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雷池之中瞬間分出了一道紫色的雷霆,直接奔向那老者逃跑的身影。


雖然這老者是祖元境的強者,可是在天陽皇朝的那種莫名的束縛之下,他的速度怎麼可能趕得上雷霆。

只見那呼嘯而出的紫色雷霆如同一條紫色的巨龍,四周的樹木都在這一刻被雷霆撕裂。 「咔嚓!」紫色的雷霆直接劈在了老者的身上。

那老者剛剛那散亂的頭髮一瞬間變得整齊了,不過卻是根根超上。

這個狀態只是維持了一瞬間,老者那一頭長發便消失不見,身體也變得焦黑。

「啊……」老者一聲慘叫穿透了山林,就連四周前往修羅門拜師的那些人也是聽到了。

半柱香之後,葉修便從綠林中出來了,而剛剛追殺他的那幾人就永遠埋骨與哪裡了。

這些趕路的人中有不少都是看著那七人去追殺葉修的,可是如今葉修回來了,那幾個人卻遲遲不見歸來,他們也就猜到結果了。

大部分人都向葉修投來了警惕的目光,當然葉修也因此省了不少事,至少這些人中不少都不會對他下手了,就算是有祖元境強者的隊伍,都是對葉修警惕不已。

葉修有手段能夠殺祖元境,那麼誰知道葉修有沒有方法多殺幾個祖元境。

祖元境強者已經是一個普通勢力的中堅力量了,沒必要為了這麼個威脅去冒險,所以葉修一路上再也沒有遇到過劫殺。

修羅門收弟子所在的地點有好幾個城市,幾乎是將整個天陽皇朝覆蓋,平均十座城市有一個點,距離葉修最近的那座城市名字叫做龍天城。

這座城市屬於中域的一座大城,緊緊次於天陽皇朝的首都天陽城。

葉修經過三天的趕路,終於抵達了這龍天城。

龍天城不愧為天陽皇朝中域第二大城市,遠遠的,葉修便能感覺到這座城市結界加持的力量,那充滿雷霆之力的結界,讓葉修感覺自己的毛孔都張開了。

葉修能感覺到,自己如果在這裡修鍊,自己的雷霆之力一定能夠再進一步。

葉修進入龍天城以後,才發現這裡並不只是他在外面看到的那樣。

無數奢華無比的建築林立在眾人的視線中。

因為修羅門納弟子的緣故,所以讓這本來就很繁華的龍天城顯的有些擁擠,幸好天陽皇朝早有準備,在收到修羅門的消息后,還專門將這城市的道路擴寬了一些。讓擁擠的情況還能好些。

距離修羅門招收弟子的時間還有兩天,葉修先找了一個旅店住了下來,要不是葉修拿了不少錢,這旅店他都住不了。

所有的旅店在這幾天都漲價了,比平時高了幾倍,葉修只是進了一家普通到了極點的旅店,價格都是一元幣一天,當葉修拿出元幣的時候,那旅店的老闆恭恭敬敬的將葉修迎了進去。

「看來錢還真是好東西啊。」葉修心中暗道,雖然自從他踏入天君門以後,錢的概念已經很模糊了,可是如今卻又變得清晰起來。

入住旅店以後,葉修便閉門不出了,雖然他對自己很有信心,不過葉修的目標並不只是看這個神秘的修羅門招收弟子,所以他一刻也不能懈怠,沒人知道天道所形成的天人五衰到底什麼時刻降臨。

時間匆匆,兩天眨眼便過去了,今天,便是修羅門收弟子的日子,葉修藉助這兩天的時間,將自己的狀態調至最佳。

至於那超級龍鳳陰丹,葉修並沒有著急服用,因為他突破時候的動靜太大,就算是小境界的突破,也會讓四周的人察覺,而且突破一個小境界現在對葉修的實力並沒有太大的提升,因為葉修現在的大部分攻擊手段都是依照道的感悟。

這一天,全城彷彿都動了起來,修羅門收徒的地點在龍天城的中央廣場,這片廣場十分巨大,容納上百萬人都不顯擁擠。

葉修與眾人一樣,到了中央廣場,這裡早已經人山人海,而修羅門的眾人在廣場中心的半空中站立著。

他們的姿態真像是世外高人,皆是一身白衣,看起來都是仙風道骨,逍遙自在。

其實也是,畢竟修羅門門傲立於塵世之外,實力之強大就算是皇朝聖地都看不透,可以說和天君門不相上下,幸虧他們不參加塵世的鬥爭,不然還不知道要掀起怎麼樣的腥風血雨。

這時,空中那修羅門眾人中一個看上去實力最強大的人開口了。

「今日,是我修羅門納新之日,無數年來,我修羅門無數次納新,培養出不知道多少強者,而我修羅門的榮耀,便是要靠今天招收的弟子延續,所以,必須要你們當中最天才的人,我大致看了一下,這次來的人應該超過三十萬。」那人向四周掃視了一圈。

「可是,我覺得,這次我修羅門可能在這裡招收的弟子應該不超過一百人。」那男子繼續說道。

他這一句話瞬間在眾人中引起了騷動。

這可是超過三十萬人,可是所收人數不會超過一百人。

那也就是說,招收的比例是三千比一。

這些人可都是各個聖地宇宙來的天才,可是卻進不了修羅門的法眼。

「請你們安靜下來,我們的比試馬上開始。」那男子的聲音中充滿了威嚴,瞬間把這三十萬人的嘈雜聲壓了下去,可見這男子的實力真的是很強。

見眾人安靜下來,那男子微微一笑:「這次的招收方式與以往不同,以往是讓你們一對一戰鬥,可是這樣拖延的時間太長,甚至需要幾十年,所以這次我們改變了方式。」

說著,那男子一翻手,手中便出現了一座如同寶塔的法寶。

「這是我修羅門的一樣法寶,叫做通天寶塔,這塔共分為七重,考驗著你們的智慧,實力,天賦,心性,本次考驗,便是讓你們闖這通天寶塔,闖過第四層,便可以成為我修羅門的弟子。」那男子看著那座散發著耀眼光芒的寶塔說道。

這時,下面有人問道:「若是闖過第四層呢?」

那男子聽到,呵呵一笑:「你們其中要是有人能夠闖過第四層,便可以直接成為我修羅門的內門弟子,第五層,核心弟子,第六層,親傳弟子,而如果你們有人能闖過第七層,變直接是我修羅門掌教弟子,也就是我修羅門下一任掌教。」

此話一出,眾人直接炸棚了,這太震撼了,修羅門的真正實力誰都不知道,可是單單是從為天陽皇朝培養了近四十位聖王來看,這天陽門的實力就絕對不會弱於三大皇朝,成為修羅門的掌教,那便就是瞬間有了媲美三大皇朝的勢力,這如何讓眾人不心動。

不過在葉修看來,這修羅門和天君門招收弟子的要求都差不多,都是達到什麼要求如何如何的,而葉修身為天君門的逍遙子的關門弟子,自然也是下一任掌教,雖然天君門的掌教是南宮凌。

「無數年來,我修羅門招收弟子之後,他們去到修羅門,第一件事便是闖這通天寶塔,可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闖便能闖過第七層的人數為零,闖過第六層的只有一位,闖過第五層的有十位,第四層為十五萬七千八百九十六人。」那男子繼續說道。

葉修在下方也是一驚,闖過第四層的都有十五萬人多,可是闖過第五層的卻只有十人,看來這第四層到第五層是一個瓶頸啊。

「好了,話不多說,現在開始吧。」那男子將手中的通天寶塔向前輕輕一送,那通天寶塔便旋轉著飛向高空,在這同時,通天寶塔也變得十分巨大,完全可以容納這幾十萬人。

「首先我得說明,一旦進入通天寶塔,必須要量力而行,若是硬闖,便有隕落的危險,當你們覺得到自己極限的時候,便高喊修羅門,便能傳送出來。」那男子交代到。

台下這三十萬年齡在一千年以下的年輕人各個摩拳擦掌,他們都對自己十分有信心,也都幻想著自己能夠在這玲瓏塔中一鳴驚人,得到修羅門的賞識。

「好了,進去吧。」那男子大手一揮,瞬間,三十萬人如同蝗蟲一般,飛入了那通天寶塔中。

而葉修,他因為不想進入修羅門,加上先前師傅逍遙子的朋友出現幫了自己一把,所以此時並沒有和其他人一起進入通天寶塔里。

看到這裡,葉修覺得也沒什麼意思,反正都是一個世人眼裡的超級門派招收弟子而已,至於熱鬧的程度,那和天君門也是不相上下的。

現在葉修所看見的情況,和他當初在天君門時所見到的並沒什麼區別。

葉修已經準備離開了,可是他剛轉身,就聽到有人叫他,聲音里透著威嚴,一股不由拒絕的味道。

「年輕人,你怎麼沒進入通天寶塔里?」只聽一個身著白衣的中年男子問道。

聞言,葉修不得不停下腳步,心裡雖然暗道麻煩,但他還是表現的很鎮定。

只聽葉修平靜的說道:「前輩,晚輩只是來這裡看一看而已,晚輩資質愚鈍,心裡清楚是不符合修羅門的要求,所以這就準備離開了,也就不進去浪費時間了,家裡還有老母親等著晚輩回去照顧呢。」

「哦,你小子的意思是你來看看熱鬧,見見世面就準備離開了?」這男子說這話時語氣有些不爽了。

對於這點,葉修自然是聽了出來的了。只不過,他就是不想進這修羅門,誰讓他已經是天君門的弟子了呢。 風玫是真的懵逼了,這傢伙走路怎麼同手同腳?

還沒等她從這一瞬的驚訝中回過神來,卻見衛衍正路過一個小茶几,然後——

砰!

風玫看著都覺得肉疼。

竟然被茶几給絆倒了!

「少爺!」

旁邊下人急忙跑過去想要扶起他,他自己卻先一步站了起來。

然後……

衛家所有在場的下人都看到他們冷靜自持的少爺一個跨步,然後瘋了一樣奔向他們小姐,而後一把將小姐抱進懷裡,仰天大笑。

「哈哈哈——」

眾人:「……」少爺這究竟是受了什麼刺激了?該不會是鬼上身了吧?! 我老婆是大明星 好可怕!!

風玫此時已經已經反應過來了,立即明白了他這是為何,嘴角猛抽。

她不就是說了一下與他在一起嗎,這反應遲鈍的就不說了,可他現在這樣真的不是瘋了嗎?

抬手一把捂住某人還在大笑的嘴,她沒好氣地道:「吃飯!」

沒見旁邊下人驚的下巴都要掉了嗎?

衛衍依舊抱著風玫,雖然風玫捂著他的嘴,笑聲依舊從指縫裡竄出來,笑彎了的眸子里更是如裝了漫天星河,亮晶晶的。

掌心裡他的呼吸呵著熱氣痒痒的,盯著他眸中的光亮,風玫一個沒忍住,也跟著笑了起來。

傻樣!乾坤聽書網

眾人面面相覷:「……」天啊嚕,少爺這病會傳染嗎?小姐也被傳染了!

笑了一會,衛衍將下巴擱在風玫肩頭:「夙夙,我好開心。」

風玫忍俊不禁,好不容易憋住笑,一臉委屈:「我可不開心,我肚子都餓扁了!」

衛衍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激蕩的情緒,虔誠在風玫頭頂落在一吻:「吃飯吧。」

眾人:「……」眼瞎了!有作為弟弟的這樣眸含星光,滿臉柔情蜜意地吻姐姐的頭頂的嗎?

簡直比吻在唇角還撩人!

完了完了,他們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是不是要被滅口啊!

雖然衛衍現在和風玫睡在一起,但是樓上輕易被不會有人敢上去,除非少爺小姐有吩咐,也只有打掃衛生的阿姨知道的,但是阿姨不是個多嘴的人,從未與別人說過。

一頓早飯,衛衍吃著吃著就笑起來。

風玫:「……」少年你形象坍塌了造不造!

衛衍:都有媳婦了,還要什麼形象?

「二傻子,你是不是胡亂釋放你的傻氣,讓他被傳染了?」

系統:【……????!!!!】我是誰?我在哪裡?發生了什麼?

一頓飯結束,衛衍才勉強恢復了一些理智。

「秦陽最近好像攀附上了一個大人物,在上層社會混的風生水起。而且他在醫學界發表了幾篇篇醫學報告,引起很大的反響,在醫學界中已經樹立了很大的威望。」

最近一段時間他忙於公司的事情,沒有關注秦陽的消息,今天特意不去公司就是想查秦陽的消息,想試試秦陽有沒有辦法給風玫治病。

風玫下樓前,他剛看完秦陽的消息,沒想到就這麼短的時間,秦陽的身份已經發生了翻天地覆的改變。

現在的秦陽,變得有些棘手了。 此時的氣氛有些微妙,不管怎樣,葉修是不會加入這修羅門的,這不是他的性格。何況,那個逍遙子的朋友也說過關鍵時刻會出現,只不過葉修並沒有將離開這裡的希望寄托在別人的身上。

「年輕人,我看你現在雖然到了靈元境了,但是還年輕,天賦也十分的強大,這樣的弟子我修羅門也是招收的。」只聽一個語氣比較和善的男子說道。

「這樣,那我知道了,可是晚輩還是不想進入哪個門派啊,還是離開的好,就不在這裡了。」

說完,葉修彎了彎腰,對那幾個人恭敬的說道:「晚輩就先告辭了,幾位前輩,咱們有緣再見。」

葉修說完,就準備離開了,真是對這裡毫不留戀。

見葉修離開了,那幾個強者十分的不爽,有一種到手的天才弟子飛了的感覺。

身為強者,他們覺得葉修這是在挑戰他們的尊嚴。

見到葉修要離開,這幾個強者已經開始上前了,釋放了強者的威壓,讓葉修動彈不得,而葉修也在苦苦掙扎著。

感覺葉修已經快到了極限,墨麒麟也不含糊,立馬釋放了屬於上古神獸的威壓,雖然比那幾個強者要差上一些,但此時的葉修還是感覺好多了,也在心裡默默的跟墨麒麟說了一聲謝謝。

「好小子,還真是塊兒硬骨頭啊,好好好,就沖著這點,老夫今天也要把你帶到修羅門裡。」只聽一個聲音有些蒼老的人說道。

只見那老者大手一揮,葉修的身子都飛了起來,竟然是向那幾個強者那裡飛去。

就在葉修飛到一半的時候,一道更加強大的力量傳來,又硬生生的將葉修拉到了原來的位置。

「此人是老夫看中的弟子,誰要是敢搶老夫的弟子,後果你們自己看著辦吧,不過可以告訴老夫你們是喜歡什麼樣的死法,老夫會盡量滿足你們的。」

聽到他的話,那幾個強者瞬間明白這人是更加厲害的存在,自然也就不敢在阻攔葉修離開了。

葉修知道,這正是自己的師傅逍遙子的朋友出手了,看來那個老者還真是很靠譜的啊,並且這墨麒麟也靠譜,老墨果然是好兄弟啊。

只不過,葉修剛準備繼續走,那個老者繼續說道:「等一下,雖然不進入修羅門,但進那個通天寶塔歷練一下還是可以的,有老夫在,沒人敢對你做什麼,但裡面的情況就要靠你自己了。」

聽他這麼說,葉修也有這個想法,看了看天上的那幾個強者,葉修覺得還是很可以的。

覺得沒問題了,葉修已經做好了進入通天寶塔的準備,而那修羅門的一個強者也是一揮手,葉修就進入了裡面。

對於這裡的規則葉修也是清楚的,因為那個逍遙子的朋友已經通過傳音之術告訴他了。

剛進入裡面的時候,葉修倒是掃蕩了幾個武者,因為那些武者原本想要掃蕩他。

只見葉修一揮手幾枚令牌飛到他那裡了,葉修看了看令牌裡面的情況,雖然分數很少,但他很滿意。

因為剛剛開始,所以每個人幾乎都沒有什麼分數。

葉修也不嫌少,收起令牌之後,他便離開了這個地方,去其他地方尋求機遇了。

原本平靜的空間中,如今無數地方都爆發了大戰,在第一刻,只要是碰上與自己不是同一個門派的人,那便是二話不說,直接開戰。

葉修一路上尋找著自己的同門無論是不是天君門的,在這一刻都會感到十分親切,門中的爭鬥在這裡已經被全部翻過,只有戰友和敵人。

這三天下來,葉修有心沒心,那條大蛇也在掃視著周圍的人,而在它身後的洞穴中,一株搖曳的白花在不斷的散發著芬芳,也在不斷的吸引著周圍人的視線。

「玲瓏花!」葉修心裡一動,他沒有想到這靈藥竟然是玲瓏花。

玲瓏花,只誕生在靈氣極為濃郁之地,而且在其周圍,不會有其他的天材地寶,長時間生活在它周圍的人或者獸,都會被它的花香所迷惑,若是沒有提早發現,那麼就會淪落為這株邪花的傀儡。

雖然這花生長的時候會有迷惑眾生的威力,可是採下來之後,絕對是不可多得的靈藥。

它只有一個功效,增強服用者的精神力,讓服用者的靈魂變得異常凝實,正是葉修所需要的寶物。

傳說中這玲瓏花早已經在宇宙之中消失了,沒找到這裡還有。

中的積分已經到了一百多,雖然與那些瘋狂殺戮的強者比不成,可是依然是相當可觀的。

不過葉修如今心卻不在殺敵上面,而是在尋找靈藥或者是上古傳承之上。這點,也是自己師傅逍遙子的朋友告訴葉修的。

因為以葉修的實力,他一點都不急,現在殺一個或是逼走一個,最多能有幾十,可是等到最後,那殺一個人得到的積分可就多了。

這一天,葉修遇到了幾位來自伏羲門的弟子,在一番戰鬥過後,伏羲門的弟子不敵,可是卻不想交出令牌。

其中為首的一個人開口:「若是你放我們走,我們願意與你分享一個秘密。」

葉修本就與他們沒有什麼仇怨,而且如今他對分數也沒有那麼渴求,一聽這人有個秘密願意與他分享,葉修一想,便知道一定是與這空間內的機緣有關。

於是葉修饒有興趣的問道:「你們說說是什麼秘密,如果對我有用,放過你們也行。」

可是那人卻不相信葉修,而是開口說道:「你讓我這幾位師弟先走,我便告訴你。」

葉修眼神一冷,低沉的說道:「你覺得你有選擇嗎?」

那人看到葉修的樣子,如同看到了一位來自遠古的魔神,剛剛葉修的實力已經嚇破了他的膽,只見他咽了一口唾沫。

沒錯,他們沒的選擇,在葉修的面前,他們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

「好吧,我告訴你,在距離這兒八十萬里之外,有一處寶地,那裡長了不少靈藥仙草,就在正北方。」於是那人向北方指了指。

葉修順著他手指的地方撇了一眼:「你們帶我們去。」

「這……」那人有些猶豫了,他現在就是在萬死中搶那一生,沒有辦法,他只能點頭答應了。

葉修也不著急,八十萬里,完完全全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這人卻是兩繞三繞,走了將近半個時辰,雖然葉修心中有些疑惑,不過藝高人膽大的他也不在乎什麼。

那人一路上還向葉修解釋著,這片寶地隱藏的比較深,只有少數幾人知道,這繞路是必要的。

葉修也不好說什麼。

半個時辰過後,葉修忽然感覺到一股龐大的靈力,不禁警惕了起來。

「前面有什麼?」葉修向伏羲門的那位弟子詢問道。

「那就是守護靈藥的靈獸的能量波動,看樣子已經有強者動手了。」那人向前方張望著,急忙向葉修解釋。

他害怕葉修誤會,抬手之間便滅了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