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重!非常的重。這是林柏的第一感覺,他驚訝的注視着手捧的東西,這也叫植物麼?簡直比一顆鉛球的重量還要重。


“這什麼鬼東西啊?你到底要它來幹什麼?”費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一株花朵拔了出來,下面居然不是土壤,一坑坑的水狀液體,用鼻子湊近再一嗅,居然是鐵鏽的氣味?

“多采點兒,有用。”小女巫聰明的沒有伸手去接,只是示意林柏把花放在地上,自己又要去拔另一朵。

“你得先告訴我,你要這些花來有什麼用?”林柏不幹了,雙手交插在胸前,不希望浪費太多的時間,這小姑娘的脾氣真是一點兒也不可愛。


“這是石英花。”彷彿這樣就算是做了解釋,小嘴脣又緊緊的閉上,死勁想去拔,就她那點可憐的力氣,怎麼可能辦到?亞斯蘭哼都不哼一聲,就上前去,嘴一咬,出來一朵,爪子一耙,又是一朵,速度驚人的快,不過一會兒功夫就堆起了一座山。

“瑪格蕾塔,看着我。”林柏上前去捧住她的臉,讓她正視自己的眼睛。“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不好受,你失去了很重要的人,我感到很抱歉!”

“這不是你的錯。”

“不,如果……唉!不說這些,我只是想告訴你,現在我也有一個很重要的人要去救,你不希望我也遭遇跟你一樣的痛苦,是吧?”

“你要去禁地。”

“對!如果你害怕,那我可以讓亞斯蘭保護你,或者你們可以繼續留在這裏採那些……石英花?鬼知道什麼東西,總之,如何你不願意的話,我是不會勉強你的,明白嗎?”

“米弟亞曾經說過,石英花也許是唯一的辦法。”小女巫又沒頭沒腦的冒出這麼一句,不過林柏倒是突然開了竅。

他怎麼把這給忘了?她們的身份可是女巫啊!對植物有着天生的感知能力,又在這片密林裏面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以女巫醫喜歡研究新鮮事物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放過那片沼澤池呢?

“蕾塔,你們是不是進去過?”

搖搖頭,“沒有。”

“那你怎麼……”

“我們搬不動它們。”指的當然是石英花了。“米弟亞做過一些試驗,並不是很確定。”

對林柏而言,有這句話也就夠了,再一回頭,媽呀!亞斯蘭這瘋子,都堆成一座小山了,不過保險起見,他還是白問了一句。“這些,夠了嗎?”

這下子,連小女巫的眼睛都大了,忙點頭:“夠了,夠了。”

這麼重的東西,當然不能抱着走啦,不是有空間戒麼,也不管是不是太多,直接全掃了進去。

還是那塊沼澤池,這一次,誰也不敢靠得太近。

林柏試着扔了一朵石英花進去,驚奇的發現,這東西的硬試實在驚人,不但毫釐未損,還順利的沉了下去,有戲!

“可惜這些花都太小,不太好用。”瞪着那些兩個巴掌大小的花,林柏正一籌莫展,居然也沒人附和,再一回頭,別說人影,連豹影都不見一隻。

稍稍用精神力與亞斯蘭搭上線,原來小姑娘不知道又有什麼新花樣,跑到一邊採東西去了,黑豹自是不放心的跟在身邊。

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林柏選擇相信小女巫的能力,追上了它們。說也奇怪,一向淘氣調皮慣了的小精靈皮皮居然對小女巫也很有好感,或許是兩個人對大自然是抱着同樣的態度,所以比較容易產生共鳴?誰也不知道,恐怕就連小精靈自己也莫明其妙吧?它就喜歡跟在小女孩的身邊,拼命的逗她笑,雖然她一次也沒有笑過,真可惜。

更新鮮的事情還在後頭呢,顯然小女巫這次要的東西可不少,樹上的果子,泥土裏的根系,各種各樣數不清的樹脂和樹葉。這回,就連亞斯蘭也有些愛莫能助的無力感,倒是小精靈還行,對自然界萬物都如己出般瞭解的它們,這點小事自是難不倒。

可糟就糟在,精靈是不允許破壞、傷害生命的,尤其是這些植被,樹精靈更是不能這樣做,這就意味着,幾個人裏面,能幫得上忙得只剩下林柏一個人了?

天啊!如果真按照她的要求,把東西都弄齊,那得是多少天之後的事情了?更何況,他還不知道這些東西要來有什麼用?

小女巫表現得很平靜,不知道什麼時候跳出了一隻小兔子,只見她把手搭在兔子毛茸茸的腦袋上,也就一會兒的功夫,放開手,兔子就跑開去了。亞斯蘭看得眼都綠了,舔了舔舌頭,它餓了。

小女巫像是知道黑豹心思似的,衝它笑了笑,一晃眼就靈巧的爬上了樹,猩猩都沒她動作快。高高的大樹上,結滿了一顆顆紅色的小果子,一大拔一大拔,一拔足有幾十顆的樣子,顏色異常豔麗,似一團團紅火。

這種苦力活兒總不能都讓一個女孩子給幹了去吧?林柏有樣學樣的也上了另一棵樹上,雖然東西很慢,簡直可以用驚險來形容,這個時候的他,壓根忘了自己會魔法。十分小心的摘下一拔,裹在衣料上。

另一顆樹上的小女巫老遠衝他笑笑,說道:“不要讓它們碰到泥土,否則就用不了的。”

“知道了!”爬樹摘果子的新鮮感讓林柏有些興奮,最重要的是,小女巫似乎真能幫上些什麼忙?

緊接着,樹下突然冒出許許多多的小動物來,都是那種比較溫馴的動物,如果說,最初不知道它們想幹嘛,嚇了人一跳的話,那麼接下來它們所做的事情也夠讓人跌破眼鏡的。

動物報恩的故事聽過不少,親眼見到還真有些震撼。它們的出現使得工作進展得十分的快,而且還分門另類的堆在一起,小女巫愛憐的這個抱抱,那個親親,這才送走了依依不捨的小動物們,林柏懷疑這是她表示感激的方式。

“需要升火。”她對他說道,好像知道他有辦法似的。

“沒有鍋。”她又說道,林柏只好又從空間戒裏掏,掏了半天,還真弄出了十幾個銀鍋,和幾個普通鍋出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些都是魔法試驗用的器具?如果讓撒萊知道,他那些寶貝家當這樣被糟蹋,會不會心痛死?可眼下,林柏也顧不了這麼許多。

弄了好半天,終於明白小女巫葫蘆裏賣得是什麼藥了,敢情她在自制粘液?

[有人來了。]亞斯蘭的警惕性一向很高。

“去看看。”眼看也幫不上什麼忙,東西投放似乎有它特定的順序和時間把握,林柏決定去解決麻煩,再說,他好像也餓了,想弄點兒東西吃。

小女巫依然很專心的在熬製,外面世界的一切都與她無關,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小皮卡丘早就乏味得睡着了,沒有運氣看見它一直期待的笑容。

在看見自己的成果終於完成時,小女巫笑了,她在心時暗暗跟母親對話,這是她第一次,自己親手完成這麼複雜的藥劑。一般來說,十六歲之前的女巫醫是沒有資格自己動手做複雜的藥劑,主要是這些東西的成份比較複雜,而且也有一定的危險,如果弄錯一樣的話,會造成不良的後果,不是心智還未完全成熟的孩子們可以獨立完成的。

而瑪格蕾塔今年不過才十五歲,其實也還沒到適婚的年齡,她的阿姨米弟亞原本是打算在她十六歲,成年之時,把她的身世之謎告訴她的,可現在,這個祕密被永遠的埋藏,除非林柏提起,這也是她在臨死之前,選擇把蕾塔託付給未來人王的原因之一。沒有什麼人是比丈夫更適合的人選了,天真的女巫以爲,一個男人願意冒着生命危險去幫助另一個女人,一定是對她有了特殊的感情,她不知道,這個自以爲是的想法,差一點兒害苦了她最痛愛的親侄女。


瑪格蕾塔是個聰明的女孩兒,她十分清楚米弟亞的意思,並且,她也的確被林柏勇敢的行爲所感動,越看越覺得這個男人是個可靠而又值得去愛的好男人。如果連一隻黑豹和樹精靈都願意跟隨信任的人,你還有什麼可不放心的呢?她對自己道。

可惜她還太小,不知道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感情分很多種,愛情不過是其中的一種罷了,並非單方的付出就一定會有回報。

當她明白這個道理時,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她同樣也付出許多慘痛的代價。 密林今天格外熱鬧,不但小動物都出來湊熱鬧,還來了林柏這幾個陌生人,非但如此,一大隊人馬也正在向裏層進入。

但他們的速度很慢,顯然知道這裏面危險重重,加上人馬過多,想要像小女巫他們那樣小心的避開陷阱似乎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在觀察了十幾分鐘的時間裏,林柏發現他們已經犧牲了三個人,當然這也是因爲他們體能比較弱的原故,一看就知道是魔法師。

這些都是神廟派出的搜捕隊,他們已經查到林柏進入密林之中,也知道了小木屋和女巫醫的存在。當得知林柏進入禁地之時,羅貝雷勃然大怒,差一點兒把桌子給掀了。原本他打算自己親自來一趟,無奈要舉行歡送儀式,送蕾奧娜拉公主離開,倉促間,要做的準備太多了,分身乏術。

一向乖巧聽話的蕾奧娜拉雖然沒有表示出不滿,卻也看出情緒上有些牴觸,可惜沒有人知道原因,她的嘴封得很實,半點風都不透,就連她最信任的侍女米莉也問不出什麼來。只是她的身體似乎很虛弱,應該是着了風寒,那天晚上發生什麼,她到底被什麼人擄走,這期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恐怕是沒有時間去追究的了。

可是防備嚴密的神廟內部居然發生這樣的事情,也讓身爲大長老的羅貝雷頗感沒面子,偏偏在這個時候,邊境上又傳來兩邊的人馬分別派兵朝這邊趕來,還真是一事未了一事又出,倒黴到家了呀!

其實,他哪裏知道,亞特蘭蒂斯的人馬並不是來興師問罪來的,他們的目標是那位傳說中的神使。如果那個所謂預言是真的,爲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神使必須要剷除,無論付出任何的代價。

美索不達米亞方同樣也是爲林柏而來,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占卜師星算出的神使就是他們精心安排的假王子。他們與亞特蘭蒂斯的目的也不一樣,他們是要救出神使,網絡到自己的旗幟下,好有一個足以站得住腳的藉口發動戰爭,以救世之名,以神之名,討伐神廟,向亞斯蘭蒂斯宣戰。

亞特蘭蒂斯的大軍行進速度十分緩慢,先鋒隊還未進入達洛法庫巴國的地域,就被一批黑衣精幹的人馬阻截,這些人顯然是善常暗殺之道,下手即快且狠。先鋒隊時夜兼晨的趕路,以期在最短的時間內先與德斯上將聯繫上,體力上本就略顯下風,在頑強拼搏了半個時辰後,終是不敵,戰死。

黑衣人方也重傷四人,不過他們中似乎有一個治療的魔法師,看起來,這一夥人不太像是正規軍隊。

美索不達米亞的軍隊兵分三路,其中兩路就像難纏的蛇,不時給亞軍制造些小麻煩,由於他們人少,比較靈活機動,常常是損失小兵力就能亂了對方的陣腳,其實,這不過是一些很粗淺的戰術,要怪就怪亞軍的指揮官實在太菜。

這是特肯尼亞的第一次任務,他父親是亞特蘭蒂斯聖騎士營的中將,而他自己,也被剛剛任命爲少將。帝國德斯上將一直都是他崇拜的偶像,雖然僅僅是單純的崇拜而已,他自己是沒有什麼能力的,能夠爬上少將的位置不過是給他父親的面子,而這一次的任務,在任何人看來,就好像公幹旅遊一樣輕鬆。

他父親自然就把這種肥差留給了自己的兒子,希望他能借此機會與明日之星德斯上將打好交道,建功立業,給家族爭氣。

原本這位年輕的少將先生的確是自信滿滿,一路上吆喝的最大聲的也是他,這也看不順眼,那也看不順眼,還整天抱怨伙食不好,拿炊事官出氣。一路上,借公幹之便,行尋歡作樂之實,這一點倒撿到偶像德斯上將的不少真傳。


開始時,還算是比較順利的,可是到了後來,自從突然發現掉隊人馬越來越多之後,這位少將大人在別人的提醒下,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只可惜,這隻驕傲的孔雀絲毫沒有采納別人意見的優良美德,還以爲出現了逃兵,居然採用了高壓政策,卻不想反倒引起士兵的不滿,真就出現了逃兵。

美索不達米亞其實派出的都不是正規兵,是有經驗的傭兵團,他們是做了功課的,從數量上,不及人家的四十分一,硬碰硬那是找死。可他們都是精英部隊,目的也很明確,拖住對方的主力部隊,讓另一批人馬順利找到神使,任務就算完成。

只是沒想到那位少將的能力出乎他們預料的菜,居然在第三天就讓他們把後方的糧草給燒得個精光,差點兒沒把他們的大牙給笑破。

這頭兩方人馬磕磕碰碰一路走來,就像玩兒戲一樣,小打小鬧不少,卻也沒真大動干戈,誰都不想成爲千古罪人,變成大西洲戰爭打響的第一炮。

這一邊,坎布拉罕城已經亂成一窩粥,一些有送神使的謠傳不知怎麼回事就給傳開了。帶着黑豹的,從天而降的神使,既然是跟神扯了關係,民衆自然是偏向林柏的,只是他們並不知道,神廟卻是狠得咬牙切齒。這個世界有一個神的代言人就足夠了,再多一個,還不得亂套?這樣的情況,是絕不允許出現的。

再說林柏,還不知道自己莫明其妙就成了神的代言人,看見神廟的搜捕隊一時半會兒還進來到密林深處,這才安了心。隨便撿些野果裹腹後,很快又回到小女巫的身邊,一夜無眠的她,看上去十分疲憊憔悴,手卻片刻也沒有閒下來,全神貫注的在做着手工活兒。

幸好皮皮也在一旁幫忙,否則就她那丁點氣力,根本就抱不動那個石英花。

“真厲害!”林柏由衷的讚歎道,沒想到小女巫用植物做的粘液還真管用,不但把一朵朵花粘合得一絲縫都不透,強力效果還很棒,她把花朵拼成了一個雞蛋狀。

“恐怕只能進去一個人。” 瑪格蕾塔整個人都快要脫力了,如果不是悲憤情緒強撐着,她早就要累趴下去。指了指那個快要成形的東西,她對林柏說道,目光中,多了些什麼。

“沒關係,我一個人下去就可以了。”林柏一心只想着進入沼澤池的問題,倒沒注意到什麼,更沒有發現小女孩子眼中落寞的神色。

[我也去。]亞斯蘭第一個不答應。

“你留下來保護她。”林柏指的是瑪格蕾塔,下面會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沒底,萬一要回不來,好歹得有個人回去送信吧?“如果我在明天早上之前都沒有出現,你就回圖隆,把這邊的情況告訴歐羅巴,但千萬不要把具體位置告訴他。那個笨蛋肯定會冒死下去救人的,我可不想又白白犧牲一個人。”

“明知道這種事情很愚蠢,還要去做,那算什麼?”這話居然是小女巫說出來的,可惜她對未來人王的瞭解還不夠,不知道,有些事情,是什麼人都無法阻止他去做的。

小女巫有些後悔了,她爲什麼要幫他做這些事情呢?萬一他真出了什麼事情……

不過也由不得她多想,林柏執意要下去,沒有人可以說服他,就邊皮皮自願再陪他冒一次險,也被拒絕了。因此,最終,還是未來人王一個人坐了進去,小女巫將最後幾朵石英花封上之後,他將要自己一個人去面對未知的戰鬥。

亞斯蘭猛一使力,石英花合成的蛋狀體就在半空中翻騰,幾個人屏氣凝神,注視着那個‘蛋’,萬一,突然爆裂開的話,林柏是必死無疑。最緊張的還是要數小女巫,雖然她很想對自己有信心,但畢竟關乎到自己十分重要的人的性命,又是第一次嘗試,還真沒有底。

不過短短几秒鐘的事情,卻讓他們彷彿度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直至看見那顆東西經受住考驗,緩緩下沉,這才鬆了口氣。

“糟了!”精靈突然驚叫道,眼睛滾圓,看看亞斯蘭,又望望小女巫,急得快哭出來。“這麼堅實的話,他要怎麼樣才能從裏面出來啊?”

……

糟了!居然忘了考慮這個問題。

別說他們,就連林柏自己也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坐在一個‘蛋’的裏面,滋味可不好受,也不知道在裏面被迫翻騰了幾次,好不容易穩定下來時,卻發現完全找不到出去辦法,腦門上幾條黑槓若隱若現。

幾乎把整個空間戒裏能用的,也許能用的,不能用的東西全試了個遍,在第一千零八十六次宣告失敗之際,突然聽見從外界傳來的一絲聲響。

有聲音?該不會是撒萊吧?一向樂觀的心態很自然冒了出來,拼命的用硬物敲擊壁面,試圖發出聲響。


外面很快也有了迴應,而且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大聲,最後,碰的一聲巨響,虧得林柏反應還算夠快,勉強撐起了防護罩,纔沒有變一團人肉。

“人類?”

不是撒萊的聲音,站在面前的,分明是一個怪物,生着獅子的頭,馬一樣的身子,高大魁梧,足足高出林柏兩個頭都不止,需要仰起頭才能與它對視。

嘿!還真不錯,至少它會說人類語言,方便溝通,不是嗎?林柏自嘲道。

“吾擅闖禁地,該誅。”

“啊?什麼?不……不是呀……”話還沒說完就只能抱頭鼠串了,誰讓這怪物一點情面都不講,偏魔法又霸道得驚人,再看這地方儼然一個地下迷宮,整個建築風格十分的古樸,壁面上飾着許多奇怪的圖案,勉強能夠以此當做記號來用。

怪獸的攻擊力驚人,居然可以穿透林柏的護防,這種情景哪裏出現過?愣是嚇出了一聲冷汗,一邊逃的情況下,根本沒有時間施咒,嘗試用激光槍,打在那傢伙的身體上,居然毫髮無傷,太可怕了吧?


怎麼辦?只能逃?沒命的逃?不知道跑了多遠,總是永無止境的石通道,見門就鑽,可偏就怎麼甩也甩不掉後頭那個跟屁蟲,眼看一把無形卻是鋒利無比的光劍已經懸在頭頂上,另一束光盾突然擋在他面上。

“笨蛋!快點把磁歐石拿出來!”

沒來得及細想這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林柏立馬把空間戒裏所有的磁歐石掏了出來,欣喜的發現,那怪獸果然頓一頓,有門兒?

可惜還是高興得太早了,光劍越發異亮,明顯要壓過那光盾,而光盾的力量漸漸趨於弱勢,這時,又是一個氣極敗壞的聲音傳來。

“我說的是你脖子上那個,你把這些亂七八糟的都弄出來幹什麼?我怎麼撿了你這麼個笨蛋做徒弟?”

“項鍊?”連忙掏了出來,有點委屈的想到,說也不說清楚一點兒,有誰會聯想到掛在脖子上的東西啊?

說也奇怪,那怪獸在看清楚項鍊的剎那,居然變成了一具石雕塑,一動不動。用手又不放心的捅了捅,確定它不會再動之後,暗暗抹了把冷汗。

“老傢伙,還不快點出來?”

“說你笨,你還真就笨給我看,我要能顯身,還用等到現在?”

“怎麼了?”林柏這下也認真起來,不敢去做那最壞的打算。

“不用擔心,我還死不了,只要還有一絲生命力在,我的精神力就能凝聚,只不過,我的肉體沒有辦法再保住罷了。”

“保不住肉體?那它去哪裏了?”

“燒焦了,還穿了無數個洞,不要叫我再撿回來用,那破皮囊送給我我也不要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