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金梨靠在洞邊,一邊抹淚,一邊忍不住心裏想着事。


而不遠處,夜天凌背上背着柴禾,腰上掛着兩隻兔子,懷裏抱着樹藤編織的筐子,裏面裝了幾個竹筒的水和果子。

在山裏,夜天凌想要活下去,並不難。

他回來前,沒想過金梨在洞裏會怎麼樣,他考慮都是這事到底是針對他還是她?

等他靠近山洞,就聽到了金梨一刻不停的心理歷程。

聽了半天,夜天凌眼裏有了幾分笑意。

就她這樣,走路都走不穩的身體,還想去找他?去救他?

正在夜天凌心裏嘲諷金梨時,卻發現金梨舉著一根火把,真的從洞裏出來了。

金梨撕碎了自己的裙子,暫時做了一個火把,她想試着出去找找人,如果找不到夜天凌,她在這山裏也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區別。

火把昏黃的火光將她那張髒兮兮的臉上浮染上一層淡淡紅色,隨着火光的顫動,秋水般的眼眸細細碎碎的盛滿了驚懼恐慌。

夜天凌心裏微嘆,從暗色中走出來。

金梨聽到動靜,剛出來的幾步的她,像只老鼠似的縮回了洞。

「是我。」夜天凌出了聲。

金梨聽出了夜天凌的聲音。

【他沒事?他回來了?他真的回來了……我不是耳鳴了嗎?】

「夜天?」金梨小心翼翼試探,軟軟的聲音帶着顫抖的怯意。

「嗯。」夜天凌從夜色里回來,進了山洞。

金梨手裏拿着火把,把夜天凌的臉照的清清楚楚。

「你沒事吧?」金梨驚喜又激動的說道。

「沒事。」夜天凌身上都是東西,金梨反應過來后,這下是真的高興了。

【哇!野兔!肥肥的!】

【哇哇!還有水!】

【哇哇哇!還有野果子!】

【他也太好了吧?他怎麼能這麼好?怎麼能這麼棒?我想要的他準備了,我不敢想的,他也準備了!嗚嗚……他真好……】

【我為什麼以前沒發現他這麼好……我保證以後再也不罵他,再不跟他過不去了!以前他罵我的事,都一筆勾銷……】

夜天凌背對着金梨,聽着金梨大驚小怪的心聲,耳朵一寸寸的染紅了。

金梨看着夜天凌帶回來的東西,開心的像個孩子,圍着藤簍子高興的團團轉。

「野果都洗過了,可以直接吃。兔子我怕回來的太晚,就沒有處理。」夜天凌說道。

「謝謝……」金梨吃着酸甜的野果,喝着清甜的泉水,小聲說道。

夜天凌抿唇,「這邊不遠的地方有水源,我去處理兔子,你要是能燒火堆的話,就在洞口再燒一個火堆,柴禾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回來的時候,還會再帶一些柴火回來。」

金梨忙點點頭,「我會!」

夜天凌提着兔子出去了。

金梨又吃了幾個果子,不敢再繼續了,這種酸甜口感的野果子,越吃越開胃,越開胃越餓。

金梨小心的在洞口邊燒火堆,幾次嘗試之後,火堆終於燒了起來。

夜天凌背着柴禾,提着野兔回來時,看到洞口的火堆,眉眼柔和了一瞬。 陳野這傢伙最近真是飄了,都敢做自己的主了,這真是有點不知道幾斤幾兩了。

「大哥,我不知道您這麼介意啊,我還以為你也想睡她呢……」

陳野一臉委屈,哭哭啼啼的解釋。

「睡你妹的睡!趕緊開車!」

林陽懶得和陳野廢話,氣的一陣肝疼。

「啊,大哥,我沒妹啊,要不讓我爸再生一個?」

差不多快九點鐘的時候,林陽和陳野才趕到了比賽現場。

這是一個風景秀麗的露天草坪,草坪四周已經被警戒起來,在草坪正前方搭建了一個舞台。

此時這裏已經聚集了不少來自四面八方的新聞媒體,還有各種各樣的參賽者。

「大師,您來了,我等您好久了。」

察爾森見到林陽出現,屁顛屁顛的迎了上來。林陽點點頭,目光掃向參賽的選手。

其中,最惹眼的無疑是郭氏醫藥的代表了,是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林大師,那傢伙叫郭鶴,郭氏醫藥的完顏膏就是他研發出來的,這次也帶着完顏膏來參賽了。」

察爾森說到這裏,不自覺的挺了挺胸脯:「不過您放心,他的完顏膏再好,也肯定比不過咱們詩雅集團拿來參賽的改頭換面膏!」

來之前,察爾森就對比過郭氏醫藥的完顏膏,效果遠遠不如改頭換面膏。

就是名字比改頭換面旁短點。

至於完顏什麼的,純屬誇張!

林陽倒是微微一愣,原來這傢伙是代表詩雅集團來參賽的嗎?那不早說!

早知道是給秦詩雅參賽,那有沒有獎品自己肯定也得來啊!

顯然,郭鶴也注意到了察爾森,笑眯眯的走了過來。

「是詩雅集團的察爾森吧,堂堂一個華夏人,取一個外國人的名字,真不嫌丟人啊!」

郭鶴一上來就嘲諷起了察爾森,很明顯,他已經偷偷調查了察爾森的底細。

「郭教授,你這個就有點人身攻擊了,名字是父母給的,你少在我名字上做文章,咱們還是賽場見吧!」

察爾森冷哼一聲,對郭鶴沒有一絲好感。

「切,那就走着瞧好了,一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郭鶴不屑的撇撇嘴,雖然注意到了林陽,但壓根就沒把林陽當回事,只以為是察爾森帶來的助手。

九點整,比賽正式拉開帷幕。

致開場詞的是國內最著名的醫藥專家,燕風雲。

不僅在國內聲望很高,在國際上更是享有華夏醫神的美譽。

所以單單燕風雲來擔任本次大賽的評委,就吸引了很多國內外的媒體的關注。

而在燕風雲發表完大會致辭后,大賽的主持也開始介紹起了這次比賽的詳細規則。

是採用積分制,一共分兩場進行,最終按兩輪累加積分,依次排名。

第一場次,是自帶藥物的比拼。第二場次,是煉丹技藝的比拼。

隨着比賽開始,不少選手都拿出了自帶的藥物。

足足有一百種之多,但按照規則,經過評審團初審,最後只有十種產品能夠順利晉級。

其中,林陽還看到了一個熟人,是大康醫藥的李大康帶着他們公司的產品來參賽了。

產品叫什麼去垢除污美腿散,是專門用來美腿的。

據他介紹,這款美腿散不僅能夠去除腳部污垢死皮,還能讓腳部皮膚變得白皙光滑。

顯然,也是經過精心研究設計出來的,就是這名字,和林陽的改頭換面膏一樣,有點土得掉渣!

不過,李大康並沒有注意到林陽,此刻臉。上帶着志在必得的笑容,無比倨傲的呈上了他們公司的產品。

待參賽者都把各自的產品呈上去后,燕風雲就帶着評審團隊開始逐一篩選審核。

最終保留下了十款產品,開始進行第一輪的終極較量。

至於其他的那些,都被淘汰掉了。

沒辦法,參賽的人實在太多,要是都進入第二輪的話,顯然是不太現實,只能優中選優!

「諸位選手,本着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為了驗證這十款產品的優劣,我們採取現場驗證的方式進行最終打分,期間我們將隨機挑選現場的志願者來充當大家產品功效的試驗模特,現在,開始隨機抓取!」

主持人說完,前方的大屏幕就開始滾動起來。

郭鶴和察爾森還有李大康一共十個參賽選手分別站在台前,身後的顯示屏上出現了對應的志願者照片。

察爾森回頭一看,險些被氣死。

只見,負責充當郭鶴志願者的是一個臉上有些許雀斑的女子。而察爾森這邊,則是一個臉上帶有一道刀疤的女子。

至於其他人的志願者,也都比察爾森的要好很多。

「主持人,我反對,這也太不公平了,憑啥他的志願者難度系數這麼低,而我的這麼高啊?」

察爾森登時氣的面紅耳赤,這擺明是欺負人了。

可不等主持人回話,郭鶴就哈哈大笑道:「察爾森,這隻能說明你運氣差,要是我抽到你這個志願者,那我也得挺著,所以你還是認命吧。」

不過,郭鶴內心卻是一陣冷笑。

這志願者自然不會是隨機抓取的,而是他提早就讓人安排好的。

畢竟現在郭氏醫藥和詩雅集團競爭猛烈,這麼做也是為了萬無一失。

「好,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療效上見!」

察爾森握著拳頭,出於對改頭換面膏的自信,也沒再爭辯。

很快,在幾個評委的注視下。

十位選手分別開始展示起了產品的功效。

李大康率先開始,信心+足的拿出了除污去垢美腿散,在眾人的見證下,將美腿散融在了一盆清水中。

他的志願者是個中年婦女,腳部皮膚異常粗糙,腳跟的死皮也特別的厚。

李大康一看,差點沒氣死。

明明都安排好了,讓大賽方給他選一個腳部皮膚較為美觀的,這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無比氣憤看向主持人,主持人乾笑一聲,下意識瞄向郭鶴。

李大康這才意識到,是郭鶴做了手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