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賞金比武場我以前去過,蠻有趣的,可以下注賭輸贏,嗯尤二,這裏的是地下性質還是公開的。”


“公開的,我家也是東家之一,這裏的比較正規,都是專門招募訓練的選手,一般不會下死手,除非…呃笑笑既然想去那就去吧,先說好,我只是陪你們去不下注的。”

老金問道:“那你有沒有內幕消息啊,哪個勝率高些。”

“不好意思,就是爲了保證比賽儘量公平,我家老爺子立了規矩,老闆及其家人和知情人不得參與下注,就算下注也不得高於百兩,而且好多選手是外來組織勢力帶過來,實力我也不清楚的。”

“這樣啊,那老大贏錢就靠你了。”

李一然翻了個白眼:

“呵呵,最後總是莊家贏的最多,能看清選手實力沒用,有可能他們都串通好的,打假賽,就算不打假賽,贏面大的把賠率搞低,這些門道外行是不清楚的,去了,隨便下點,開心就行。”

“沒事,看我的,”常笑笑拿過小二端過來的茶壺,一邊倒茶一邊說道,“我眼力可以的,你們幾個到時可以問我意見,不過呢,咳咳,贏了我要三成!”

… …

喝完花茶,尤二良帶着衆人來到了城西的一處專門劃出來的巨大場地,此處得勝拳坊,分爲外中裏三個區域。

外區是大衆區域選手都是普通武者,不收費免費觀看,中區選手大部分都是靈者當然厲害的武者也有,收入場費,裏區則主要是舉辦各種頂尖的比武對決,不收費不過必須收到邀請的才能進入。

尤二良身爲東家之一,直接帶幾人來到了裏區一間豪華的包間,這裏有好幾個比賽場地。

尤二良讓大家先坐在舒適柔軟的躺椅上休息,他爲大家介紹起這邊的不同來:

“李哥我知道你見多識廣,但這邊有些不同,我家老爺子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在這的,嗯我們現在正處的房間也算是個玄階法寶,過會兒會自動帶我們去比賽的場地,

我剛纔問了,這次是在湖心島,是位靈力二品的水系單系靈者對陣靈力三品的雷系土系雙系靈者,嗯很有看點,

過會兒這地階法寶會停留在湖心島上空,這四周的牆會變成透明方便觀看,對了,笑笑,這次你可能下不了注了,這次最低注額十萬兩。”

“啊,你,你們這是歧視,我我,十兩就不是錢嘛,哼!氣死我了!”

程明也是掃興之極,本來以爲從尤二良他爹贏來的幾萬兩可以好好賭一把的,沒想到連門檻都進不去,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以前他有個一千兩都興奮半天的,哎!

老金心裏估算了下自己的財產,現錢差點,他自從臥底九神堂以來,一次都沒有來這種賭鬥的地方,現在他很想回味下以前那種一擲萬金的豪氣,於是問道:

“尤二,你們這支持抵押嗎,我錢不多,用寶物作價如何?”

“當然可以…金哥,這種級別的比賽我也不知道內幕可幫不了你,嗯,李哥你也想下注嗎?”

“我沒錢!先等下,”李一然把老金拉到了一邊,說道,“你今天怎麼了,不怕輸的褲子都賠了。”

“哈哈,老大,沒事,咱們可不能被別人小瞧了,我有分寸的。”

老金從空間裏拿出一個豁口的古舊瓷碗出來,小心的遞給尤二良,說道:

“這是我從一個古墓挖出來的,可是寶貝…小心別摔了,我找人專門鑑定過,這上面雕刻的是失傳已久的溶酒法陣,可以把碗中的清水轉化成美酒,怎麼樣,估個價吧。”

“金哥,這東西我可不在行,你等下我找人鑑定下。”

尤二良按了房間的機關,很快一名男子端着一個木盤走了進來,從尤二良手中接過瓷碗走了出去。

李一然埋怨道:“老金,你有這好東西怎麼不早拿出來,喝酒都不用買了。”

“呃嘿嘿,也不怕告訴老大你們,那東西是能變酒沒錯,只是一天最多隻能轉化一碗,要等上面的法陣吸收空氣的靈力,充滿,才能再用,哈哈所以…不過它怎麼算也是件古物,收藏價值還是蠻高的。”

“老金你那是從哪個古墓挖的,還挖出什麼值錢的?”

“沒有了,是我以前挖的,那時候不熟練,碰到了自毀機關,什麼都沒剩下就剩那碗了,嗯老大,你什麼時候再帶我去古墓挖寶唄。”

“免了,盜墓我都盜吐了,不想再去,錢夠用就行,哦來了,挺快嘛。”

剛纔那名男子又走了進來,說道:

“俞老鑑定,此乃三百年左右古物,雖有失傳法陣但作用不大,法陣也有部分殘缺,不過還有些研究和收藏價值,估價二十九萬兩,既然是尤少爺的朋友,所以湊個整作價三十萬兩,這位客人是換成銀票還是籌碼下注?”

老金又從空間裏拿出一大疊銀票說道:“這是二十萬兩,嗯總共五十萬兩,都下注,你們這個怎麼樣下注的,賭輸贏嗎?”

“輸贏只是其中一種,還有賭多少時間結束戰鬥,這個分幾項賠率都很高,還有更多細分的比如誰先受傷,先使用什麼能力,先攻擊哪個部位等等,

這枚玉簡裏有詳細劃分,您可以慢慢選,輸入神念選擇就行,過會兒會給您加上五十萬注額,對了,每項下注最少一兩上不封頂,但總共必須超過十萬兩,時間還早您先看着,小的先告退,有事可以傳喚小的。”

男子離開,常笑笑有了主意,既然老金可以達到下注門檻,又可以分項下注,她也可以把她的私房錢壓上,於是央求老金讓她也參與一手。

很快程明也加入了其中,三人看着玉簡的選手實力介紹和細分的賭注和賠率,開始討論起來。 尤二良吃着桌上的水果在一旁給些意見,李一然則坐在另一邊和赤焰神念交流

【那大長老沒推算出魔什麼時候出現?】

【沒那麼準確的,要不然推算豈不是逆天了,應該今天會有結果,我們還是不要太過干預。】

【你說它會不會是其中的一位選手。】

【不可能,選手肯定經過層層篩選起碼身份清楚,再說一直出現在人前,哪有時間躲在那荒郊野外,要我說,藏在觀衆裏可能性更大。】

【也是,不過,它好像今天才過來,會有興致過來看這比賽,聽二胖說來這裏的都是有身份的,他…】

【你們沒身份還不是進來了,別瞎扯了,過會兒注意就行。還有這小丫頭我感覺有些不尋常,很不舒服的感覺。】

【哈哈,你肯定是記恨她剛纔說殺光妖…我艹,我只是轉述你也動嘴!】

李一然和赤焰瘋鬧起來。

下好賭注,老金放鬆下來,又詢問尤二良,說道:“要是我贏了,你們會不會抽成?”

“會,不過你們是我的朋友,我會讓他們抽少點…嗯不能全免,畢竟這是規矩…快開始了。”

包間的房頂各處有光照了下來,很快比賽場地湖心島的立體影像呈現在衆人眼前,一個磁性的男子聲音同時響了起來,作爲旁白

【各位尊貴的客人,午安,您要是還沒用餐的話,可以傳喚附近的僕人,這裏的一切飲食免費供應。

話不多說,請容我介紹本次的比賽場地,此次乃是抽籤選定的四號場地,煉獄湖心島,請看…,

湖心島爲半月形面積約三千平方米,爲方便各位客人觀賞,事先已將島上樹木全部砍倒,此島四面環水,對這次的水系靈者若水先生更有利。

不過厚土先生**雙修佔據湖心島未嘗不可一戰,本次比賽爲生死對決,爲增加看點,我們事先挖通了湖心島地下的火脈,戰鬥開始後陣法開啓,會有火巖隨機的從湖心島地下噴發,

並且在湖心島四周水裏我們也事先放了不少肉食水獸,兩位靈者對戰之餘就必須留意四周的突fa情況,下面容我再介紹下此次對戰雙方和他們的引薦人…”

程明常笑笑還從未見過如此高端的比賽,皆沉浸在不斷變化的立體影像中,老金因爲下了重注所以也是目不轉睛的盯着。

尤二良看着正悠閒吃着水果的李一然,勸道:“李哥,你不下注?這次是兩個敵對組織賭鬥,都下了重注,很容易贏錢的。”

“我發覺二胖你挺會招攬生意的,老金他下注了還不夠,還要拉上我,告訴你,錢沒有,東西照吃,這些不飽肚子,你叫人先上幾十盤菜來!”

“…,哎,行,我這讓他們準備。”

很快,菜餚上齊,老金幾人不是太餓,不過桌上食物的香氣飄來,還是忍不住上桌。

這時房間微微震動,很快四面牆壁和天花板皆變成透明,接着房間緩緩飛了起來。

程明看着不斷變小的地面建築,有些想吐,扶住椅背,幸好腳下地面沒變成透明,要不然眩暈感更強。


沒過多久,一百平米左右的房間停在了半空,下方不遠處湖心島盡收眼底,而附近周圍也飄來許多房間,有的可以看見裏面的客人有的只能看見一大塊地板飄浮在空。

尤二良解釋道:“這房間可以調節的,可是隱藏自身也可以讓別人看見自己,你們看那兩家,就是此次比鬥雙方背後的老闆,老對頭了…看那若水先生和厚土先生正在各自房間休整。”

程明常笑笑興奮的對各方評頭論足,尤二良在一旁介紹已經所知的情況,老金則和李一然赤焰吃着美食。

“老大,你和,大人,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老金邊剝蝦殼邊說道。

“沒事,你不用管我們,你們玩你們的…臭鳥這個要蘸點醋纔好吃。”

吃了一會兒,剛纔旁白的那個男聲又響了起來

【各位客人,比賽即將開始,請儘快下好注碼,選手上場後會即刻封盤,請勿錯過賺錢良機。】

老金又檢查了下,順便改動了幾個賭注注額,很快外面那若水先生厚土先生從各自房間跳出,穩穩落地,相距二十餘米,對面而視。

【戰鬥會在鐘響三聲後開始,到時會由專人解說,如不需要可在房間按下機關屏蔽解說即可,十,九,八…二,一!】

鐺!鐺!鐺!三聲鐘響。

身着白衣的若水先生立即後退,準備跳入後方一百米處的水中,身着黑衣的厚土先生則雙手觸地,土刺從地面鑽出朝若水先生蔓延而去。

【若水先生乃水系靈者,想進入湖中,藉助水勢,而厚土先生顯然不想對手如願,嗯,是土系法術施法最快耗費靈力最少的地刺術…】一個蒼老的男聲旁白在房間裏響了起來。

(常笑笑大叫一聲,喊着猜中了猜中了,老金也是笑容滿面。)

眼見土刺突來,若水先生足尖一點,橫移數丈,右手向後一揮,十餘道水箭甩了出去,厚土先生心念一動,一道土牆形成,噗噗噗,擋住襲來的水箭,兩米多高的土牆擋住了他的半蹲的身影,若水先生感到有些不妙。

【若水先生一手聚水成箭旨在打斷對手施法,可是被土牆攔住,嗯?這土牆有些浪費,一米左右即可,高手過招靈力必須精打細算…哦原來是,變招!厚土先生不想對手看見自己施法動作來預判,果然,雷法!】

轟隆!高空劈下一道閃電,砰!地面泥土紛飛煙塵四濺,若水先生不見蹤影。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哦,居然沒事! 海棠春燼 ,水蛇術!】


數十隻透明的水蛇從煙塵中竄出,快速爬行,繞過土牆向半蹲的厚土先生纏去,纏住雙手雙腳脖頸,厚土先生被水蛇縛住摔倒在地,若水先生已然出現在眼前,手中水劍斬落!

【厚土先生怎麼如此大意,這麼快就分出勝負?…,有情況!】


只見地面泥土翻動,如同一張巨口將對戰二人‘吞下’,一個巨大的土包形成,圍觀衆人皆是一驚,一陣風吹過煙塵散盡湖心島變得寂靜起來。

噗噗噗,土包中數十水箭射出。

砰!白衣的若水先生撞了出來,身形有些狼狽,一道粗大的土柱從土包衝出,他水牆爲盾。

土柱撞破三道水牆,若水先生這才脫離追擊,黑衣厚土先生閃身出來,飛速欺近,二人頓時你來我往近身肉搏起來,皆是勢大力沉迅捷剛猛,破空撞擊聲不絕於耳。

【剛纔土縛堡內若水先生應該受了暗傷,在土地之上土系精通的厚土先生明顯更具優勢,諸位請看,厚土先生想用土沼土刺之術限制對手行動,得出空暇好使出雷法制敵,而如今若水先生被近身想要到達岸邊湖水恐怕…嗯,有新情況通知大家,湖心島地下火脈陣法已經打開,諸位,有好戲看了!】

話音剛落,湖心島各處猛然間從地面衝出火紅的岩漿來,有的噴出數米多高,其中一道岩漿正巧從近身對戰二人腳下噴出。

砰!二人皆是一驚,連忙收手跳開,躲避熾熱的岩漿,若水先生心思敏捷凝出一道水柱射向岩漿口。

嗤嗤聲劇烈響動,水柱被劇烈的高溫氣化,很快附近蒸氣瀰漫,雖然湖心島湖風不斷, 首席總裁好專制 ‘滅火’,島上頓時白濛濛一片。


【若水先生經驗很是老道,藉助岩漿起霧,厲害厲害,岩漿已經停止噴出,水霧…

嗯大家請看,南方!若水先生已經現在水上…嗯霧氣散去,厚土先生知道對手現在也是佔據主場,

哦,都停下來了,二人都在思索對策,不過大家放心,此次比賽限時半個時辰,大家不用擔心他們會思索很久…】 下面二人對峙的時候,常笑笑和尤二良也討論起來了,問道:“尤二哥,你說他們誰會贏?對了,我怎麼沒看他們用法寶什麼的,難道這次比賽不準用?”

“不會,這種生死對決是沒有任何限制的,之所以沒用是因爲,法寶一般耗費靈力過多且必須一直維持,他們現在還只是試探階段要弄清對方的底牌,纔會拿出法寶結束戰鬥,李哥,我說的對不對?”

“差不多,還有一點是因爲從拿出法寶到使用這其中會有空隙,對手是高手,很容易利用這破綻來找機會,而且法寶攻擊一般攻擊範圍不大很容易被對手躲避,生死關頭可容不得這種靈力的浪費,…程明你可以好好學學他們是怎樣戰鬥的,高手之間尤其是實力相近的靈力都要精打細算。”

“知道了老大的老大,嗯?你們看,他們好像拿靈石在補充靈力,靈石顏色至少也是上品靈石,老大的老大,要是他們靈石夠多,那不是可以隨意揮霍靈力了!”

“想多了,就跟你吃飯一樣,你剛吃完就拉,拉完肚子空了是可以再吃,但多搞幾次你的肚子可受不了,更何況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每個人都有承受極限,還有過會兒戰鬥的時候對手會給你機會慢慢補充靈力?”

常笑笑略嫌惡心:“嘔,你這三千名真不會打比方…呀!快看!他們動了!”

下方,白衣的若水先生率先出手,湖面波動,十米餘高的巨浪涌向湖心島,沒高出湖面多少的湖心島片刻間被浪潮席捲而過,對戰雙方此時都不見了蹤影…,

忽然有數聲獸吼傳出,比賽主辦者事先放入湖中的野獸聽見動靜俱都往湖心島而來,浪潮很快消退。

砰!湖心島邊緣有響動,黑衣的厚土先生正與一模樣猙獰的野獸打鬥。



Leave a reply