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鏘鏘鏘!……


數名蟾族持着手中利刃,一齊向銀彩砍去,銀彩站立原地,沒有閃躲,只是體表突然瀰漫起彩色的元力,最後化作一副炫彩的鎧甲。

這是專屬於銀彩的元力鎧!

利刃劈砍到元力鎧上,只是擦出了幾朵小火花,沒有對銀彩造成任何的傷害。

神劍在手中旋轉一圈,銀彩一把握住劍把,猛然揮舞出一輪殘月,她身前的蟾族瞬間全部被劈成兩半,血霧帶着內臟和兩半屍體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個閃身,銀彩瞬間來到了蟾族多的地方,緊持神劍,瘋狂劈砍,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在她的劍下做了亡魂。

傾刻間,蟾族便損失了數百族人。

蟾族驚愕的看着如殺神一般的銀彩,不由得嚥了咽口水,這什麼來頭?也太強大的吧!

它們之前也看過銀彩斬殺鶴族的,當時還起笑鶴族的太弱了,那麼多個居然還被對方一個殺得丟盔卸甲,最後還敗退而去。

不過它們現在親自領教了,對於鶴族的實力不再質疑,對於銀彩的實力,也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咕嚕!

銀彩分明聽到了蟾族發出了許多的咽水聲,很顯然,它們對自己都很懼怕了。

不過,她還沒發泄夠,今天她要盡情發泄,嚴重壓抑後的爆發,誰也阻止不了她。

沒有在意蟾族的表情,銀彩穿梭在蟾族中,不斷有蟾族失去生命。

她修爲實在高深,蟾族沒有一人是其對手,所以有很多蟾族在還沒反應過來時,便已經身首異處了。

面對一個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對手,蟾族驚怒不已,不過卻是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對方肆意廝殺已族族人。

爲了避免不必要的無故損失,無奈之下,蟾族此次的領頭下令,撤離……

蟾族丟下一片屍體,狼狽而逃,與之前的鶴族一個樣。

銀彩一人挑兩族,全都完勝,這引起很多的注意,狐族的盟友們見比較強大的兩族在其手中全都慘敗,全都嚇了一跳,生怕其下一個目標就是己族。

鼠族有這樣強者,根本就不是現在的狐族可以抵擋的,狐族的盟友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心照不宣。

沒有猶豫,它們紛紛撤離!


無謂的犧牲,它們是不會做的。

狐族盟友們的撤離,預示着這場戰爭宣告結束,鮮血淋漓的戰場,告訴着玉林澗的生靈,這裏曾不平靜過……

戰爭結束了,可是鼠族兵馬卻是沒有回族,駐紮原地,而血夜與銀彩還有鼠王,它們連繹來到玉林澗深處,這裏住着玉林澗唯一的一個王族——虎族。

它們身份不一般,來到這裏便被虎族虎王親自接待,血夜實話實說,對於狐族的事,虎王沒有過多的言論,只是嘆了一口氣。


血夜與銀彩和鼠王對於虎王的反應皆是有些奇異,它居然沒有怪罪它們,真是奇蹟啊!

“小兒不見了,我想在玉林澗和周圍的地界好好的搜尋一番,不知虎王可允?”微沉吟片刻,血夜出聲道。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想也沒多想便道:“隨你吧!”

“嗯?”血夜有些奇怪,這虎王今天是怎麼了?這麼…不正常……

一旁的銀彩和鼠王也是對虎王現在的異常表現有些詫異,不過卻沒有多想什麼,銀彩拱手道:“多謝虎王成全。”

鼠王腦中一轉,想了想接口道:“還有一事希望虎王能夠答應。”

“什麼事?”

“僅憑我鼠族兵馬絕對不夠用,我想請虎王下令,讓玉林澗和周邊所有族羣一起出動,幫忙尋找。”

“可以。”

“多謝虎王!”

…………

三者離去,虎王王座後面,走出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它微笑道:“虎王,你做的很好。”

…………

次日,虎王親自下令,命玉林澗與其周邊所有族羣一起出動,搜尋血風…… 小趙風迷糊的睜開雙眼,入眼的是一個他從沒看過的空間,聽過娘說,這似乎就是人類居住的房間。

自己,終於到了人類世界了!

以後,就爲重回玉林澗爲目標,開始努力修煉了……

“咦,你醒了?”突然一個小女孩蹦出來,見到小趙風醒來有些驚喜道。

“你是誰?這裏…是哪裏?”

小趙風這是第一次看到人類,看着可愛異常的小女孩,他心中也有些激動。

小女孩甜甜一笑,輕鈴脆聲道:“我是玫兒,這裏是我家。”

小趙風點了點頭,他這才確認,自己真的是來到人類世界了,他的新人生,也將開始了……

“小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你爲什麼會暈倒在我家田裏呢?”小女孩問道。

小趙風微遲疑,道:“我叫……風,至於我爲什麼會暈倒在你家田裏,我也不清楚。”

“風?你的名字好奇怪哦,只有一個字耶,而且是怎麼暈倒在我家田裏的也不知道,你好奇怪哦。”小女孩驚異道。

小趙風靦腆的笑了笑,沒有再作答。

“玫兒,是那位小兄弟醒了嗎?”這時房外傳來一個年輕爽朗的男聲。

小女孩聞言,立即蹦了起來,欣喜的對着外面大聲道:“是的爹爹,那位小哥哥醒了。”

“是嗎?我來看看。”

那男聲再次在房外響起,緊接着房門‘吱嘎’一聲被打開,一個雄壯的身影踏步進來。

他就是這個家的支柱,這個家的一家之主,他也是他們這個村子村長——趙霖。

趙霖一進來,便對小趙風親切的慰問道:“小兄弟,你已無大恙了吧?”

“嗯。”小趙風點了點頭,在被這家主人細心調養,好生休息後,他現在只覺得精力充沛,精神抖擻。

趙霖見到小趙風確實安好後,笑道:“小兄弟哪個村的?我送你回去吧!我發現都有一天了,你的家人都該着急了。”

小趙風聞言,腦中頓時浮現出了銀彩的樣子,雖然是一頭狼,但是卻給他母親一般的呵護,他也永遠認定,她就是他的娘。

想到這裏他懷念不已,他很想回去,但是忽然間,他又想到了自己給銀綵帶來了很大的麻煩,自己不適合回去了,只有在自己在人類世界變強以後,那時再回去,才能好好的保護娘。

想到自己以後都要獨自一人,再也難見娘一面,小趙風心中滿是落寞。

變強之路,是孤獨的,是寂寥的,可是他卻不後悔,爲了娘,他做什麼都覺得值得。

看着小趙風那落寞的小臉,趙霖知道自己的話,戳中了小趙風的傷心痛處。

想到自己撿到小趙風的情形,趙雄便猜想,他的家人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之事,所以只有其一個人跑了出來,被自己救了,活了命?

看着眼前小小的小趙風,趙霖眼中離盡是憐惜,柔聲道:“難道你的家人都不幸遇難了?只剩下你一個人?”

婚情告急:神秘總裁,纏上癮 ,聽到趙霖的話,立即附和的點了點頭。

此時他只能這樣了,他不能說自己來自玉林澗,也不能說自己是從小被嘯月血狼養大的,更不能說,他一切的一切都是爲了他娘。

小趙風是被妖獸養大,來自妖獸種族這件事,這些事情他是不能說的。

即便是自己絕對信任的人,他也只能將事情埋在肚子裏,讓其腐爛,不能隨意透漏。

聽了趙霖的話,又看到小趙風點頭應了,她撲閃着水靈大眼,同情道:“小哥哥,你好可憐哦。”


趙霖也是滿臉同情,這孩子還這麼小,就失去了所有的親人,這讓他以後怎麼過?

忽然,趙霖腦中靈光一閃,對小趙風笑道:“小兄弟,既然你沒有去的地方,那你就在這裏住下來吧!”

小趙風聞言,愕了愕,隨即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難以掩飾的欣喜,說真的,他真的很想留下來。

不然離開這裏,對於小趙風來說,想要尋到其他村莊可不容易,而且就算是尋到了,別村的收不收他都是一個大問題。

“可以麼?”小趙風小心翼翼道。

“當然可以,我是趙家村的村長,這裏我說了算。”趙霖豪氣道。

小趙風感激道:“謝謝,真的謝謝你。”

“不用謝我,村子裏多一個人多一份歡樂嘛,爲了讓你好好的在這裏過日子,以後你就對外說是我失散多年的兒子吧,這樣好過一些。”趙霖認真的想了想後說道。

趙霖臉色愕然,沒有說話,隨即點了點頭。

“對了,我還沒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呢?”趙霖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

“我叫風。”小趙風道。


“風?好名字,不過你到我們趙家村來了,你就得改姓,我們趙家村都是趙姓,不存在其他外姓,所以你不能成那個唯一的異類。”趙霖說道。

“改姓趙?好吧!”小趙風微微遲疑,隨即便點下了頭顱。

“那好,趙風,現在是中午了,而且飯菜也炒好了,我們出去吃完飯再說其他的吧!”趙霖說完,直接走出房間。

“走吧!我的小肚子早就餓得呱呱叫了,我要吃兩大碗。”小女孩追着趙雄離去的身影,大聲叫道。

小趙風微微一笑,下了牀,緩步向門外走去…… 趙風一出房間,就見到趙霖向自己招了招手,呲牙一笑,小跑過去坐在其身旁。

“小風,這個是我的妻子,你以後叫他阿姨就可以了。”趙霖指着妻子南宮雅蘭道。

“阿姨好。”趙風站起身,禮貌問候。

南宮雅蘭慈祥的看着趙風微笑,柔聲道:“小風好,快吃飯吧!嚐嚐阿姨做的飯菜好不好吃。”

“嗯。”趙風應了一聲,但卻沒有動筷,看着碗裏的米飯,陣陣發神,自己好久都沒吃過米了。

人類對於米從小都不陌生,可以說隨時可見,但是趙風不一樣,他從小生活在玉林澗,都沒吃過米飯。

他在玉林澗,從小都是喝獸奶,吃獸肉,你根本就沒有,不過好在銀彩的靈智高,給趙風吃的獸肉都是熟肉,不像她自己吃的,是生肉直接撕吃。

趙風端起飯碗,就伸出手來抓進碗裏,抓起一把米飯,就往嘴裏塞。

趙霖一家三口愕然的看着趙風,他用手抓飯吃?

吃了一口,趙風很是懷念,吃了之後肚子確實不餓了,米飯用來填肚子真心不錯……

想罷,趙風又連抓了幾把扔進口中,嘴裏都塞滿了,這纔開始狼吞虎嚥。

愣了好一會,趙玫首先反應過來,她叫道:“呀,小風哥哥你怎麼用手抓飯啊?那多不衛生,你得用筷子。”


筷子?趙風聞言愕了愕, 愛難安 ,好久不曾吃飯,他都給忘了。

“哦。”趙風應了一聲,伸出手拿起桌上的筷子,不管怎麼拿,他就是不適應,用得很不舒服。

想了想,趙風放下筷子,重新用手大把的抓起米飯,往嘴裏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