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銷戶:我帶了手機。


喻文波:憋聊了,要打團了。

「冰女這個位置很好啊,藏在了BT的後方。」記得看著躲在藍色方藍Buff野區,但是並沒有被BT發現的冰女,小聲說道。

「BT正面也發現冰女不見,有點不太敢繼續動這個先鋒了。」米勒說道,「想要拉開。」

「那ARK就直接接盤了呀,你不打我打。」記得說道,「BT願意把先鋒直接拱手讓給對方嗎?」

「現在就看誰先動手。」米勒看著屏幕上一觸即發的局勢說道。

「BT如果先動手要糟的,冰女這個位置太好……」

記得話音未落,張源的日女就直接E閃上前,目標直指正在攻擊先鋒的男槍。

「BT先動手了!!」

「日女E閃RQ!男槍直接在原地動彈不得!」

「船長大招直接封ARK的後路,但是ARK沒想跑啊!!」

「當場反打!」

宋軼雙眼睜到最大,視線死死地鎖著面前的這塊屏幕。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傾注在了面前的這局團戰里。

甚至他握著滑鼠的手都開始微微地顫抖。

這局比賽他已經打得夠差了。

開局被抓死。

遊走帶崩隊友。

對線再被單殺。

可唐夙依舊信任他,給他費盡心思地安排了這個繞后的位置。

那……

他能辜負這份信任嗎?

「……」

「冰女進場了!!!!」

「閃現踩住四個!!!」

「大招給到妖姬!」

「再開出秒錶!!!」

「EZ凈化!但是馬上就被泰坦補上一個大招!」

「完了!」

「BT要潰敗了!!」

即便船長用橘子解開了控制,但是寒冰後續補上的大招和減速,還是讓他死在了進場狂舞著武器的鱷魚的手下。

「妖姬被男槍秒了!船長被鱷魚收掉!!」

「滿地都是麗桑卓的被動!」

「EZ也跑不了!!」

「零換五!!」

米勒看著面前這難得一見的完美團戰,吼得臉上都有點發紅。

沒想到今天被派來解說選拔賽,能看到這麼多的驚喜。

大聰明:寄。

ming:寄。

銷戶:不看了,這把翻不了了。

777:打完了?這麼快?

喻文波:有的人活著,但他已經死了。

「這波冰女的進場,太帥了吧。」

「閃現踩四個!大招給妖姬,這不等於瞬間開了五個。」

「然後秒錶拖時間,最後他居然還沒死!!」

「建議剛剛彈幕上噴過的人都道個歉嗷。」

「Nice!!!」秦御和程楠從宋軼進場控住四個的那一瞬間就已經開始歡呼了,一直喊到峽谷先鋒被唐夙撿起,然後一路推掉中路二塔才消停。

「厲害啊,小軼。」秦御一邊念著回程,一邊回頭看了一眼宋軼笑著說道,「這波開團有我幾分真傳了嘛。」

「別高興地太早。」唐夙適時地開口道,「比賽還沒結束。」

「就是就是。」程楠立馬接話道。

這波團戰過後,遊戲節奏瞬間逆轉,而ARK這五個人最會打的就是這種順風局了。

控制視野,入侵野區,卡點轉線,收穫資源。

有條不紊。

「比賽節奏已經完全被ARK掌握在手裡了。」米勒輕輕點頭道。

「感覺BT有點像我們賽區一些排名靠後的隊伍,他們個人能力強,但是一旦到了中期,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小破綻。」記得分析道。

「而強隊,最擅長抓的就是這些小破綻,然後順著破綻撕破你的傷口,再完成對局勢的逆轉。」

第三條小龍再被ARK控下之後,BT戰隊只能默默地等待火龍龍魂的團戰。

很快,第四條小龍即將刷新。

「ARK這邊想偷大龍?!」

記得看寒冰、男槍、鱷魚三人已經點了爆炸果實進入龍坑,開始輸出納什男爵。

「BT這邊完全沒有察覺。」

米勒看著還在一步一步抹黑前往小龍坑的BT野輔說道。

「再不發現就來不及了呀。」

終於,BT眾人發現下河道空無一人後,EZ立刻對著大龍坑放出了大招。

「EZ大招刮一下,看見了。」記得說道。

「但是龍已經只剩3000血了,BT想要換小龍!」

「但是ARK不準備給啊!鱷魚TP下路!男槍懲戒收下大龍之後也在往這裡趕!」

「BT在搶時間,他們不想ARK完成雙龍匯,那樣他們就完全沒有機會了!」

「但這個麗桑卓又在繞后!!」

「BT還是沒有看見他!」

「龍被BT拿下,現在的問題是!他們能走掉嗎?!」

「走!能賣就賣!」蔡峰交出大招延緩了一下身後的追兵,再跟著隊友接著往自家的方向跑去。

直到,他再次看見那個從牆壁里緩緩推出的冰爪。

…….

「妖姬復活了!她能守住嗎?!!」

「但對面有五個人啊!她守不住這個家!!」

「寒冰在瘋狂點基地!!」

「讓我們恭喜ARK!完成兩連勝!」

「……」

「boom!」

「Defeat!」

徐舒晨看著面前爆炸的主水晶,握著滑鼠的手輕輕鬆開。

她有些恍惚。 段寶玉見了段志能,打死也不肯跟李婆子走了。

一邊踢她,一邊沖段志能喊道,「爹,這個壞女人把娘打死了!你把她關起來,給娘報仇!爹你快打死這個壞女人!」

段寶玉伸手指著段嬰寧的背影。

原本段嬰寧並沒有回頭。

直到聽到段寶玉又開始嚷嚷,「還有段團團那個野種!爹你打死他們!」

聽到這話,段嬰寧腳步一頓。

方才她還認為,段寶玉只是個孩子而已,只是被周氏給影響壞了。

認為他骨子裡並不壞。

但現在她收回方才的想法。

段寶玉雖小,但從小生活在這烏糟糟的環境中,早就被影響壞了!

這個臭小子,骨子裡也流淌著周氏他們這樣惡毒的鮮血!

段嬰寧因為與他們是一家人而感到可恥!

她深呼吸一口,勉強壓下了心頭的怒火。

當著兒子的面,她不想再動怒、做個只會打打殺殺的女魔頭……她輕輕親了親團寶的額頭,面帶笑意的將他遞給了李婆子。

「團寶你先回去,娘親等會子就回來好不好?」

「我知道了,娘親。」

知道娘親生氣了,團寶乖巧的依偎在李婆子懷中,再不見平日里的調皮。

李婆子一顆心都要融化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