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麼需要什麼境地可以看清屬性顏色?”紹劍問。


“第十境地以上,而且境地越高,就代表顏色越深,可是你看,他的屬性顏色與你一樣,可是他的顏色的可見度已經達到最深,你說他的實力該是什麼?我開始以爲黑雲是他的依靠,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那團黑雲就是他的真氣,所以我說我們打不過,我們在他的面前不過是玩偶!”鶴天賜短槍已經不在手中,手指以撒,站都站不起來。

“原來你這麼厲害!”紹劍笑道。

“看來你並不害怕?”

“我這人有很多缺點,越是害怕我便越鎮定!”紹劍依然笑着。

“看來你現在很害怕!”

“不錯,我現在害怕的想要死,想要你死!”紹劍大喊,可是嘴角依然扯開一角。

“自不量力!”只見神祕人長槍一指,刀鋒劈向紹劍的眉間,若是平時,紹劍早已躲開,可是今天卻不行了,因爲身後還有上千人,他走不了,所以他只得站在那裏受了一擊,可是這一擊雖然算不上全力,也是棘手的很,力道也很大,而紹劍又被打在地上,被人扶起,直覺頭暈目眩,胸腔一股劇痛一擁而上堵住了咽喉。

宮娥瘋了一般衝上去,直到現在她依然在人羣中穿梭,從紹劍第一次摔倒她便一直在人羣中穿梭,而認數太多,而宮娥根本走不過去,她快瘋了,如果下一片雲彩是灰色的,那一定是宮娥的,她好害怕,孤獨、失去,每一樣東西都可以摧毀她,現在紹劍就是他的所有,哪怕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可是她盡力掙扎着,因爲紹劍就是這樣的人,即便是全世界都放棄了,紹劍一定站在自己的面前,而後面一定會是自己。

衛莊也怕了起來。


“你還好嗎?”將病夫扶起十三媚娘。

“好的很!”十三媚娘慢慢爬起來。

江湖多大,槍俠世界多大?

這幾個人什麼也不怕。

天空的雷霆盡力的打在你我身上,可是他們還是站了起來。

然後笑一笑。

“混蛋,你踩我腳了!”十三媚娘罵道。

“對不起,回去還你一雙腳!”將病夫笑道。

十三媚娘也笑了。

衛莊望着紹劍,似乎那個人就在自己眼前,可是似乎自己一直都沒有追尋到到,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將紹劍放在了自己眼前,用堅持不斷追尋他的影子。

宮娥盡力擠在人羣中,愛就在眼前,她義無反顧的追尋。

陽被神祕人打下來,翅膀扇動疾風墜落在地上。


然後幾人慢慢的站起來,風一如既往的灌進他們的胸膛,但是他們的胸膛依然挺得直直的,沒有什麼顧忌到他們的眼神,沒有什麼可以將他們的頭垂下,只有兒女情長才可以讓他們存活。

後面緊緊跟着三千不到的人,個個是怒髮衝冠。

“螞蟻最好還是要踩死!”那人說完就撥出三柄長刀,刀身是雷電造就,刀柄是槍身,刀鋒一刮,鳥獸驚鳴,砂石暴走。

三道真氣好比天罰作孽,氣勢洶洶不可擋。

“如果你接下我這招,我就放了你!”

“不就是一招?我接給你看!”

紹劍緊緊站在最前面,刀鋒已經行至最前面,恐怕這一擊就是四皇降臨也是吃力的緊,看來神祕人是準備這一擊殺死所有人,而神祕人已經斜目俯視,看得出他信心很足。

“一指蒼穹,千里兵鋒,三氣歸一,烈之鋼火,紅海五天,赤鑄六魔!”紹劍大喊一聲,體內飛出六把長劍,劍鋒越長千尺,全身漆黑,散發紅光,頓時神祕人臉色已變,像是看見了鬼混,而六把劍飛出後,只覺身邊是飛沙走石,沙塵四起,龍捲咆哮,看得出這是紹劍所有的力量,他已經發揮了從來沒有發揮出的力量。

他本來只可以用五招的,可是今天他算是豁出去了,就是榨乾自己體內的內丹也要接下那三刀,而三刀已經劃破天際猶如豺狼撲食的動作嘩的一聲砍了下來。

紹劍六把劍向天一指,與三刀火拼一處,頓時火光閃耀,真氣暴走,衆人已經無法呼吸,這種真氣的碰撞在一起就連是黃城也是被推回三步有餘,而三千人便覺得體力不支單膝跪地,慢慢扶着對方站起來,勉強可以看見紹劍滿頭的汗珠,而天空的刀鋒絲毫沒有退卻,卻更勝從前的力量,看來神祕人依然在灌輸真氣在刀上。

幫紹劍一把,後面三千人同時開口,然後三千人一起站出來,拔出手槍,槍口對準雲端的神祕人。

突然聽紹劍大喊:“勿動!這是我和他的戰鬥!”

紹劍這句話說完大家都停了下來,而這句話也讓衆人油生了敬佩之情,紹劍不是在死撐,他的目的是贏,即便輸了,衆人已經將他放在心中的最上頭,只有真正的王者纔有這種氣魄,相比黃城的懦弱,紹劍的勇敢早已佔了上風。

“加油!”

“我們相信你!”

“好棒!”

這樣的話在場的誰都沒有說,而是默默的攥緊拳頭爲紹劍加油,這種江湖情感也許沒有幾個能懂,有時候很多話都不必多說,隻言片語已經足以令所有恩感動,只需要做,做了總比說的強。

紹劍長劍一揮又是一道真氣,看得出他已經快不行了,可是他沒有放棄,放棄不是他喜歡做的事,六把劍與三把刀在空中撕咬決鬥,這是曠古決鬥,無論是誰輸了他也可以收到尊重,因爲這樣的決鬥本來就是很多人望塵莫及的。

啊!

日已向晚,雲已漆黑無光,日褪去了白晝的神采,而紹劍已經與神祕人對戰了一個時辰,只聽紹劍一聲大吼,這是何等的驚天動地,動人魂魄的吶喊,他單膝跪在地上,長劍在空中又變的熠熠生輝,看來他內丹一直源源不斷的給他提供真氣,就在這個時候,神祕人突然往後一退,這一退還好,不過就代表一件事,紹劍總算撐過去了,衆人早已看的心驚肉跳,他們一生吶喊,歡呼紹劍的勇氣與堅持,雖然紹劍並沒有贏,可是他的魄力已經征服了在場所有人,包括黃城。就在六把劍消失的一瞬,紹劍也倒在了地上,他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雲端的那個人。

他沒有死心,即使倒下了,可是他的精神一直在和他作鬥爭。

“紹劍,我爲了驕傲!”鶴天賜站了起來,即使是懦夫遇到紹劍也是選擇了站起來,因爲紹劍倒下的時候也沒有選擇做懦夫。

“不可能,你應該沒有這麼強的力量!你不應該接的了!”神祕人慌了,似乎紹劍一生早就註定在這一刻死在這裏,可是紹劍沒有,他接下了,他是勝利者。

“恐怕讓你失望了,不過你又可以渴望什麼?”鶴天賜說。

“他不該活着,他應該死!” 盛世暖婚:野蠻嬌妻有點壞 ,就像是窮途末路的羊羔。

“可是你殺不死!”黃城也說。

“他註定了要在這裏打敗你!”衛莊也站出來說。

“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輸家!”三千人一齊大喊。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神祕人已經驚慌失措,就像是丟了全身家當一樣的不知所措。

“雲淡風輕,血路消散,總是一處,何來強食?”天際響起一個雄厚的聲音,就像是如來駕臨的鳴響。

紹劍很熟悉這個聲音。

只見雲端多了一個人,一個褐發的老頭,全身灰色長袍,一副祥和的樣子。

“是你,是你?怎麼會是你?”神祕人打呼,像是猴子看見如來的恐慌。

“我還以爲你不在了!”紹劍被扶起來說。

“我一直在!”

“可是看得出來,你來晚了!”紹劍說。

“不,剛剛好!”那人居然笑了。

“你來是要殺我?可是我是殺不死的!”神祕人雖然言辭理直氣壯,可是還是看出來他恐慌不已。

而鶴天賜也傻了,黃城更不知道來人是誰,在場的所有人只有紹劍與宮娥認識他,他就是爲紹劍唱了一年歌的人。

“你怎麼來了?”宮娥問。

“也許我沒有來,對於你們來說,我來了也是沒來,可是對於他來說,我就是沒來也是來了!”那人說話很難讓人聽懂。


“看來你還是那樣喜歡賣弄文字!”宮娥說,這是熟人之間的家常話,可是衆人只是傻傻的望着那個老頭。

“白虛無,那人到底是誰?”紹劍說。

“你這算是欺師滅祖大不敬的話!不過你想知道應該問他!”白虛無指向神祕人。

突然鶴天賜跪拜在地上,大喊師祖!

“起來吧,我已不是長陰洞洞主,你不要多禮!”白虛無說道。

“上天待我不薄,在我有生之年還可以見到師祖,我怎能不感激涕零!”鶴天賜又拜了三拜。

師祖?長陰洞師祖?衆人已經糊塗了,不過他們知道,那個老頭一定不簡單,而紹劍便更不簡單了,他居然可以那樣平心氣和的和老頭說話,即使是瞎子也知道紹劍的特殊。 “你到底是誰?”紹劍只得問神祕人。

“殺了你們,你們就會知道!”那人竟然無視白虛無的存在,似乎是窮途末路的掙扎一般,他將黑雲全部裹着身子,稍後只聽哐倉一聲,六把長刀已經飛了下來。

而紹劍已經沒有了還手的餘地,而白虛無並沒有做任何動作,只待看一場好戲。

可是紹劍身後已經有了動作,三千人馬聚集一處,幾聲雷霆大喝,三千人居然使出了屬性合一陣法,陣法一出,金光閃耀,四射真氣,而六把刀剛好被真氣所阻,只是一招,就把比剛纔還要三刀還要強大的六刀已經阻隔在外,只待一刻,六把刀已經被三千人的真氣粉碎。

“紹劍果然可以,這些人居然合一了。”鶴天賜大驚。

“我從沒有懷疑!”黃城居然大笑。

“要碰紹劍,先殺了我們!”三千人馬大喊,氣勢可破蒼穹,話音如雷霆兆頭。

“其實你很想說,因爲你一個人已經憋了幾十年了!”白虛無笑道。

“我不能說,我···”那人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爲他的黑袍碎成了一地,而白虛無手掌還在冒着白煙。

出現在紹劍以及鶴天賜面前的竟然是一個怎麼也想不到的人物,這個人紹劍認識,鶴天賜更應該認識,即使是化成灰,變成殘廢,鶴天賜也認識。

“陳珀?”鶴天賜喊出口了。

“怎麼可能?”紹劍也是不敢相信。

原來這個人就是長陰洞賀坤的師尊,鶴天賜的仇敵,可是他在八年前已經死了,如果現在還活着,那就說明一件事,長陰洞是這個人滅的,而賀坤的死,白雲城的消失,都是他,紹劍做夢也沒有想到苦苦追尋的仇人竟然就是陳珀。

“納命來!”鶴天賜已經飛了起來,他雙眼通紅,誓要殺死這個狼心狗肺的狗東西。

“我不是他!”陳珀突然大喊。

“你怎麼不是他?雖說過了幾十年,你的樣子我做夢也可以想到,你就是他!”鶴天賜說。

“我是命運!”那人突然說,所有人都停下了爭吵與呼吸。

靜止了不到十秒。

終於鶴天賜落下去了。

“你什麼意思?”紹劍突然問。

“紹劍,我和你是一體的!”

“你可以再編離譜一點!”

“不管你信不信,我的任務就是給所有人命運,長陰洞的覆滅,白雲城的消失,今天所有人的死,本來這些事情早就應該發生了,可是沒想到這些事中多了一個人,那就是你,紹劍,如果不是你,十八年前云爾與賀坤就會發動戰爭,長陰洞被出雲府所滅。如果不是你,沙魯不會死,如果不是你白雲城會敗在表兄手裏。如果不是你,今天黃城會殺死所有人,可是偏偏多了你,所以我的任務就是恢復命運的正常進行,可是你卻百般阻擾!”陳珀說。

“可是爲什麼你與陳珀一模一樣?”紹劍又問。

“因爲每一屆命運降生都會附身一個沒有情感的人身上,而他恰好就是沒有情感的人,所以他在出生時就被我附身了!”

“這麼說我錯怪陳珀了,一切都是你搞得鬼!”鶴天賜怒氣衝衝。

“說的挺靠譜,可是你說的再多也只是想告訴我,你我水火不能融!”紹劍說。

“哈哈,原來你們都是一羣笨蛋,我竟然說什麼都信,哈哈!”陳珀卻突然大笑。

“不好,他想逃!”紹劍突然也大叫。

“改日再會,紹劍,下次!我一定讓你死!”死字拖的很長,而且很狠,而紹劍還沒有來得及抓住陳珀,陳珀已經不見了,而白虛無卻一動不動。

“爲什麼你不抓住他?”紹劍質問白虛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