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重新回到朱小筠卧室,張凡使一塊小紗布,沾了一些澱粉,輕輕地抹在朱小筠的腳心上。


大約過了幾秒鐘,一個奇怪出現了!

只見那隻小巧的腳心,慢慢地現出一個字跡。

字體約有核桃大小,毛筆楷書,模模糊糊,看不清楚是什麼字。

張凡低下頭,不斷往腳心上吹氣,好讓澱粉快點風乾。

隨着澱粉水的風乾,那個字越來越清楚,最後終於顯現出來——「死」。

「死!」

朱軍南大吃一驚,失態地叫了起來。

宮少的臉上也露出詫異。

張凡如法炮製,又脫下朱小筠右腳的黑絲襪,在腳心上塗上澱粉水。

過了一會兒,腳心赫然現出了一個「絕」字!

朱軍南和宮少目瞪口呆。

「張,張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您怎麼知道小筠腳上有字?」朱軍南簡直如同遇了鬼。

同時,他見張凡如此神奇,心中肅然起敬,不知不覺中,對張凡用起了尊稱「您」。

張凡輕輕放下朱小筠的小腳,用毯子蓋好,笑道:「這個很簡單,小偶人腳上有的字,一定要在受害者身上有同樣的字,這樣才能形成感應,當巫師夜裏對小偶人施法用咒時,小筠才會受到同樣的詛咒。這個是厭勝之術的基本法術。」

「可是,這澱粉水——」朱軍南不明白,普通的澱粉水,難道就可以解了巫師的術法?

「這個更簡單了。巫師不可能明顯地在受害人身上寫字,那樣受害人當然會發現字跡。那麼只有在夜裏潛進受害人房間,用一種古傳秘制的『靈隱蔸鈴汁』,在受害人身體上寫上咒語。這種汁液,類似於現代間諜使用的秘寫液,寫出來的字肉眼看不見,只有用火烤或者用澱粉,才能顯現出來。而且,平時洗澡的時候,不會被洗掉。」張凡耐心地解釋道。

「啊!原來如此!」

朱軍南額頭上慢慢沁出汗珠,用手擦了擦,聲音顫抖地道:「張先生,還拜求您,把我女兒的盅咒給解開。若是救了我女兒,我朱軍南沒死不忘大恩大德!要知道,我朱家只有小筠這麼一根獨苗呀!」

朱軍南是真的動了感情,雙眼淚汪汪地,一邊說着,一邊緊緊地拉住張凡的手,用力搖晃着。

張凡輕輕一笑,說:「我今天特地從水縣趕來,就是為了解救朱小姐的。你放心,既然毒咒已然昭然若揭,你可以把施咒的巫師處理一下,不要放走她,以免她遠距離繼續施咒法。」

「好好,我絕不會放過這個毒婦!」朱軍南沉聲道,然後又是沖門外喊:」把她帶進來!」

保鏢們再次把董姑拖到客廳里,摁跪在地上。

「誰派你來害小姐的?」宮少喝問。

董姑情知事情敗露,毒毒地瞪了張凡一眼,朗聲道:「沒人指派我!我就是看不慣你朱家大富大貴!」

「打。」朱軍南輕輕地說了一聲。

保鏢扯起董姑,猛猛的大耳光,如雨點般搧在她的老臉上。

董姑緊閉雙目,一聲不吭。

「給我加刑!」宮少跳了起來,手執一把鐵鉗,衝過去,一把抓起董姑的手,大鐵鉗一張,鉗住了一根手指,用力一夾!

「啊!」

董姑終於叫出聲來!

一根手指,直接被夾斷,只有一段皮連着,露出了白白的骨碴子!

張凡不由得暗道:宮少是個狠人!

「說,再不說,我把你手指一根一根,全部夾斷!」宮少陰笑着說。

「別說你夾斷我手指,就是剜了我的眼珠子,你也別想我吐出一個字!」董姑猙獰地吼著,氣勢幾乎壓過了宮少。

「我操你姥姥!」

宮少歇斯底里罵着,雙手一用力。

只聽「咔」地一聲脆響。

董姑兩眼翻白,昏死過去!

而她的另外一根手指,直接斷掉了。

鮮血噴涌,直射出來,落在地板上,紅紅地一片!

宮少得意地把半根斷指扔到紙簍里,還「呸」了一聲。

朱軍南輕輕地斜了宮少一眼,臉上不經意地透出一絲厭惡,眉頭皺了皺,但他沒有表露出什麼,而是不動聲色地道:「先把她綁到車庫裏,叫人把傷口處理一下,等她醒了以後再審。審不出來的話,明天送警察局。」

「是!」兩個保鏢答應着,提起董姑就走。

董姑被拖走之後,朱軍南問:「張先生,我女兒什麼時候能醒來?」

張凡道:「巫師不肯親自解除咒法,只有我親自試一試了。不過,我並不精通法術,只是在一本古書上偶爾看到過這種厭勝術,不知能不能辦得到。」

「我信任您,請您馬上施法解咒吧!」朱軍南道。

回到朱小筠卧室,張凡先叫人打來一盆溫水,輕輕將小姐兩隻玉足泡進水裏,慢慢將字跡清洗掉,然後用兩張紙巾揩乾了腳上的水漬,然後把紙巾摺疊一下,放在一邊。

宮少站在一邊,眼裏直冒火:小筠的小腳,我多少次想摸一摸,都被她拒絕,有一次我想霸王硬上弓,竟然被她差點踢爆了蛋,如今這雙寶貝卻被這個張凡給玩個夠!

宮少暗暗咬牙:小子,有機會,我要是不整死你,我就不姓宮!

「我說姓張的,既然腳上的字洗掉了,你就不要捏著小姐不放了!揩油也沒有這麼揩的!」宮少忍不住發聲了,雖然他明這可能招來朱軍南的斥責。

張凡並不理會宮少,徑自用小妙手捏住小姐玉趾,閉目運氣。

見張凡不回應,朱軍南也沒有阻止他,宮少的勇氣足了一些,提高聲音道:「我說姓張的,你平時是不是把奸任村婦的事干多了,養成猥褻的好習慣了?抱着小姐的腳不放,你特么狼啃的究竟想做什麼?」

張凡還是不吱聲,半閉雙目,臉上似乎變得紅潤一些,一看就是進入了某種狀態。

他在運動內氣,將自己掌心氣穴對準小姐足上湧泉穴,將大量內氣注入小姐體內。

一股股真玄混元之氣,通過小妙手,源源不斷地傳到了小姐玉足之內。

再通過腿上經脈,順絡而上,貫穿全身。

大約過了五分鐘,朱小筠臉上慢慢泛紅了!

「啊!」朱軍南驚喜地一叫。

只見朱小筠嘴唇微微動了一動,眼帘漸漸掀開,兩道長長的睫毛忽閃一下,露出兩隻清澈的美目。

「小筠!」朱軍南俯身上前,淚珠已經掉在了被單上。

「躲開!」宮少一把扯開張凡握著小姐玉足的雙手,擠上前來。

張凡冷笑一聲,站到了一邊。

。 霎時間,這個原本就不到五十平米的單人宿舍,空間變得更加狹隘、壓逼,連空氣都極度地稀薄起來。

顧汐尷尬得連腳趾頭都綣縮起來。

「三叔他真的只是來給我送吃的,剛才那碗湯打翻了,弄髒了她的褲子,所以他才……」

霍霆均把她視作空氣,根本不想聽她的解釋。

他只盯住霍辰燁:「霍辰燁,我提醒過你吧?不要跟這種女人糾纏到一起,你若果執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叔侄之情都不念及了。」

霍霆均的口吻,換了一個人似的,冰冷無情得令人感覺陌生。

他說完,筆挺的身子轉過去,離開。

顧汐的心像是墜進了一個黑洞裏,彷彿要失去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她此刻沒法想其它,下意識就伸手想要抓住他:「霍霆均……」

只是她的指尖剛碰他的肌膚,這個男人就像是被什麼噁心人的細菌碰到了一樣,果斷而用力地甩開她。

這顧汐被他這一甩,甩得踉蹌地後退了倆步,又絆到旁邊的椅子,往後倒去。

「小汐!」霍辰燁緊張地吼了一聲。

霍霆均冷漠如冰的眉宇微微一晃,條件反射地想出手去扶。

然而,霍辰燁穩穩地將顧汐摟到了懷裏。

「霆均,你太過份了。」霍辰燁俊臉爬上慍色。

霍霆均冷盯住楚楚可憐地窩在霍辰燁的顧汐,眼神更加的幽深幾分。

一字一頓:「醜女人,記住,是你敬酒不喝喝罰酒!」

他闊步而去,留下一抹無情的背影。

顧汐的心,徹底地沉下去,沉落到谷底。

她倆腿發軟,連站都站不穩。

霍辰燁扶她坐下。

「對不起,我本人有潔癖,所以剛才趁着你替我洗褲子的時間,洗了個澡,沒想到霆均會來。」

男人的解釋,已經沒有意義。

「霍霆均他為什麼就是不信任我……」顧汐喃喃地控訴,很難過很難過。

霍辰燁:「這時候要解釋清楚並不難,我今晚回去說服他。」

顧汐搖頭,纖細的五指用力地撐額:「不……你沒看清楚,他剛才的眼神有多兇殘,我感覺他巴不得把我吃掉。」

霍辰燁握緊她的手:「小汐,就算他要對付你,又怎樣?你還有我,我會保護你。」

顧汐掙脫他,用力把他推開:「請你離開吧,求你了,你在這裏只要讓他產生更大的誤會!我不想自己和他的誤會越來越深……」

霍辰燁目光黯然,像夜星突然被密壓壓的烏雲遮蔽掉,失落地道:「顧汐,莫非你真的愛上霆均了?」

顧汐肩膀一顫。

堅決地搖頭:「不!我怎麼可能愛上自己的未來姐夫,他和顧夢連孩子都……」

霍辰燁深眸微訝:「顧夢懷了霆均的孩子?」

顧汐垂眸:「這件事情,應該由他們自己公佈。」

她想,也不會遠了。

等她明天和霍霆均離婚,等到霍霆均搞定霍老太的那天,也就是霍霆均和顧夢正式結合的日子。

她只不過是一個過客,她又何必那麼在乎霍霆均對自己的看法?

「那你就儘管跟他離婚,結束這段原本就不該有的關係!」霍辰燁提議。

「原本,我和他約定了,明天離婚,不拖不欠,但現在看來,霍霆均不會就這樣放過我,他要對付我。」

顧汐心底一片潮濕,酸楚和疼痛,充斥在她的每一寸思緒里。

霍辰燁:「這樣一來,你更應該跟我在一起,身為霆均的三叔,我很清楚,他這個人要是狠起來,出乎你想像,小汐,我們要比他先一步,採取行動。」

顧汐疑惑地看着他:「你想怎樣?」

「明天和他離婚後,跟我結婚。」霍辰燁半跪在她的面前,認真而堅定。

顧汐嚇得後退,將自己縮到沙發的最角落:「不行,這樣不行!」

「請你走吧,我想靜一靜,我真的只想靜一靜……」

她把臉埋進自己的膝蓋里,無辜、無助、可憐、弱小。

顧汐感覺全世界都遺棄了她,只因為那個男人對她的誤解,更加的根深蒂固。

比起恐懼更深的,是內心深處的那份到了極限的委屈、失望。

霍霆均,你為什麼老是不相信我?為什麼……為什麼……。白尼桑,白尼桑,白尼桑,尼桑久將這個新名字在口中咀嚼了好幾遍,之後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這個名字真好聽,這樣一來,他的身份就不會有人懷疑。

「謝謝,謝謝,這個名字我好喜歡。」白尼桑歡喜的一臉真摯的向白以柳道謝!

「你喜歡就好。歡迎來到這個大家庭。」白以柳也懷著萬分的喜悅說道。

「謝謝,謝謝。」這裡應該可以真正的安穩下來了。

其實他的性子不喜歡打打殺殺,這樣的日子才是日子!

「在……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一卷第194章時間如梭 她忽地頓住。

說這些幹什麼?連她都不記得那人是什麼樣子,怎麼還能再讓女兒難受?

「彩雲,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幸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