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都是御龍家族在讓他享受優待的同時,所需要承擔的東西,也是現在對他最大的桎梏。


御龍潛猶豫不決的時候,再次朝著青木看去,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對青木的排斥心沒有那麼大了。

可能是因為青木提前向他展示了一下他的「誠意」。

不過御龍潛心中還有他最後的堅持,「告訴我你的身份。」

青木看著御龍潛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就知道了這是他最後的底線,也是他最後的執念,要是無法讓他將這個執念放下,就算是有著輔助類型的超能力種也沒用,甚至還可能會引起強烈的反彈。

猶豫了片刻,青木說道,「我知道你很好奇,為什麼我知道這麼多,也很好奇,為什麼,現在的聯盟中,你沒有聽說過關於我的信息。

那是因為,我跟你不是同一個時代的人,或者說,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經過一些意外,和一些特殊的手段,我出現在了這裡,但是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回去,就算是你帶我進了龍穴,也不會對你們御龍家族帶來任何影響。」

聽起來很荒唐,但是御龍潛看著青木現在真摯的眼神,能感覺對面的這個人並不是在說謊。

這是一種很荒謬的感覺,但就是因為這樣,青木所說的,才有可能是真的。

「呼——」

原來如此。

青木看著御龍潛居然有如此高的接受能力,也略微有些詫異。

但青木卻不知道,御龍潛自己腦補的信息,和他所講的,有很大的出入。

在御龍潛的腦中,說不是這個時代的人,那麼極有可能青木是來自於過去的某個時間段,畢竟冥王龍的傳說,真的要追溯的話,是在很久遠的過去。

精靈世界那麼多神奇的事情,穿梭時空好像並不是什麼特別難以接受的事情。

一共就只有過去和未來兩個時間段,下意識地認為是過去,也沒有什麼錯。

一個奇怪的誤會就這樣產生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帶你進入龍穴走一遭!」說完,御龍潛召喚出一隻噴火龍,直接朝著龍穴所在的方向衝去。

青木點點頭,收起路卡利歐和妙蛙花,對著沙奈朵點點頭,超能力裹挾著他們,依仗瞬間移動朝著御龍潛追去。

再次出現在煙墨道館旁邊的湖泊,遙望著遠處山壁處的一個黝黑的洞穴。

上次來,僅僅只是靠近,青木就被人阻止了,但是這次有御龍潛這位御龍一族的少族長帶領,就沒有人再上前了。

兩人毫無阻礙地略過湖面,甚至到龍穴的入口處,都沒有面臨什麼阻礙。

感覺到了青木的疑惑,御龍潛解釋道,「龍穴分為外穴和內穴,雖然在進入龍穴之前,也有人看守,但是這些人看到有我在,就不會阻攔,真正需要考驗的,是進入內穴的時候。

到時候會有一個長老在那裡守護,要是被他看出了什麼異常,不僅是你糟糕,就算是我,估計都有關禁閉的危險。

所以你覺得為什麼我一定要在讓你進入之前,就讓你說出你的身份。

要是你是對我們御龍一族帶有敵意的人,就算是有我帶領擔保,你也進不去。

而且看守龍穴的長老,那是我們御龍一族真正的最後力量,其實力不是我所能比的。

你要是現在有什麼目的,或者是不可告人想法,我勸你現在選擇離開,還來得及。」

御龍潛給予青木最後警告,或者說是提醒。

青木聳聳肩,不可置否。

都走到這裡了,難道還要再回去,要是這個所謂的長老真的有那麼強,青木覺得自己也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逃跑。

看到青木沒有退縮的意思,御龍潛也不再勸說什麼。

進入龍穴后,御龍潛駕輕就熟,在複雜的洞穴中七饒八繞,很快就帶著青木穿過了所謂的外穴。

這七饒八繞的地形,青木覺得就算是自己有超能力,想要走進去都要費很大的力氣,更別說是那些普通人。

御龍家族的防範意識倒是挺不錯的。

很快,兩人再次來到一個洞穴口。

「裡面是最後一個通道,長老就在這裡把手…」

御龍潛的話還沒說完,青木直接抬腳走了進去。

看到青木這麼果決,御龍潛也就不再勸說什麼。

他沒有發現,他和青木才認識不到一天的時間,甚至之前還劍拔弩張,現在他卻不知不覺地站在青木的角度去幫他考慮。

多多少少,他腦中的超能力種還是對他產生了一些影響。

「阿潛,你小子又來了。」一個全身穿著白色服裝的老者在兩人走到一半的時候出現。

是一個頭髮都完全花白的老者。

不過但老者看到御龍潛身旁的青木時,眉頭一皺,「這位是…?」

「長老,這是我的…朋友,我想帶他進入龍穴。」 妖花 御龍潛上前一步解釋道。

「長老。」青木也非常謙遜地喊了一句。

聽到御龍潛的話,長老表情一凝,「進入龍穴?!阿潛,雖然你現在已經是煙墨道館的館主,按照我們御龍一族的族規,的確有資格可以帶人進入真正的龍穴,但是!你要知道你所應當承擔的責任!!」

長老的話能很明顯地聽出沉重。

「長老,阿潛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孩子,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一切都按照規矩進行就可以!」御龍潛恭敬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要麻煩你的朋友,來做一個小測試。」說著,長老從自己的袖口中,拿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

「麻煩你的這位朋友,拿著這塊試龍石一分鐘的時間了。」長老繼續說道。

御龍潛看向青木,這就是他所說的,最後的測試。

青木點點頭,沒有猶豫地握住這枚乳白色的石頭,感覺略微有些溫熱,有種頂級玉石的感覺。

反正他本來就沒有想要對御龍家族不利的意思,甚至和御龍渡的關係還比較要好。

慢慢的,他手中玉石的溫度越來越高,顏色也從原來的乳白色,泛出了淡淡的紅暈,並且這絲紅暈還在變得越來越紅。

看到這枚試龍石的變化,御龍潛和那位御龍一族的長老,表情都有些怪異,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議。

兩人下意識地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意外,區別是御龍潛很快就收攏了,而長老眼中的意外卻是越來越明顯。

「夠了,小友你可以進入龍穴了。」說著,長老將青木手中的試龍石接了過來,感受到這枚試龍石上的溫度的確是不弱。

然後御龍潛就帶著還沒搞清楚狀況的青木走進了龍穴,那位長老對他們兩人則直接是視而不見。

「話說,那枚石頭,到底是什麼作用?為什麼你們兩人的眼神都怪怪的。」青木忍不住問道。

御龍潛停下腳步,直視著青木的雙眼,默默地看了一會,最後還是沒能看出什麼,無奈地笑了笑,「那是試龍石,據說是我們御龍一族的前輩在御龍家族初創的時候,請某隻能力特殊的神獸幫忙創造的石頭,可能是某隻神獸或者是幻獸。

作用單一,但也非常管用,就是檢驗一個人將來對我們御龍一族會不會有害。

如果是有害,石頭就變得非常冰冷,但如果是有好處,就會變得很熱。

剛剛你握住石頭的時候,那變幻你自己也看到了!」

石頭變得滾燙,甚至都變紅了,這的代表著什麼還用多說嗎?

「雖說這個石頭沒有太大作用,但從御龍家族出現至今,還從未出過錯,所以…」御龍潛給了青木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青木這是真的聽懂了,不覺也有些意外。

「所以說,你到底和我們御龍一族有沒有關係?」御龍潛現在對青木,那是真的沒有什麼排斥心了。

但青木卻並未給他什麼答覆,只是心中若有所思。

想到了當初,他的老師,龍系天王源治,帶他進入那片龍之空間時,跟他說過的,御龍一族的龍穴,其實和龍之空間有著很大的關係,甚至可以說是龍之空間內的快龍一族的分支。

不知道今天的這個試龍石發燙,是不是和龍之空間有關係。

至於說御龍渡,青木承認自己對御龍渡並沒有什麼不好的意圖,但也並沒有太多的幫助,不知道這塊試龍石,究竟是按照什麼來測試的。

不管怎麼說,現在自己是真的進入到了御龍一族的龍**!

感受著周圍愈發濃郁的龍系能量,倒是和龍之空間有的一拼。

只不過龍之空間的範圍極大,這裡的龍穴,最多只能算是縮小版。

「最後提醒你一句,別看龍穴中是一副安靜祥和的模樣,但這其中還是有幾隻實力非常強大的龍系精靈的,不是我的快龍所能比的,所以如果遇到這些龍系精靈,不要去挑釁,也不要猶豫,跑就對了。

一般你不主動挑釁他們,是不會來追你的。」

稍微停頓了一下,御龍潛繼續說道,「還有,如果你想收服這裡的龍系精靈,特別是那些龍系幼崽,最好是在對方父母都同意的情況下,否則可是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最後一點,不要強行嘗試去收服反抗意圖明顯的龍系精靈!!」

青木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御龍潛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微微一笑,手指再次在他的額頭一點。

他想要知道的東西,都在這一指里了。

到現在,但青木將關於冥王龍騎拉帝納的信息,以及超能力的一些修鍊和使用方法都送到了御龍潛的腦袋中。

邪性總裁,壞壞寵 並且為了讓自己能有足夠的時間獨自去龍**探索,青木還特意加大了信息量。

但是這些信息量中,就有他曾經從神教的人手中所得到的超能力使用手段。

驀然的,青木整個人一個激靈。

他好像終於有些明白了,雪拉比為什麼會讓他穿梭時間讓他來到這個時間,這個地點。

青木本來以為自己的目的是為了龍穴,但他現在突然覺得,好像是為了…為了御龍潛?

超能力覺醒、冥王龍騎拉帝納,甚至是一些超能力的特殊使用方法和技巧…

這一切,是因為,偶然嗎? 青木對龍穴中的龍系精靈有多大興趣么?

真要說的話,其實並沒有太多的興趣,要是想要收服一隻龍系精靈,龍之空間內有的是,青木對龍之空間的路徑,也記憶猶新。

現在除非是真出現了一隻品質極佳,讓他都忍不住要收服的精靈,青木才有可能會去收服。

現在對於他而言,是否是龍系精靈,其實意義並不是很大。

龍系精靈,對別的訓練家來說,就是珍寶,甚至只要是多多少少和「龍」這個字相關的精靈,都會得到很大的關注和重視。

就算是在妖精系出現后,這一顯現只是稍微的減弱,但卻並未消失。

原因很簡單,龍系精靈在同等級的情況下的,身體力量,身體素質最出色的精靈,就算是有些精靈能媲美,但很少,這是龍系精靈天生的優勢,也是訓練家門追求這種精靈的主要原因。

可是這對現在的青木來說,可有可無。

這些優勢,遠不如讓他看到精靈本身的優勢來的更重要,讓他看到精靈本身的某種優點更重要。

現在的青木培養精靈,基本不會耽誤他的時間,對其所造成的資源消耗,也是可有可無。

但這卻不代表的,青木就能肆意地去收服精靈,因為對每一隻收服的精靈,青木都需要承擔起這個重大的責任!

收服一隻精靈,除非是不得已的情況下收服的,那麼青木必然會承擔起應該的責任!

御龍潛現在已經閉著眼睛子盤坐在地上好好吸收青木給與他的一些重要的知識,而青木則帶著沙奈朵朝著龍**穴的深處走去。

整個龍穴,其實可以看成是一個比較大的山體內部洞穴,大部分的地方都被水所覆蓋,當然還有一些地方是能直接行走的。

在山體內部,能遇到很多的野生精靈。

當然,也並不是只有龍系精靈,其實也有著不少其他的精靈,其中水系精靈最多。

而在這些水系精靈中,數量最多的,最常見的,是鯉魚王。

進化后成為暴鯉龍,算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水中精靈,名字中也帶著「龍」字,並且其凶暴的性格和長相,也讓很多人熱衷於這種精靈的力量。

也有很多人在找不到龍系精靈時,將這種名字中帶著「龍」字的精靈,當成是龍系精靈。

就比如說是青木所熟知的某個號稱是龍系天王的人。

也並不是只有他如此,還有不少人也是這樣做的。

當然,暴鯉龍這種精靈的實力的確是非常強大,而且還擁有超進化,上限確實比一些龍系精靈要高得多。

不過在自然環境中,能自我從鯉魚王進化成為暴鯉龍的存在,少之又少,而就算是訓練家培養了鯉魚王,進化成為暴鯉龍后,其暴躁的性格也不會改變,如果沒有實力的訓練家,很難駕馭。

青木對這種精靈,也不是很感興趣。

雖然暴鯉龍的實力和上限讓他側目,並且他手上也正好擁有暴鯉龍的超進化石,但青木更想要的,是將精靈從最初培養到最終狀態,這樣精靈與訓練家之間的默契和羈絆才會更深刻。

但是讓青木去培養一條鯉魚王…算了吧。

可直接抓一隻暴鯉龍,又無法滿足青木那該死的強迫症,那該死的,對精靈最高的追求!

除去鯉魚王,其餘的水系精靈也不少。

並且青木還發現,這裡的這些水系精靈,相比於外面大海中的野生水系精靈,甚至是那些精心培養的培育屋裡的水系精靈,都要優秀得多。

倒是和大吾他們家族的那些礦山中的鋼系精靈差不多。

「看來都是經過御龍家族重點篩選過的精靈,剩下的這些,就算不是特別優秀,但相比於普通人能接觸到的,可就要優秀太多了。」青木和沙奈朵,憑藉著超能力,就等於像在水面上行走,看著自己腳下游來游去的那些水系精靈,默默地掃描著他們的資料。

漸漸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

「這裡的水系精靈,不僅僅是資質和天賦比較出色,甚至是身體都強壯得多,而且他們的遺傳技能中,也要出色得多。

如果只是偶爾遇到幾隻甚至是十幾隻,也不會讓人注意,但這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水系精靈都是如此!」青木心中默默地感覺有些詫異。

這大概就是龍穴存在,甚至是能定期培養出那麼多龍系精靈的主要原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