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都檢查下彈藥,把消音器都裝上。”見龍雲同意,老魚馬上開始分配任務:“準星,你負責提供外圍支援,等我們靠近了,馬上狙掉高臺上的機槍手和負責把風的幾個哨兵;男人婆、公爵,你們跟我爲一組,從村子左邊突入,進了村負責左邊房子的搜索和清除;國王、詩人,你們跟隨幽靈爲二組,從右邊突入,進村負責右邊房子的清除……”


北極熊沙薩顯然有些迫不可待,忙問:“頭兒,我呢?怎麼沒我的份?總不能沒活兒給我幹吧?”

老魚指指遠處道:“你繞到村子後頭潛伏起來,只要咱們突襲順利,就會像趕魚一樣,叛軍唯一的出路就是村子後面的出口,你要在村後的樹林裏設立個攔截點,等這幫混蛋出來,給他們一個驚喜。”

“好咧!”北極熊將MINIGUN機槍往肩上一抗,興奮得像中了頭彩,魁梧的身影轉眼就消失在叢林裏。

2個攻擊小組悄悄潛入村子附近的灌木叢,先是潛行了一段距離,到了村子外圍便臥倒在地,低姿匍匐像蛇一樣慢慢靠近村子。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準星再次回到樹上,從口袋裏拿出香口膠丟進嘴裏猛嚼幾口,昨晚凌晨道現在,他負責外圍警戒,本來可以回營地休息,沒想到卻碰到了託瓦馬村的慘案。

薄荷的味道瞬間直衝腦門,他疲勞頓時被驅趕出,將要到來的殺戮讓他的腎上腺激素劇增,一種莫名的亢奮涌上心頭。

很快,耳機裏聽到了叛軍的聲音,顯然老魚他們已經相當接近村子。他架好槍,做了一次深呼吸,將瞄準鏡中的瞄準點套準第一個要擊殺的目標。

“所有人報告位置。”喉震耳機裏傳來老魚低沉的聲音。

“北極熊就位。”

“準星就位。”

“二組就位……”

“GO!”老魚一個餓虎一樣從灌木叢中撲出,裝了消音器的的M4A1發出沉悶的響聲。

撲撲撲——

槍口上的焰火如同像毒蛇吐信,面前十米處的兩名叛軍士兵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立馬被子彈掀掉頭蓋骨。

老魚一動,隊員全動了起來。

龍雲的二組迅速從右邊強行突破,裝了消聲器的M4A1步槍低沉的聲音接連響起,隨後是屍體撲倒在泥地上的悶響。

叛軍分隊的指揮官並非草包,在村口高臺上佈置了兩個負責警戒的觀察哨,佔領了制高點,架起了一挺SS-77重機槍。

像從地底下忽然冒了出來的僱傭兵小組把負責警戒的兩名叛軍士兵嚇了一跳,頓時手忙腳亂。

短暫的驚慌過後,一名機槍手趕緊拉動SS-77的槍栓將子彈送進槍膛,調轉槍口對着老魚的小組就要扣動扳機。

SS-77重機槍是南非立特爾頓公司的產品,雖然算不上什麼先進的玩意,但理論射速能達到900發/分鐘,7。62的口徑提供了足夠的威力,加上可靠的性能和低廉的價格,實在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的必備利器,非洲各地軍閥無不青睞有加。

只要扣下扳機短短几秒,這挺殺人利器幾秒鐘內就能將老魚幾人打成篩子。

機槍手的手指摸到了冰涼的扳機,他既緊張又興奮,眼前那幾名皮膚上塗滿了僞裝油彩的職業軍人似乎沒注意到自己。

這是個絕佳的機會!

他的厚厚的嘴脣掀起一絲獰笑……

忽然,機槍手的獰笑被凝固在臉上。一顆MSG90狙擊槍專用子彈準確穿過他的腦袋,巨大的衝擊力將整個人掀起,狠狠撞在木欄杆上,像一口塞滿沙子的麻袋被扔在地上。

在彈頭的空腔效應下,叛軍機槍手整個頭顱如同一隻炸開的西瓜,鮮血和腦漿濺了邊上另一哨兵滿頭滿臉。

滿臉是血的叛軍士兵根本無法判斷子彈從什麼方向射來,同伴的慘狀讓他驚得尿了褲子,差點就跪倒在地。

0。3秒過後,另一顆7。62MM的狙擊槍專用子彈從他的左胸心臟部位鑽進去,直接掀斷了肋骨,把心臟攪碎。

準星沒有停頓,他就像一個高明的鋼琴家,手指不斷扣動扳機,奏出一首死亡的樂曲。

一名優秀的狙擊手在進入狙擊位置之後會對眼前的場景進行研判,模擬出射擊的次序和部位,先殺誰,後殺誰,又或者是選擇擊傷而非擊殺。當行動開始,狙擊手就按照既定的順序,開始逐一“點名”。

這個擊殺的名單猶如編訂好的電腦程序,在準星的扳機上毫無偏差地執行着。

加裝了消音器的MSG90聲音沉悶,十米之外便聽不到多大動靜。但是隨着村口的警戒哨兵逐個被放倒,廣場上整的叛軍指揮官終於意識到出事了。

“有政府軍!” 總裁,愛多少錢一斤 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對頭政府軍。

他是一名老資格的僱傭兵,有着豐富的作戰經驗,喊完馬上臥倒滾到一邊的木樁後面。

“有狙擊手!找隱蔽!找隱蔽!”看着幾個手下只是原地趴下,指揮官急得連聲怒吼:“一羣蠢驢!”

可惜已經太遲了。

話音剛落,趴在地上自以爲已經安全幾名叛軍士兵身上逐一爆開血花,來不及叫出聲就送了命。

村外的大樹上,準星一邊扣動扳機,一邊像孩子數自己手裏的糖果一樣開始點數:1,2,3,4……

驚魂未定的叛軍指揮官終於發現自己的右邊有一個三人小組,正挨着房屋的牆壁不斷推進,逐屋進行清掃。看到這些人的服飾和裝備,他終於明白讓自己措手不及的對手根本不是老冤家政府軍,而是一支精銳的僱傭兵小組。

指揮官的手指下意識搭在扳機上,從地上慢慢蹲了起,找到一個視角進行瞄準。現在只要扣下扳機,這支AK-47彈夾裏的30顆子彈會在3秒鐘後打光,扇形的彈幕足夠將三人小組掃成馬蜂窩。

“準星,留活口!”龍雲提醒道:“不然咱們啥情報都撈不到!”

這次突襲絕對不能讓一個叛軍士兵逃出去,否則會打草驚蛇,捅了叛軍大部隊的馬蜂窩,但要套取情報就必須留下活口,沒誰比這名指揮官更有價值。

“OK!”準星輕鬆答着,瞄準鏡中的叛軍指揮官蹲在地上,身子隱藏在木柱後頭無法擊中,整個身體只露出一隻右腳。

準星毫不猶豫,朝那隻右腳的膝蓋上開了一槍。

初速800米/秒的彈頭不到一秒便射穿了叛軍指揮官的膝蓋。

“嗷——”

指揮官像只受傷的野獸一樣,劇烈的疼痛讓他身不由己,向前跪倒在地,大半個身子露在木樁外。

這正好給了準星足夠的狙擊機會,他毫不猶豫地朝指揮官的右手臂上開了一槍,將上臂肱骨打斷,他頓時無法抓住自己的AK47,右手軟塌塌地垂了下來。

沒容他喘口氣,MSG90狙擊槍再次響起,這次打中的是左臂。指揮官被徹底掀翻在地,疼得哇哇大叫,在地上不斷扭動着身子。

三槍狙擊一個目標,看起來似乎有些浪費。可既然要留活口,那就徹底讓他連自殺的能力都喪失掉,這就是一個合格狙擊手的軍事素養。

現在的叛軍指揮官除非能用嘴叼起槍,用舌頭扣動扳機自殺,否則只有乖乖躺在地上束手就擒。

“幹得好!”龍雲揚手在空中豎了豎大拇指,向遠處的準星示意,然後帶隊開始成搜索隊形向村內的房屋摸去。

三人組成典型的CQB搜索隊形。龍雲領頭,國王緊跟身後負責側面防禦,詩人負責舉槍斷後,典型的三人搜索隊形。

詩人原名歌德,愛泡妞愛吟詩。他原先是德國邊防軍的軍士,後來因爲在酒吧裏泡妞和人發生衝突,致人重傷,自己又不想上軍事法庭,無奈之下逃離了德國,陰差陽錯之下加入了萬能公司,成了老魚的手下。

詩人在幽靈小組裏的位置是精確射手,槍法僅次於準星,由於槍法好,對槍械的要求也特別高,尤其鍾愛德系槍支。在他看來,除了德系的槍,別國的槍都是作坊裏的產物。幽靈小組的隊員爲了補給方便,除了北極熊和準星倆人之外,其他人一律採用M4A1和AK47作爲主副武器,唯獨詩人主武器採用了德制G36突擊步槍。

突入房屋幾乎沒費什麼功夫,泥和樹枝糊成的牆壁、簡陋得透風的木門形同虛設,但是這裏的房屋矮小狹窄,村民又喜歡在房樑上懸吊各種雜物,即便使用已經針對CQB作戰改進過的M4A1仍會遇到不便,所以三人在房外迅速換槍,拔出裝了消聲器的手槍。

國王擡腳踢倒房門,詩人和龍雲分別從左右兩邊突入,國王轉身朝中路突入,三人分別控制房間一角,配合十分嫺熟。

門邊站了一個叛軍士兵和走在前面的詩人幾乎撞了個滿懷,驚慌之下舉起手裏的R4突擊步槍就扣動扳機。

詩人沒任何猶豫,一把將對方手裏的R4突擊步槍的槍口擡起,子彈嗖嗖全打在房頂上,頓時塵土飛揚。

他手裏裝着消聲器的USP手槍頂在對方眉心上,貼着腦袋開火。

噗——

沉悶的槍響過後,叛軍士兵後腦勺噴出一團血霧,人軟綿綿癱倒。

房中另外三名叛軍士兵還沒來得及反應,龍雲的貝雷塔92接着開火,將其中一人撂倒,國王幾乎在同時開槍,把一名叛軍的胸口射出一個血洞。

最後一名叛軍士兵徹底嚇裂了膽,想都不想就扔掉自己的槍,跳起來像只驚慌失措的兔子般往後門逃去。

“蠢貨!”詩人擡手開槍,逃命中的叛軍士兵腦袋炸開半邊,身子衝出幾步嘭一聲撞在牆上倒地。

“****!達姆彈!”國王這時候才發現,剛纔詩人頂着叛軍士兵腦袋開槍,噴出來的血濺了自己一頭一臉,一邊抹着臉一邊哼唧道:“詩人你這個變態!”

詩人十分輕鬆愉快地做了個鬼臉,用說教的口吻道:“你老是射擊心臟,人體即便中槍後仍有可能存在幾秒鐘的反抗能力,運氣不好,碰上了心臟在右側的傢伙,興許還得捱上別人一槍。可腦袋只有一個,配合達姆彈那才能叫萬無一失。”

說罷,一揚手,噗噗兩聲悶響,朝剛纔國王剛射倒在地的那名叛軍士兵補了兩槍,都打在眉心上,將腦袋都打爛了。

嘈雜的聲音終於驚動了其他房裏的叛軍。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一名叛軍士兵端着槍衝出房子,想看看到底出了什麼狀況,剛走到空地上,瞬間就被遠在村外大樹上的準星狙翻在地。

“啊——我的腿——”

這一槍打斷了大腿骨,叛軍士兵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叫喚着。

“幫我一把——快幫我一把!我的腿!我的腿!”

話音未落,肩膀上又捱了一槍,頓時殺豬一般的叫聲迴盪在村子上空。

瞄準鏡中,兩個叛軍士兵衝出房子,試圖將受傷的同夥拖回屋裏。

準星冷靜地笑着,扣動兩次扳機,地上多了兩個呼號的傷員。MSG90作爲精確度極高的德制半自動狙擊槍,雖然在射程和威力上比不上一些使用旋轉後拉槍機單發上膛的狙擊槍,但是在火力持續力上卻有着極大的優勢,20發的彈夾能在關鍵時刻提供最佳的火力持續性。

三個傷兵,需要更多人手才能救回。這次衝出來的是五個人,準星進行了一次點射,出來人不但沒能把人救走,自己反而中槍倒地。

八個重傷的叛軍士兵在地上像蛆蟲一樣翻滾着,一個叫得比一個慘,一時半會又死不去,簡直是活受罪。

其中一個腹部中彈的傷兵忍着痛,用雙手在地上爬行,想回到房子裏去,剛爬行了幾步,一隻手被射來的子彈打斷,整個手掌都廢了,他歇斯底里地嚎叫着,徹底失去活動能力。

這幾個人中槍的位置都不至於一擊致命,只會造成緩慢失血,慢慢致死。大量的鮮血把土地染成了暗紅色,雨水混合着血,蔓延開來,一大片殷紅。加上這些傷兵的淒厲慘叫,整個村子成了煉獄。

“別去救他們!”一名叛軍中尉大聲提醒道:“出去就得死!村口的樹上有狙擊手!”

說罷,中尉搶過一把AK,對着門外八個傷兵就是一通掃射,很快,門外的慘叫聲安靜下來。在這種時候,他不能讓傷兵的慘叫聲影響到自己的手下。

門外的慘狀營造了恐慌的氣氛,平時橫行囂張的叛軍頭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兩個叛軍士兵慌張地衝出後門,盲目地朝他們懷疑的地方胡亂掃射。很快,一陣M4A1的槍聲想起,倆人胸前噴出血霧,被打出了幾個透明窟窿。

其他叛軍很快發現村子前面和左右兩側都被封鎖了,無論從那個方向逃跑都會成爲槍鬼。

“我們死定啦!我們死定了!”

“怎麼辦!我們被包圍了!”

……

現在兩個攻擊小組和遠處的狙擊手準星形成了一個交叉火力網,叛軍只要跑出房子,馬上就要挨槍子。

老魚貓着腰潛到村子左邊的一間房外,拿出兩顆手雷拉開保險,等了兩秒,迅速拉開木門扔進去。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殘肢斷臂從炸塌的牆裏飛了出來,裏頭頓時哀嚎一片。右側房屋裏的叛軍士兵目睹這慘烈的一幕,更是肝膽俱裂。

絕望的情緒在空氣中蔓延,房間裏像丟進了一串鞭炮的老鼠窩,所有人都在轉圈亂竄,企圖找到逃跑的方向。

“不要亂!不要亂!”中尉大吼着警告所有人:“他們只有幾個人!只有幾個人!”

可是根本沒人聽他的指揮,又有兩個叛軍士兵想從側門逃出去,結果被對面老魚的小組一番點射,馬上一命歸西。

中尉軍官拔出手槍,砰砰兩下射倒倆人,這才壓住了混亂的場面。

“不想死的都跟着我走!”

能在“骷髏團”裏當軍官的,多數是有着豐富戰場經驗的退役的軍人,比這些烏合之衆要鎮定許多。

今夜,請帶我回家 “村子前方有狙擊手,往那邊走都得死!”他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透過房子牆上一個極小的縫隙朝外看了看,說道:“這些不是政府軍! 借腹 是萬能公司的僱傭兵!他們人少,我們人多,只要我們火力足夠,就能壓制住他們,現在只有往村後頭走!”

所有叛軍士兵心頭掠過巨大的陰影,在非洲,萬能戰略資源公司大名鼎鼎,介入的都是政府級的衝突,屬下的僱傭兵多數是各國特種部隊的退役士兵。

中尉端起AK朝南面的牆壁掃了一匣子彈,然後一腳將土牆踢開一個大洞,一邊換彈夾大聲說:“三面都有敵人,南邊是往村後出口的路,這邊沒有人,咱們往這裏撤!聽我的指揮,等出了門,馬上建立支撐點,步槍負責壓制左右兩邊的僱傭兵,重機槍往村外的樹林招呼,打不死狙擊手也別讓他有機會射擊!現在聽我的,1,2,3——衝!”

房中剩餘的十個叛軍士兵蜂擁而出,兩個牛高馬大的機槍手端着一支帶着彈箱的蘇制PK通用機槍在中尉軍官的指揮下,哇哇怪叫着,瘋狂朝幽靈小組掃射。

“骷髏團”畢竟是聯盟陣線的精銳部隊,剛纔不過是羣龍無首,現在有軍官帶隊,大家都看到了生存的希望,士氣陡然高漲,其他房子裏的叛軍也依樣畫葫蘆,都從房子後側涌出,不斷朝老魚和龍雲的小組掃射。

準星開槍殺了兩名叛軍,馬上招來瘋狂的報復,叛軍所有機槍都朝他所在的位置掃射過來。

距離五百米之下的盲目掃射,機槍的子彈已經失去準頭,但是勝在量大而且密集,蘇制PK機槍在八百米距離對集團目標的殺傷力不可小覷,說不準就有有一顆走運的子彈擊中躲在樹上的準星。

準星所在的大樹被打得嗤嗤直響,子彈掃斷的樹葉紛紛落下,他趕緊跳下樹,趴在地上朝遠處爬去。

“我暴露了,要轉移陣地!”準星通報消息,告訴下面的攻擊小組,他們將在短時間內失去狙擊手的支援。

爬出二十多米,準星稍稍擡起頭,發現要狙擊村裏的叛軍已經不大可能,現在叛軍都學聰明瞭,躲在房屋的土牆下,狙擊槍根本沒法打中這個角度。

掃視了周圍一圈,準星眼前一亮,村口高樓上的那挺SS-77重機槍映入眼簾,這個位置居高臨下,而且都是用厚重的原木建造,十分結實,若能到達木樓上拿到那挺機槍,可以爲攻擊小組提供足夠的火力支援。

房子裏涌出的叛軍越來越多,火力上的優勢讓龍雲和老魚的攻擊小組寸步難行,推進的速度頓時緩了下來。

“FUCK!該死的準星,你說只有一個排的兵力?媽的,這裏最少一個連!”國王掃了一梭子彈,馬上被數支R4步槍壓制,隱蔽的位置被打得塵土飛揚,碎石伴着土塊掉進他的衣領中,於是趕緊爬到房裏,坐在地上大罵準星謊報軍情。

準星邊朝村口瘋狂奔跑,邊哈哈大笑道:“我哪知道兩臺卡車能裝這麼多人!兩臺車擠一個連,這些叛軍*都是沙丁魚!”

一組冒險從房屋後門突出,打算繞到側後進行破襲。

“RPG!”老魚突然大吼一聲,帶着剛衝出房門的公爵和男人婆急速退回房裏。

一支拖着白煙的火箭彈從村後頭射出,打中了老魚所在的房子,把泥房子炸塌了半邊。

“老魚!”龍雲怒吼一聲,舉起M4A1,M2瞄準鏡中的紅點準確套住那名火箭筒手,兩發點射過去,那名叛軍身上噴出一團血霧,一命歸西。

“老魚!老魚!”

“頭兒!”

“男人婆!男人婆!”

呼叫聲此起彼伏,老魚的攻擊小組一直沒有迴應,通訊器的那頭靜得可怕。

第一攻擊小組的三人生死未卜。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龍雲想衝過空地去對面房子裏搜尋老魚,剛露頭,就被叛軍一通掃射打得退了回來,子彈打在土牆上,掀掉一塊塊牆皮,他被壓制得不能動彈。

他趕緊把房裏一張木桌掀翻擋在牆上做掩護。這些土牆看起來還比較厚,但只是泥土夾雜着幹樹枝,很容易被R4突擊步槍穿透,有時候,穿透的彈頭雖然威力大減,但也能致命。

“哈哈!我沒事!”耳機裏終於傳來老魚得意的聲音:“閻王爺還是不收我!”

“老東西,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掛!”龍雲鬆了口氣,大聲罵道。

對面的廢墟旁的一間房老魚趕緊衝遠處的龍雲握了握拳頭,做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戰術手語。

剩餘的叛軍居然數量有六十多人,見到兩個小組被打得擡不起頭,中尉軍官得意大笑:“兄弟們上!把他們打成肉泥!”

叛軍士兵一經鼓舞,頓時打了雞血一樣,從隱蔽物後站起來,一邊大搖大擺朝兩個攻擊小組所在的位置推進,一邊惡毒咒罵着。

“你們不是很牛嘛!出來!出來!”

“殺了他們!該死的混蛋!”

“我要用刀把你們的肉一片片割下來喂鬣狗!”

Www ☢ttκā n ☢¢ Ο

房間裏,國王一邊還擊,一邊朝龍雲開玩笑:“幽靈,咱們是不是要死在這鬼地方了?”

龍雲換了個彈夾,輕鬆道:“你放心,就算他們圍過來,我有辦法搞定他們。”

兩個小組所在的房子被子彈掃得千瘡百孔,老魚那邊更慘,房子被RPG火箭筒炸塌了一角,幾個人都窩在廢墟里朝外開槍。

“拿RPG過來,轟死他們!”中尉見強攻不過去,立馬下令。

RPG絕對是非洲戰場上的神器,比起SS-77重機槍用途更加廣泛,能打碉堡,能打輕型裝甲車,還能打下低空直升機。

1993年,美軍在索馬里的“艾琳”行動中就吃夠了RPG的苦頭,一共三架黑鷹直升機被擊中,“超級-61”和“超級-64”兩架當場墜毀,另一架搖搖晃晃勉強逃回基地。也是由於直升機墜毀,導致美軍三角洲部隊和75遊騎兵團在索馬里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RPG!”龍雲大吼一聲,扯住國王和詩人一起衝向北面的牆壁,生生將土牆撞出一個大洞,三人跌倒在另一間房裏。

一秒鐘後,剛纔躲藏的房子被兩枚RPG火箭彈擊中,轟然倒塌。濃重的塵土捲進房間,將三人蓋得灰頭土腦。

“怎麼樣!?你小子沒死吧!?”耳機裏傳來老魚有些幸災樂禍的笑聲。

“老東西,我沒死,別的不行,就是命硬!”龍雲拍掉頭上厚厚的土,伏到牆邊,透過彈孔中看到幾個叛軍士兵又開始在火箭筒上裝彈,大罵道:“麻痹!他們哪來那麼多RPG!老子恨死RPG了!早知道就應該把營地裏的M3火箭筒帶上,讓這幫孫子們也嚐嚐被炸的滋味!”

叛軍中尉看到房子被轟倒,幾乎高興得跳了起來,興奮地吼道:“繼續給我轟!炸不死也要將他們活埋了!”

龍雲心裏暗暗叫苦,別看這RPG威力不算特別大,可是這樣密集的轟擊,別說活埋了自己和隊友,爆炸產生的震盪波就足夠將人震暈過去。

要衝,也衝不過去;要退,現在也退不回來。真是操蛋!龍雲心中暗罵。

一陣清脆的重機槍掃射聲忽然響起,蹲在地上準備發射火箭筒的叛軍士兵頓時被子彈打得跳了起來,一支待發的火箭筒失去控制,在叛軍士兵倒下來後被扣動了扳機發射出去,打在背後的一堵牆上,爆炸將附近的叛軍炸得鬼哭狼嚎,頓時又有四個叛軍士兵送了小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