體內擁有龍炎之力,雖然不能如同巨龍一樣,噴出體內,但是卻可以在爆發龍炎之力的時候身體的素質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就如同一頭遠古巨龍一般。

直接衝殺來到神滅的面前,一拳朝着神滅就砸了過去。

神滅在德龍注意到自己的時候就感受到了。

德龍他自然認識,a組織的前統領,以為真正的大高手,第五階段戰尊,但是那又如何,對上自己,自己無所畏懼,正好看看德龍的戰鬥力。

神滅冷哼一聲,做出一個挑釁的眼神,這一下徹底激怒了德龍,德龍冷哼一聲,渾身的戰鬥力更加龐大。

轟的一聲巨響來,兩人的攻擊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爆炸傳來,德龍不愧是這一次組織大軍的統領,紋絲不動,而神滅卻如同稻草人一樣被直接砸飛出十幾米遠,狠狠的砸在人王殿的大軍中。

這一幕頓時被右相給注意到了,他知道神滅不是德龍的對手,冷哼一聲,朝着德龍大吼一聲,手持戰矛就衝殺了過去。

「德龍,你的對手是我。」

德龍本來準備乘勝追擊,乘他病要他命,徹底把神滅打怕,然後消滅掉就更好了,沒想到剛開始有所動作,就被對方的右相給看到了。

奧丁森,德龍自然認識。

還在戰場上交過手。

而且是手下敗將。

雖然遺憾,但是一瞬間德龍整個人就不屑的說道:「我當是誰?奧丁森,怎麼,當年的手下敗將,現在也敢跟我動手,上一次讓你跑了,這一次信不信我扭斷你的脖子,讓你成為一個死人。」

。 已經被提醒過自重的林蕭柔,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此事?

但這種事情,她不可能和眼前的沈坤多提,面色沒有絲毫變動,語氣也透露出冷漠。

「我知曉此事,那又如何?」

此刻的林蕭柔,是這麼說,從表面上看起來確實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可沈坤對她迷戀這麼久,卻能在她這刻意遮掩的表情下,發現端倪。

他眼底劃過一抹狠戾之色,隨後故意引誘的說着。

「難道林姑娘就不想解決掉許凝這個大麻煩?我想無論是陸思川亦或者是這次的瑤國男子,恐怕她都是你的一個麻煩吧?」

不得不說,沈坤確實是抓准林蕭柔的心思,在這兩件事情上面,對她而言確實就是件大麻煩。

從而現下聽得這話以後,也是不由自主的雙眸顫動,已然是心下有了些許的鬆動。

沈坤則是抓住這個機會,笑着主動提建議。

「倘若林姑娘願意,我可以和你合作,幫你除掉許凝,如何?」

本來就有些動容的林蕭柔,此刻也終於正眼看向他,「你今日過來,為的就是這個目的?」

「是也不是。」沈坤突然冷笑一聲,不加以掩飾的在她面前流露出絲絲的恨意。

「我會淪落至此,一大半都是她許凝的好功勞,既然她這樣對我,我豈能不好好的回報她?」

林蕭柔雖說對於沈坤的所作所為,也確實嗤之以鼻,但說到底,她和沈坤之間倒是沒有什麼過重的糾紛。

現下沈坤又主動提出來願意合作除掉許凝,她只是猶豫了片刻鐘,旋即便看向他。

「我可以和你合作,但你必須向我保證,到時候一定要解決點許凝,無論你用什麼辦法,總之我都不想在眼皮子底下,還會再繼續看到她。」

「林姑娘放心。」

沈坤一聽她答應,面上突然湧出笑容來,「我既然已經答應,那自然不會欺騙你。」

在沈坤的假意示好下,最終林蕭柔同他達成協議,以除掉許凝為目的而產生的陰謀,就此在他們二人之間展開。

雖沈坤因為有了林蕭柔的牽扯,這背地裏面的動作,沒必要任何事情都親力親為,但私底下的小動作卻也是連連不斷的。

這種的小動作,也終是引起陸思川的警覺。

「近日宅子附近圍聚的人越來越多,雖看似是無意經過或是停留,但這群人卻是每日都會出現,恐怕整個宅子都已經在別人的監視下。」

陸思川回想起這段時期以來,許凝做的那些事情,幾乎不用多想,便能夠猜的出來,這究竟是誰安排的人。

他微蹙起眉頭,再次出言提醒,「你近日出行小心點沈坤,哪怕是和肖子恆在一起商討事情的時候,也莫要掉以輕心,免得會被他趁機動手。」

對於陸思川的提醒,許凝倒是沒有絲毫的意外,只是聽完這些話后,一笑了之,「放心,我自有安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